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七章 战事终了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七章 战事终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一番喧闹,战争结束,青水的源头,问题解决,卡住的两个世界也宣告分离,长达两万年之久的妖仙之战,也画上休止符了。

战争结束,胜利的一方大开庆功宴,似乎是最理所当然的想像,但实际上,在那之前,收拾善后才是最累人的工作。

不光是己方的伤亡要收拾,该埋的埋起来,该治疗的送去治疗,还有战败的敌方也要一起处理。

妖族没有什么养俘虏的习惯,过往交战,如果有仙人被擒,通常都是拷问情报之后,直接杀了或吃了,这回大获全胜,擒获仙人近千,倒是一个大问题。

古叶真君的那一手,非常狠辣,这回还是因为炼魔咒完结得早,否则术力持续下去,仙兵仙将死绝,就没有俘虏的问题了。

别的俘虏倒也还罢了,里头还有一个衍圣真君,这才是难以搞定的,他虽然伤重,却不是没有抵抗之力,如若奋死一拚,又要闹上一番。

妖族自然有恃无恐,他们是战胜的一方,不但有两名上界妖尊坐镇,更还有一名新晋天阶,赤武军的“大力天王”朱雨,在战争的最后,度过天劫考验,成为五藏妖界的新晋天阶,也是近万年里,最年轻晋升的天阶者。

能够成功证道,着实是无上殊荣,但也险得可以,朱雨原本就经历激战,身上多数受伤,元气也消耗不小,却迎来天劫,如果不是最近实力大增,开悟始祖血脉,根本就没有可能撑得过去。

但怎样也好,朱雨福缘深厚,硬是闯过这一关,破开重重劫雷,证道天阶,真正成为觉醒的六耳猕猴。

而且,度劫这种事,素来是一分凶险,就有一分收获,挑战的测验难度越高,度过之后的起点就越高,实力也越强悍,朱雨在近乎气空力尽的状态下,强度天劫而功成,后头在一重天阶里头,肯定是硬脚色,并且不用多久,就能挑战天阶二重。

这比打了一个大胜仗,更让妖族欢欣鼓舞,如此一来,有朱雨,有两名上尊,再加上可能已证大能的夺颜,代表草根庶民的赤武军,不但有四名天阶,甚至可以和妖君黎鸢分庭抗礼。

如果不是因为圣女本人修为未足,没上天阶,她甚至有望争夺妖君之位了!

相较之下,那些仙兵仙将,残存末路,简直不值一提,随手扫掉就可以了,根本没谁把这当回事。

……偏偏,对两位上族妖尊,这就是头等大事。

武苍霓几乎是立刻拍板,决定要保下这批仙界住民,自己是人族,仙界修士也都是人族,没道理同族相残。

“队长,你怎么说?”

“……我倒是比较无所谓。”温去病耸肩道:“都是人族又如何?我在主世界的时候,大部分时候要追着我砍,还砍得最重的,也是人族,如果大家要算帐,我第一个该杀的就是人族,为什么要特别对人族留手?我圣母病喔?”

武苍霓被回得够呛,正想要开口,温去病挥手道:“不过,我们不过是个佣兵,和妖族也早晚会翻脸,没必要为了他们,和仙界结梁子,咱们可不能一直给人当***使。”

也正是这缘故,自己对青水之秘、霸皇传承的兴趣一直不高。

虽然整件事看起来,就是妖君黎鸢、古叶真君联合起来,欺天瞒地,图谋青水之秘,顶多往上再扯入纵天女君、前任仙帝,但自始至终,只有黎鸢、古叶出手争夺,其余的界外力量,都被瞒过。

……瞒得过才有鬼!

自己的出现在此,干掉夺颜,并非偶然,甚至连冰心那个丫头,看似被圣女琼华召唤而来,但诸天万界,芸芸众生,琼华明明是向高位的神明祈愿,又怎会穿越万界,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族少女给召唤来?

无巧不成书,但事反寻常即有妖,当真有这样的巧法?

恐怕,刚刚那一场激烈厮杀,各方势力抢夺,从头到尾都在那些幕后黑手的注视下发生,说得难听点,看起来像是天宽地阔的世界战场,其实压根没离开过人家的手掌心。

身为局中人,自己倒不介意配合行动,各取所需,你利用我做事,我也要收取报酬,但什么都照人家希望的来,成为扯线魁儡,还沾惹不必要的恩仇,那就没意思了。

“……我对仙界有兴趣,他们的技术我用得着,没必要把关系搞得太僵,帮他们一把,做点人情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妖界这边,我也不欠他们,刚杀了他们三个妖尊,还回一个,帮他们栽培后进,大家不亏不欠。”

武苍霓沉吟道:“有道理,是该做善后的准备了,你刚刚说的那件事,也很蹊跷,妖君派了人去调查我们?”

这本是理所当然的事,忽然跑来两名上尊,黎鸢身为妖君,有管道往上界查询,也必定会向上界查询,这都是想得到的,己方也早有准备,如果后头遭到质询,那不论是巧言混过,或是强行突围,都已经预备好了,随机应变。

但怎都想不到,会是这么个状况,据那几名妖尊战斗中所言,黎鸢已经往上界查过,得到的讯息是:青木部、九凤部确实有这么两名妖尊,外出游历,不知所踪。

这才是不该出现的状况,而合理解释就两个:一是事情真有如此凑巧,确实有这两名妖尊,也确实外出了,还巧到形貌都差不多;二是……有人在帮忙打掩护,手段通天,甚至直接在妖界制造假讯息,让黎鸢信以为真。

理智上,后者的可能性无疑高得多,不过,碎星团是打妖魔起家,和妖族、魔族都是有仇而没交情,是哪里跑出来的大人物,居然还替自己两人打掩护?

只是这一点,就让人想想都感到不安,武苍霓口唇微动,但想到若因此就催说要早走,未免失了气概,便道:“那我们去找冰心,她肯定也不希望看到那批仙兵遭难,她是圣女,在妖族一言九鼎,有她出面,妖族不会反对。”

温去病点了点头,没多开口,只是道:“如果有机会,我倒是想和这所谓的幕后黑手见个面。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为何?那可是妖族1

温全我们不可能永远不接触妖魔,诸天神魔即将入侵,到时候,难道只凭我们去挡吗?这次,没有那个人在了,我们拿什么去扛?”

“队长1武苍霓惊喜出声。

一直以来,温去病对神魔回归后的未来,迟迟没有表态,面对韦士笔主张“碎星团应置身事外,让那些人自己去和妖魔拚个死活”,尚盖勇表面无所谓,实则倾向这个提案,温去病则对此沉默打混,让人弄不清楚他想干什么。

武苍霓富军政之才,对抵御诸天神魔,都有自己的想法,但碰上这么一个局势,她也有力难施,正为此懊恼。如今,温去病终于表态,虽然只是简单一句话,可听在武苍霓耳里,比什么捷报都悦耳。

温去病道:“别寄望太多,我只是单纯在想,战争是最后手段,在开启战争这选项之前,或许可以用***、外交手段,化解问题,避免开打……这条路,就算我不做,也会有别人做,嘿,就怕给别人抢先做完,没我们的路走了。”

人族之中,从来就不乏吃里扒外,卖族求荣的人物,当诸天神魔回归,这样的人必会再次活跃,如果不在那之前,探索平等结交的可能,后头就只剩下这些“人奸”恣意挥洒的舞台了。

“……而且……”温去病远远望向妖宫方位,“终于到这时候了。”

听见这话、这语气,武苍霓的表情也凝重起来,“早知道会有这一关的,走过去就是了。”

接下夺颜的请托时,就已经清楚状况,先要帮赤武军打赢胜仗,然后,再护着赤武军凯旋,面对毫不意外的兔死狗烹结局,护着他们过关。

……这和碎星团,或者说历史上任何一支强大军队的命运没两样,虽然青水之战,没有妖都之战那么壮烈,但摆在眼前的未来,是相差无几的。

……亦是基于这方面的考量,温去病才在战场上,提前与妖君黎鸢破脸,对方是半步大能,天阶三重里的厉害人物,如果不提前将他创伤,后面到他地头上动手,不是找死?

“……这条路,我们没有走通。”温全这一次,我们会走过去,一定会的。”

事情一件一件完成,而司马冰心的反应,比温去病二人料得更快,似乎因为怕被两名妖尊阻止,司马冰心率先宣布,要与这批仙兵仙将和解,以德报怨,不念战争旧恶。

妖族各部,对圣女的这道命令困惑不解,这不是妖族历来的传统,但无奈圣女大放仁爱光明,独排众议,背后更有多名天阶者支持,各部妖族虽然猛犯嘀咕,却谁也不能说什么。

于是,另一个问题又摆在眼前,这些断绝归路的仙兵仙将,回不了家,又要何去何从呢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