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六章 弄错了的传承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弄错了的传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明星在掌中闪耀,古叶真君将青水之秘抢夺入手,完成了宿愿。他所受伤势委实不轻,本命法器重创,又挨了妖君黎鸢一击,若不是经炼魔咒强化法身,此刻早已毙命。

但无论怎样伤损,在这场争夺战中,他终究得偿所望,成了大赢家,在抓住青水之秘的一瞬,他面上满是狂喜,却仍不忘侧目向底下瞥一眼。

妖君黎鸢意外受创,不能插手;伤他的霸天妖尊又莫名离场;衍圣真君气息奄奄,倒在地上不知死活;全场唯一能威胁到自己,并且有能力与自己争夺的,就只剩下那位战力超强的霓苍翼君。

幸好,那只傻妖不知出于什么缘故,站在原处不动,竟然没有半分出手抢夺的意思,对这万古重宝视而不见,简直愚不可及。

将来,这头傻鸟必会后悔今日的选择……不过,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很怪,是那么的好整以暇,似乎还带点揶揄,冷静得……令人心里发寒……

一瞬间的迟疑,古叶真君仍果决紧握手掌,不管怎么,青水之秘已经落入掌中,这一刻,整个世界的命运就在自己手里,只要将神识透入,读取内中的讯息,得到真意传承,就再没有人能从自己身上夺走……大能不能,万古存在也不可以!

干就干,人在半空,古叶真君敞开神识,周围星宇浮沉,法界展开,不设防的神识,侵入明星之内,读取所藏的真意。

然后,也在同一刻,古叶真君脸色大变,前一秒还仿佛掌握世界的得意,刹那间成了惊恐骇然,失声狂叫。

“不!怎会是这样?不应该是这样……我、我上当了1

叫声中满是惨烈、恐惧之意,远远传出去,武苍霓尽数听在耳里,暗叹在心,这家伙果然倒楣了,万古者遗下的传承,哪是这么随随便便能沾惹的?自己和队长信任直觉,果然没有做错。

……但不知,到底问题在哪里?

“不该是的……怎、怎么会是?”

……咦?

武苍霓惊愕抬头,恰好看到半空中的星宇虚象连串爆炸,整个星河崩毁,古叶真君的法身,从手掌处浮凸出无数血筋,向他身躯蔓延,要与他的法身融合,而他……明显承接不祝

经过炼魔咒强化的法身,已非同级天阶可比,却仍然承接不住这股力量,法身像吹气球一样迅速肿起,前后没有几下,古叶真君已经鼓胀如球,表面全是血筋蠕动,甚至看不出轮廓。

“我不甘心……我……我不……啊啊矮~~”

一声炸响,来自镇界神柱上的大道宝塔,本就已受损严重的宝塔,因为兵主的命危,牵引之下,再难支撑,先是出现一道由顶上直延伸至底部的大裂痕,高温红焰自内喷出,跟着,炸成漫天碎片,滚滚热浪狂袭八方。

本命法器的毁灭,自然也同步影响兵主,但已经问题不大,因为古叶真君同样也在一声惨叫中,爆炸开来,野心雄图,梦幻泡影。

“……还真是随便沾染就会没命的危险东西……”

武苍霓轻叹一声,未敢放松,目光在天上搜寻,青水之秘被古叶真君吸收,现在他整个炸碎,那东西是随之湮灭?还是……

漫天血肉碎块,胡乱坠落,没看到什么特别,但在武苍霓搜索之下,赫然发现有一团比较大的碎肉,散发着玄奥气息,与众不同。

这气息……并非之前那醒目至极的霸气,而是一股妖气,高渺玄妙,几不可查,武苍霓微微一怔,随即恍然。

……霸气只是伪装,误导旁人错信,此刻退去伪装,才是青水之秘的真实。

……但,为何要这样伪装?又怎能伪装得如此相像?那股霸气,狂天傲地,世上无双,绝不是旁人想学,就能轻易模仿来的!

“不好1

看见那块碎肉的去向,赫然朝向地上某处,在那个范围内,还站着的就一个圣女琼华,也就是冰心!

……难道,是想凭依?

只要想到古叶真君的下场,武苍霓就不敢想像,司马冰心与这东西接触后,会出现什么结果?

“休想1

武苍霓着急出掌,连出数击,但那块碎肉赫然不受掌力影响,持续坠往地面,而地上的司马冰心骤生警觉,抬头仰望,却只见满空血雨碎肉洒落,看不见有什么危险。

基于安全,司马冰心打出护罩,将自己完全屏护起来,阻绝一切秽物及身,以策万全,但武苍霓却晓得,这道屏障不会有效果,那个异物连古叶真君都能吞噬,又岂是区区一道地阶层次的屏障能阻?

武苍霓心中焦急,理智却不乱,只是这东西远攻击无用,又不是可以沾身触碰之物,要如何阻截,委实不易,若是用物格打,起码也要神兵级的同等事物。

忽然,劲风声响,一道红影破空而至,还有温去病的一声高喝,“猴头,看的了。”

来势好快,超过了朱雨本身的极速,显然是被霸天妖尊抛掷过来,还被灌注了力量在内,红影在半空中一晃,化身成为十米暴猿,却没有衍化五形,只是将力量加倍充实血肉,扩增力道。

巨猿咆吼长啸,没有落向圣女,却是跃往镇界神柱,还未落地,双臂抱住镇界神柱,仰天而吼。

镇界之柱原是神珍异铁,为纵天女君所遗,经法阵淬炼后,染上血气,更吸收纵天女君、仙界大能的力量,已非凡响,朱雨倾力环抱,竟是拔之不起,半步天阶的全力施为,如蚍蜉撼树,半点起不到作用。

朱雨顾不上品尝挫折,脑里的念头只有一个,就是圣女身处危机,如果自己不成功,圣女就危险了,所以不顾一切,拼命发劲。

力量不住催逼增强,粗硕若岩盘的双臂,一根根青筋虬起,如盘根老树,神柱仍是文风不动,劲道持续催发,血脉也为之崩裂,鲜血洒在石上,染红了镇界神柱。

沾着鲜血,镇界神柱豪光喷发,冲上云霄,与大地的相连,终于出现了松动,朱雨抱着神柱,大喊一声。

“起1

巨力发劲,镇界神柱被拔出,成了巨猿手中的一根巨棒,形态也开始变动,朱雨甚至没等这变动稳定下来,就抡起巨棒,挥砸出去。

仿佛知道要打击的目标非同一般,巨棒的形态变化剧烈,最后分别在两端浮现海波纹路,中间则是浮凸起龙脉山形,以山镇海,稳定天地,气势恢弘。

“砰1

棒击挥出,天地骤静,满空洒落下来的血肉,都被这一棒扫到,或是直接碎裂,或是打出九霄云外,而其中直直朝着司马冰心落去的那一块,首当其冲,直接碎裂开来,露出了内里的事物。

武苍霓定睛凝视,赫然发现那是半截荆钗,虽然也能用来做武器,但非金非铁,和基本概念上的武器碎片并不同。

……这就是青水之秘?

……万古以前,霸皇用这个束发?

推论显然在哪里出错了,而这半截荆钗,似乎再也抵受不住时光冲刷,开始碎裂,在碎裂的过程中,一个非常美丽的白衣女子,背有双翼,身影浮现。

由于时光冲刷太过剧烈,消耗过大,她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气息、气势传出,武苍霓就只看到,她神情异常复杂地看了这方天地一眼,似有无穷遗夯饕簧ぬ荆孀诺坏纳碛埃в谔斓丶洹?p> 武苍霓虽然不认得,却可以想像得到,这位不是霸皇,应当是万古之前,那位霸皇的伴侣,从背后的羽翼看来,这一位该是出身妖族了?

……青水之秘,仙界、妖界争夺两万年,仙界那边似乎一直都以为,是霸皇的传承,毕竟河水中出现的异象,那滔天霸气,还有那无双骑影,都与霸皇相关,哪想到盲目追逐两万年,最后揭晓,竟然不是霸皇的传承!

……但这件事不是没人知道的,至少,纵天女君就知道,她首次遭逢青水骚动时的异象,已证明传承与霸皇无关,而是那名白衣女子所留。

……从黎鸢心翼翼取宝的态度看来,这整件事,妖君一脉也是知道的,只是严守秘密,故意不,引仙界入坑而已。

……不过,这里头还有挺多事没有合理解释……

武苍霓正自思索,忽然把头一抬,感应到异常的能量汇聚,才刚仰头向天,只见天愁地惨,乌云聚会,一道水桶粗的雷电,轰隆震天,怒劈而下。

“天、天劫?”

最初的几秒,武苍霓还以为是战场上血怨之气太重,引发天地感应,一场雷霆暴雨,洗涤戾气,但看到劫雷落下,才知道不对,再怎么,自己不可能连劫雷都认错。

雷电落下的方向,一头赤色暴猿狂嚎咆哮,挥动手中山海棒,飞跃而起,半空中迎向怒雷,刹时间,金光窜闪,横过天空。

武苍霓旁观着这一幕,欲助无从,只是叹道:“该来的,躲不掉,也该是时候了。”

……这种事情,外人没有得帮,只能靠猴子自己了……难怪,他一直离远远的没靠过来,是早就料到了吧……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