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四章 缘来是你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四章 缘来是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来到五藏妖界,涉入青水之秘那么久,武苍霓对这人人图谋、个个想抢的青水之秘,到底是什么?还真是挺一头雾水。

真正的关键,还是太一开启连环任务的那句:“取得霸皇残留的兵器碎片,从这语意来推,所谓的青水之秘,应该是这么个状况:

万古之前,有一个很牛的万古者,称号霸皇,这位霸皇有个妞很正,还有宝马与宝刀,后来不知怎么身亡了,兵器也被打碎,坠落诸天万界,其中一块落到五藏妖界,甚至可能形成了五藏妖界。

这块碎片,曾在两万年前意外觉醒,被纵天女君***,更因为空间错隔,只能作祟,却不能现世,内中所藏或许是霸皇的一生经验与传承,说不定还有万古者的部分修为也未可知。

总之,得了这块碎片,就等于得到霸皇的武学传承,说不定还有宝藏、神兵之类的这些是自己的猜测,因为万古者说不定是永恒者的传承,到底意味着什么,自己也无从得知,没法想像。

现在,这块碎片要出世了,古叶真君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,如果让他把这碎片拿到手大概也不可能直接跃升成万古者,顶多就是秘笈在手,仍需要持续锻炼,真不知他在兴奋什么?

不过,哪怕他只是空欢喜一场,自己也没理由让他成功,否则,假若那万分之一的机会成功,这里恐怕再没人是他敌手了。

奇怪,这家伙的所作所为,等若背盟,青水中的兵器碎片,已经要现世,难道妖君黎鸢,就没有一点制裁背盟者的手段?

惊天涛响,武苍霓心绪一动,却见青水中掀起巨浪,化为巨龙,噬向岸上,浪中霸意滔天,隐约形成一道骑影,手直长戈,腰配宝刀,气镇寰宇,恍若天地之间无可阻挡。

这道骑影,跃空而来,其方向却是直指岸边的圣女,巨大的水龙,张开大口,疯狂噬向那一圈纯白世界。

虽然有落魂阵挡着,但无人主持的落魂幡,整体威力处在最低点上,武苍霓毫不怀疑这道巨浪能将脆弱的落魂阵一击而破。

做出相同判断的,还有古叶真君,他脸色大变,惊喝道:“传承自行择主?不可能1

不可能的事,却当着面前发生,古叶真君顾不得深究理论,怎么都不能让此事发生,手一指,祭出本命法器,仍未能消灭内部衍圣真君的大道宝塔,将人抛出,改落向那道水龙。

宝塔垂落豪光万道,仙气比全盛时期黯淡了不少,却仍具非凡威力,凌空镇向水龙。

承受宝塔***,水龙顶端的极霸骑影,悍然举戈相抗,本身虽无力量,却引动青水之力,打出一击。

两力对撞,大道宝塔发出凄惨的崩裂声,出现裂痕无数,更还有火焰从裂痕里喷出,古叶真君见状,凌空一口鲜血喷出,洒在宝塔上,所有裂痕一下聚合,化为乌有,又恢复完整形象。

但谁也明白,这不过是用精血强行撑起,内部实已损坏严重,只要再承受一点冲击,就会整个粉碎,而本命法器遭受重创,古叶真君的状况也非常不妙,气息一阵强弱不定,险些当场走火。

两股力量对撞,水龙崩散,那道骑影归化为水,不再显现,但两力对撞的直接结果,落魂阵承受巨力,不堪负荷,当中的落魂幡一下折断,滔滔大水,吞噬掉所经处的一切,直涌向圣女。

武苍霓这一惊非同小可,一面飞身下去抢救,一面大声喊出,“冰心!快闪啊1

处在落魂阵影响范围,阵内的所有妖、仙,都受落魂光羽袭击,神魂散离,朦朦胧胧、迷迷糊糊,这都是因为落魂阵无人主持,否则,散离的神魂会被拘出,或是消灭,没有这么好收常

司马冰心也在影响范围内,却是受影响最小的一个,维持着一丝神识清醒,只是眼模糊、耳朦胧,唯一感受到的,就是自己身上的这片血光,与前面的那支长,似在相互呼应,有着莫名的联系。

身上笼罩的血光,不知为何,越来越暖,像是一双可靠的膀臂,将自己轻轻搂住,强大却温柔,更有种久违的怀念,让自己的情绪一直激昂波动,没办法冷静。

为什么,会这么想哭呢?

是伤心吗?

但为何又有种很幸福,很开心的感觉,总让嘴角不自禁地微扬呢?

这种想要哭又想笑的错乱感觉,到底是什么?唉,自己都快要疯了!

四面八方都是白光笼罩,所有物体的形影模糊一片,也听不到别的声音,倒是在一片模糊中,前头那支长下,好像出现了一个身影,只是道背影,似乎是个青年男子,白衣飘飘,一身仙气,仿佛临风玉树。

看不见脸,却可以看出,那个青年正豁尽全力,抵挡着外界不住拍击来的大浪,从他的动作,自己可以感到,他已经支撑得非常勉强,甚至超过了应有负荷,正在豁命而为。

为什么,他要做到这种地步?

而自己竟然模糊感觉到,这已不是第一次,过去曾有过许多类似情况,他也都是这么勉强自身,血淋淋地一直硬撑着。

模糊而残缺的画面,在脑中飞快闪过,像是看到了什么,却全然无法捕捉,自己好像看到,同样是这个背影,同样是青水之滨,他全身浴血,挥动手中的长剑,斩破帝冠,将对面一个气宇轩昂的帝皇斩杀。

“你竟然真的叛”

帝皇颤抖着声音,满眼不愿置信,额顶却露出血痕,整个形体碎裂为千百血块,崩落殒命。

而后,早已伤痕累累的他,喘着气,以剑拄地,撑着身体,慢慢回转过头,露出勉强挤出的笑容,一步步走过来。

背着身后的强光,他的面容仍然模糊,只看得见嘴角那抹微笑,但恍惚中,又好像与另一个身影重叠,另一个与他全然不同,执戈佩刀,霸气凛然,仿佛每一步踏出,都能震动天地的身影。

这两个身影,没有一点相像,气质更完全不同,怎么会重叠在一起的?

司马冰心神思惘然,就看那伤痕累累的身影,摇摇晃晃,来到面前,而自己不知何时,全身白衣,随风飘动,周围是一片厮杀中的战场,无数仙神妖魔,交相乱战,尸横遍野,不知多少仙神授首,妖魔殒命。

这里,是什么地方?战场吗?可为什么会有神族和魔族的?

不及细思,他握着自己的手,用虚弱、干枯的声音,说出吃力的句子。

“此生荒唐,琼华我必不负你1

短短的一句话,唤醒了沉睡的记忆,更热起了整个心头,但话声在脑中回响,却好像生出了回音,仿佛曾在某个地方,某个时空,有人对自己说过同样的一句话,此刻跨越万古,穿过时光长河,传响而来。

刹那间,脑中浑浑噩噩一片,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不晓得对自己说这话的人是谁,更不知此时此地,究竟是何时、何地?

涛声扬起,混乱的意识有了一个方向,略为一醒,抬头一看,只见那支一直苦苦支撑的长,在大浪冲击下,终于从中折断,长哪堑郎碛埃猜А?script>CNZZ_SLOT_RENDER("169298");

在身形渐隐的瞬间,他嘴角一直挂着的那抹微笑,也有了改变,像是伤心,像是遗憾、不甘,又有更多的祝福与期盼

今后,我不在了,也要好好的!

那么复杂的情绪,就在瞬息中传达出来,怪异的是,自己竟然全都读得懂,一直昏昏沉沉的意识,忽然涌起了强烈的惊惶,想要把这些讯息留下,想把那道身影留住,不知所以地叫喊出来。

“东凰!别走,别留下我”

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叫喊出来,但声音一下就被涛声盖过,失控的怒涛,遮天盖地,拍击过来,眼前整片天地,瞬息崩塌,世界在这刹那化为乌有。

巨大的撞击力量,像要把自己拍到世界尽头去,漆黑之中,无依、无靠、无所有,但幸好,在大浪及身时,那双手臂又回来了,将自己搂祝

比早先更有力、更有血有肉,刚强而温柔的拥抱,把自己护在里头,任惊涛狂浪一再拍撞,也不摇不晃,仿佛只要在这双臂弯内,就没有任何危险,即使整个世界崩塌,也伤害不到自己。

司马冰心甚至是本能地抓紧这双手臂,身体向那个宽厚的胸膛拼命挤过去,寻求多一分安全感,全然顾不到这样是否羞耻或软弱。

直到,不晓得多少时间过去,涛声一点一点消失,天地重光,一点一点的光亮,司马冰心才渐渐清醒,神魂甫定,发现那双手臂不是幻影,连同那个胸膛,都是真实存在,正稳如山岳地护住自己。

从虚幻回到现实,司马冰心一时愣然,看着这双粗硕如石柱的膀臂,目光慢慢上移,想看看这个从幻象中来到现实的手臂主人,是什么人?

“啊1

司马冰心惊呼出声,看着对方咧开嘴,露出白牙,粗勇豪迈地一笑。

霸天妖尊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