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堕仙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堕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巨浪莫名拍来,内中存着一股极度凶恶的气息,司马冰心查觉到这不是单纯的水浪那么简单,偏生无法闪躲,只能硬着头皮,希望护身力量挡得祝

“吼1

险恶情势中,一名娇小的红衣女孩,高速窜来,眨眼间化为十米高的巨猿,狂吼出声,身化水形,成了一头由水构成的巨猿。

水是天下至柔,亦可击出天下至刚,朱雨为救圣女,全力以赴,向怒拍下来的巨浪轰出一击,两力对撞,巨浪登时破碎,但内中存着的气息,也传透过来,朱雨的眼神刹时一呆,全然迷茫,整个身体碎裂,被打飞出去。

朱雨本已半步,拜霸天妖尊为师,得到指点后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几乎已是妖王中的第一,天阶以下无敌,现在却被大浪一击碎体,显见浪中力量之强,倘若不是学得五行转变,法身元素化,这一浪拍击就已送命。

然而,哪怕朱雨豁命,为了圣女舍身挡了一击,危机也没有解除,更大的浪涛,一浪接着一浪,狂暴掀起,持续向司马冰心拍来。

眼见大浪袭来,司马冰心都为之傻眼,自己抵挡那道侵蚀神魂的力量,就已经用尽全力,哪还扛得起这连接浪击?

……姑娘我到底是得罪了河神?海神?还是水神?哪有这么不依不饶的?琼华,这该不会是的锅吧?怎么让我来背啊?

险难中,司马冰心逃不了、挡不下,却见紫苏向护着自己的几名妖王,点了点头,一起向自己行了个礼,声音肃穆。

“圣女,很高兴追随!祝福武运昌隆1

一句说完,紫苏领着几名妖王冲出,迎向靠得最近的一道怒浪,决意拚上性命,保护圣女。

司马冰心双目瞪大,没想到他们会为了自己,做到这种地步,哪怕只是冲着琼华的面子,但自己确实感动,就像看见骨肉兄弟一样。

“别……”

司马冰心想要阻止他们,自己被召唤来这里,是为了保护他们,不是让他们为自己牺牲,这是自己绝不愿意发生的事,但才吐出口一个字,就神魂动摇,险些离体飞出,只得强行按住纠结心情,全力持咒。

眼见巨浪拍下,紫苏和几名妖王要被巨浪吞没,无有幸理,突然一道白光,破空而下,破开巨浪,插落在紫苏和数名妖王身后,赫然是一根长,白上黑字纵横,绘写着莫名符文。

这支长插落青水,像是一根钉子打下去,钉在地上后,立即放射出白光,往四面八方延伸,所过之处,开辟了一个白光笼罩的世界,把层层拍来的怒浪,全部挡在外头,庇护住理头的群妖,更将炼魔咒的术力也排拒在外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司马冰心一怔,只觉得这道白光似曾相识,有种很熟悉的感觉,让自己灵台灼热,更与笼罩自己身上的这片血光,遥遥相呼应,像一双温暖的手臂,包裹住自己,感觉……很想哭。

意外的变化,让里头忽得平安的妖族都感意外,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长幡上喷发千百光羽,每一道光羽,迅速幻化成符,洒落而下,在这白光世界里,所有沾着羽符的生灵,都迅速失神,目光呆滞。

奇妙的手段,白光内的所有仙与妖,全数失去意识,也认不得这是什么手段,但在半空中,古叶真君却一眼认出,脱口叫出声。

“十绝阵的落魂阵?”

这个震惊非同小可,十绝阵凶名赫赫,哪个仙尊不心存忌惮?古叶真君望向武苍霓,道:“不愧是妖界上族,竟然持有十绝阵之宝1

刚刚圣女遇劫,眼看无幸,这名霓苍翼君忽然出手,打出一道白光,射落青水,他正感好奇,不知是什么神妙手段,那条长竟然开出十绝阵来,实在很吓人。

“十绝阵能自辟一界,确实救得到他们,但他们没有驾驭落魂阵的能耐,全陷入阵中,失去意识,片刻之后,青水冲破落魂阵,他们只会全数死绝,你不过替他们延命一时三刻。”

古叶真君冷笑道:“而你,也浪费了最后的救命机会,如果这法宝在你手里发动,趁我没提防,说不定能翻盘,但如今……”

在古叶目光的尽头,武苍霓血染半身,异常狼狈,刚刚她强压伤势,一轮猛攻,但受毒伤拖累,十龙十象之力催不上去,只能使到六龙六象,原本也足够,但古叶真君蚀杀云后,力量大增,又不住接受炼魔咒的无穷精气,力量一刻强过一刻,六龙六象整个落在下风。

最后,武苍霓把余力汇于一击,想和敌人拚个两败俱伤,但眼见冰心与赤武诸将遇险,迫在眉睫,只得把心一横,将力量灌注在落魂上,掷射下去。

落魂原是夺颜之物,他殒落之后,子落入温去病之手,经过修复完好,又成了一件可独立运作的法器。温去病考虑再三,把落魂交给武苍霓,让她如若遭遇危机,就发动宝中的落魂阵,虽然她不懂阵法,作用有限,可光是自辟一界的功能,就可起到不小效果,却怎么也料不到,一出手就用来救了冰心。

落魂阵起,司马冰心暂时得救,可武苍霓的状况却不妙,非但浪费了两败俱伤的机会,消耗了力量,还被古叶真君连接祭起法宝,先是斩仙飞刀射出,伤了手臂,更打穿肺脏。

跟着,古叶真君的本命法器发动,一座八角宝塔腾空而起,当头镇来,武苍霓刹时头晕目眩,只觉得宝塔八角垂落光华,呼应大道法则,天地震动,朝这边镇落下来,自己想要闪躲,却晕得没法使唤肢体,闪躲不开。

“道友,留神1

关键时,一声雄喝,蓄满纯阳术力,如炸雷般响起,武苍霓昏乱的神智一醒,看见衍圣真君吼出雷喝,又喷血宝镜上,向宝塔射出光芒,阻落宝塔打落。

千钧一发,武苍霓全速脱离,避过宝塔***,暗呼侥幸,若不是衍圣真君仗义出手,自己这条命搞不好就交代在此了。

只是,古叶真君也没浪费战机,趁着衍圣真君出手救人,武苍霓脱离大道宝塔***范围,祭起两枚穿心钉,分袭敌人。

两声闷哼中,武苍霓、衍圣真君分别被法宝打中,后者结结实实挨了一记,只是护身宝起作用,这才没有透心而过;武苍霓战斗经验丰富,挪开一寸,钉在手臂上,另一手却同时还击。

一样是长钉,虽不具有神异,却是温去病打造的堕仙之器,打仙人尤具奇效,这一下出手突然,古叶真君全没提防,被打中小腹,登时受创。

“你……”

古叶真君痛哼出声,却随即皱眉,觉得所受创伤没有预期中重,而武苍霓也看得清楚,中钉处没什么鲜血流出,反倒是有一些黑红雾气散逸,近似魔物。

同样发现了这点,古叶真君的脸色一下骤变,随即像是想通了什么,仰首大笑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如癫似狂。

衍圣真君惊愕道:“古叶,你还没发现自己已……已……”

武苍霓冷冷道:“他已非仙,踏入魔道,就算让他证道大能,也没资格成为仙帝,没有仙人会服他。”

“哈哈哈哈,我入魔,就没资格为仙帝,哈哈哈,那之前几任仙帝,个个暗***魔咒,他们又有什么资格统御仙界?”

一阵癫狂大笑后,古叶真君收敛狂态,寒声道:“他们以炼魔咒证道大能,飞升上界后,又是去了哪里?身堕为魔,仙界不收,他们又能去哪里?”

没有狂笑,但这冷冷的一字一句,听在耳里,却如晴空炸雷,衍圣真君双眼瞪大,呆若木鸡。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的说不出完整话语。

武苍霓事不关己,没什么震惊,只是感到可笑,摇了摇头,甩开那股想作呕的感觉,冷笑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但你要去哪,我却清楚,除了阴曹地府,你哪里都不用去。”

“……就凭你们?”

古叶真君鄙夷一眼,法诀一捏,术力加催,武苍霓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,但底下炼魔咒的术力明显加强,自时空裂口那边放出的红光,亮度更是数倍激增。

衍圣真君怒道:“你疯了!你想灭世?”

古叶真君大笑,“哈哈,既然成不了仙帝,我要这仙界何用?留这仙界众生何用?全都成为我道途上的祭品吧1

衍圣真君怒极,飞冲上前,攻向同修,武苍霓权衡利弊,没有撤走,也是冲上去助攻。

……当前情势,唇亡齿寒,如果不在这里把古叶***,冰心那边就危险了。

……队长,虽然不愿意给你添麻烦,但似乎……这回真得要靠你了。

……你在哪里?

满满的思念与期盼,穿越空间阻隔,传往那个寄托着希望的方向,在那个被封锁的神秘空间,温去病承受四名天阶者***,法界开放,战势也到了最致命的一刻。

“霸天!你中计了!我们给你拖延机会,等的就是此时此刻,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吧1

“吼吼吼~~~~~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