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九章 噬血炼魔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九章 噬血炼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噬血归元炼魔咒,是仙界禁法,吸噬的是血肉精气,返本归元,最终炼出来的,却是魔!

因为偏离仙道,背离人本,异化为魔,所以被视为禁法,但杀头的生意有人做,这套禁法在仙界,向来是屡禁不绝,而今,更被再一次大规模使用。

古叶真君,袭杀云真君,噬其全身精血以为用,修补自身伤势,更将实力推升,发动大阵,妖异血光自仙界升起,不受时空风暴影响,蔓延而来,把想要逃回去的仙兵仙将,化为脓血,更从空间裂口蔓延出来,吞噬此界的仙兵仙将。

刹时间,青水沿岸数百里,整个战场范围,都被莫名红光给笼罩,术力蔓延之下,那些撒豆而成的仙兵,一一被解除拟态,而早先被杀死的仙将、仙兵尸骸,迅速化血,被炼魔咒吸收。

当炼魔咒的红光,蔓延到镇界法阵中央的那根神柱,神柱顿发豪光,染上血色,整个镇界法阵,迅速与炼魔咒合一,进行增幅,跟着,便开始影响阵内的所有生灵。

司马冰心站在河边,正挥手掀起一层气罩,阻挡青水拍来的巨浪,看见几名仙人仓皇向这边逃来,飞不起身,跌跌撞撞,异常狼狈。

“救、救我……”

“救命啊1

堂堂仙人,向妖族求救,这真是把自尊踩在脚下了,司马冰心感到不忍,预备再张开一道屏障,把他们护住,但地上的炼魔血光却快速延伸,一下将他们追过,把他们硬生生化为脓血。

距离近了,看得特别清楚,那几名仙人脸上的神情,由徨、惊恐,变成骇然欲绝,最后,整个表情融化,连同身形一起,化成黏稠血浆,崩溃垮塌下去。

对于正准备出手相救的司马冰心,看这一幕在眼前上演,带来的震惊打击,着实不小,她不觉恐惧,却生出一股怒意。

……就算是战争,用这种大伤天和的手段,也太过分了!

……是谁干的?妖族这一仗被打得措手不及,自己又是妖军的指挥者,全然不知有这手段,所以,干这事的是对面仙界?他们用这手段杀自己人?疯了?

……但那根镇界神柱,明显与这邪咒相呼应,这代表什么?妖界和仙界早勾结在一起了?那在战场上厮杀的双方,又算是什么?一群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的弃子?

……真他母亲的!又是这些狗屁的权谋算计!

司马冰心怒气勃发,却见多名妖王惊呼着朝自己赶来,其中就包括赤武军的紫苏,正纳闷他们为何如此惊慌,低头一看,那阵血光已来到脚底,更试图向自己侵蚀。

这道毒咒,被古叶真君逆转属性后,主要针对仙人,但对妖族仍有相当杀伤力,法阵内的妖族,虽然没有化为脓血,却也在术力挥发下,身遭奇痛,如被千刀万剑割斩,要全力苦撑,才能站起来活动,部分妖族甚至已在这要的痛楚下,活活痛死或***。

司马冰心受琼华的遗留力量遮蔽、保护,属性上被错认为妖,影响过来的术力不算强,又有苍穹血魔甲罩身,一直没感到什么痛楚,但当血光蔓延到脚底,她却蓦然感到一阵晕眩,神魂动摇,险险就要离体而出。

……这个邪咒,可以穿透屏蔽,直接动摇神魂?

……自己这身“霸王色霸气”,能扛住物理伤害,却挡不住对神魂的伤害?

司马冰心这一惊非同小可,再想到刚才那些仙人的死法,满身颤栗,连忙凝神持咒,制止神魂的动摇,邪咒之力相抗衡。

针对神魂的攻击,甚至能够威胁天阶,地阶以下,基本没有抵抗之法,以司马冰心的修为,原是全然无力抗手,但得自琼华的记忆与力量,却有几套专门的抵御法,哪怕效果不怎么样,但也好过没有。

如果苍穹血魔甲的状态完全,那就没什么好怕的,这毕竟是直指万古的大神通,哪会被这点小术给攻破?偏偏手上所持用的,不过是个未全的残缺版,挡得住天阶重击,却对这种针对神魂的侵扰不设防。

司马冰心凝神持咒,手捏法诀,竭力稳定神魂,抵抗着脚下恶咒的入侵,一时无暇旁顾,周围多名妖王赶来,撑着体内的剁骨剧痛,想来救圣女出险境。

这份用心诚然令人感动,但哪怕他们个个能敌千军,却对这种无形术力使不上劲,一个个来了,狂轰地面,想打散红光,或是想把圣女带离波涛正猛的青水,对司马冰心而言,都是令她心浮气躁的净添乱。

“……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快走啊!不要管我……”

持咒的间隙,司马冰心竭力挤出几个字,想要把这些好心来保护的妖将们劝离,但他们看见一直从容镇定的圣女,话说得如此吃力,显是状况不妙,哪个愿意走?全都包围在圣女周围,即使帮不上忙,也要为她***。

忽然,红芒一闪,以圣女为核心,周围数十米方圆的血光,骤然大盛,像是被人指定了目标,加强运作,司马冰心顿时压力大增,险些没能扛住,百忙中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出,增强术力,这才稳住了神魂动遥

但周围的妖王就没有那么好运了,在增强数倍的邪咒之下,纷纷惨嚎着倒地,修为较弱的,直接就腑脏破裂,在地上滚了几滚,断了气息,开始化为脓血。

司马冰心龇目欲裂,想立刻把他们赶开这区域,却感到头晕目眩,神魂动摇,连忙专注心神持咒,不敢分神,更生出一丝慌张,感觉得出,在这陡增的压力下,自己仅能短暂支撑,必不可久。

后头……该当如何是好?

圣女所遭遇的危险,很多妖族都注意到了,天上的武苍霓同样看在眼里,刚才炼魔咒的术力一起,不光是地面,连天上也受影响,自己和衍圣真君首当其冲,都出现了元神动摇的情况。

衍圣真君身体一晃,连忙持咒,祭起宝镜,高悬顶上,放出豪光,协助***神魂的蠢动:另一边,自己也没闲着,掏出一支小花,插在襟口,同时取出一瓶药液,“咕噜咕噜”地喝下去。

这个奇妙的反应,让古叶真君、衍圣真君都有些***,紧绷的气氛,刹时变得古怪。

……兵凶战危,生死一瞬的当口,你插花吃药,这是干啥子啊?总不会是准备等一下还要约会赶场什么的?你都不看看场合的吗?

喝完了药剂,武苍霓察觉到两双错愕目光,怒从心起,喝道:“看什么看?没看过别人***的吗?”

……队长你留下的这个保护手段,真心令人牙疼,就不能弄得体面一点,弄个宝贝放点光、发点体面的声音,或是什么别的特效?

……战斗打到一半,忽然开始喝药、戴花,难怪敌人把我当疯子一样……

牢骚归牢骚,效果却是没话说,花一别在胸口,立即盛开,放出一个光罩,护住全身,噬血炼魔咒的影响登时被削弱,虽不至于隔绝,也已大幅减弱,而饮下的那瓶药剂,喝完后身体暖烘烘的,连黑血侵体的伤害,都被冲淡部份。

……黑暗祭礼之类的术法,我算是半个行家,虽然不可能防得彻底,但制作点适用道具,还是可以的,总之……看着时间。

温去病的叮嘱,武苍霓没忘,更晓得这叮嘱是什么意思,像这种道具,治标不治本,最多也就是短暂支撑,一旦用了,就要速战速决,不然也得要立刻逃跑,否则等效力一过,搞不好情况还会更糟。

“……你吃的是什么?”

古叶真君脸色骤变,炼魔咒全面发动下,连衍圣都在苦苦支撑,只能凭着本命法器护身拖时间,但霓苍翼君戴了那朵花,喝了那瓶药之后,竟能硬抗炼魔咒的术力,此事闻所未闻,难道有什么翻盘的本钱?

心念一动,古叶真君决意加快进行,瞥了地上一眼,一如当初所料,地阶之内,根本无能对抗,唯一的例外,就是那名血魔甲罩身的圣女。

“……区区只具雏形的血魔甲,也想顽抗1

古叶真君收手一指,炼魔咒的术力集中在圣女周边,加倍爆发,只见红光闪动,血色笼罩之下,那边立刻就险象环生。

同时,战争与炼魔咒,造成大量生命消逝,巨量的血怨之气,青水中的万古怨煞受到***,激浪一波比一波高,蔓延出河岸,拍向地上,仿佛有生命的异物,无论妖族、仙人都吞噬下去,像在和炼魔咒抢夺生命收割。

如斯骚动,加上分隔于两个世界的青水,渐渐合一,回归青水的真实,一股莫名的气势,发自水中,令人为之颤栗,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青水中脱出。

“有反应了1古叶真君狂笑道:“两万年了,青水中的万古传承,终于到了出世时候,黎鸢,你棋差一着……什么?”

古叶真君惊愕声中,一道大浪,出自青水,掀天而起,如似远古凶兽,大张开口,就往苦苦支撑的司马冰心,一口噬去。

“这是……要以她为依附载体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