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七章 你是个白痴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你是个白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前后没几下功夫,仙军兵败如山倒,武苍霓在高空看着,心中不无感慨,这票家伙真是打了一场拙劣的仗,力量根本没用在该用的地方。

指挥官只懂得乱冲,初时还仗着对阵法的粗浅理解,讨了些便宜,后头就整个被敌人围着打,如果不是个人的武勇确实杰出,融合本身所学加上圣女力量的武技,威不可挡,加上苍穹血魔甲的底牌够硬,早不知死几次了。

那群妖族的表现,也差劲到极点,枉费自己这些时间都在训练他们组阵、集体行动、纪律,想把他们带成一支高效率的杀戮军队,结果真打起来,这票家伙把受到的训练都忘光,也没结阵,也没照组织来,就跟在首领之后嗷嗷叫,胡乱冲撞。

仙军诚然占有器械之利,但如果领队的是自己,或是他们有照自己教导的来,最起码不会这么容易就给人围起来打,也不会有这么高的伤亡率,各族妖王几乎折了一半,这么高的战损率,换了是自己手下带队,可以直接提头请罪了。

这样乱七八糟的打法,居然还打赢了,除了冰心那丫头确实强运,几次转折的关键时机,都被她抓住利用,令妖族的高昂斗志压倒了各种不利,其余……只能说仙军那边更是荒唐!

“……你们的打法很乱来埃”

整了整长发,武苍霓斜睨面前仅剩的敌人,“仗打成这样,你不下去救人吗?如果你的用兵能耐,有你战力的一半,现在开始收拾,虽然无力回天,但还有望保住半边残局。”

这是善意规劝,但衍圣真君明显没听进去,仍在惊愕于脑中的发现,“你、你不是妖!所以照妖镜镇你不住,你到底是什么?魔?仙?还是……”

“……我甚至连男人都不是,这重要吗?”武苍霓冷笑道:“看看你***、同族,难道你不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?或是你坚持要在这里和我一对一,看看我能不能把你也干掉?”

听到这里,衍圣真君如梦初醒,往下方战场瞥了一眼,脸色大变,却仍不敢收起宝镜离开,提防着武苍霓。

武苍霓记着立场,并不怎么愿意看到妖族大赢,更不想看到仙军被斩尽杀绝,有心放水让道,但一个身影却突然闯入战场,踉跄着直扑衍圣真君而去。

事出突然,衍圣真君一拍宝镜,想先进行防御,却看清了来者模样,满身浴血,摇摇晃晃,正是云真君。

“云,你怎么……”

惊问出口,云真君一下抬头,双目空洞,没有半分情感,也没有半分生机,赫然已然毙命,随着这下抬头动作,不能瞑目的双眼,流出一道血泪。

衍圣真君大吃一惊,骤听见一声急喝。

“小心1

惊喝声中,云真君的胸膛炸开,黑色的浆液乱喷飞洒,带着难以言喻的怨毒气息,不知含带什么厉害术式。

衍圣真君处在黑液笼罩范围,眼见无幸,一股大力自旁袭来,龙象气劲幻化,将他击飞,脱出了黑液洒落范围,眼见黑液落下地面,侵蚀大地,足足十数里地化为腐土,发出恶臭,上头的生灵,无论仙妖,尽化脓血。

“……魔界的腐骨破神黑血?”

衍圣真君惊怒交集,听见身后发出气劲碰撞声响,霓苍翼君已经和人动上了手,刚刚就是他义助一把,才让自己脱得大难,否则现在还不知是什么下场?

……云道友已经遇害,遗蜕更被邪法制成尸偶,用以暗算,是何人下的毒手?

……以云的实力,就算身上有伤,也不至于这么快就为人所趁,下手者必然是他未提防之人;制作尸偶的那个技术,是仙界禁法堕尸咒,使用这禁忌术法的莫非……

回转过头,一场简短的战斗已经结束,霓苍翼君退至一边,手着臂上伤口,伤口颇深,不住渗出黑气,除此之外,身上有也多处冒着黑烟,状况不妙。

衍圣真君就算是***,也晓得对方这些伤是怎么来的,若不是出手助自己脱险,霓苍翼君就不会受到波及,也不会因此露出破绽,为人所伤,想不到一名妖尊竟然……不,他不是妖,或许他……

而在霓苍翼君的对面,古叶真君整脸是血,头颅变形,满是狰狞,手中持有一把黑色的短刃,上头沾血,邪气缭绕,虽是仙尊,却全没有为仙的逸气。

衍圣真君怒道:“古叶,你疯了吗?你做的是什么事?竟然对云也下毒手1

古叶真君随手抛去掌中满是裂痕的邪刃,力之大道的传承者果然不好对付,虽是偷袭得手,仍被反震之力破碎了兵器,不愧攻防无双,白白折损了一件为东凰准备的道具。

而后,古叶真君转头,目光落在衍圣真君面上,无比冷漠,更带鄙夷,像是看着某些***狗,久久才吐出一句,“你这***是怎么活到今日的?”

衍圣真君大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武苍霓在旁忍痛道:“他说得没错,事情都摆眼前了,还要问什么?你的确是个***1

刚才一见云真君的异状,自己就已经高度警戒,以古叶的道行想偷袭自己,根本没门,偏偏自己不忍见到对面仙界浩劫,想保下最后能主持大局的衍圣真君,出手相助。

自己没那么傻,出手时候算准了距离,不可能把人打飞,自己却被黑血淋中,但古叶却在自己出手时来袭,连出险招,最终把自己逼入黑血洒溅的范围,虽然运劲震开,仍被滴落少许,还被古叶划上一剑。

伤害不深,不过皮肉伤,但上头的毒素与术力,却持续侵蚀神魂,来势猛烈,逼得自己全力***,却仍感到一阵阵恶寒,从体内深处涌出,内天地也染上一层灰败之色……

受伤势所累,自己恐怕已经无法压制古叶,他虽然也被自己重创头部,但刚才出手几剑,又狠又辣,实力未减,现在……恐怕只能设法和衍圣联手……

武苍霓没有考虑温去病的援手,刚刚温去病离奇失踪,多半是着了敌人的道,古叶真君既是与妖宫勾结,他出来袭击了,妖宫人马却迟迟未现身,最大的可能,就是已经出手,并且正在和温去病战斗中。

……自家队长是什么人,自己对他有绝对信心,无论妖宫出动多少人马,都只会吃不了兜着走,但,要指望他来替自己解围,估计也是别想了。

……而且,自己和衍圣相斗,远远没到两败俱伤的程度,古叶真君敢在此时动手,必然有***的依恃,不可不防。

……这些关键,衍圣真君似乎都没有考虑,这样只顾***,不善斗争的人物,到底是怎么活到如今,连自己也觉得搞笑。

“哼1

古叶真君冷哼一声,手起咒法,口中念念有词,与之呼应的,却是底下的整片大地,都亮起了隐约的红光,说得更正确一些,是妖族之前所建筑的法阵。

圣女琼华自妖宫返回,带回来的镇界法阵,全体妖军投入修筑,迄今已完成大半,虽然还没全功,此刻却在古叶真君的咒法下,生出呼应,开始发动。

衍圣真君见状,粹是妖界的法阵,为何你能驱动?”

武苍霓忍不住,冷笑道:“还用得着问吗?自然是因为他与妖界早有勾结,这个阵是妖君为他准备的,他投桃报李,可能也在你们家里,替妖君准备了什么,连这你也要问,真是……憨直到可笑。”

原本想说“真是蠢到***狗不如”,到了嘴边,中就留了几分口德,但看来打击效果依旧,衍圣真君脸色大变,惊怒喊道:“古叶,你当真自甘堕落,与妖勾结?你怎可如此?”

对于这声质问,古叶真君根本连答的兴趣都没有,满眼冷漠,持续念咒,武苍霓见状不妙,向古叶真君连轰两击,气劲破空,却在及身时,被层层光壁所阻,起不到作用。

衍圣真君醒悟,喊道:“攻他无用,他在持咒中,有术力保护,若要阻止,攻击地面建筑或能奏效。”

武苍霓骂道:“现在才说1

受到提点,武苍霓转向攻击地面,连出七掌,气劲如同轰雷,破空而落,击向地面的法阵建筑,却受伤势所累,力量大幅削弱。

衍圣真君也同时动手,他知晓阵道,出手更是精准,连攻三处,都是法阵关键位置,最后更祭起宝镜,凌空一照,落往法阵核心的那一根巨大石柱。

两名天阶者的联合攻击,底下连串爆炸,惊天震地,烟尘喷起,但还没等烟尘散去,两人心里就直往下沉,因为底下的法阵已经发动,被术力护住,就是天阶之力也没法大肆破坏。

一番攻击,地上的部分阵图建筑毁坏,却没影响法阵运行,中间的那根镇界神柱,更是纹风不动,毫发未损。

“那是能稳定两个世界破裂带的法阵,就算天阶者也没那么容易破坏。”古叶真君大笑道:“你们已经错过唯一的生机,接下来,就是你们的死期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