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相信我就对了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相信我就对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霸天妖尊的重击,轰向什么都没有的黑暗虚空,与上一场战斗相比,他的霸拳明显衰退许多,徒具形式,气势、实质威力,都不复巅峰时的强悍。

哪怕如此,这已成强弩之末的一拳,破坏力仍在水准之上,撕裂虚空,让躲藏在这位置的两名妖尊,***现身出来,大鹏、古犀两名妖尊,形影显现,却是不慌不忙,联手一击,抢着先发制人。

青肤巨汉见到仇人,怒意更甚,狂愤而吼,抡拳就轰。

“下妖!俺取你们的狗命1

猛拳轰出,青肤巨汉蓦地一震,像察觉到什么,想要撤拳回防,却是慢了一步,背后的漆黑虚空中,忽然破开,一波看不见的攻击,如爪、如刃,将巨汉坚实的后背狠狠破开,鲜血飞溅,而一道妖异身影,毫无征兆地出现,身有六臂,一出现就六掌齐动,隔空狂吸着霸天妖尊的血液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氨

惨嚎声中,青肤巨汉的鲜血,犹如涌泉喷出,横过漆黑的长空,闪过鲜艳的朱芒,灿烂生辉,富含无比生机,尽数为出手暗袭的那名妖尊吸纳。

顷刻之间,青肤巨汉体内的四成鲜血,都被狂吸离体,暗青色的皮肤,因为过度失血,迅速泛白,雄伟身驱再没有支撑的体力,重重仆倒下去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气虚体弱,倒趴在地的青肤巨汉,满面不甘之色,却是没有了反抗的力量,而漆黑虚空中,三道妖影,分站三角位置,将他围在中心,封住所有退路。

除了大鹏、古犀两名妖尊,另外还多了一名六臂蛇身的血蛟妖尊,因为饱吸了鲜血,神元气足,倍显健旺,望向巨汉的眼神,满是贪婪,恨不得立刻上前,大啖血肉筋骨。

“……上族又如何?力之大道也不过如此。”大鹏妖尊冷笑道:“千亿年来,早被研究透彻,有过千种方法,克制你的力之大道,而今你气血已败,内天地残破,更还有何作为?”

巨汉勉力挣扎,撑起身体,却未能成功,嘴角不住渗出血沫,发出的声音,满是不甘。

“俺死在这,俺的同族……不会放过你们……”

“既然动了手,自然有准备。”古犀妖尊手中一支旗,玄光流转,与周围漆黑空间相互呼应,奥妙莫名,“帝君赐下的这件法宝,定天分界,创出的空间与外相隔,你死在这里,谁也不会知晓,青木部只当你失踪,又怎会来究责?”

大鹏妖尊狞笑道:“你的好兄弟不会失踪,而是命丧在仙界手里,就算侥幸逃脱,这笔帐最终也会算在仙界头上,或许,连你的失踪也与仙界有关,又与我们有何干系?”

他们两个近日来,在霸天、霓苍双尊之下,受了不少屈辱,满腔怨怒,好不容易找到发泄处,一番得意倾吐,忍不住一起大笑起来。

“老大鹏、臭犀牛,你们别只顾着笑,可得把人看牢些,别让他走了。”血蛟妖尊皱眉道:“我与黎鸢素无往来,这次是冲着你们两个的老面子,才来帮手,这大个儿真是上族?不像啊1

“哼!帝君向上界核实,所得到的消息,青木部的霸天妖尊、九凤部的霓苍妖尊,确实在外游历,形貌也与他们两个相同,确是真货无疑。”

大鹏妖尊一脸阴沉,“如果不是因为核实了他们的身分,必须心从事,单单两个天阶,帝君直接出手就杀了,何用费事?”

“哦?真是上界的尊者?”确认是上尊,血蛟妖尊也慎重三分,“怪不得强悍如斯,以一敌三,还能顽抗,若不是你们先重创过他,黎鸢又请动龙宸的***,破开他的力之刚驱,由我吸血弱化,恐怕我们还得……”

“禁声1

听到“龙宸”这个禁忌之名,古犀妖尊脸色一变,挥手阻拦,不让同侪把话下去,血蛟也自觉失言,讪讪住口,本想些什么补过,胸口气血陡然翻涌,神识微晕,不由得脸色一变,诧异之余,保持沉默。

周遭的气氛也整个变了,哪怕没人再提起“龙宸”,也有一股令人不安的肃杀之气,无声遍布,即使是天阶者,亦感到皮肉紧绷,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剑,正抵在自己的背心、咽喉边,只要稍进一步,就能断生夺命。

虽然没有显像,但同为天阶者的人与妖都明白,在这密闭空间里的天阶者,不只四名,还有第五名妖尊,藏身于黑暗中,隐而不现,或者……不是妖尊!

蓦地,

一股惊人气势,从青肤巨汉身上发出,已经重伤衰弱的他,气息不正常地变得强大,仿佛即将殒落的星体,回光返照地放射,猛烈的气劲,狂袭四面八方。

“三只下妖!本尊与你们同归于尽1

暴喝声中,法界浮沉,一个已经崩坏过半,满是碎裂星辰的天地,摊展延伸开来,在最核心处,闪现晚霞一般的凄艳绯红,非常好看,却也让人感到危险。

“身为下妖,暗算上尊,俺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,俺……”

绝望、愤怒的吼啸,戛然而止,三片不同又相似的星宇,同时展现,完整而健全的内天地,迅速延展,将原本残破不堪的世界镇住,更在三敌一的优势下,达成了完全压制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还以为有机会玉石俱焚?”

“一早就在等你的愚蠢送死!你若不主动开展法界,不定还真有机会让你逃出去1

“这家伙真的是上界尊者?只懂得横冲直撞,是怎么练上来的?”

占据三角,大鹏、古犀、血蛟三尊合力催迫,在残破星宇的中央,肤色渐趋惨白的巨汉,显出了身影。

“本、本尊……”

才正开口,巨汉的身形陡然裂开,就像早先背后离奇受创一般,这次是整个身躯,连带所在的空间,一起被那似爪似刃的切割力量,一起破碎,大量鲜血激喷出来,飞溅四方。

“灭他元神1

“杀1

杀害上尊,罪责非同可,大鹏、古犀、血蛟三尊不敢保留,全力出手,要将巨汉摧折得连一点碎肉都不剩下,瞬息,滚滚气浪,席卷无边星宇——

天阶者的战斗,举手投足,都是破山拔岳的恐怖威力,一但失去驾驭,随便打个几下,就是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,牵连万千生灵。

这是一直以来,未登天者的共有认知,基本上,这认知没错,但大多数的天阶战,都不会失控到这地步,或者,不可能失控到这地步!

一旦展动内天地,包罗万象,什么战斗冲击,都被独立的空间收拢,散不出去,外界顶多看得到天阶者交战的声光,却不至于受到太大影响,又或者,有一方使用了分隔世界的法器,直接就把战斗挪到独立空间进行,就算里头打崩了天,外界也感觉不到。

此刻爆发的两场天阶战,就是这样的状况,武苍霓与三仙尊的缠斗,不住爆出强光,每一波光焰灿发,都照亮半边天,抢尽底下双方的视线,却没有太大的冲击波扫下来,而温去病的那一抄…既无声,也没有任何动静,甚至没有人晓得它正在进行。

声势最大的,反而是领着全军***的司马冰心,打从冲出去,横扫一众仙将开始,她就越打越是兴发,几乎浑然忘我了。

本来平阳司马就是世代将门,自己身为武家之女,该当骑乘马背上,纵横沙场,这才是自己所当为,而不是穿着昂贵的华服丝缎,举止优雅,在那边扮演什么仙女。

……不知有多少次,自己都想扔下这身行头,回西北与家族亲人并肩作战,哪怕满身浴血,伤筋断骨也无悔,却从来都被他们拒绝,只要自己扮演好当前角色,就是家族未来的希望。

……自己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?

而今,自己总算得尝所望,一身戎装地上了战场,虽然角色和立场有点奇怪,敌对的方向也很怪,但那股压抑已久的沸腾热血,确实得到了释放,不管挡在前头的人是谁,自己今天都要砍他母亲的!

“儿郎们,兵分两路1

司马冰心挥舞大刀,遥指前方,“赤武军,跟着朱雨往北;妖族各部,跟着我向南,双向突破,打乱仙狗的阵脚,今晚结束的时候,我要把他们撵回老家,永远回不来1

豪言壮语,将周围妖军的士气,激昂得直比天高,更兼之仙军发动远射,千百箭矢,如星点般射来,被司马冰心挥起大刀,一一拨打弹开,竟没一点能突入伤及,俐落的功夫,优雅的美姿,妖族各部头领目眩神迷,忍不住大声叫好,只想追击在这位圣女的身后,直到世界尽头,地老天荒。

不过,也仍是有维持着理智的人,紫苏面有忧色,低声向圣女表示,夺颜不在,没人识得仙军的阵法,贸然攻击,恐怕有中计之虞。

“没事1

圣女报以一个自信十足的笑容,“你们相信我就对了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