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八章 变态的妖尊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变态的妖尊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作到山陆陵、武苍霓这样的位置,虽然不可能亲自下场,玩什么严刑拷打之类的,但最基本的刑侦之道,却肯定要懂,否则随手抓个俘虏,连口供都问不出,动辄五指插脑,拘魂锁神,也未免太掉身价。

温去病的判断中,司马冰心是一个很糟糕的逼供对象,这个丫头的骨子里,有司马家人的那股拗直劲,倔强到不行,如果只是胁之以威,玩严刑拷打的话,哪怕将这丫头全身的骨头,当着她自己面,逐根拆出来,她也很有可能咬碎银牙,一句不吭。

……不夸张,这丫头真是很有可能挺得过去,她确实给着自己这样的感觉。

因此,对这丫头取供,套话无疑是较为理想的形式,而若要哄得她开口,就得打蛇打七寸,捉住她最在乎的要害,否则,她傲气与倔强劲一起,就是杀了她也问不出话来。

司马冰心会在乎,或者说最在乎的,肯定就是司马家了,她是个家族观念很重的女孩,对自身家族利益的看重,恐怕还高过对公理、正义的坚持。

为了家族利益,连自身都可以牺牲,哪还会管什么天下大义?

假若需要她把守的秘密,关乎人族大义,她可能还会心里挣扎,但她素来把种族的界线、善恶的分际画得很严,绝不可能把妖族的利益看太重,一旦与本身利益相触,估计考虑一下后,就会把妖界出卖掉了。

基于这些判断,温去病拟定了方略,以此为突破口,效果……非常显著。

“……你们……要找我老家去?”

没有惊慌,但司马冰心的声音里,明显多了慎重,而所谓的没有惊慌,其实更多的是强行压抑与冷静。

当前的司马家,背靠金刚寺,或许无惧于寻常天阶,但对方能追索因果,强行识破自己的身分,这显然不是寻常角色,背后很可能有万古者撑腰,如果因为自己的逞强与胡来,替司马家招惹万古存在的强敌,这个千古黑锅可不能背……

“那……如果我交代了,你们要守信,保障我个人安全,还有……不能骚扰我的家乡。”

司马冰心看着对方脸色,边想边说,说完还不忘强调,“尤其是后头那个!你们如果不答应,休想我与你们合作1

武苍霓忍着笑,寒声说道:“区区人族,卑贱如虫,也敢大放厥词,和我们谈交易?简直痴心妄想。”

温去病粗着嗓子,道:“我们时间有限,就算与她稍作妥协,也不能算吃亏。”

“可是,她只是个卑贱的人族……”

“正因如此,这条件才可以考虑,不然如果真的追杀到她老家去,岂不是遍地的卑贱种族?跑去那么肮脏污秽的地方玩灭绝,不恶心吗?到处看到的都是贱族,就算灭尽了他们,都觉得身上不干净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

司马冰心强忍怒意,差点就直接叫骂出口,不过,用仅剩的理智给压住了,况且,听这两名面目可憎的妖尊这样说,自己心里反倒踏实了。

……那种从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与轻蔑,只有累世而成的绝顶贵族才会有。

……他们如果信誓旦旦保证,说什么如实交代,就不会有事,自己还未必相信,因为人族、妖族根本不会信守与对方的承诺,换了自己,也不会把与妖族的约定当回事。

……但因为极度鄙夷,不愿意跑去对方那边***,这理由倒是值得相信……

“……好吧1司马冰心道:“我是被召唤过来的,在这之前,我原本好好地在家里修练,忽然听到奇怪的声音,然后就……”

原原本本,司马冰心把所遭遇的状况说了一遍,几乎没什么保留,这并不全是因为屈服招供,很大的一个层面上,她也想弄清楚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温去并武苍霓越听越是皱眉,在开始问话之前,他们一直相信这是某些大人物的图谋,想要在司马冰心的叙述中,找出大人物落子的轨迹,但越是聆听,整件事就越像圣女琼华的单纯作为,这点……太匪夷所思。

难道整件事,单纯是一件意外?都是凑巧发生的?但……不可能啊,没理由这么巧的……或者,哪怕本来真只是碰巧,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参与进去的黑手已经太多,什么凑巧都已成了人为。

“琼华当时已经油尽灯枯,她祈求有个人……妖也行,反正她说了随便是谁都好,来帮助她完成心愿,保护她的赤武军,还有……帮她把话带给夺颜。”

司马冰心说到最后这点,略带迟疑,看着面前的双尊,道:“琼华的那句话,只能说给夺颜听,我可不能告诉你们,也和你们没关系……我虽然和妖族没交情,可我欣赏琼华,绝不会泄漏给你们。”

说完,司马冰心抬起下巴,神情倔强,大有一副“杀了我也不会说”的样,温去并武苍霓看在眼中,都是暗暗好笑。

琼华圣女要告诉夺颜的话,这么听起来,似乎是两者之间的私话,只要再考虑到琼华与夺颜的关系,这句话的内容已不问可知,己方也无意去听,但……这对有缘无份的情侣,还真是会找麻烦。

……两个人死前的遗愿,都是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对方。

……你娘亲的,真那么想把话告诉对方,连死了都不能闭眼的想要说,那就直说啊!

……活着的时候,那么多时间天天相处,可以当面说的机会,硬是憋着不讲,明明又不是什么大秘密,整个赤武军上下都知道,搞不好整个五藏妖界也知道,就这么满世界都晓得的事,你们硬挺住不讲……你们两个***啊!

……结果,撑到现在,一句未及出口的话,要带给对方,但双方都已经不在,这话……怎么办?

武苍霓用疑问的眼神,望向温去病,后者报以苦笑,这种鸟问题,自己哪知道能怎么办?

“……咦?你们两个互看的眼神,怎么怪怪的?你们是好基友,每天晚上抱一起放射基情,还同穿一条裤子的那种?”

具有艺术家的敏感,司马冰心从双方互望的眼神,看出了不妥,一脸的惊疑嫌忌,但随即又想起先前所见,表情再变,道:“对喔,是女的,你们……我明白了1

仿佛悟通了什么,司马冰心骇然道:“你们根本和夺颜没关系,对吧?夺颜根本没有拜托你们,甚至可能不认识你们,你们也没有把我的事回报上界,因为你们根本不敢去,来这里也是因为……”

被司马冰心仿佛冻着的语气惊到,温去并武苍霓陡然抬头,目光骤然转厉,却委实想不出,自己是哪里露出了破绽,竟然被这丫头看出虚实来,还把***猜到这么彻底?

“你、你们名为基友,实际……是夫妻?堂堂上族,跑到下界来,是……私奔,为了怕上界***妖族发现,霓苍故意扮成男的,装成好基友,因为你们的***天地不容……”

司马冰心满面惊骇,甚至往后退了两步,仿佛吐出毒气一样,轻声道:“你们是……***的妖尊1

温去并武苍霓全愣在那里,对自己听到的推论难以置信。

……怎么会……有这种神逻辑?

……结果倒是对了七八成,可中间的过程全错了啊!有这种中间逻辑全错,结果却歪打正着的推论吗?

……这丫头的脑子里,究竟是装什么的啊?

武苍霓木着表情,冷冷道:“你搞错了,我们不是基友,也没有***1

严正否认,遭到小姑子的立即回喷,“骗谁啊?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1

被喷个满脸,武苍霓面上绯色一闪,“小丫头欠收拾1

“想杀我灭口,还说不是***1

司马冰心理直气壮的一声,喊住了武苍霓刚扬起的手,也让现任无神铺之主颇为懊恼,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自己与温去病若走下去,后头必然脏水滚滚,污名不绝,可……冰心泼来的这盆水,也未免污过头了。

“咳咳1温去病道:“我要澄清一下,确实是误会了,我们之间,没有基情,也不是***1

“去死吧!满嘴谎话的小木偶1

喷子依旧火力十足,温去病却早有预备,和气道:“真不撒谎,我可以证明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”

司马冰心的话刚出口,温去病闪电动手,猛然一把,就把武苍霓的胸口扯开,三双目光同时落向那个被扯开的位置,只见……平坦的胸肌,好好的在那里。

……夺颜的藏形装备,可是高档货,之前是因为被卷入天阶战,这才暴露出真实,现在又没有天阶力量冲击,自然是幻象效果呈现。

司马冰心惊奇道:“怎、怎么会……我那时明明看到的是……”

“……眼花了。”温去病斩钉截铁地扔下话,道:“不信的话,亲手摸摸,事实就在手上。”

温去病抓住司马冰心的手,要拉去摸,司马冰心仿佛触电般把手缩回,一个静地猛摇头。

……既然是男人,死也不摸!

摆平了小丫头的质疑,温去病转头望向武苍霓,那边早已把衣衫重新拉好,微笑看过来,淡淡的微笑中,有着显而易见的杀气……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