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七章 东窗事发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章 东窗事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我觉得,不必想太多,我们太弱了,现在的我们,需要争取每个机会。”

武苍霓道:“封神结界一旦崩溃,我们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,保护世界,相比到时候面对的挑战,我们还需要更强的力量。”

温去病想要开口,却没有说下去。无论是保卫世界,或是单纯自保,己方都需要力量,原本和龙仙儿握手言和,共同抗敌,也是一个做法,但这个可能已经被否决,那一切就只能依靠自我提升。

“先说好,我并不愿意和姓龙的妖女合作,那是一个根本信不过的对象。当然,我也考虑过,贸然行事,我们可能成为某些大人物的棋子、阴谋者的工具,遭受利用,但即使是如此,我们仍需要力量。”

武苍霓道:“不入局,不沾任何风险,结果就是持续弱小,最后被彻底边缘化。碎星团时期,我们扛了太多风险,被炸得粉身碎骨,这下场不好,可是……这条路没有错。”

“……我没想过会这么评价我们做过的事,但,不愧是。”

温去病笑着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武苍霓的选择,思维上直接跳过这一关,来到下一步,“既然要入局,我们就要争取主动,只有掌握更多的情报,我们才有筹码与幕后人马周旋,抢先一步,但更多的情报……”

青水之秘,藏于青水,想要探究更深,不二法门就是进入青水,但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青水,是两界合并,返本归元的那条。

两界之间的时空夹缝,勉强是一个线索,但那边处于猛烈的时空风暴中,要进行探索,并非易事。

“或者,另一个线索,就是请教专家。”温去病道:“请教在这方面有深厚研究的人……妖君黎鸢,或是……夺颜……咦?”

思绪很快就有了出口,夺颜栽培朱雨,利用她来探索青水,自然对这里头的秘密有相当了解,但他秘密探索一事,连同为四天王的战友都不曾提起,全不知晓,那唯一有可能牵涉其中的,就只有……

“走吧1

武苍霓拍案而起,“夺颜没了,圣女也多半不在了,我们不可能跑去问妖君,就只能去问有圣女记忆的那个了。”

温去病不置可否,只是补上一句,“是疑似有,别太早肯定了。”

连接发生的问题,让司马冰心有些摸不准状况,她还记得,自己设局伏击霓苍翼君,布置得很周详,却在实行阶段遭遇意外,然后,当自己发动八龙之音,全力攻杀目标时,就不知怎么的失去了意识。

……也不是说完全没意誓印象,自己当时似乎猛到怕人,击出的八龙之音,强横得远超预期,压住霓苍翼君打。

……八龙之音,是自己揉合琼华一生所学,配合自己道门正宗的修行,凝练而成,理想境界可以击发八龙,但那没有天阶力量推动可不行,目前的最高纪录,是同时发动三龙,曾有一次到了四龙。

……虽然自己与琼华同属地阶,但自己还没法驾驭住她千载修行的强大力量,除非能拿到神器,否则,一己之力,怎么也没法八音、八龙齐动。

但记忆中的自己,确实催动八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门新创的绝学,还有些连自己都未参透的东西?如果能充分掌握,那……

琢磨着这些万分宝贵的讯息,司马冰心对身外***事务,全然无心理睬,哪怕琼华一手建立的赤武军,军心动摇,两名来自帝宫的妖尊不见,紫苏、朱雨等忧心忡忡,她也乐得当看不见。

……别闹了,我是来这里搞破坏的,你们妖族内斗,斗得越凶猛,我越高兴,为啥我要出来管?

……虽然,我确实答应过琼华,要守护她视若家人的赤武军,要传话给夺颜,但现在不是好端端的没事吗?最好军心涣散,整支赤武军都跑光,不打仗当然就不死人,自己的承诺直接算完成了。

……不过,妖族的内斗真狠啊,自己还没怎么挑拨,这几名妖尊就打得头破血流,两逃跑、一重伤、一轻伤,这一场天阶战打得那么严重,偏偏还打得无声无息,外界几乎不曾察觉。

是说,伤重的那个霸天妖尊,听说伤及本源,不但千载万年都难以痊愈,甚至可能身死道消,这多少让自己感叹世事无常,一名天阶者,转眼就要殒落了。

和俊美秀气的霓苍翼君比起来,自己是真的不喜欢那个霸天妖尊,他块头超大,像是一头大笨牛,据说出身青木妖族,也不知道被打回原形后,会否变成一棵大树。

那个大家伙,给自己非常危险的感觉,而且……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好像曾经在哪里看过?好像是在最近,又像是在很久以前,甚至……是小时候。

“……奇怪了,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?”

坐在浴池畔,司马冰心托着下巴,思索这个问题。

浴池是已经重建过的新地,原来的那一座,早在乱战时毁得干净彻底,好在妖族苦力多,迅速建一个浴池。

司马冰心整理着记忆,一面构思八龙之音的优缺点,一面也将圣女琼华的技艺再次归整,试图从中挖掘出价值来。

“参见圣女。”

轻轻一声,在近处响起,司马冰心猛一抬头,看见霓苍翼君笑吟吟地出现在眼前,而自己直至此时才察觉。

对方是天阶,自己没能察觉到他,并不稀奇,但他竟然这么不打一声招呼,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,无礼的举动,明显不怀好意。

“你……”

司马冰心一下跃起,表情充满戒备,“不,是,刚刚我看到,有……”

话才出口,司马冰心身上一紧,已不知怎么给擒住,气脉被扣锁,堂堂半步天阶,竟全无反抗之力。

实力的差距,就是这么巨大,司马冰心骇然,虽然是自己少了提防,可如果对方当真一上来就表明敌意,早先自己的伏击、奇袭,根本没有成功希望,哪怕再怎么设法削弱对方体力都没用。

“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清楚,头陡然被人抓住,直接就按到水里去,猝不及防下,咕噜咕噜连呛了几口水,这才抬起头来,张口就骂。

“妖女!知不知道我是……”

一句没说完,又重新给人按入池中,大口大口喝水。以地阶大妖的实力,气劲爆发起来,就算不把水池四分五裂,最起码不可能被呛着,但此刻为人所制,力量半点发不出来,被按到水里,什么耳朵、鼻孔,同时进水,给呛得晕天黑地,不晓得反覆几次,才给一把提出来。

浸水浸太多,脑里都变得昏沉沉,唯一生出的,就是满满的怒火,正要发作,一声冷冰冰的呼喝,传入耳中。

“司马冰心!干的好事,还想瞒过本尊吗?”

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惊得司马冰心魂飞天外,本来昏乱的神智,一下被吓到傻掉。

这段时日以来,自己也做过许多假设,甚至想过如果被拆穿,给认出自己不是圣女,该要怎么应付才能稳当下台。

但这些预想中,绝不包括自己的身分被人一语叫破,甚至还被指名道姓,揭穿得超尖……哪还有什么筹码顽抗?

抬望眼,霓苍翼君俊美的面容上,笑得让人打从心坎里发寒,司马冰心甚至觉得,有股杀气内敛于斯,考虑到先前自己为了削减这家伙的体力,以便最终一击得手,连续做的那些折腾,这家伙会有杀气,一点都不奇怪。

越想越不妙,胆气登时弱了几分,像被蛇盯住的青蛙,司马冰心呆住当场,而这情绪全然落入武苍霓的掌控中,心头暗笑。

……自己纵横江湖、军伍这么多年,可不是吃干饭的,平时做事的手腕,素来是杀伐决断,心狠手辣,如果被误会成善男信女,那就太不好意思了!

……之前是陪着小丫头玩玩,什么事情都不用太认真,不动真格,吃点亏也没什么要紧,但现在不同了,办正事就得有办正事的样子,就算是对上小姑子也没人情讲。

“……不用想叫帮手,周围已经被本尊封闭,设下禁制,任叫破喉咙,也不会有人理。”

武苍霓冷笑道:“真是让本尊好找,我们遍查因果,追本溯源,才发现了的出身……一介人族,装模作样,跑到我妖界来生事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“……又……又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。”

眼见对方知道得很彻底,还是那种能够***因果,循因果线追索的大动作,来头非同小可,司马冰心也没法顽抗,只得吐实,脑里开始拼命想着脱身策略。

武苍霓寒声道:“哼,区区人族,擅闯我界,冒充圣女,还假藉着霸皇传人的身分,招摇撞骗,……该当何罪?”

司马冰心越听越无辜,自己冒充圣女不假,但这又不是自己愿意的,更别说什么冒充霸皇传承了,那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妖尊自己在讲的?

正想着该怎么搪塞,或是替自己多争取些回旋之地,眼前陡然又是一花,青肤巨汉出现在眼前,一脸怒容,道:“还与她多说些什么?直接到她老家去,把她满门杀尽,以雪我们被骗的耻辱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