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六章 背后的黑影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背后的黑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琼华圣女、霓苍翼君、霸天妖尊的连接遇袭,震动了青水畔的所有妖族,甚至惊动了整个五藏妖界。

霓苍翼君与霸天妖尊的实力,群妖众所周知,连他们双尊都受创,甚至霸天妖尊还是重伤,刺杀者的力量,让所有妖族忧心忡忡,为即将开始的最终大战,增添一层不祥之色。

而且,在他们两位遭遇刺杀后,大鹏、古犀妖尊就不见踪影,非但没有出来帮手,甚至有传闻,就是他们两位刺杀上尊这些耳语,还有其中所代表的可能性,战争未开始,就已经让妖族各部军心惶惶,满是不安。

为了稳定军心,霓苍翼君亲自出来表态,霸天妖尊只是轻伤,也已经将伤势压下,等仙军重来,将亲自上阵,必追随圣女,守护全军,旗开得胜。

只是,霸天妖尊伤重倒下的姿态,早已由当时在场目睹的妖将们,遍传全军,更有消息传出,天阶者的伤势向来难愈,霸天妖尊所受的重伤,摧破核心,斩断道基,不但一身修为折损,恐怕也命不久矣。

类似的消息,一个接一个传来,妖族各部为之动摇,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况,如果己方在前线浴血奋战,还得时时提防那支来自背后的冷箭,这一仗如何打得下去?

若是胜仗凯旋,一回头,就被那一箭直射眉心,这一仗谁还想打下去?

已在青水畔僵持许久的妖军,开始出现了逃亡潮,作为联军骨干的赤武军,努力在劝阻、挽留,试图把军心稳定,但所做的这些努力,就像用手拼命阻拦一座崩溃中的沙堡,意义有限。

结果,情势开始一点一点失控,没有任何人知道,局面会进一步恶劣到甚么程度

“现在的局面,很简单。”温塞们想在最后翻脸的那一战之前,尽量用各种方法,削弱我们的力量,让最后那一战好打些,而我也在做同样的事。”

没有旁人在侧,也隔绝了外界耳目窥探,武苍霓看着自家队长,心中仍是忐忑,“那个你真的没事吗?”

“没事啊,能有什么事?”

温去病随手拍了一下胸膛,两把短刃变戏法般的从胸口弹射出来,上头没有一点鲜血,活像插入的不是生命体,曾一度闪亮利芒的锋刃,如今黯淡无光,灵气尽失,甚至出现锈蚀现象。

“如果真是青木部的霸天妖尊,挨了这两下,不死也残,天阶层级的破妖专武,炼制起来极为困难,克制效果不易恒定,但只要铸炼成功,就算对上妖尊都有很高的得手机率。”

温去病拍拍胸口,道:“不过对我们就是个屁了,我又不是妖,不受这鬼东西克制,拿这鬼东西***,能有什么效?”

武苍霓微微皱眉,晓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像这类具有属性相克的专武,如果对上克制目标以外的对象,最多也就是没那么有杀伤力,却绝不是没有杀伤力,在这上头自以为是,简直是看不起铸兵者的智商。

不过,武苍霓也不敢说温去病就一定有什么事,他另辟蹊径,所修练的变动之道,与原本传闻中的变动之道,小同而大异,甚至也和***天阶者多所不同,无法用常理推估,再加上他是有备而为,连专门用来***的丹药都做好了,要说他真有什么重伤也不太合理。

“你这边是帝宫的妖尊亲自动手,我那边是个很诡异的敌人。”武苍霓思索道:“对方透过冰心来刺杀,不晓得是预先寄存力量,还是潜藏在冰心体内,操控攻击。”

“连这都不得而知?”

温去病表情严肃几分,敌人手法诡秘,武苍霓当时判断不出,这不足为奇,但连事后检视,都找不出痕迹来,那就很不容易了。

“妖族之中,确有脑波特别发达,以思感控人的存在,但为数稀少,算是稀有动物了,但要说能化身虚影,藏存***生物体内的这好像没听说过。”

温去病也不敢说一定没有,妖界辽阔,自己所知者也不过沧海一粟,但武苍霓却抢道:“可魔族、鬼族中却比比皆是。”

尤其是那些魔尊,几乎都无体无形,更生猛的甚至已突破有相,成为无相魔尊,让碎星团吃足了苦头。

“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。”温去病沉吟道:“可在人类眼中,妖魔鬼虽然都不是好东西,同为一丘之貉,但他们彼此间却把那条界线划得很清楚,把侵门踏户视为大忌妖界之中,不会随便出现魔物,更别说魔尊”

武苍霓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,但来这里的路上,我记起来了,以前曾听韦帅无意间提过,诸天万界之中,好像有个跨界而成的***组织,成员不拘出身,连天阶也能干掉。”

温去病一拍大腿,“是了,我想起来了,是有这么一个组织,阿笔偶然提起过,说要是能请那个组织来刺杀对面的天阶者,我们就轻松多了”

对最初的碎星团,甚至整个人间,这种专门刺杀天阶者的组织,简直就是神话一般的存在,如若一入天阶,从此离凡非人,那这就是一个专门杀神的组织,听起来恍如梦幻。

不过,后期遭遇的天阶多了,才发现天阶其实也没那么高高在上,尤其妖都之战,那些本性灵光遭到蒙蔽,实际形同降级的妖尊、魔尊,真让碎星者感触良多。

落尘的凤凰不如鸡0打赢天阶者”和“杀掉天阶者”绝对是两件事。

从某个角度看来,其实我们也是专杀天阶者的杀神组织!

杀神的先决条件:高高在上的神很难杀,但如果让神变成落水狗,这世上再没什么比落水狗更好打的东西了。

武苍霓点头道:“韦帅提出后,尚帅意动,本来真想找***的,不过韦帅说,找那组织要通过太一,然后不知怎么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“嘿!因为后来阿笔才发现,那群***和我们家那个人有些不愉快。”耸耸肩,温肉种情况,懂吧?”

武苍霓嘿嘿一声,并不多话。自家的处境,自己当然清楚,根据现有信息,那个人在诸天万界,何止是仇家无数,现在连***组织都有牙齿痕,如果让人家知道,别说是聘请过来当帮手,恐怕直接跳到敌对阵营去。

若是让一群***,宁愿不收钱也卯起来杀人,那个情况就非常糟糕了,以对方专门刺杀天阶者的能耐,碎星团将遭遇灭顶之灾。

有这么一位万界结仇的团长,真是所有团员的不幸,不过山水有相逢,那时候没有遭遇上的敌人,该不会这一回就碰上了吧?

想到这些,温去病的神色带上一丝慎重,“五藏妖界的妖族天阶,好像还有两三个,如果妖君宁愿找***来对付,也不找他自己的手下奇怪,这是太看得起我们,或是”

“我们在这里,怎么说也是来自上界的妖尊,妖界阶级森严,公然狙击我们,消息传回上界,就算天阶者也会被满门诛灭,他们不敢也是正常的。”

武苍霓沉吟道:“还有一个可能,妖君与仙界的勾结,图谋青水之秘,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大秘密,那个霸皇如此了得,青水之秘恐怕不是他一个未证大能的妖君能搅和吧?”

情势到此,已经非常明白,眼前的几重阻难,仙妖之战是表面,背后是双方勾结,图谋青水之秘

己方目前所知的讯息,还很模糊:万古之前,有这么一位不知是妖族或魔族出身的霸皇,很强很***,估计是万古者中的无敌,甚至可能证道永恒,却不知因为什么理由而殒落,然后传承就失落在五藏妖界的青水中。

考虑到太一那边开启的连环任务,失落在青水中的传承,或许是霸皇的兵器碎片也未可知。

想要在多方拉扯中占据主动,就必须接触更多的青水秘辛,揭开霸皇传说的迷雾,但这么做的结果,看似把主动权抢在手中,却是在霸皇之事上陷得更深。

假如自己仅是单纯来到此界,那事情其实很简单,妖君黎鸢发现了青水的秘密,晓得此事非同小可,牵连众多,秘密行事,意欲独吞考虑到诸天万界,辽阔无边,五藏妖界不过是一个小千世界,那些上族、大人物未必能注意到,黎鸢的行为,不是没可能成功。

只是,自己与武苍霓是为了刺杀夺颜而来,从接那委托的一瞬起,事情就已经明白,黎鸢的所作所为,已然落入那些大人物的眼中,并已为此动了起来,别说他未证大能,就算成了万古者,也仍未够资格图谋霸皇的传承。

抑或者,黎鸢也是某个大人物的棋子,在他的背后,另外有巨大的黑影在操控?

从夺颜开始,有份卷入青水之秘的势力,一共有谁?背后牵扯的,又是哪些?

如此想来,对青水之秘了解最深的,除了夺颜,就是黎鸢,夺颜之死,难道不是因为他背叛仙界,而是他牵扯到霸皇之秘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