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碎星第五大队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碎星第五大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阿笔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其实,我说我什么打算都没有,你信不信?”

“不信!你发那么多信出去,七家八门九外道,还有上百个中小势力,你几乎人人有份,这么大动作,就算大部分是掩饰,总有几个是真的吧?”

尚盖勇道:“你发完信,还要开英雄大会,在这场大会上,你总不可能只是和他们吃个饭,就各自散了吧?”

韦士笔扬扬眉,道:“老尚你真这么想?”

尚盖勇奇道:“这么想有问题吗?”

韦士笔拍掌道:“这么想就对了,你这么想,别人也这么想,搞不好所有听到这次英雄大会的人都这么想那如果在英雄大会上,我真的只是好酒好菜摆开,招呼大家吃吃喝喝,搂抱一下,然后各自散伙呢?”

尚盖勇盯着友人的脸,看了几秒,摇头道:“你肯定有阴谋1

“对!所有人都会这么想。”韦士笔耸肩道:“只要他们都这么想,我们就省事,不,我们就暂时没事了。”

尚盖勇一怔,愕然道:“你搞这么多动作,就只是为了让他们疑心生暗鬼,相互忌惮,彼此牵制?”

“瞒天过海,要用的就是大排场,不先整出一片天与海,你怎么瞒天过海?只要他们怀疑多了,就不会那么快动手,让我们争取有利地位。”

韦士笔叹道:“以前,我们太急,一路上犯了很多错,虽然是那个人刻意引导的,但我常常在想,如果能够重来一次,又没有那个人压制,我们有没有机会走得不一样?”

尚盖勇回头望向城头之下,正在来回巡视的卫兵,还有城门口川流进出的商旅、百姓,看了几眼,道:“所以,这次你一路严加训令,禁止扰民,不得劫掠百姓,有几次你刻意急行,连打劫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们。”

这不是一件可以说笑的事,碎星旧部也还罢了,目前占队伍大多数的海外佣兵团,大队人马远道而来,可不是为了什么伸张正义兼复仇,除了拿钱办事之外,就*裸是为了打劫,若是得不到满足,佣兵团随时***的。

韦士笔耸肩道:“我没亏待这批洋将啊,每次破城,收进来的各种官库钱粮财宝,一半以上都拿出来大家分了,他们能安安份份,证明我们分得很公道。”

“不只是这样吧?”尚盖勇微微一笑,有些寂寥,“你是想藉机证明给所有人看,当初我们有***选择的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被友人一眼看破,韦士笔也不做隐藏,表情多了一分凝重,“当时我们的各种窘迫,就是因为被当成是李家的走狗,却得不到属于正统王朝的半点资源,如果当时我们直接拿李家开刀,取而代之,夺得大义名分,今天结果会不一样。”

尚盖勇踱步不语,登时有海外归来的旧部,会意上前,为老长官递了一支菸来,他接过菸,抽了两口,吐了一口郁闷气,道:“就算真的是,又如何?人生没有如果。”

“但这不只是如果,大战完结才多久?六年,能改变多少事?李家对我们泼的脏水,铺天盖地,让我们落得千夫所指,但我就不信,这么多人族子民,全都当我们是洪水猛兽,没有半个记得我们的。”

说到这里,韦士笔一直维持的闲散氛围,难以为继,他的表情不只是认真,甚至有些咬牙切齿,“我们救过那么多的人,我们救过整个世界,我就不信,区区六年,就没人记我们的好,就都把我们当成臭狗屎了!之前,大势所趋,这些人可能把心意闷着不敢说,但只要我们走在正轨上,大义名份在手里,他们就能站出来。”

“站出来?那又能如何?为我们***吗?”尚盖勇笑得苦涩,“对现在的我们,***有意义吗?连阿山都已经看开了这点,他说,我们只是单纯的复仇者,不必讲什么公平正义的,真要讲,等我们成了制定规则的人,做什么都是公平正义的。”

“那是阿山的想法!不是我的,也不是你的。”

韦士笔直直盯着老战友,虽然没有力量在身,散发的气势却极为迫人,“你呢?扪心自问,你对这些人就没有半点期待?没有一分寄望?你不敢赌这一次,看看他们是不是真那么无可救药?你不敢回答自己,人,是不是真的全该死1

尚盖勇没有说话,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深沉,瞳孔消失,整个眼旷中漆黑一片,只余森森鬼气。

气氛一时变得格外僵凝,连天象都受到影响,***乌云涌来,旱天阴雷,使人不安。

满城百姓惊惶,不明原因,只是忧心望天,但在城头这一块,所有人都很清楚,这些异象的源头是什么,却没有人表现出动摇,那些原属第三大队麾下的碎星者,在尚盖勇身后站得笔直,手里拿着他的虎皮披风与烟,静静等候长官的命令。

“唔。”

经历一场内心交战,尚盖勇面色恢复平常,却不置可否,只是道:“我仍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,阿笔,你说我们这”

“反正都没意义,你又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,那何妨糊涂一次,陪我玩一场?”

韦士笔回复戏谑表情,摊手笑道:“阿山不在,我又废功,除了虚张声势,我们又能做什么?你总不会想要就这么带着我,去强攻十二神煞***吧?”

尚盖勇也是苦笑,别看碎星团如今声势浩大,实力既强悍,又奇谋迭出,闹得整个世界惊疑不定,但说要强攻帝都,那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除非有什么意外成分,否则单纯就面上的数字来看,别说是碎星团,就是大地上各方势力联手,都未必能攻破十二神煞,龙仙儿手里的这张筹码,便是如斯之强,这才令得各方势力冷处理碎星团的回归,期望碎星团能先与龙仙儿拚个两败俱伤

“对了,阿山去向不明,萧剑笏、董机抒也没个消息”

尚盖勇沉吟道:“就算你再怎么擅长沟通、拉一打一,可巧妇难为无米炊,没有过硬底牌,你也”

熟知内情的人才晓得,韦士笔最大的才干,不是智略谋断,而是极其出色的外交能力。

百族大战时,面是山陆陵横冲直撞,面下有尚盖勇活跃于阴影中,可是背地里,还有一个韦士笔,辩才无碍,外交手段高超,远交近攻,兵不血刃地把敌人拉为盟友,还顺便刮来一批物资。

一次成功的劝降或外交,收获可能比连打三场大胜仗更大,团内从没有人敢小看韦士笔的功用,当然,假若没有连打三场大胜仗的底子,什么外交工作也很难铺开。

然而,这一回,就算韦士笔手段逆天,也无济于事,十二神煞的联防阵,哪怕把大地上的正邪势力一起拉上,也未必能破,萧剑笏、董机抒两名大能的力量,偏守不偏攻,对上十二神煞没有明显优势,韦士笔再怎么擅长结交,总不可能把龙仙儿拉来破阵,战局眼看是胶着了。

韦士笔耸肩道:“我是万用,不是万能啊,十二神煞的本质是死尸,灵识可能有,也可能没有,要劝诱到连他妈的死尸也叛变,这个等我身证永恒,或许能试试看。”

尚盖勇叹道:“如果阿山在就好了,他有一堆黑技术,十二神煞本来就是他搞出来的,现在要破,还得靠他不然小妲在也行,她鬼点子多,又没什么束缚,或许能有什么妙法提供。”

“你还敢让她提供?那不如直接下令,把碎星团第五大队叫回来算了,我觉得这点子没毛玻”

韦士笔提到第五大队,尚盖勇一脸苦意,只有摇头叹息。

***海外的碎星者,一直是香雪在管辖,天高皇帝远,连温去病都不是很管得到,对海外的状况,基本是靠香雪的定期联络,至于这些联络里有多少水份,那只有天晓得。

因此,碎星者在海外繁衍壮大,招兵买马,扩张人数,这个温去病是知道的,但招兵买马之后,还另外聘***兵,滚成十数万之众,这个就连温去病也不晓得。

香雪在海外深植根基,六年时间,自然更不会只有赚钱养佣兵而已,鬼点子多再加上全无束缚的结果,就是什么也敢干,她直接组织碎星团第五大队:妖魔大队!

流窜海外,不得回归的那群妖魔,也是立场各异,香雪出面谈判,能拉盟友的拉过来,不服者歼灭,几年折腾下来,也是浩浩荡荡一大票人马,妖魔又善繁殖,刻意而为之下,这支第五大队,数目绝对超过另外四队总合。

香雪不在,温去病下的召集令,对第五大队没有统辖权,他们仍在海外停留未归,但尚盖勇、韦士笔从归来的碎星者口中得知这支队伍的存在,并且被告知,香雪交代过,若没有接到她的命令,一旦碎星团回归,第五大队的指挥权,就移交给其余三大武神,只要一声令下,第五大队也即刻回归。

无论是尚盖勇,或是韦士笔,对于这份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现在的感觉,都是满满的烫手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