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七章 困兽斗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七章 困兽斗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从历史烙印的虚影中退出,神识回归自身,温去病立刻面临的,就是大事不 妙的自身危机。

提炼怨水,本来就是高度危险的工作,哪怕是天阶者为之,也是一样,过程 中绝不允许分神,更别说失神,但这次偏偏自己失神了,回神的时候,掌中怨水 已经超量收纳,只差一点点,就要爆开来了。

……要命!

……被这东西洒了全身,我就麻烦大了!

温去病猛地一收,将满掌怨水冻住,跟着纵身一跃,直接从空间裂缝中脱出 ,回归五藏妖界。

天阶者强行闯入时空风暴地带,只要准备妥当,最多就是损耗得多些,还不 至于危及性命,但这回险些搞到九死一生,温去病暗叹自己运气不好,一件简单 的事,都能搞到波澜横生。

还好,这一趟不算白跑,所采集到的怨水,进入魔屋凝练,花些时间提纯、 聚化,可以打出一件挺不错的法器,在适当的时候使用,比神兵的杀伤力更大。

当初创建魔屋法界,曾特别在这方面做考量,魔屋的本身,就是一间防护最 周全的实验室兼工坊,而且还能自动施工,只要不是太复杂的工序,完全可以把 材料往魔屋一扔,自动施工,等时间一到,东西就自己造出来了。

另一大收获,就是被强迫看到了青水形成之秘,甚至可以说,除非夺颜、琼 华圣女也有相同机缘,目睹了这一幕,否则他们对青水的了解,肯定比自己缺一 块,因为自己所接触到的五藏妖界史册,从没提过这一段事。

毋庸怀疑,纵天女君在那样的艰困情境下,逆天伐命,证道大能,并在成就 大能后,以通天手段,稳固住破裂的空间,而对面仙界也有大能出手,止住两个 世界的过强对撞。

能阻止剧烈碰撞,却为何不再使把劲,将两个世界分隔开来?这点目前尚不 得而知。

或许,大能可以做到的,仅有如此,并无力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;又或许, 仙界的大能别有所图,利用这样相互干扰的状态,保住青水,也想夺取青水中的 秘密。

起码已是两万年前的事,现在要探究,线索不足,无从知晓,反倒是最后的 那几幕,值得深思。

纵天女君与那抹执念残影相对时,双方的气息为何如此相像,甚至……有些 像是同一个人?

这代表了什么?

……是前生后世的轮回关系?

……万古之前,白裳丽人殒落,轮回转世,降生五藏妖界,成了纵天女君?

证道登天后,元神异变,一旦身殒道消,就是彻底死亡归无,没有轮回转世 这回事,不过,这是指一般正常的状况,如果有特殊准备,分出残魂什么的,进 行转世重生,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……但白裳丽人好像已身登万古,以前似乎在哪听过,万古存在一旦殒亡, 所有分魂也同归虚无,生机断绝,无法用此术重生,那这一幕该怎么解释,又很 费解了?

……还有,最重要的是,扯我过去看这一幕,是啥意思啊?

温去病心中琢磨,思索着今日所见,还厘不出线索来,一抬头,看见紫苏向 自己迎面走来,到了面前,躬身一礼。

“尊者,圣女有请。”

“哦?”

温去病奇道:“我那好友呢?我记得霓苍说有事要见圣女的?没去吗?”

紫苏尴尬道:“翼君早先晋见圣女,但……圣女不知为什么没见,翼君等了 一个多时辰后,去巡视军务了。”

“哦?”

听见武苍霓吃了闭门羹,温去病暗自好笑,这对姑嫂哪怕穿越到了异界,也 仍然算不上友好,司马冰心不可能知道霓苍翼君是武苍霓,却仍然没给她好脸色 ,这只能说是天生冤家。

而武苍霓也是作法自毙,若不是为了冰心的安全,把她的圣女地位高高捧起 ,也就不会被搞得进退不得,再怎么说,天阶妖尊身分尊贵,又是来自上界,哪 轮到下界一个尚未登天的女将摆架子?

不过,那小丫头也不是会无故使小性子的人,她装高贵冰山美人能装得那么 成功,就不是无脑,乱使性子的人,估计……又有什么鬼主意了。

……让苍霓去躺***,太辛苦了,还是自己先去探探状况,看一看小丫头是什 么心思吧。

温去病摇摇头,跟着紫苏的带领,去面见圣女。

青水之战已经打了两万年,早有妖族将领建起了房舍,甚至都有住宅区了, 但圣女琼华为了与兵同甘苦,始终都是住在帐篷里,顶多随着地位提升,帐篷比 较大而已。

那顶大帐周围,层层禁法满布,阻止外界窥探,紫苏把温去病带到大帐外, 停在帐外,由温去病独自进去。

大帐之中,司马冰心穿戴整齐,正襟危坐,面前摆着一张七弦琴,似在沉思 ,温去病微微皱眉,妖族喜欢音乐,但会玩乐器的却少,琼华圣女以前不晓得会 不会玩乐器,倘若不会,小丫头搞这一出,可就启人疑窦了。

……不过不是弹琵琶的吗?莫名其妙换了张琴来,装气质吗?还是弹着不 顺手,决定换乐器了?

看到有人进来,司马冰心一下回神,看表情,是要起身相迎,示之以礼,但 动作到一半,又坐了下去,摆足女王的架势,道:“哦,霸天,你来了,找地方 坐吧。”

这真是把自己当成上位者,把天阶者当成手下了……温去病偷笑一下,心念 一转,横竖司马冰心对霸天妖尊不熟悉,这里也没别人在,自己正好顺水推舟, 便把胳膊一横,粗声粗气道:“圣女,俺霸天,给见礼了。”

说完,温去病也不找什么椅子,就这么大马金刀,席地坐下,巨硕的身躯, 哪怕是坐下来,仍然比司马冰心高了小半个头。

司马冰心被这态度弄得一怔,但看对方身躯硕伟,赤着上身,粗豪霸气的外 型,这么说话,风格也没什么不对,又记不太起这家伙之前是怎么说话的,也就 这样了。

“霸天,我找你过来,是想先弄清楚一些误会。”司马冰心正色道:“虽然 你是上界上尊,但本圣女是纵天女君之后,名门血脉,你也别拿本圣女不当回事 。”

妖界看重血统,远多过***,司马冰心这么一说,温去病微微讶异,暗忖小 姑娘挺懂得交涉,居然用这方式自抬身价,但这个牛皮显然吹得大有问题,因为 自己记忆中,纵天女君没有后裔,而琼华出身草莽,也非名门,想从这上头唬人 ,未免挑错靠山。

……当然,自己也没必要拆穿,就陪小丫头玩玩。

“是1温去病瞪眼挺胸,凸着肚子,雄声道:“圣女帝文成武德,一统天 下,俺霸天就是天命注定,要来辅佐圣女帝成大业的。”

“呃……说得……也是啊1

司马冰心瞪着眼前巨汉,对他粗着嗓子说话,就等同平常人吼叫的声音,非 常不适应,但心里也定了下来。

……这妖尊原来是个浑人!

……那就不用怕了,争取先把他搞定。

司马冰心成竹在胸,轻咳两声,道:“霸天,本圣女的霸王色霸气初次觉醒 时,你……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?”

“不……寻常的东西?圣女,俺脑子不好使……”

温去病抓头挠腮,表情愁苦,脑里却在飞速运转,猜想这小丫头目的为何?

“唉,你这人……不,这妖,怎么脑筋那么钝呢?”司马冰心叹道:“你这 么钝的榆木脑筋,怎么练上天阶的?”

“俺……俺也不知道。”青肤巨汉摸着脑袋,苦着脸道:“俺不是榆木,是 青木部桧系的,俺娘亲小时候叫俺胖墩子,天阶就这么稀哩呼噜练上去,俺也不 晓得是怎么上的。”

“唉,天阶也有各种人……喔,是妖。”

司马冰心挥挥手,道:“算啦,不管这些,嗯,我爆发力量之前,有些征兆 ,霓苍翼君在我身上……好像看见了什么?那眼神很怪异喔,你呢?有没有看到 ?”

温去病登时醒悟,这丫头绕了半天圈子,原来是想知道,有没有被人看见真 面目?

……个蠢丫头,不是我们帮遮掩,一早就暴露了,哪还有命在?

“……有、有啊1

“什么?真有?”

司马冰心目光一厉,手中更悄然一紧,动作虽不明显,却怎瞒得过温去病眼 睛。

……这丫头,肯定准备了后手,她胆子真够大了,这是一言不合,要灭妖尊 的口?

司马冰心故作镇定,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温去病一脸笨拙,“俺……俺不好说,不,俺不能说1

“哼1司马冰心一拍桌子,威吓道:“你现在是跟着我办事的,胖墩子, 你看见了什么?本圣女要你说1

“俺、俺看见……”温去病说着,忽然转开目光,声音压低,“圣女的样子 真好看,俺……看呆了1

“什、什么?”

司马冰心愣住,打死都没想到,那个二愣子妖尊竟然说出这种话来,短暂震 惊后,心里更有把握,望向温去病的目光,就像是看着一个落入掌中的猎物。

……温去病回看过来的目光,也是一样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