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四章 师徒情份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四章 师徒情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想要支持女领导上位,温去病真心觉得难度高,尤其是自己这边拼命推,对方还拼命用脚踹自己的脸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确实欠了她老哥,现在不但会松手,还会一把抓住这丫头的脚,在她摔死之前先亲手砸死她!

自己使了计策,想用拖字诀把这一场给混过,估计只要三天时间,青水骚动所造成的时空风暴就会解除,届时仙军大举杀来,不用自己烦恼,四日之约就不了了之。e小Ω┡说1xiaoshuo

这个简单的应变,瞒不过武苍霓,她立即朝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,哪想到,司马冰心虽然没看穿自己的小伎俩,却无谓生事,直接下了一条指令。

“那个光我们三个去,如果有什么意外,那可不好,不如我们直接集中最强战力,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1

司马冰心笑道:“两位妖尊,横竖都来了,不如陪我们走一趟吧,有你们两位同行,再加上翼君、霸天妖尊,我们直接把那边仙界铲平了都可以,没说错吧?”

不容拒绝的提案,让各部妖族一阵哗然,每个妖族都这么想,却没有谁敢提,圣女不愧是圣女,居然打破了这个没妖敢触碰的禁忌。

大鹏、古犀两名妖尊,忽然被摆上台来,错愕之余,都是目露凶光,但碍于现场形势,只能不置可否,急急退去。

温去病扬扬眉,就算不用抓人问口供,自己也猜得到,两名妖尊已经杀意大起,有很大可能对冰心下***。

有自己和武苍霓在,冰心的安全有靠山,原本是有保障的,可反过来说,宰了冰心之后,嫁祸到自己头上,那也没什么不可杀的

冰心丫头显然没看出这点,没意识到她自己的行为,已经将自身推到悬崖边,在宣布散会之后,就独自跑去休息了。

说是休息,但似乎是找藉口独处去做什么,但愿她不是花时间去钻研自身的霸王色霸气,想要掌握这根本不存在的力量。

“唉,看来连几天安生日子都没得过啊1

温去病摇摇头,武苍霓也来到身边,眼神慧黠,耸了耸肩,道:“你辛苦了,有什么想法吗?”

“一起去工地走走,如何?”

两人并肩离开了大帐,在青水沿线视察,这边正依着司马冰心从妖宫带回的阵图,开始大量工程,两人这样走,把建筑中的各处阵图都看在眼里,还有中央的那一处高台,很快看了个仔细。

武苍霓道:“怎样,有看出什么吗?”

“没有,是挺粗糙的断界法阵。”温去病摸着下巴,道:“人家很看得起我啊1

两人的说话,只有彼此听得到,周围的妖无论远近,别说是听见,就连想要读唇,都只能看到模糊面容,这是天阶层级的屏蔽能力。

武苍霓笑道:“你霸天妖尊,顶着青木部的头衔,青木妖圣开创江山社稷图,是诸天妖界中鼎鼎大名的阵道之圣,青木部是妖族中的著名阵族,妖君如果要弄鬼,拿出来的东西,起码也要瞒过你。”

温去病微笑道:“欲盖弥彰,既然知道他有问题,我又看不到问题,那最合理的解释就是”

话不用说出,彼此却都心中有数,能让温去病这行家看不出问题,最大的可能,就是对方技高一筹,或是问题根本不在这边而在仙界。

妖君和仙界有所勾结,这点看来应该是没错的,但现在两界相隔,他们还有办法取得联络吗?仙界最新的状况,这边妖君知否?若不知,双方岂不是要在全无沟通之下,分别行动了?

虽然,原本就不认为这两边的共谋,会有多少紧密性,但事情如果能这么展,对己方就大大有利了

“或者,还有个地方看不到”温去病望向中央的那座高台,沉吟道:“说是在妖宫铸炼了一块镇界神珍铁出来,到时候该不会是插那里吧?或许里头藏着什么问题也不好说”

“***1

伴随着叫唤,朱雨捧着茶碗,三步并着两步赶来,到了温去病面前,单膝跪地,举碗奉茶。

“***渴了吗?茶1

“唷,有茶啊?当***真不错,还有茶喝?”

温去病举杯,瞥向武苍霓,“以前我的副官也会给我倒茶,现在换徒弟了,不晓得我的副官会不会觉得被抢了工作?”

武苍霓笑道:“没事,听说你副官也升职当将军了,我相信她不会在意的,不过小猴子,我的茶呢?”

朱雨摇摇头,很坚持地道:“茶只有***有!***最大。”

温去病一口把茶喝完,还没递回茶,俏丽的红衣少女就又凑上来,喜孜孜地说道:“***,抓痒吗?抓子吗?”

“呃。”

面对这全然“猴”式的尊师礼仪,温去病着实无言,单是看小徒弟欢欢喜喜的样子,倒也不介意顺着她的意思,让她高兴一下算了,可武苍霓在那里,要是当着她的面,坐下来让小徒弟抓子一定会被她笑一辈子!

“咳,先不抓,猴头,看起来很兴奋啊,为啥呀?”

摆起***的威严,温去病正色说话,拒绝了抓痒,但小猴子就像掉进了蜜糖里,喜孜孜地抓起***的青色粗臂,就差没荡起秋千来。

“朱雨很高兴啊,***和圣女处得那么好,朱雨太高兴了。”

“处得好?哪有?哪只眼睛看到了?”

温去病一声牢骚,却没料到攀在巨臂上的俏丽少女,忽然一下窜上来,贴着温去病的脸颊,用力亲了一口,在温去病还愣的时候,抛下一句“***好棒”,然后一溜烟地跑走。

“好家伙!这猴儿不但贼精,而且还是一个采花贼啊1

看着徒儿的背影,温去病喃喃失神,本以为武苍霓会有什么大反应,结果她只是在那边竖起大拇指,笑道:“我真是佩服你啊,围着你打转的,不是妖女,就是女妖,幸好妖君黎鸢不是女的,否则这一次,我真不知道怎么收常”

温去病看看左右,示意换个说话地方,两人瞬移离去,找了座偏僻山头落下,张开屏障,武苍霓这才道:“那是个缺爱的孩子!我侧面的了解,她的出身很悲惨,全族被杀得干干净净,在垂死边缘被圣女救了,带入赤武军,一路厮杀上来,为了圣女而战,夺颜和圣女之于她,就如父母一样”

武苍霓的慨叹,有些许感伤,因为事情展到这一步,她和温去病都约略判断出来,司马冰心能代行圣女的身分,真正的琼华圣女恐怕凶多吉少

温去病道:“那猴子并不是天生好战,之所以一直在战场上拚杀,都是为了圣女和夺颜,如果让她知道***,我不敢想像会是什么后果。”

武苍霓摇头道:“比起她,我更担心你的状况,你好像有点陷入太深了,朱雨这孩子不错,但她与我们始终人妖殊途,我怕你牵扯太深,后头收不回来,你一向很重感情”

“这件事,我会小心的。”温去病转开话题,道:“和冰心到底是怎么回事?她对并不友好,好像还有很多误会”

“她不喜欢碎星团的人,打一开始就对我没好感,还试图阻止樵峰和我成亲,后来,樵峰不在了,她心中难平,因此针对我,也不足为奇”

武苍霓笑道:“这些年里,我忙里忙外,勾结奸邪,侵吞军资之类的事,确实没少干,她针对我的事,也不能说是误会,算我应有此报吧,没什么可说的,我本身倒还挺喜欢她的率直。”

温去病道:“那对她是什么想法?没想要找个机会修复关系吗?”

武苍霓摇头道:“顺其自然吧,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,她对我的态度已经有变化了,也许后头真能和睦共处呢,不过真要是那样,说不定我反而不习惯呢。”

“是吗?”

温去病摸着下巴,道:“本来还想说,这次是个好机会,或许能帮助们修复关系”

“咦?”

“不明白吗?妖宫那两个天阶,那么快就跑没影了,肯定是去商议后续行动,而我都心里有数,他们会趁仙军攻来时难,更有四成机会,抢在那之前探我们虚实,或是宰掉圣女1

温去病道:“去贴身保护她,如果真遇到什么风险,又保住她平安,将来她大大承的情,们就能修复关系。”

“难为你替我们着想了。”武苍霓道:“冰心的安全,我责无旁贷,唔,有些棘手呢”

力之大道,长于实战,如果单纯与那两名妖尊对战,武苍霓无惧,可要说到多拖一个扯后腿的,那就是另一回事,更别说,保安不同于战斗,自己就算战力再高,若战斗中冰心有什么闪失,哪怕自己能把敌人杀尽,也没有意义。

这一点,武苍霓着实感到为难了

温去病取出一物,交到武苍霓手里,“把这个拿去,圣女是半步天阶,应该能动起来,必要时候,能给敌人一些惊喜。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