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二章 真凶是你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二章 真凶是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朱雨来迎接,温去病总觉得有哪里不妥,为求安全,他也问了朱雨过来的理由。

“***、翼君,圣女想找你们商议进攻仙界的事,还有建立法阵的细节。”

“……是吗?她这么积极?”

温去病看一眼武苍霓,后者也一阵心里发怵。

琼华圣女一手打造赤武军,本身有军将之才,回归之后,总揽大权,将各种军务接手回来,非常正常,己方又不是真要和她***,自是乐观其成,有什么理由会有意见?

但圣女如果是冰心,那问题就大了,这丫头虽然号称文武双修,可既不通军务,也不擅长谋略,就算出身将门世家,耳濡目染,也就是学些皮毛,纸上谈兵,如果让她真的担任主帅,统领全军……

温去病有种眼前发黑的感觉,着实想不通,那个小瘟神是从哪里信心爆棚,敢作这样的壮举?

武苍霓传音道:‘或许,这不是冰心的意识,又或者她有圣女的记忆?’

这无疑是个好一点的解释,但拥有记忆,和拥有那份能力是两回事,温去病实在不敢乐观,当务之急,就是要先弄清楚,司马冰心处于怎样的一个情况,意识是否清醒?或者只是依魂附体,神智处于沉睡?

想查可不好查,总不能到她面前坦白说:“我是老温,她是嫂子武苍霓,我们来问问现在怎么回事”,眼下状况特殊,不管怎么试探,都以本身保密为第一优先,并且还要小心,不能让冰心的秘密暴露,如果她有什么露马脚的地方,说不得还得替她打掩护。

……这等于拖着一个猛扯后腿的大绊脚石,来进行高危险潜伏任务,想想都没力气搞下去了,要不是自家底牌足够,真有什么不妥,可以随时翻脸,大杀四方逃走,真想现在就直接翻脸,大杀四方逃走!

心头烦闷,温去病沉吟片刻,问道:“圣女她……好吗?”

“好1朱雨立刻点点头,却随即露出疑惑的样子,“就是……有点怪怪的,好似不像之前的她了。”

温去并武苍霓对看一眼,心惊肉跳。

……为什么她好像变了一个人?

……因为她就真的变了一个人啊!

……而且掩饰功夫还很差劲,一回到熟人面前,就整个露馅了!

就冰心丫头这样的能耐,也跑来学人玩潜伏,温去病真心觉得自己的专业受到了侮辱,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来玩潜伏……

三人进入重新立起的大帐,在一张大桌旁,站满了各部妖族的首领,而圣女站在主位,摊开一张大地图,图上标明着法阵的建筑方位与顺序,正拿着这张大图,对着群妖侃侃而谈。

“……这么多年来,都只有对面来打我们,我们就是挨打,这是什么道理?只许人家打过来,我们打不过去,就我们被人欺负?荒唐1

司马冰心重重一拍桌,强猛的气势,吓到了在场的妖族诸将,连刚进门的朱雨都一脸傻样,喃喃自语,说圣女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?

温去并武苍霓都感到心惊,虽然外表全然不同,可是在拍桌子说话的时候,那个神情、那个语调,熟悉到让人脚软,圣女的外形,在两人眼中消失,站在那里猛拍桌的,无疑就是司马冰心。

……而且还不是平常时候的司马冰心,是私底下不装冰清雪女的真实模样。

底下的各方妖族,刹时无言,直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一名四眼狗,怯生生地举起手,道:“我们当然想打过去,可是……世界之壁挡在那里,我们过不去,夺颜说……”

“世界之壁?什么东西?为什么有了世界之壁就跨不过去?”

司马冰心一句话出口,登时发现周围的妖族,表情活像见了鬼,仿佛自己说了什么连三岁小孩都不会讲的话,犯了超级大错。

眼看情况不妙,司马冰心连忙转变话题,“罢了,有那个什么壁啊的,就先不忙打过去了,夺颜小子呢?我直接问他1

豪巴适上前一步,道:“圣女,夺颜为了与仙界决战,进行秘密修练,至于下落……”

一边说,豪巴适将目光投向温去并武苍霓,在场众妖族也都看向两位上尊,夺颜的最后下落是由他们转告,除了他们,谁能回答这问题?

温去病抬眼望天,装做什么都没看到,武苍霓暗叫无奈,硬着头皮上前,道:“夺颜登天成功,已证大能,但是在度劫的过程中,受了伤,正觅地休养,此事需要绝对保密,他在哪里休养,我们没问,夺颜也没说。”

这个交代,已然众所周知,只不过是重说一遍,却谁也没料到,圣女听完,竟然眉头一皱,直觉事情不单纯,拍桌道:“不对!此事有鬼1

一声质疑,不但众多妖族为之傻眼,都朝圣女看过去,就连武苍霓都愣在当常

“……你们不是夺颜的至交好友,过命交情吗?他的藏身处,不告诉别人,总会告诉你们吧?”

像是发现了一个新世界,司马冰心越说越顺,“他连你们都不告诉,就表示信不过你们,你们这两个夺颜信不过的家伙,还跑来我们这边招摇撞骗?居心何在?”

从质问变成了喝问,虽然有些蛮干的嫌疑,但也不能说全无道理,众多妖将一下面现愕然,之前他们从没这样想过,可被这么一点,全都陡生疑虑,本能地望向两名妖尊。

承受着这些目光,武苍霓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根闷棍打懵,目光一厉,威煞释放,所有妖将登时惊醒,暗叫不好,自己怎么能质疑妖尊?这种事情无论***如何,都不是自己该卷进去的,连忙低垂下头,转开目光。

上族的身分、上尊的实力,绝对不容挑衅,这是妖界的法则,每一个妖族都刻骨铭心的规矩,没有哪个胆敢触犯,除了那个不是妖的!

“哈!一试就试出来了,如果你们真的坦荡荡,为什么不敢回答,却要用威逼让大家不敢问?这就证明你们心虚!作贼心虚1

仿佛名侦探上身,司马冰心摸着下巴。大声道:“我现在强烈怀疑,你们不是夺颜的朋友,老实说!夺颜是不是给你们害了1

毫无证据的指控,却一语命中事实,武苍霓瞪大眼睛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自己是拼命在保护那丫头,她却死命把自己往坑里推,如果不是她的话,自己早就一刀剁了,现在……

幸好,这段时间以来,在妖族各部所建立的威信,确实起了效果,一众妖将面面相觑,就算起了疑心,也没有谁站出来附和圣女,就连豪巴适与赤武诸将,都上前试图劝阻圣女。

……为了圣女的性命,与两名上界妖尊冲突是一回事,但为了圣女的躁动,去挑衅两名上尊,就是另一回事。

僵持的当口,一直站在后头的温去病,云淡风轻地走上前,向司马冰心极恭谨地欠身一礼,道:“圣女误会了,夺颜当然有把地方告诉我们,只是为了他的安全,我们才保守秘密,既是圣女要问,我们直接说了就是。”

司马冰心昂首道:“好吧,夺颜在哪?说出来1

温去病谦卑道:“夺颜只对我们说了地名,但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,好像是叫什么……品……品阳什么的……”

司马冰心大吃一惊,脱口道:“平阳城?你们说他去了平阳城?”

温去病猛地一拍大掌,“是啊,确实是平阳城,我们从来没听过这地名,还在想说是不是听错了,没想到圣女立刻就说出来,看来是知道的,那是哪里啊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司马冰心语带迟疑,心思却早就飘离开了,平阳是自己的老家,虽然不晓得诸天万界之中,有多少个平阳城,不过自己能被召唤到这里来,若说夺颜有办法去自己的世界,那也不足为奇。

……那可是堂堂一名妖尊,甚至,是妖族大能!就这么跑自己老家去,令公他们没事吗?***的亲友们平安吗?

想着这些问题,司马冰心惊疑不定,也没心情再在这话题上纠缠,武苍霓眼看问题解决,着实喘了口大气,向温去病点了点头,投以赞许目光,赞佩他的临场应变。

在场众多妖将,则因为这两句问答,疑心尽释,两位妖尊都弄不清楚的所在,圣女能一语道出,那自然是因为圣女与夺颜的亲密关系,也证明两名妖尊说的话没错。

“不对1

司马冰心忽然醒悟,夺颜与自己非亲非故,自己又不是来负责替他查案的,提出那些质疑,主要还是针对这两名上族妖尊,想先把他们打压下去,现在如果被这么混过去,不就白费一场力气?

“差点把正事忘掉了,两位妖尊,那个什么世界之壁的,普通的妖族无法通过,但应该挡不住你们吧?”

司马冰心道:“你们既然说要效忠于我,那么,我现在就命令你们,想办法解除那个什么壁的,让我妖族大军能打进仙界,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,霸天妖尊,你该不会说自己办不到吧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