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琼华的心愿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琼华的心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帝都大乱的开端,人魔盖舟曲四处活跃,攻破天牢的那一日,在南方的力夏达港,岭南温府之中,一间独立的小院,成为府内仆役们的目光焦点。

悠扬的琴声,在小院中流泄飞传,忽如高山流水,忽如海潮往复,时作百鸟回翔,时作九龙争跃,极尽变化之能事。

琴音中,自有一股大气派,仿佛一曲琴音,能演森罗万象之变,包纳寰宇,然而,就在琴音连攀高峰,尽演妙义的瞬间,陡然一下裂响,似乎有什么东西崩断,又有什么东西,轰然碎裂。

轰!

炸裂声响中,小院房舍塌了一角,而在那惨遭肆虐的房屋里,两面墙壁被刚才炸开的冲击波,直接摧毁,屋内一片狼藉,摆在中间的那张长桌,还有桌上的古琴,全都从中断裂,断得整整齐齐。

“咳!咳1

连声轻咳,一身白衣的蓝发少女,满身爆炸后沾染的尘垢,连连咳嗽,灰头土脸地靠近古琴,看着眼前这一幕景象,异常懊恼。

“……这都第几次了?难道我一点弹琴的天分都没有?”

自我埋怨,司马冰心的感觉异常糟糕,自己把一切重要事务放下,专心修练琴艺,已经好一段时间,初时确实有突飞猛进的感觉,但越到后来,进展越是缓慢,甚至停滞。

“……总是有人以为,音乐都是差不多的东西,琵琶弹得好的,肯定也会弹琴……这两个东西,根本就不一样啊1

周围没有旁人,也没有必要维持形象,懊恼至极的司马冰心,猛抓着自己头发,抬脚一踹,把断裂的古琴与桌都踹飞得老远。

最近日夕苦练的琴谱,得自那天武苍霓的赠与,自己从来就不喜欢那女人,但那些琴谱却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,在南下的一路上,自己细加推敲,隐约感觉到,这就是自己的登天之路!

为了见温去病的面而来,来了之后,却听说他正在养病,不见外客,自己只能等他病愈,并且在弥勒叔祖的安排下,暂住岭南温府,等温去病痊愈……这段时间以来,完全碰不到面,只有在偶然机会下,远远看到他的背影几次。

原本自己应该要立即北上,赶赴帝都,参加得意宴,替司马家争光,这是自己的宿愿,但眼下却顾不上了。

一来,是没见到姓温的臭家伙一面就走,白跑一趟,怎么都不甘心,咽不下这口气,何况他好像病得很重,大家怎么也算患难战友,抛下重病的他去参加得意宴,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……

二来,这些琴谱所记载的乐曲,奥秘古老,大道深藏,越是研习,越是感受到内中的巨大吸引力,牵引着自己投入,自己一直克制着冲动,怕失之太急,最后还是忍不住,独居温府后,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其中,钻研这几首古秘乐曲。

一段时间下来,自觉大有长进,连带提升本身修为,再加上弥勒叔祖的指导与帮助,现在已经是地阶中、后段,就算遇上宿敌司徒小书,都不是没有一拚之力。

挫败司徒小书,挽回上次的战败之耻,这固然是心头大愿,可最近修练却碰到瓶颈,修练速度一下慢了,仿佛有一面不可破的坚壁矗立在前头,自己连续碰壁,闯之不过,心烦意乱,根本管不上别的事,什么得意宴、司徒小书,都只能扔到一旁去。

弥勒叔祖指点过,表示修途漫漫,欲速则不达,只能花时间参悟,用水磨功夫,一点一点累积,况且那些琴曲虽然古秘深奥,蕴意玄妙,可从自己研习的情况来看,里头恐怕有些地方偏离了正道,甚至可能藏有几分魔意,切不可操之过急。

道理自己是懂,在玉虚真宗养气多年,自己也懂得静心之道,可是研习得满心欢愉,如痴如醉时,硬生生被卡在瓶颈上,遇过而不知方向,那股子焦躁,不是外人能理解……

还有一件事情,也让自己份外静不下心来……

最近这段时间,自己总是感受到莫名的灵波,勾动神魂,似乎要将自己牵引往某处,最开始只是这样的心灵悸动,后来出现幻听,再后来甚至连幻象都出现了,看见眼前出现一道裂缝,透出光亮,吸引着自己靠近。

虽然自己有点状况外,但对于这东西,自己还是有所了解的……

……肯定就是造成最近一大批新世代高手涌现,莫名变强的那个源头。

……没有正式流传,但暗地里耳语不断,一个名为“太一”,背后是诸天神魔联合的可畏存在,只会出现在被选中的人面前,给予机缘,但如果本身资质、可塑性不足,哪怕呼天抢地,也不会得到太一青睐。

……哼!终于来找本姑娘了吗?承认本姑娘的资质与天分了吗?晓得漏掉本姑娘,是你们的大损失了吗?

……晚啦!

……错过的机会,一去就不再了!

你们这些神魔鬼怪,要搞风搞雨,竟然没第一时间看上姑奶奶,却选上了什么司徒小******,现在发现错失了宝,才回头想要补过,姑娘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,会回头吃她的冷饭。

这世上不是只有神魔,还有人!不靠你们,姑娘我自立自强,靠自己来修练,也一样能出头的!绝不像司徒小书那厮,这么没出息,祖父是九重天阶,最好的传承,还得靠诸天神魔暗助,才能升级!

基于这个信念,自己卖力修练,追求着自我提升,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突破瓶颈,更对那些幻音、幻象视若无睹,把什么神魔仙佛的引诱,一脚踢到天边去,展现身而为人的傲气!

“我司马冰心,才不会让那些莫名其妙的妖鬼***看笑话,绝不1

秉持着这样的坚持与骄傲,冰蓝长发的少女,又一次取来了新的琴,却找不到桌子,只得横放腿上,进行新一轮的弹奏。

坚持的意志虽然可佳,但心烦意乱的状况却很实际,不管怎么弹奏,司马冰心都没法进入状况,别说领悟玄妙,甚至越来越有狂躁的感觉,而且,耳边开始出现幻听。

“……求……”

“聆听……我的声音……”

……什么鬼?

“谨以虔诚之心……向您祈求……来自上界的祖灵碍…”

……什么祖灵?什么上界?为啥这幻听全无逻辑可言的?

“不,随便谁都好……请回应我的呼唤!求求您了……”

……不是,我说……你***到底是谁啊?

平阳司马是将门世家,出身司马家的将门虎女,当然不可能不懂粗话,只是不能随便对人说,尤其不能给人看到而已。

“我以性命、灵魂为交换,请您回应我的生命呼唤……这是我一生……最后的请求1

弹琴过程中,一再试图专注,司马冰心耳边幻听频现,弄得她心烦意乱,虽然想要凝定心神,不受幻觉所惑,但持续不断响起的声音,一声更比一声猛,最后终于弄得她失了耐心,脱口回应。

“不要嗦了!真想死就直接去死,还呼天抢地的,想吵谁啊1

司马家人素来热血激昂,不太擅长忍耐,倒不是说他们都不顾后果,而是性子上来了,根本就不会去细想,直接就干了。

冰蓝长发的如仙少女,这一下并不是单单脱口喊话,而是气到拍桌,还忘记身前没有桌子,这一拍,七尽断,整具古琴炸成数段,冲击波释放,狂扫八方,破墙断柱。

偌大动静,惊醒了司马冰心的理智,她生出的第一个想法,就是:糟糕!弹琴又弹出***事故了!

跟着,少女听见周围轰然一声响,随着梁柱折断,整座小屋坍塌,那黑压压的屋顶直接朝自己砸盖下来。

……糟糕!这一次真是糗大了!我直接穿破屋顶飞出去见人,和在这里被屋顶埋了,装晕等人来找,哪一个更丢脸些?

非常为难的问题,一下掠过脑海,司马冰心不及思量,猛地天旋地转,阵阵晕眩涌来,心里才觉得莫名其妙,眼前一花,赫然已不知身在何地。

“我……这……这他喵的是什么地方啊?”

司马冰心怔怔地看着前方,整片天地,苍茫不见实物,唯独一名很美的女子,飘站在前头,明显……不是人类!

头上长着螺旋独角,身穿青裳,这名女子非常美丽,身上有着与龙相近的气息,司马冰心双目圆睁,立刻就辨认出来。

……这是兽族……不,是妖族!

……似乎不是实体,只有神魂!

发现了这点,司马冰心回顾自身,发现自己一身雪白衣裙,随风飘逸,一如平常,倒是很难判断只有神魂,或者也在。

那名女子……目光茫然,是瞎掉了吗?她做着伸手摸索的动作,眼睛看不见吧?

“……您是……上界的祖灵吗?是……哪位妖神?”

对面的大美人,眼神空洞地提出问题,司马冰心回头顾盼,周围左右除了自己,根本看不到别人,那个大美人……是在和自己说话?

……妖女,虽然瞎了,但也不能瞎成这样啊!我和素不相识,更不是祖宗,怎么能随便乱认亲戚?

司马冰心的古怪脸色,对面的大美人显然看不见,她吐出一口黑血,气若游丝地微弱道:“伟大的祖灵啊,琼华愿意将一切奉献给您,请您聆听我最后的愿望。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