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五章 同修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五章 同修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法界浮沉,魔屋当中,武苍霓盘膝而坐,温去病在她身后,一掌贴着后心,助她疗伤。

魔屋禁闭,不怕外人侵入,更绝难有外力窥探,温去病助武苍霓镇伤,雄浑的力量,源源不绝输送进去,武苍霓消化这些力量,治疗伤势。

浮坐半空,武苍霓双眸微闭,扔去了沾血的外衣,敞开胸口,顺气活血,曲线姣好的上半身,仅余一件黑色胸兜,遮掩不住胸口的峰峦高耸,更掩不住一身肌肤的赛雪欺霜。

原本,因为多年沙场征战,肌肤上留有不少无法痊愈的细小伤疤,但在登天成功后,骨肉重塑,这些伤害全数消失,肌肤晶莹剔透,如同少女,体态更兼具少女的青春、***的成熟,两者交织,魅力慑人。

温去病位于武苍霓身后,看不见她身前的景象,看得到的,尽是裸背的雪白柔腻,黑色的系绳,打了轻巧的同心结,横在同样白皙的颈项上,仿佛吸引人去触碰。

在主世界,不晓得有多少人愿意抛了性命,宁死也想来看一看这裸背,试着去解那个同心结,哪怕看到就送了命,也在所无悔,无论是这具胴体的美色本身,抑或是这个女人握有的重权、高贵的身分与地位,都有这样的价值!

但温去病却对这样的魅力视若无睹,一脸淡然,仿佛在面前的不是半裸女体,也不是绝色丽人,就只是一截枯木,更还有些嫌烦似的,皱起眉头。

“……这东西阻了散气,运功走脉时多两分谨慎,别走岔了1

一句提点,却惹来前方大美人的白眼。

“阻了就扔开便是,哪这么多婆婆妈妈的?”

不是鲁莽地将兜衣扯下,武苍霓探手颈后,将黑色系绳解开,解绳时很自然地仰颈、挺胸,整个动作优美而***,伴随着一头如瀑黑发的倾泻,美到让人观之失神。

“行了1

武苍霓玉臂伸展,随手将兜衣抛开,态度落落大方,飒爽明快,更添美人风情。

对于这态度,温去病也不多言,专心输送力量,为武苍霓疗伤。

入天阶,成就法身,开辟法界后,天阶者的肉身,再非寻常血肉那么简单,也不是那么单纯的骨、肉、筋、髓、血,而是与本身的天地息息相关。

寻常天阶者的内天地,都是一片朦胧星宇,是洪荒宇宙之形,一切模糊不清,看得到却触摸不着,是随着修为提升,朦胧的星宇才会渐化为实质。

无边星宇,每一颗星辰、每一片星群,都对应体内的窍穴与腑脏,法身受创,相对的法界内天地也会崩碎,想要治疗伤势时,则是先行重组空间,将崩碎的星空宇宙拼凑组回,法身的伤害才会相应痊愈。

天阶者难得受创,但每次受伤重愈,重组自身内宇宙,也同样是对天地法则进行感悟,去参透一些时空玄秘,虽然成功机率不高,可只要能成,便是因祸得福,是在天阶路上加快提升的捷径。

温去病所给予武苍霓的帮助,不光是本身的力量输出,同样也包括本身在时空之道上的理解,透过重新建构星宇,点滴传给武苍霓,补完了后者的认知空白,同样也反馈自身,照见变动之道的前途。

这既是疗伤,也是同修,双方进入玄之又玄的奇妙状态,魔屋之内,武苍霓的内世界流转,星宇朦胧浮现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无垠星宇,整个空间层层垮塌,似是崩坏,却又在崩毁的过程中,层层空间膨胀,所有的坏灭之处,迅速修补完好,转眼之间,天地重光,世界一新。

“成了1

武苍霓双眼一睁,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神采飞扬,看来没有半分伤疲颓色,伤势尽去,反倒是身后的温去病,吸了一口气,略有几分疲惫。

“……咱俩默契还是很好,我原本还担心,队长你看不懂我使的眼色,没法及时配合,那就棘手了。”

“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干……还好我及时回来,不然那口血压不下去,收拾起来要多费功夫。”

温去病摇了摇头,之前自己和朱雨从时空缝隙中脱出,回到五藏妖界,看到武苍霓大展神威,连忙赶去帮手。

别看之前几战,武苍霓对上月光神尼、夺颜,都占不到什么便宜,其实力之大道的传承者,极利于实战攻伐,无***守,俱皆完美,对上水火地风,元素攻击,没什么特别克制;平常时候可以跳级打,对上同级数的天阶者,甚至能一个力压三四个,强悍程度可见一班。

力之大道的传承者,所不善长的战局,是那种非关于力量的虚渺拼斗,在这点上,大鹏、古犀两名妖尊,显然并非所长,落败是可以预见的,只是武苍霓初登天阶未久,累积太浅,以一压二虽可做到,可若想玩些什么辗压、轻取的惊人特效,恐怕就要付出代价。

大鹏妖尊的两击,武苍霓如果闪躲、反击,连消带打,可以不受伤害,但她选择硬扛,强装没事,效果固然到了,却也因此受伤不轻。

温去病降落到武苍霓面前时,她已经压不住伤势,与其用***方式收拾,她选择了向温去病使眼色,由老搭档击出那一拳,把戏演下去,并且将戏剧效果推到最高。

换了别人,没法那么快就领会过来,也就唯有出身相同系统,长期并肩作战的两人,一看形势,再看彼此的眼神,瞬间就知道该怎么配合。

那一拳,徒具形式,自然是没有半分威力的,力量输入武苍霓体内,协助她镇伤,也让那一口血喷出来,减缓伤害。

没有旁人看出,哪怕是离得最近的朱雨,都看不出端倪,一场大戏就这么完美地落幕……

“……妖君终于派手下来试探了,看来对我们的身分早生怀疑,不过……那两个妖尊打到后来,开始打算下死手……他们哪来的胆?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事情有些不妥,妖君真正想要的,不是试探我们,而是除掉我们?为何?”

“……恐怕和仙界那边的合作案有关,我们不知不觉,挡了人家的路。”

温去病把这趟刺探的经过,全部说了一遍,包括最后的异常接触,听得武苍霓暗自心惊。

“……很莫名其妙就是了,看了那一段画面,一对奸夫**狗男女,当着我的面拼命放闪,差点闪瞎我的狗眼,也不晓得到底想要对我说什么?”

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而且,看得好好的,还被人打断,有一股灵波忽然插入,干扰我的神识,打断了我的探索……我看仙界那边也有异动,可能是追兵,就先赶回来了。”

武苍霓沉吟不语,青水的秘密,无疑是两界行心,无论是妖君黎鸢,或是仙界,行动都是围绕着青水中的秘密,但己方目前所得的情报太少,无从判断,哪怕加上温去病此番所见,也顶多知道有某位了不起的大人物,这位大人物身边还有一匹马、一个漂亮的马子,除此之外,一无所知,而这又算什么狗屁情报了?

“罢了,先不管这个,照队长你所说,妖君和那名真君,甚至更多的仙界势力,暗中有勾连,这两边联手的目的不明……唔,一起出卖青水边各妖族的可能很高。”

武苍霓转眼间,脑中闪过多个念头,每一个都有相当可能,一时不好判断,但没有一件是好事。

“夺颜扔了个大烂摊子给我们啊,怪不得他急着身成大能了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先打一场硬仗再说1温去病果决道:“两境夹缝,因为青水异动,现在无法通行,仙界那边也过不来,估计要乱个几天,等这几天过完,仙军就会发动总攻……图穷匕见了。”

三言两语,双方就把要确定的事情谈妥,武苍霓摇了摇头,长身而起,身上道力流转,兜衣与长袍重新回复,再一束整头发,又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相貌。

“……呃1

武苍霓整装完毕,身后的温去病张口欲言,却没有出口,武苍霓回首一瞥,笑道:“呃什么?反正……你也没特别想看,我就穿回去了。”

温去病笑了笑,自顾自说道:“其实,成就天阶之后,身上穿个几件衣服,都不会阻挡行气的……”

……所以,不是疗伤导气需要,而是因为我想看。

……今时已非昔日,不是那个抱着我,我只能为把衣服穿回去的时候,如今的,对我已不同了。

……的魅力,对我而言,是非常耀眼的。

似不着边的一句话,武苍霓听懂了,她嫣然一笑,如美酒醉人,同样笑得潇洒,随口道:“说到这个……我也没有沾到血,就非得把衣服换掉的习惯……战场上,哪来这么多讲究?”

……你有机会看到,是因为我希望你看到。

双方相视无言,只有无声的微笑,情韵暗生,温去病很自然地牵起身前佳人的手,武苍霓没有拒绝,却忽地一下皱眉。

“……碍事的人来了埃”

武苍霓手一翻,一道火星在掌心出现,那是温去病留给赤武军的道具,用来紧急连络。

……这么快就用上,仙军又过不来,看来是妖君那边有动作了。

两人共同读取火星中的信息,却不约而同地一怔,被内中的讯息给惊到。

……圣女来了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