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此生荒唐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此生荒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解决问题,探源溯流,这是温去病的判断,当下情势僵持,要继续这么耗着,以拖待变,自己可拖不起。

喧腾的怨水,堕神谪仙,自己跳下去,结果当然是凶多吉少,但精准一点的预估,如果全力发动,护体凝神,应该也可以抵挡一段时间。

这种事情,总不能把徒弟一脚踢下去干,只有自己辛苦些,亲力亲为……话说,当初收这小徒弟的时候,自己包藏祸心,是想用她来挡刀扛剑,怎么搞到自己去替她当盾牌了?

……青水不是首次异动,内中的那个莫名存在,自己也曾接触过,这一回,说不定就是追着自己来的。

……既然是冲着我来,我也没有逃避的理由,大家碰头,把话说清楚吧。

从高处落入水中,情况比预期中的更为恶劣,无尽怨煞自四面八方涌来,置身其中,只觉得如处沸鼎之内,全身上下,甚至里里外外,无处不痛,偏又意识昏沉,本性灵光遭到剥离,随时都会被打落天阶,回归凡胎。

……在这样的险恶处境中,一旦回归凡胎,降回地阶,当然是死路一条,还兼神魂破灭,永不轮回。

……最多三分钟!

……自己在这怨水当中,最多能撑三分钟,超过这时间,冒死行险就真成了***壮举,万劫不复了!

温去病竭力相抗,寻找可能存在的契机,心中有些犯嘀咕,自己另辟蹊径,固然得益不少,却也有缺憾,比如此刻,假若自己循传统仙路道途,登天阶之后,修出庆云来,垂落幽光,眼下比什么防护罩都管用,怎会如此进退维谷?

后悔药已经来不及吃,温去病神识朦胧间,忽然有所感应,在怨水深处,有某个意识,正延伸过来,似乎要传递什么讯息。

在这环境里,接收精神讯息,是高度危险的事,这等若要开放自身神识,门户失守,一下闪失,不用等三分钟,直接就完蛋了。

事到临头,没有犹豫的理由,如果要畏首畏尾,还不如一早就别下来,在上头等死就行了,温去病一声长笑,敞开神识,将那丝残存意念接过,刹时,眼前景象幻动,无数影音画面飞掠而过,震天杀伐声响起,自己赫然出现在一处战场上。

身在高峰,俯览脚下,黑压压的***军队,如潮水般往前涌去,而在地平线的尽头,日光洒落之处,同样也大队人马,映照天光,朝这边冲杀过来。

对面的那支部队,神光闪烁,仙霞飞腾,既有仙人御剑,也有神龙、仙凤舞空,各掌天地权柄,鸣啸动九霄,风云万里浪,其势如灭世狂涛,扯动真火、雷霆,奔腾杀来。

这边迎上的队伍,也非同小可,数不清的妖族,一眼看去,不知道有多少强悍大妖,各种的多首多臂、人面兽身,鼓发着本身的血脉之能,吼啸破天,战意焚野,以最昂扬的姿态,迎向对面的神、仙联军。

在这支队伍的左侧,更还有***虚影,都是一些莫可名状的生物,如烟似雾,却有眼有口,介乎有形、无形之间,时而出现,时而归化为暗。

除了这些虚影,更还有一团团火焰、一块块金属、一个个玄冰与水的交融,似乎是死物,甚至连有机体都算不上,却拥有生命,是货真价实的生命体。

这是典型的魔界生物,有体无形,变化万千。舍弃肉身,追寻神魂本质的进化,将身躯视为单纯的载体,这些水火、金木的化形生命体,身躯随灭随生,只要寄托神魂的核心不损,就近乎不死,却还是魔界生物的底层。

真正高等的魔界生命体,甚至难以用肉眼捕捉,却也来到战场的一角,驱使魔将,往前冲杀。

一处战场,神、魔、仙、妖汇聚,内中不光有地阶、天阶,甚至还有大能在列,这是一场万界等级的战争,注定是轰传诸天的灿烂一战。

这一战,比百族大战中的任一场都要激烈,四方阵营不死不休的激昂战意,温去病感同身受,精神为之昂扬,着实有股冲动,想要参与其中,痛痛快快打个一场,看周围血肉横飞,斩神诛魔,纵然灰飞烟灭也无悔!

不过,本性灵光遭受染,元神渐次剥离的晕眩,让温去病记起自己的处境,维持清醒,而身旁的另一个存在,也比底下天翻地覆的血肉战场,更吸引自己的注意。

那是一个长得甚为高大,国字脸,浓眉大眼的汉子,一身甲胄,看来说不出的精悍,肌肉结实,却不是那种很粗壮、很大只的体型,可任谁看了的第一印象,就是这个汉子的身躯充满了力量,仿佛举手投足,随时都能发出毁天灭地的恐怖之力。

这股力量,超越温去病所见的一切大能,迈入万古者的层次,甚至就连燕无双、司徒无视也有所不及,如果动手,温去病毫不怀疑这汉子可能三刀之内,就斩杀燕无双!

……并不是说,这名汉子的力量,就一定高于燕无双,可能正好反过来也不一定,但这汉子的身上,确实有股特殊的气势,仿佛在他所行的道路上,所向无敌,任何横挡在他道上的阻碍,哪怕比他更强,也会在交锋后,为其斩杀。

……这就是一股无敌的霸意!无坚不摧、无物能挡的霸念!

……一念犹存,天上地下,生前死后尽无敌!

亲眼看着,近距离感受着,温去病分外生出这样的感觉,更奇怪的是,这么霸气杀伐的一个汉子,自己看到他,居然不觉得戒备或是恐惧,反而满身热血沸腾,恨不得立刻向这汉子屈膝,追随其左右,供其驱使,与之共创辉煌,一起征伐到天的尽头!

这无疑是个很有魅力的霸主,有某种难以言喻的领袖气质,堪为温去病生平仅见,而从全场的气氛,温去病也判断出来,底下妖魔联军,就是奉这一位为主,听他的指挥。

不过,身为统帅,他此刻的目光,竟然没有落在下方的战局上,也没有半分身在战阵的凶厉,而是看向他的身旁。

在他身旁,一匹黑色的战驹,神采飞扬,表面看似无奇,却有一股凶煞之气,惊九天、破黄泉,腾动云霄,不知是何洪荒异种?

马背上,一柄长戈,似戟非戟,青铜色的锋口,煞气流转,不知收了多少怨魂凶灵,缠绕盘旋,作着万古不绝的哀号;马侧腹,一柄黑黝黝的厚背长刀,安于鞘中,没有任何异状,平凡得全不起眼,但与那柄长戈相比,却分毫不逊,自有一股无言的气派,让人意识到它的绝不简单……

但那名男子的目光,却没落在这爱驹、兵器之上,在他的身边,一名千娇百媚的白裳女子,长发委地,背有羽翼,虽是妖族,却一脸英气,明艳无方,凝望向身旁男子的眼神,深情育蕴,令人迷醉。

一男一女,并肩而立,身高相若,气质匹配,虽然不是仙神,却超脱种族之上,让人看了心中赞叹,甚至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无视底下的神魔乱战,大批妖、仙天阶殒落于瞬息,男子轻轻握住佳人的手,声音似轻柔,却又无比坚定。

“此生荒唐,我不负1

轻轻八字,却如誓言,回响于天地间,穿越万古,铭记永恒*

大鹏妖尊的一击,双爪分别袭向武苍霓的脑门、背心,准确命中,虽然因为心下顾忌,没能使出全力,却也使上了八成劲,这一击别说是撕开血肉,就是石峰山岭,也是一爪而摧。

出手前,大鹏妖尊主要的顾忌,是对方以什么诡奇身法闪躲,所以一出手,就发动全速,只要能击中,就再无变量,对方也绝没有翻盘的可能。

这个战术,漂亮地实施成功了,但一切也在得手的瞬间,发生了变量。

“………这样,够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本尊问你们两个,这样子就够了吗?给足你们机会了吗?”

武苍霓语气平淡,问话的声音平稳无波,像是随口问上两句,谁也没法相信,她的脑门、后心要害,刚刚挨了天阶级数的重击,并且此刻还在持续承受发劲中。

大鹏妖尊、古犀妖尊,一下子都瞪大眼睛,脑里转不太过来,这不是他们认知范围内的变化,大家同样是一重天阶,哪怕对方是上族,但……上族也不可能硬挨这一击而无损啊?

“……燕雀焉知鸿鹄之志?又岂知九凤之能?”

武苍霓冷笑道:“这就是身为下族的可悲,似你们这样的土路子,根本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就算侥幸身成天阶,你们也不懂何谓道?什么又是身合于道1

仍是居高临下的傲态,但辅以此刻的表现,却让这些话的份量加倍重起来,大鹏妖尊、古犀妖尊如遭雷击,一时间都失了神,喃喃自语,琢磨着何谓身与道合?同样也与法则结合的自己,又有什么问题?何以发挥不出应有力量来?

“……睁开眼睛看好!今天,是妖尊吃屎的日子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