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二章 何谓上族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二章 何谓上族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所谓的上界、上族,高高在上,天生尊贵,唯我独行,不容质疑……什么规矩、什么成俗,都是我们自己说了算,哪轮到下族指指点点,指手画脚?”

武苍霓抬眼睥睨,下巴抬得高高,尽显上等人的倨傲姿态,这对她再自然不过,因为她原本就是出身***豪门的公主殿下,这些做派,于她是与生俱来,虽然以往她不屑这些动作,但烙在骨子里的高贵,摆起架子来,天经地义,没有半分违和感。

“什么下界,我高兴来就来,想走就走,轮得到你们来管?难道就因为你们的无知想法,我就裹足不能动,还把这里当禁地了?一群卑贱的东西,上族爱来不来,轮得到你们给意见?”

在场的妖族,目睹她高傲到不屑澄清的姿态,体验到那份贵气,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对她的话深信不疑,觉得这正是挠τ屑苁疲邓皇巧献澹撬攀牵?p> 就连两名妖尊,都脸色微变,担忧是不是弄错了什么,万一对方真是妖尊,己方偷鸡不成蚀把米,后果将无可收拾。

妖界的状况特殊,天阶者位份虽尊,却高不过血脉鸿沟,霓苍若真是来自上界、上族,那别说是妖尊,哪怕只是个未成气候的地阶,甚至刚出生的高阶,都不是己方能得罪起。

因为开罪上族,***得自尽的天阶者,真是数也数不清了,血脉、位份的规则,在妖界亿万年不破,就连万古者也全力维护,无能颠覆,区区几个一、二重的天阶者,在禁忌之前,不过蝼蚁,根本无足轻重。

意识到后果严重,两名妖尊暗自心惊,正要开口说话,眼前陡然一花,霓苍翼君竟然直逼面来,张手便打。

天阶者,动念挪移百里,再配上法界变化,瞬移千里、万里都有可能,但两名妖尊只是本能地侧身闪避,恰到好处躲开这一击。

一击避开,两名妖尊都是一怔,武苍霓这一击竟不曾运劲,不过就是随手甩了个耳光过来。

对上天阶,这位霓苍翼君居然如此大意?刚才倘使这边还击,他出手不运劲道,挨上一下,就是不重伤,也会大大出丑,下不了台。

……但这正是淖髋桑?p> ……早有耳闻,在上界,顶层的妖族大部中,一、二重天阶的旁系妖尊,依附为奴仆,比比皆是,在部族中被呼来斥去,全无尊严。

……如果不是这样的出身,习惯了这样的作风,他怎能如此?

意识到这点,两名妖尊更是动摇,但没等他们细思,武苍霓已经先有反应,暴发了狂怒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两个卑贱的东西,上族教训,你们还敢闪躲?真是仗着一点微末修为,不把规矩放眼里了1

武苍霓怒道:“好!今天别说我仗势欺妖,你们两个一起上,如果我压不下你们,就算我霓苍无能,这边的事我不再理,此后诸天万界,都可以说我霓苍没种1

通传诸天,万界遍晓,这是神、魔、仙、妖共同认定的最重誓言与仪式,甚至比心魔大愿更管用,话说到这个份上,可以说是全然不留退路,而武苍霓话才刚说完,就直接出手。

攻击的目标,不是金翅大鹏,而是那体格粗壮的通天古犀!

在所有妖族的逻辑中,这是再正常也不过的判断,霓苍翼君修练的是力之大道,横臂扫千军、摧万马,力大无匹,但金翅大鹏血脉,不光大力,更以速度见长,霓苍翼君对上,占不到立刻的优势。

通天古犀血脉,战术风格就是传统的硬碰硬,正是霓苍翼君的主场,若要追求速战速决,自然是选择通天古犀。

武苍霓击出的一拳,如翻江怒龙,威势无匹,磅礴大力,震击着附近空间,直击向古犀妖尊。

妖族素来崇尚直接的暴力,看霓苍翼君能击出如此霸道的一击,不知多少妖族心中赞叹、羡慕,只怕自己再练上几世,都无法与之匹敌。

然而,眼看这一击命中,古犀妖尊没有运使厚皮硬扛,也没有发动法界,发劲抗力,只是中拳处奇软如棉,让这一拳长驱直入地打进去,深陷在里头,浑不着力,有劲难施,甚至还拔不出来。

“……虽然是上族,但你太嫩了1

古犀妖尊眼中满是嘲弄,发出的笑声沙哑难听,“别以为踏上先天大道,就有什么了不起的,大道三千,实战起来,先天大道未必占到什么便宜!搞不清楚状况,被后天大道反噬而殒落的傻瓜,比比皆是。”

……你最不该的,就是过早暴露底细,把力之大道当成可炫耀的东西,广而告之,让所有人能够针对准备。

……力之大道又不是什么稀罕事物,早有许多专门的克制法流传,妖君麾下的天阶者不只两名,之所以派我等前来,就是因为我们能克制你的道!

……古犀天生皮坚肉厚,成道之后,抛弃以前的老路,反其道而行,练出了一身能化力吸劲的柔皮软骨,你力之大道再强再霸,也无用武之地。

……而在你被困的当口,金翅大鹏就绝对能将你斩杀。

妖君黎鸢的定计,成功运作,武苍霓的右臂,被古犀妖尊的柔肌牢牢吸住,虽然法界发动,滔滔不绝的龙象大力涌出,但古犀妖尊也同样法界转动,化纳着武苍霓不住催发的劲道。

双方短暂僵持,大鹏妖尊一下冷笑,闪电出手,法界浮现,妖异的朦胧星宇,与古犀妖尊的法界合力,压制武苍霓的法界,同时,双爪探出,分别抓向武苍霓的脑门、后心。

……法界压制,再破你法身,就算是九凤上族,也要饮恨当场!

三招两式间,情势急转直下,在场的众多妖将,大惊失色,虽无能插手,却想要出声干预。

……没弄清楚***前,擅杀上界妖尊,此事可大可小,不是开玩笑的!

但他们完全没有开口的机会。

天阶之战一开,三重法界层叠出现,虽然参战的三方,都没有大杀全场的意图,有意识地压制了力量,但三股天阶之力拉锯,释放出来的余劲,已横扫八方,将在场所有妖族扫飞。

不管是什么地阶、什么半步,在这股狂暴力量之前,全数无能相抗,大批妖族全被扫飞,“白骨贤者”豪巴适、“暗影神偷”紫苏等妖将,身不由主,眼睁睁看着霓苍翼君动弹不得,一双利爪,迅猛绝伦,分别重击上他的脑门、背心。

两界之间,时空夹缝当中,怨水奔流,自四面八方涌来,无穷无尽,汹涌之势,让人想起那一场灭世的大水。

大水之下,生机泯灭,青黑交混的水流,怨煞翻腾,没有任何活物能在里头生存,什么东西被吞没到里头,都会被融蚀掉,哪怕是天阶者也不例外。

被分隔开来的青水两极,合而为一,就是如此的恐怖!

不成大能,没有相当的驾驭空间之能,陷入这条怨水,三重天阶之内,什么仙魔神妖都保不住性命。

早先,朱雨曾试图变巨身形,撑天踏地,为***挡灾,如果这行为当真成功,后果就是连她带温去病都被冲个正着,骨蚀肉烂,顷刻间化为乌有,连神魂都被彻底消灭。

温去病距离身成大能还远着,但要***这个死厄,方法并不是只有一种。

沸腾的怨水之上,莫名高处,四道光虹不知由何处延伸而来,交会一处,如似搭桥,任怨水如何腾动、喧嚣,始终沾碰不着这四道高渺玄妙的“桥”。

桥的本体,是大道显化,非虚非实,亦幻亦真,而在这四条大道构筑成的桥心,一座不住变动外表的巨屋,若隐若现,充满无比的存在感,却又仿佛远在天边。

魔屋法界中,温去病手捏法诀,闭目持咒,费尽心力去运转法界,维持现有的状态。

……情况确实是好险!

……如果不是自己天赋异禀兼运气好,又侥幸成就“问道四方”的异象,现在大概连渣都不剩了。

曾经听人说过,晋***阶时,所引发的异象,每一个都至关重要,为的不是***,而是代表世界的祝福!

其中的道理,自己原本不理解,现在却颇有体会,而这回也确实凭此保命脱困,如得天助。

不过,情况仍未算脱险,自己无法长时间维持这状态,而肆虐的怨水,断去前后路,也困住了自己,时间一长,法界撑不住,自己和朱雨跌落下去,还是该怎样就怎样。

……青水的躁动,因何而来?

想要脱困,要先找到问题源头,而且还必须要快,自己可没有太多时间耗,要指望有人来救,也不现实……

温去病睁开眼睛,摇了摇头,看看被自己安置在魔屋中一角,正在那里走迷宫,半天跑不出来的朱雨。

……这么危险的事情,本来应该一脚踢下去,有事***服其劳的。

……但我实在当不来这种惯老板,惯***,小猴子,算运气好了。

温去病一下苦笑,身影一幻,脱离了魔屋,纵身跃入无边怨水之中,转眼不见踪影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