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一章 谁没有过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一章 谁没有过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回复青肤巨汉的外形,温去病携着自己的小徒弟,高速飞遁。

这一趟,压根就没想过和古叶真君硬拚,最初的想法,是持续给古叶真君施压,逼虎跳墙,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厉害手段,集资料,然后虚晃一招,开溜走人,如此而已。

但执行过程中,被收在法界内的朱雨,忽然躁动起来,生成干扰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温去病决定提前离开。

……今日的收获已够,见好就收,也是常胜之道。

……没能逼出他的后手,有些可惜,但说不定逼出来的东西,自己接不住,万一要付出重大代价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……说到底,没有豁出性命、不惜性命也要取得情报的必要。

基于这个判断,温去病表面作势要拚个死活,实际上早就运转法界,开启空间,瞬息遁走,回归妖界。

刚刚已经穿过来一次,现在要穿回去,易如反掌,回顾本次的潜伏行动,虽然没有能够深入仙界,但来了一次就能来第二次,而以首次行动的价值,这趟已是满载而归。

不过,也有人在这次行动中,受到严重打击的……

“***……夺颜他……他……”

一身红衣的少女,眼眶通红,随时都会滴下泪来的表情,伤心到了极点。

如果早知道古叶会说出那样的话,温去病绝不会把朱雨带在身边,免得她情绪波动,节外生枝,但一切没有如果,朱雨听见了古叶的话,在全无心理准备之下,面对了夺颜叛离仙界的***,心理受的打击着实不校

……还有,明明是夺颜的事,为啥要我来替他向人解释?

温去病心里嘀咕,叹道:“夺颜这事,我挺意外,但也听到了,他当初叛离仙界,也许是那边的计画,可他后来为了你们,为了圣女,也彻底与那边划清界线,连仙帝都干掉了……他立场是明确的,心里也是向着你们的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朱雨的小脸,胀得通红,似乎很想把这些话吞下去,却吞得异常辛苦,挣扎了好半晌,最终泪眼蒙胧地冒出一句,“可是他背叛了我们啊!***,你最信任的朋友兄弟,背叛、欺骗了你,难道你都无所谓吗?”

……他根本不是我朋友,我更从来没信过他,要我怎样有所谓?

肚里吐槽,温去病一脸苦笑,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……其实,我这个便宜***也包藏祸心,欺骗了,打从一开始,就注定要背叛,虽然我不想看见伤心,但这些早就无可避免了。

心中感叹,眼前朱雨伤心、气愤的泪容,还有她掷地有声的问题,似乎在什么地方触动了自己,让心口一阵紧抽,甚至喘不过气来。

……怎么了?这个异样的感觉?有什么问题吗?

茫无头绪,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,温去病定了定神,异常心虚道:“谁没有过去?往者已矣,重要的是未来,夺颜的过去,已经不能改变,但你们可以和他共有以后,看他以后的表现吧1

这句话打开了朱雨的心扉,受用得多,俏丽少女收起眼泪,点了点头,挤出了一个生硬的微笑,想要让***安心,这个举动让温去病哑然失笑,但心头那股紧抽的不适感,却未有消减,还越来越强烈,宣示着危机的迫近。

……怎么了?这里是时空夹缝,两境之间,空无一物,照理说,应该不会有任何危机的。

……是仙界有追兵?还是妖界那边出了岔子?或者……

温去病心念闪动,却骤然听见一个声音,迅速由远而近。

……涛声?

……怎么可能?

温去病不认为这是幻觉,目光一扫,发现朱雨一脸懵逼了的表情,结巴道:“师、***……为什么我好像听见……”

不只是听见,滔滔大水,迅速出现在两人眼前。

……青水骚动!

……基于某种理由,青水生出了异变,这变化的根源,是妖界的青水?仙界的恶水?还是这条河中的隐密本身?

奔流而来的凶涌水龙,异常眼熟,却既不是平静美丽的青水,也不是怨气冲天的黑色恶水,而是清浊混流,万古怨毒、锐金煞气全被激发的狂暴状态,超越先前多倍,长驱直流。

如果只有这样、只是这样,温去病还不会放在眼里,但这些怨煞交融之下,形成的秽气深深,一旦沾染,仙谪神殒,就连妖魔都难以承受,温去病神色骤变,拉着朱雨,要尽速从时空缝隙中脱离。

无论是回归妖界,或是重临仙界,都好过被困在这里,面对这凶邪之流!

只是,温去病飞遁的速度虽快,但轰泄奔流来的青黑怨水,却自四面八方涌至,哪怕是天顶、脚下,都有无穷煞气卷来,断绝所有去路。

“……避不了了1

温去病一声急喝,看朱雨还想变巨身形,撑天接地,以身护住***,连忙一手将徒弟扯过,制止她的变身,先一步把自家徒弟护在怀里。

下一瞬,滔滔怒水,将两人无情吞没,冲卷带走……

……怎么了?为何忽然心绪不宁?

……是他发生什么事了吗?潜入仙界,危险不小,但以他的能耐,应该不会有问题,更何况,他走了这才多久?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遇到危险?总不会一过去,刚落地就被发现,乒乒乓乓打起来?

……呃,以他的贼运气,这种衰事还真不是不可能,过去出任务,更衰的都有过,明明说是潜藏伏击,却搞错约定的信号,结果他一出来就被几支魔军包了饺子,一场乱战,险些弄到没命回来。

……虽然放不下心,但既然由他去了,也只能相信他,认定他必能履险如夷,完成任务,不需要自己的多操心了。

武苍霓暗暗叹了口气,收摄心神,把注意力集中在周身。

……因为,这里现在也火烧***,顾不上他了。

就在武苍霓眼前,两名气势慑人的大妖,分站犄角之势,与武苍霓静默相对,满满的凶恶气息,不住涌来,这些都没让武苍霓放在眼里,但这两名大妖的身分,却不能不令武苍霓有所忌惮。

……这两位都是妖尊,已经度劫登天,来自妖宫的一重天阶。

就在不久之前,一队来自妖宫的人马,来到青水,声明奉了妖君谕令,要见如今的主事者。

哪怕是个瞎子,都能看出这支队伍的来意不善,妖君黎鸢对青水战事,除了一开始的出兵号令,基本就是不闻不问,放着在此的妖族与仙军死战,这回竟破天荒地派使者过来,还一来就是两名妖尊!

这两名妖尊,来的时候不打招呼,甚至掩藏住自身气息,一现身就直接掀了大帐,以夹攻之势,围住正在商议军务的霓苍翼君,众妖此时方如梦初醒,惊觉来者非但不善,甚至比预期中更凶,说不定……一场战斗难以避免。

“……上界的妖尊,怎么会忽然降临下来?这不合规矩1

金翅大鹏血脉的妖尊,头戴金冠,率先提出质疑,另一位通天古犀血脉的妖尊,浑身皮甲,身上处处都是咒布绑带,紧勒住全身的肌肉,看来也是力大无穷的路子,更毫不掩饰敌意,粗着嗓子叫喊。

“九凤部的霓苍?什么玩意儿!没听过1古犀妖尊吼啸道:“区区皇子,又不是一部之首,竟敢妄称翼君,不怕惩戒吗?你是哪里来的冒牌货?说自己是上界尊者,是何居心?”

吼啸之声,远远传出去,响震青水,各部妖族听得清清楚楚,更为之色变。

霓苍翼君、霸天妖尊,两位来得突然,天阶者不会平白冒出,不可能哪部妖族忽然有大妖晋***阶,却全然没有征兆,无声无息,所以必是上界尊者降临,没有哪个妖质疑,但……难道不是?

看着周围左右这些妖族的眼神,甚至连赤武军的豪巴适、紫苏,都犹豫着不敢站出来,武苍霓心中有数,这一阵只能靠自己了。

……一次单挑两名天阶者,这种壮举,就是以前在碎星团,自己都不曾有过,这回是要开个先例了。

……这里不是一两个门派势力,而是一个妖界,与整个世界为敌,对上几个天阶者也不足为奇,这两位看来只是一重天阶,与自己相若,总算不是太欺负人,多半……那边是想用两名妖尊,一对一来试探自己二人,看到自己只剩一个,就见猎心喜,忙不迭地动手,想要以二敌一。

……心思那么单纯,还真是便宜自己了……

如果要转身逃跑,武苍霓有八成把握,能够全身而退,但这段时间的辛苦付出,也等若完蛋,所以哪怕情势再不利,都只能硬着头皮死扛。

“哼!没听过本尊的名讳?那是你们乡野鄙妖,土包子没有见闻,难道也是本尊的责任?”

面对质疑,武苍霓摆足姿态,摺扇一收,高傲得满是不屑,“你们可知,何谓上界?何谓上族?”

一个问题,似是质问两名妖尊,声音却远传出去,让青水边各妖部都为这激昂之声所震动。

青水畔无数妖族,闻声也不禁开始思索:不错,何谓上界?又何谓上族呢?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