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说走就走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说走就走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东凰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古叶脸上变色,“你以可疑之身,说这一通没有证据的话,我姑且信之,已经是给你大面子,你别不知好歹,得寸进尺。”

“……就是因为这样,你才暴露的。”温去病冷笑道:“我乃可疑之身,造成仙界那么大的伤亡,说的话还都没证据,你不信才是正常的,那为啥你会信呢?我们过去交情很好吗?不,是因为你的贪心1

古叶怒道:“东凰!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“……胡说吗?你是想利用我,去对付衍圣和云吧?”

温去病悠然道:“我一回来就觉得古怪,勾结妖界,这是何等大事?妖界遣密使来访云,就算真有这事,也该是绝密,为何会人尽皆知,连那些小仙都能拿来当闲话?若真有此事,你们会不立刻处理掉叛徒?没有真凭实据的事,却传得沸沸扬扬,那就只说明一点……有人需要这个情势,甚至……一手导引了这个情势,用来……掩盖真实。”

……用来……遮掩某人暗通妖界的事实!

……当风声走漏,纸可能包不住火,就抢先放风声、带风向,瞒天过海,当人们传说妖界遣密使到来,并且将目光望向三位真君,便会有人指名道姓,把火势烧向云真君,在一片纷乱指责、质疑中,把***掩埋。

“我伪造的那封密信,其实没有署名,也是故意没封起来的,就想瞧瞧,你发现别人看了密信,知道里面内容的表情……道友!你还真令我失望……不,你还真没令我失望啊1

温去病笑道:“我说的话,你明明都可以不信,也该不信,却一直表现出理解我的样……你是想把我拉为助力,利用***掉云、衍圣,再把我收拾掉,最后只剩下你一个,成就仙帝,对吧?”

古叶真君表情阴沉,沉默了几秒,才阴恻恻地道:“几句话的功夫……你居然能看出这么多东西,东凰,你比以前更厉害得多……”

说话同时,古叶真君身上气机流转,虽然只有一瞬,几不可查,但魔屋法界照见入微,温去病又正全面监控,立刻就察觉了这点。

……好家伙,他果然已经压下了毒素,恢复战力,并且重新开始勾连本命法宝,却仍装作受制的模样,是想阴我一记吧?

温去病暗自好笑,也晓得自身法界的幻惑压制到了极限,已经不能再拖延了,趁着古叶真君还没察觉,陡然一喝:“古叶!你狼子野心,阴谋不轨,妖君与你勾结,你为他布阵,他为你把***掉,助你立功,这事你以为我真不知吗?”

“……你是如何……”

心神剧震,古叶真君不知用了多大的力量,才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,维持住理智,正要开口,却见对面的男人又是一笑,笑得令人遍体生寒。

“道友,阵盘里隐藏的咒法,我看不出来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检查过阵盘,猜说里头另藏诡秘,但没能找出来……你从下船到被我封入法界,多少时间?看过阵盘几眼?这样你也看得出里头藏了什么?”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“道友,想清楚了再说啊!想想怎么说,才会有人相信1

温去病笑语不断,古叶真君只觉得一股凉气,从头延伸到脚,自己与这男人接触才多久?最多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,自己已经着了多少道?

平时,自己也颇以本身智略为傲,但今天和东凰接触,竟然昏着频出,打一开始就被他牵着走,几乎他设下的每个陷阱,自己都没有察觉,欢天喜地踩了一堆,然后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。

……东凰,以前有这么擅长设伏、工于心计?

……他何时变得这么恐怖?这和妖界传来的情报,简直判若两人!

……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,今日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

古叶真君眼中闪过一丝凶厉狠意,表情却刻意流露惊惧,要示敌以弱,不让敌人发现自己已经压制毒力,积蓄好力量,随时能做出强悍一击。

……虽然失了混沌四象塔,但我秘密修练的仙家禁咒,东凰你又怎会知晓?

……我的底蕴,将远远超乎你的想像!

“古叶1

温去病一声暴喝,“你这叛徒,吃里扒外,为了你的野心,出卖同修,我绝不放过你,今日我便秉仙帝陛下遗志,为仙界清理门户1

暴喝如雷震,整个黑暗空间,骤生霹雳,惊破八方,古叶尊者看见温去病飞身跃起,双手凝聚惊天妖气,化为紫煌妖雷,气势无双,不由得心头暗喜。

……任你东凰狡猾似鬼,终究着了我的道!

为了让这一击顺利得手,古叶真君不但装出惧色,甚至还转身逃跑,试图飞遁。

“叛徒!哪里走1

看见对手转身奔逃,温去病更不饶人,掌中妖雷闪现厉光,就要击下,古叶真君感应背后快速迫近的气机,装出的破绽更是大露,暗自凝运真力。

……还处于对方法界压制中,自身为了示弱诱敌,不能全面发动法界抗衡!

……在这种弱势中,想要逆转情势,只有使用仙界禁法,九天移山诀,拚着折损寿元,催发本身破限力量,一击杀敌。

……山移、仙殒,发动移山诀,将会折损自身剩余寿元的十分之一,甚至更多,是绝不轻易发动,一经使用,须存无悔之心的玉碎绝技,代价虽大,但迫发出来的力量,能够轻易击杀比自己更强一重的天阶者。

……东凰的威胁实在太大,绝不允许他活过今天,就算拚上折寿,也得在这一击杀他!多年图谋,岂能在今日成空?

古叶真君眼中闪现决绝,移山诀发动,源源不绝的力量,凝于掌上,感觉身后的气机飞快接近,必杀的一击也随时准备发出。

但就在这一瞬,前方忽然大放光明,古叶真君方自一怔,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黑暗,重回正常空间。

先前,自己身中暗算,落入了对方的法界,遭到压制,虽然自己作势遁逃,还试图飞遁,但陷入对方法界,不啻于落入另一个世界,就算能瞬息遁***里,也不可能逃出去。

可这一瞬,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,竟然成了一片薄薄的黑窗户纸,任自己一穿就通过,这……怎会如此?

无须回头,神识感知,捕捉到对方的法界,玄奇奥妙,如潮水退去一样,迅速消失,在潮水的尽头,隐约浮现一个奇怪的巨大形影,非是星体,似是某种巨大的装构体,又很像是一座巨大的建筑物……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……

整个过程,只发生在一瞬,古叶真君行动一顿,温去病已连人带法界,高速远去,徒留响彻满空的巨音,声传数百里,远远传开。

“道友!千年共修,我怎忍心与同道仙友生死相搏呢?一切要和谐,和谐吧,哈哈哈哈~~~”

大笑之声,响彻满空,久久不绝,人却已经消失不见,连那只妖猴也不见踪影,恢复到正常的世界,只余一众小仙,呆若木鸡;天上仙舟,缓缓降落,上头的仙将、仙兵飞快赶来,而两名地阶仙人如梦初醒,看着面色灰败的古叶真君,满是畏惧。

“真、真君,我等……”

“哼1

古叶真君大袖一挥,两名地阶仙人连挣扎都没有一下,瞬息灰飞烟灭,惊呆了正赶过来的仙将、小仙。

那两名地阶仙人中,年长的一名已近半步,对上天阶者也能抵抗几招,却被古叶真君拂袖即灭,甚至未用上仙宝……他的修为,什么时候到这种地步了?这两名地阶仙人,又是为何被处死?

“……他们两个中了妖尊手段,已成活尸魁儡,我只能杀之,杜绝传染1

古叶真君脸色难看,淡淡说了一句,忽然脸胀得通红,张口“哇”的一声,仙血喷出,虹彩绚烂,显然伤得不轻。

在场众多仙将、小仙面面相觑,倒是没人怀疑古叶真君的话,只是暗忖妖尊的阴毒手段厉害,却想不到古叶真君的心情,远不如表面平静,几乎气炸了肺。

……使用移山诀须存无悔之心,一旦发动,就不可能回头,东凰那无胆匪类竟然虚晃一招,不战而走,自己凝起的移山劲,若不宣泄,立即便要反噬本身,只能打在这两个倒楣鬼身上,卸劲兼灭口……鬼才晓得他们看见、听见了多少东西?

……移山诀发动,这掌足可击杀二重天阶的强人,两名地阶瞬息灰灭,不在话下,但地阶层级,能承受的劲道有限,过半仍反噬本身,登时受创***,更硬生生折损了十分之一的寿元!

……已不知道多少年未曾这样负伤,更羞耻的是,自己的受创,未能换得半点收益,令自己受创的敌人连一条毛也没伤到,这才真是难以承受的羞辱!

……东凰!我与你誓不两立,不让你灰飞湮灭,我永不为仙!

强自压下咬牙切齿的恨意,古叶让表情看来淡定,没有太多情绪波澜,预备要开口,却骤闻一声沉闷震爆,不见来处,却撼动空间,令天地为之晃动。

在场仙将、小仙为之色变,不明白这股震爆源于何处,但两道天阶气息,却从仙城内快速往这边飙来,云、衍圣两位真君俱被惊动,过来查看。

古叶又是一怔,这股震动,明显源自空间夹缝之中,会造成这股震爆的理由,就是逃回妖界的东凰真君,途中出了事。

……难道,这家伙过度张扬,被雷劈了?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