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九章 东凰会古叶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东凰会古叶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打从行动的一开始,温去病就为此行做足准备。.既然知道对面有天阶仙尊,就要准备好对付仙尊的策略,碎星团以往坑过不少天阶者,各种策略,都需要相应的资源,自己手头虽然没有,可汇集众多妖族的资源,总还是凑得出来。

其次,自己是来集情报的,这个集情报,可不是到处***、到处蹲墙角就算了,时间紧急,不能用那么没效率的方法,最有效的,还是找几个重要人物,用诈术套话。

套话也是有技巧的,最稳妥的办法,莫过于扮成对方的熟人,这样才容易诈出对方的心里话,而妖仙两界全无交情,自己最能让众仙吓一跳的作法,就是改扮成夺颜,这家伙来自仙界,旧日同僚看见他这个叛徒,肯定有些不同感受。

为了能有效完成任务,温去病想了几十个段子,只要对方接话,就能一句套一句,不但问出情报,还兼放谣言、挑拨离间,把此行的效果最大化。

事情的变化总是比计画快,当初委实没料到,甫抵仙界,就得知这边的几个情报,尽管听起来很八卦,却未尝没有可用之处,这让自己稍稍修正了计画。

再加上,刚刚这位仙尊接到那封假书信时,表露出的这些异常反应,自己确实有了些猜想,要开始证实。

“……道友,久违了1

“东凰,是你1古叶真君怒道:“你这叛徒,居然还敢回来1

……靠,原来夺颜以前的名字,叫东凰啊?这名字不怎地,但以他能力,从前在仙界,捞个真君当当,应该不成问题,和眼前这家伙该是同侪,就不晓得是互看不顺眼?或者大有交情?

“有何不敢?”温去病笑道:“我前往妖界,本来就是打入敌境的一场大计,这之间所有的牺牲,都不过是苦肉计,道友总不会说……你完全不知情吧?”

“哼!我自然知晓,但东凰你居然还敢提起此事1

古叶真君脸色一沉,道:“仙帝下达密令,在我等十真君中选一名勇者,假意叛离,投靠妖族,里应外合,最终由你执行……但你是怎么做的?你出卖了我们1

“哦?”

温去病表面微笑,肚里快骂翻了天。

夺颜奉命潜入妖界做卧底,这纯粹是自己的胡诌,压根就没有这事,自己也没有任何相关线索这么想,只是想说这么假称,最能让对方大吃一惊,所以一早准备好这个段子而已。

哪想到,自己的段子歪打正着,居然还真有这么回事,夺颜的叛离仙界,真的另有内情,这下反而把自己给吓一跳,险些就露馅了……

看来,夺颜进行潜伏任务时,恐怕另外生了点什么……

“当初为了让你成功,仙帝用万年金莲为你洗髓筑基,又用上九九还阳丹,助你成功度劫登天,但你怎么做的?你自甘堕落,为女色所迷,居然出卖我们,把仙军的布阵图泄漏给妖族,反将我们一军,令仙军惨败于青水,连仙帝都身殒道消……”

古叶真君冷笑道:“干了这种事,你还敢回来表功,东凰啊东凰,你我多年同修,还真看不出,你有这么厚脸皮,这么******1

……好你个夺颜!出卖同修,出卖得好彻底啊!

温去病心中暗骂,那圣女不知是什么花容月貌,让夺颜为了一个情字,把原本十真君之一,极有可能成为下任仙界主宰的机会,整个抛去不要,出卖仙帝与同修,把事情做绝……

不过现在当然不能认……

“哈哈哈,我身在敌境,若不把事情做绝,如何取得妖族信任?如何能让他们对我言听计从?老实告诉你,这一切都是我与仙帝陛下议定好的苦肉计,他牺牲自己,助我立功,取信于妖族1

温去病一口咬定,斩钉截铁,古叶真君瞪大眼睛,斥责道:“荒、荒唐!哪会有这种事,当日……当日陛下他……”

“陛下他一番苦心,若非如此,怎能掩护我进入妖界?怎能瞒过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耳目?又怎能探知青水中的大秘密?”

温去病冷冷说着,高傲得仿佛不屑解释,更让人对他所言的“事实”不敢质疑。

……反正两个当事人都死了,你有本事,就喊仙帝和夺颜出来和我对质!我最多说声“弄错了”,道个歉就是。

古叶真君紧张道:“你已经探知了青水之秘?霸……那个存在的传承,当真落在青水?要如何起出?”

几个问题,温去病一个也答不出,却已经得到自己想知的东西。

……据说,高位天阶走到极尽处,***的万古者,近乎不灭,就算受到***或殒落,都能藉由时光烙印,重新返回,对于这一类的存在,要断绝其归路,就不能随便提及其名,莫可名之。

……换句话说,这位霸皇约莫是那样的存在,而他的传承遗落在青水,仙界这边不但知道,而且也非常觊觎,夺颜之所以潜入妖界,恐怕也包含了取得这传承的意图。

……其余的,你如果知道,还用得着问我?估计是杀了你,你也答不出,不用问了。

……该套别的话了。

……伤脑筋……话说回来,老兄你他娘是哪位啊?云?衍圣?还是那个不知名的?

“……哼,我挺意外,你居然只问我青水的事……”温去病负手背后,一派成竹在胸,望向对方的眼神,甚至说得上咄咄逼人,“身为仙尊,听了我刚才的话,你最该在乎的,难道不是仙界里的叛徒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古叶真君为之一顿,愣在那里,回想刚刚听到的话,东凰确实说了,要如此瞒天过海,是为了要避开别有用心之人的耳目,换句话说,仙界之中有内奸……

此事非常重要,但自己注意力全被青水之事吸引,没有顾及,现在一想,不由得心中狂跳。

……难道……不,不可能!东凰叛离仙界那么久,这边的状况他一无所知,怎么可能一回来就……

……不过,假若一切都是他与前任仙帝的计画,瞒天过海,那这些年里,必然有忠于仙帝的人,把仙界的情报送给东凰,让他能够知晓这边的情况,更有可能,他是为此回来……

“……原来如此1古叶真君正色道:“其实我也得到消息,云那厮身成天阶后,野心勃勃,最近更与妖族秘密来往,你……”

“打住1

温去病挥手道:“云的事可以先不谈,这个阵盘是怎么回事?表面是阻止空间固化,内中却暗藏别用,唔,你不会说你看不出来吧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古叶真君闭目回想,全身一震,道:“是仙界禁法,噬血归元炼魔咒!好歹毒……不可能啊,衍圣的为人……怎么会布下这样的毒咒?这……”

“衍圣?”温去病扬扬眉,状似质疑。

“你有所不知,这个阵盘,是衍圣命人在此布下的……”古叶真君扼腕道:“想不到,衍圣和云勾结一气,东凰,幸好你回来了,否则我孤掌难鸣,后头恐怕……”

……幸好个屁!老子压根不认识你,现在才知道你不是云或衍圣,话说你到底是哪一个碍…先前听墙角的时候,好像有听到一个叫古啥叶的,敢情就是你小子吧?

各种资料统整完毕,温去病笑得益冰冷,就连古叶真君都感到那丝不妥的寒意,脸色微变,又想起一事,道:“且慢,东凰,你怎么认出噬血归元咒的?过去你专攻阵道,但咒术非你所长,你如何……”

“……你以为你以为的事情……真是你以为的吗?”温去病冷笑道:“一切都是假象,是仙帝所下的一盘大棋,我所擅长的,从一开始就不只是阵道1

“……什么?”古叶真君讶道:“你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当然可能!道友你又怎么想得到,我出去妖界之前,仙帝他将什么秘宝给了我1

语意含糊,连温去病自己都不晓得那会是什么,但古叶真君闻言,脸色大变,似乎想到了什么,即将要脱口叫出,却在关键那一瞬,硬生生止住,目光变幻,喃喃道:“怪不得……怪不得你……”

……真可惜,差点就套出话来,仙界这边似乎有什么重宝,而且还是处于失落状态,要是能知道详情,说不定有机会弄到手,现在……起码知道有这么件东西……

……古叶这臭贼,能够止住脱口的话,似乎已经有了警觉,他始终是个精明干练的人物,能被唬弄一时,但时间长了,就会出纰漏,套话已经到了极限,再持续下去,就会穿帮。

……他也应该要现了,毒素也好,法界压制也罢,都不是能一直维持的东西,而现在自己能做的事……

“唉,真想不到,一别多年,再回故地,居然要与昔日同修反目。”温去病叹道:“仙途多歧,世道人心,可叹啊可叹。”

古叶真君有些恍惚,似乎正被什么别的事分散注意,闻言连忙回神,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如你所说,仙路多歧,中途充满***,能够坚定前行,攀登顶峰的,终究只是少数。”

“……确实是少数,尤其是……”温去病直直看着古叶真君,皮笑肉不笑,“总还有同修要刺我一刀的时候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