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六章 仙界的动作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仙界的动作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一切的潜入作战,其重心都是隐密,如果一开始就被人发现,大摇大摆出去晃,那就不是刺探行动,而是出去辗杀,或是***。

碎星团时期,总管情报部门,把各方情资归档,是韦士笔的工作,但在外头负责偷鸡摸狗,暗杀刺探,则是尚盖勇的职责,此事众所周知,但几乎没人知道的是,尚盖勇能屡屡成功,过程中所使用的装备,全部由温去病提供……

无极玄功环六十九改.变!

朱雨下坠途中,头顶的发箍骤然一闪,娇小的身形迅速扭曲,非人非猴,变成一只普通的飞鸟,振翅飞了起来。

整个变化,发生在瞬间,朱雨还没有意识到,身体已经骤变完成,化鸟而飞,她心中惊喜,晓得这固然是顶上头箍的效果,但有七成功劳,还是自己渐渐苏醒的血脉。

……能够完成肉身变化,六耳猕猴的天赋神能,又更进一步,虽然这次过于仓促,登天受挫,但受挫而伤损不重,正好为下一回登天做准备……登天之日不远了!

……不过,***呢?

念头刚闪过,就看见眼前一只蜻蜓,点空而过,看来平凡无奇,却传来密语讯息,让自己跟上。

……好厉害!我才只是变成鸟雀,***已经变成昆虫了?

……***在变身术方面的造诣,比我的血脉之能还高明,简直……不对,***靠的是装备,好厉害的装备啊!

朱雨又惊又喜,除了佩服***通天能为,也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解夺颜能够造出那么厉害的装备,却为何没拿出来给自己人使用?

这些理所当然的想法,都与事实相距甚远,温去病身上自然有宝,但此刻能够变身成虫类,靠的却不是任何外力、装备,而是本身变动之道的进一步体悟。

从头至尾,温去病的神念都停留朱雨体内,观察她血脉觉醒的状况,从她的各种细微变化,抢先一步推演出六耳猕猴的小成之体,具有哪些神通,又是如何发动,将推演出的结果,映照自身。

虽然这些算不上实物,但有一份具体参照,遵循实施,比单纯参悟虚无缥缈的大道要容易许多,对温去病而言,更是有如输功、灌顶般的助益,让他比预期中更快许多的提升自我能力。

六耳猕猴,堪称是变动之道的天生载体,尤其是在首三重天阶的时期,自己能进行这一份“六耳猕猴生态观察日记”,足足抵了往后七八年的参悟苦修,比捡着什么宝贝都强。

……这一趟,倒还真是来对了。

化身为虫,这感觉非常特殊,温去病从没试过以这种方式飞行,奇妙的五官感知,让自己在“变”之道上,又接触到一个新世界……

这种不同的视野,让自己隐约生出预感,如果能在这上头走得更远、探索更多,蠃、鳞、毛、羽、昆,乃至万灵万物之变,都能有所累积,登上第三重天阶也就不是梦想了……

一只蜻蜓、一只飞鸟,都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存在,绕着河畔飞来飞去,很快也就飞得远了。

也就是在飞行途中,温去病确认了环境,失落在此界的青水,乌浊汹涌,惊涛不休,但在黑河流域以外百余米,草木重现青翠嫩绿,袅袅仙气,或是幻化金虹,或是形成彩霞,瑰丽无方,尽是安宁祥和的意象,果然不愧为仙界。

远处,隐约见到高耸入云的仙宫,伟岸的建筑群,飘翔于空,各种亭台楼宇,甚至瀑布流水,美得全然是神仙世界,建物群数以百计,是一座没有墙壁的空中城池。

在这些空中楼阁之间,是众多仙人来去,有些骑乘仙禽、灵兽,有些御剑飞行,还有些驾驶仙宝,或车或舟,翱翔云宇,后头不是拖着光虹,就是瑞气,炫彩瑰幻,将仙城点缀成彩光世界。

对凡人而言,这就是仙界,但温去病清楚感应,那些仙人当中,绝大多数未满地阶,一些航天车、飞行船上,满满的仙人,虽然身带仙气,却没有实力凭着本身而飞天,大概只是低、中阶练气的层次。

……看来,仙人也是人,只是凭着一身仙气,还有那些仙宝,战力大大超过同境界的凡人,但……过度倚赖器械,毕竟不是本身之力,运作上肯定有破绽,只要花代价,不是没有机会对付……

正思索着,一艘无顶篷的仙舟,由远而近,上头数十名仙人,有老有少,气息约莫是中阶左右,待仙舟停妥,一一跃下,口中念叨个不停。

“……奇了怪了,刚刚明明看见这边有人影,怎么一来就没了?”

“是不是你眼花啊?”

“不是眼花,我刚刚也看到了,这边是有两个人影。”

“你们,那人怎么不见了?船上天网的灵波,笼罩数百里,如果有人移动,肯定逃不过监控,你们有看到什么不同吗?”

一群仙人,七嘴八舌,一面说话,一面把许多装备从仙舟上搬下,都是一些粗重的金属片,朱雨看不懂,温去病却认出这些都是阵盘。

阵盘,是阵势的一种道具运用,将繁复的阵图,以术力涂料,铭刻在素材上,再经过施术,就能成为阵盘。高等的阵盘,能随意放大缩小,比较低等的版本,也能够分开拆卸,再重新拼组,一组好就能用,不必到处刻法阵。

通常要使用阵盘的,都是相当大规模的术式,这也连带使得阵盘所费不赀,属于让温去病看到眼红,大多数时候想用却用不起的昂贵东西,现在看到这帮仙人抬出阵盘,心里的第一反应,就是想要打劫!

……可恶,早知道,当初应该练天地大黏手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偷走,练什么神手大劈棺?只会拆东西,没前途的!

……不对啊!我已经天阶,还要什么大黏手?直接法界一展开,把东西套了就跑,连俘虏都可以抓一批,不用小家子气!

……呃,也不对,我是来探察情报的,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偷与抢?

温去病暗嘲自己堕落,同时也没少把注意力放在阵盘上,两军交战,妖族明明没法越境到仙界来,却在这边大动作摆阵,这怎么看都有诡异。

***,这个诊师沈摸冻鸡……

……不会说话,就不要分心说话,这话不但没人听得懂……的变形术也快解除了。

温去病一个传音甩过去,一只差点要变成肥鸭的麻雀,满空惊惶乱飞,狂乱地想要稳定状况,温去病心中好笑,趁机仔细观察阵盘上的符文。

上头所书的仙文,是上古云篆,部分字体温去病瞠目不识,但凭着专业经验,囫囵吞枣地辨识线条,还是看出了七八成,越是解析,越是感觉到状况不对。

……这套法阵,规模挺大,汇集周围山川地气的部分,很轻易可以读出,但汇能后的具体用途……

……打乱空间架构,让空间无法固化,这又是为何?

……夺颜领导妖军,节节胜利,但先天障碍横在那里,再怎么胜利也不可能率军打入仙界,最多也不过是在妖界架设装置,让两个世界永隔分离,终止万年战祸。

这一点,仙界有识者其实不难看出,甚至为了双方利益,大可直接坐下来,联手把境界分离装置给建好,从此大家各走各路,免除战争。

仙界这边没有那么做,持续派兵骚扰,还可以说是立场有别,必须死战,不能谈判,但这边主动建设法阵,打乱空间架构,试图干扰那边的装置建立,这就不对了。

……难道,仙界这边,并不希望两界干净分离,希望维持现在的状态,甚至更进一步?

但……为什么?更进一步,又能进到哪里?妖族受到灵压排斥,无法逆流越界,仙军又何尝不是难以承受妖气侵蚀,只能骚扰边境,无法深入?

不能占领,无法获得战利品的土地,为此战斗意义何在?仙界想做什么?这场万年战争的背后,难道还有些自己所不知道的黑幕?

温去病心念一动,身影又是一变,从一只普通的虫子,变成一只灰白色的小蝶,趁着朱雨躲得远远,自己飞近那些仙人,不留痕迹地出手。

当初,为了能战胜妖魔,被那个人逼着修练心魔劫,后来也成了自己的秘密底牌,能够以元神发力,惑心乱性,不着痕迹地影响人心,最大的用途就是拿来诱口供,特别是没有特定目标的时候。

不特别指定某件事,心魔异力所过之处,仙人们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一口气说个没完,一面工作,一面开始家长里短,话比平常多了六七倍,放开顾忌,说尽了仙宫内的八卦。

“……如果讨伐妖族大胜,衍圣真君就能脱颖而出,继任仙帝大位了。”

“唉,想当年,十真君人才济济,何等兴旺?现在就剩下三位真君,竞争仙帝宝位,何其不幸啊?”

“衍圣真君让我们在这怨水边布阵,是何道理?只凭这个阵,就能打败妖族?”

“……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,听说有妖族密使,跨界而来,秘密面见了云真君……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