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四章 穿越中的穿越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章 穿越中的穿越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并武苍霓对妖族的认知,这些妖物强悍而直接,却不是***;他们不喜欢拐弯抹角,但非常狡猾,如果把他们当成***,以为他们个个没心眼,后头肯定会被整得不要不要的。

妖君对战事冷眼旁观,袖手不理,这个不足为怪,但各妖族也不是傻瓜,又怎会不懂得上行下效,趋吉避凶?反正仙军不会深入,何苦当出头鸟,拚上身家性命,与入侵者死嗑?打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?

在这情形下,眼前诸多妖族齐会青水,卯足劲与仙军死战的情景,就很不合理,他们没有作战的理由,又为何要死战到底?

朱雨说,是黎鸢妖君下的令,这也不合理,既然他对这场战争冷淡无心,又何要号令各妖族死战?这根本自相矛盾,不是脑子被门夹了,就是包藏祸心,另藏阴谋!

再考虑到妖宫扣押圣女,迟迟不让圣女归来的动作,温去病益发感到来自妖宫的恶意,这种前有强敌,后头还有自己人猛下套的感觉……自己再熟悉不过。

……这一回,不能重蹈覆辙,务必要先弄清楚妖宫那边有何阴谋,才能见招拆招!

……有必要先探探妖宫的底,这场战争对他们而言,到底有何意义?

……但在这之前,还有另一件事要做,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现在……后方的情况不明,可前头的情形又何尝明了?

……妖族与仙军打了两万年,妖族从来就没有打过边界线,入侵到另外那一头,有关于对面仙界的一切情报,不是凭空臆想,就是得自夺颜,这打的根本是糊涂仗,自己绝不容忍。

“……为师教的东西,练熟了没有?记得每天都要练习1

温去病微笑说话,朱雨在一旁静静聆听着,脸上表情既有敬重,又像孩子看父亲一样,有着满满的慕孺之情。

妖族的性情率直,不掩藏本身的情感,这点温去病是知道的,但是能够那么快就和朱雨结下情谊,这着实让温去病意外,不在之前的预期内。

自己所给出的那份礼物,确实贵重,天阶者的一生感悟,如果做成传承物件,流传出去,不知道多少人会抢得你死我活,但说穿了,这东西对自己全无价值,不过就是事后小小伤神一下,很短时间就能恢复。

而对收这份礼的人,也得赌上性命去收,稍有不慎,整个头颅就成烂西瓜一个,甚至伤及神魂,朱雨如果不是有六耳猕猴的血脉,加上灌顶时自己亲手护持,也绝对没法消化。

与其说,朱雨是悟通了自己传她的东西,倒不如说,自己传过去的“变动”真意,***了她的沉睡血脉,让血脉进一步活化,朱雨得到了原就属于她的应有力量。

天生万物万灵,在三千大道中,都有适性的对应,在变动大道里,六耳猕猴的适性远比人族要高得多,简直就是变动大道的天生道体,这才能够盛载温去病的变动传承,而朱雨因此成长后,温去病也透过她的成长,对变动之道有更深的领悟。

这是一段高度相辅相成的师徒关系,不但互补,也相互砥砺,朱雨似是感受到这份机缘的难得,对***的态度格外敬重,也可能是因为之前被打到服气的关系,小女孩看青肤巨汉的眼神,如见父兄,满满的慕孺之情。

武苍霓每次看在眼里,都暗自感叹,要是没有夺颜的事,这对温去病也是一桩善缘,可现在有夺颜的血仇架在那里,这段关系注定没有好结果,双方情感越深,将来对彼此的伤害越大……

“……的血脉活化,有些特别。”温去病沉吟道:“我给的指点,有机会让的血脉活化,但也仅是如此,活化的程度,还有速度……或许真是天赋异禀吧1

“不!这不是我的缘故。”朱雨的头,摇得有如波浪鼓,“这是圣女的帮助,她虽然未登天阶,但身具『唤醒』的异能,可以帮我们开发沉睡的力量,我原本只是普通的猴妖,是靠圣女的帮助,才逐步觉醒,修练到今日这样的。”

“哦?这事夺颜倒是没提过……”

温去病故作淡定,心里却如海潮翻涌,难以平静。

唤醒,这个异能,在妖族之中非常罕见,是“点化”这个大系底下的分支,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,拥有这系列异能的妖,往往也不强,甚至异常孱弱,身边却自然会建立起一支强悍的集团。

碎星团的建立者是贾伯斯,他手上掌握的资源,层出不穷,硬生生拉拔起一支战无不胜的团队;赤武军由圣女创建,这一位果然也有不凡之处,怪不得被妖君召回扣下。

往好处想,被扣下就只是单纯软禁,留着张王牌,要胁夺颜与赤武军,若往不好地方想……这类异能妖族,骨、肉、血都是铸造神器的上佳素材,传闻天神兵之中,就有一件是这么铸炼而成……

“圣女持续不归,感觉很危险碍…真不好。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罢了,事情一件一件来,猴头,准备一下,随我出发,去刺探敌情。”

朱雨还没点头,武苍霓皱眉道:“等一下,怎么是她去?这和说好的……”

温去病摇手道:“我若是同去,那边有什么动作,谁来应付?留一个天阶坐镇,是最稳妥的安排。”

武苍霓扫了朱雨两眼,满满的不放心,但最终仍是没再多言,支持自家队长的判断。

朱雨疑惑道:“***,我们要往哪边探查?您的神念,不是可以笼罩大半青水,根本用不着实地去看?还是……我们要入水底?”

青水别具神异,万古怨煞累积,纵是天阶者,也不是那么容易把神念探入水下,想要探勘,还是只能亲自下水。

温犬我早就下过了,万古怨念、锐金煞气挺厉害,我探勘不出什么东西,现在和去另一侧看看。”

“另一侧?”朱雨有些反应不过来,青水长河浩浩荡荡,直流而下,哪来的什么另一侧?

温去病也不解释,直接出手,拎着清丽小姑娘,飞空而起,来到青水之侧的那片浓雾中。

平常,大量的仙军就是穿越浓雾,来到青水,侵门踏户,妖族却从来没法穿越浓雾打过去,因为浓雾本身伴随着高度灵压,将所有妖族拒诸于外,即使是天阶者,想要闯过去也颇为吃力,更别说普通妖族。

瞪着浓雾,仿佛在看着杀父仇人,朱雨恨恨道:“那群卑鄙的仙界贱畜,设下禁制,让我们打不过去,要不然,夺颜早领着我们杀过去,屠尽仙界贱畜。”

“禁制?不,你们误会大了。”

温去病伸手轻探浓吴是两个不同空间,相互碰撞,所形成的灵压差,虽然碰撞,但两边的位置并不齐平,那边略高一些,所以我们要过去,就如逆水行舟,要承担逆流而上的压力差……算了,知道听不懂。”

挥挥手,温去病颇为无奈,如果夺颜在这里,自己或许能和他畅谈一番,但对上这个小猴头,就真是对牛弹琴了,赤武军的***两名天王,看来也一副文盲样,就差没把“没文化”三字刻额头上,夺颜平常带队,压力很大吧?

“要突破过去,就要面对两个世界的压力差,等于是扛起世界的重量,就算是天阶者以内天地相抗衡,也未必做得到……”

温去病沉吟道:“起码得身成大能,或者,力之大道一类的传承……夺颜没带你们走过吧?”

朱雨使劲摇头,示意自己从未穿越过这片浓雾,而内世界未成,纯靠法身蛮力,自己也根本就没本事穿过去。

温去病微笑道:“世间事,穷则变,变则通,一切艰难险阻,想要排除,无非变化两字,单靠我一个,没有把握能穿过这雾障,可加上,就没问题了。”

“……加上我就可以?”

朱雨一怔,随即笑得灿烂,“只要***能做到的,一定为***尽心尽力。”

在温去病的指引下,朱雨伸出手,探向眼前无边的迷雾,闭上眼睛,凝神专注。

“……之道非我之道,给感悟的真意传承,是我偶然获得,因为与我道不同,转传于,个中奥妙,我不能领悟,只能透过来发动。”

说着忝不知耻的谎言,温去病指引朱雨,开启血脉之力,善聆音,能察理,知前后,渐渐进入万物空明的状态,去接触辽阔无边的雾障,解析其中的空间法则。

以朱雨的能耐,六耳血脉尚未真正觉醒,根本做不到这一步,纯粹是温去病在操作,师徒两人合力下,非但没有比较省力,还更麻烦许多,像是戴着手套去开锁,平添不少阻碍。但温去病也绝对不亏,透过朱雨的反应,集六耳猕猴的数据,照见变动之道,领悟更深,只见周围***浓雾,纷纷化为七彩玄光,成了非实体的虚数存在,层层叠叠,虚渺不实。

蓦地,层叠光影骤然坍塌,千片万片虚影,塌跌成一点,温去病与朱雨的身影消失不见,传送到浓雾彼岸去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