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行差踏错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行差踏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诸天万界,为数何止亿万,不同的世界,各有属统,相互之间更时有势力消长,征伐不断。

通常,一个已经有主的世界,会在世界的核心,建立一座宫殿,宣示***,或是仙宫、佛殿,或是妖宫、魔宫,不但供此界统治者居住,更暗藏一道通往上界的空间道路。

五藏妖界的核心,存在的自然是妖宫,八角形的辽阔建筑,占地百余里,气派恢弘,核心处是一座水晶体的穹顶环形建筑,闪烁七彩光华,纵是黑夜无月,不见光源,这座晶体建筑也自生瑰丽,令人叹为观止。

穹体晶宫之前,有一座数十米高,如小山般大的白玉像,容颜秀丽,背生羽翼,虽是死物,却自生一股威仪气势,镇山岳,渺日月,气吞寰宇盖苍穹,万妖伏首。

这是纵天女君的雕像,在久远之前的洪荒年代,纵天女君征伐不休,屠万妖,灭尽诸神,血战群魔,最终成就妖族霸业,化此天地为五藏妖界,最终飞升上界,成为本方世界的妖族之尊。

纵天女君无后,却留有传承,现今五藏妖界的统治妖君,正是纵天女君的传承,寿近万年,修练日久,已登天阶三重,日前妖君宫中紫霞涌动,异象频生,满界的妖族都晓得,妖君可能将要挑战天阶中位,证道大能了。

只要晋升大能,就有资格飞升上界,寻觅永恒,再没有什么别的事,比这更重要,妖君为此已闭关多年,近乎不问世事,连青水的两界之战都不理不采。

对于这点,群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,过去的历代妖君,这样的例子也所在多有,更何况妖君已经到了晋升大能的关键,如若晋升成功,什么强侮外敌,全都可以举手荡平。

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闭关的妖君却被惊动,一道来自青水的急报,传入妖宫,令妖君打破了沉默。

“……两名妖尊来自上界,协助夺颜度劫,并且襄助青水的队伍大败仙军?这怎么可能?”

来自妖宫深处,妖君黎鸢的尖细之声,传响周围,令正匍匐在穹顶晶宫之前的几名总管,心惊胆颤。

就在刚刚,他们把青水的最新军报,告知了妖君。这是非常不合传统的特例,如果不是两位妖尊由上界降临,打破了局势,就算青水全面溃败,也不值得惊动闭关中的妖君。

五藏妖界,妖气深重,仙军绝对无法深入,既然兵灾祸患仅止于青水,不构成灭族危机,又何足为惧?

相反的,亿万年来,妖界的上族,自恃身分,绝足不履小千世界,只有下界飞升上界,绝对没有上界大妖自甘堕落,跑到小千世界去,就算真这么干了,也必潜行匿踪,不让别的大妖知道,免得遭受耻笑,绝不可能大张旗鼓,摆明车马,这绝不是妖界的正常惯例。

“……当初,夺颜被召到上界,也只是上界降光导引,没有使者……”

尖锐的声音,不住传响开来,几名总管闻之心惊,却不敢接话。

……谁都知道,当初夺颜奉召至上界,梨鸢妖君甚是不快,怒气震动整座妖宫。

五藏妖界的妖族,奋斗终生,哪怕身成妖尊,还是执着那唯一的梦:飞升上界!

黎鸢修练近万年,迄今天阶三重,距离大能还差一点,从未有机会接触上界,但一个来历莫名,不知打哪冒出的夺颜,未证大能,却蒙受上界青眼,被直接召唤上去,这真是让梨鸢情何以堪?

多年来,妖宫上上下下,谁不清楚,妖君对夺颜视若芒刺,恨不能拔之后快,现在却忽然传来消息,夺颜秘密度劫功成,已证大能,还有两名妖尊来自上界,为其护道,并且接手善后……

这消息,听在青水畔各妖族的耳里,可能是莫大激励,军心大振,但传到妖宫这边,就是磨刀霍霍的冰冷杀气。

“……上界不可能有妖尊降临,那两名妖尊……身分有鬼1

妖君开口,几名统领也听得清清楚楚,却为之愣然。

天阶者哪是平白能冒出的?若不是来自上界,五藏妖界又是从哪里冒出妖尊来?而且还是一次两名,这不是来自上界,又还能是哪里?

“……派人手出去,试探真假,只要试出有什么不对,杀之1

妖君的命令下来,必须要立刻执行,但对面那边两名妖尊,要如何执行,就是个大问题了……

梨鸢的声音消失,没有进一步解释,在场的数名妖宫总管,却不约而同地望向左方,一座拔地而起的兽骨巨塔。

……要打开僵局,只能靠她了。

“……妖君梨鸢要证大能了?”

拿着茶杯,温去病动作微微一顿,靠着外表那副木头表情,没被身边妖族发现他内心的诧异。

与武苍霓互看一眼,均难掩彼此心头的讶异,五藏妖界竟然有天阶三重的妖尊,还将近跨足天阶中位,那为何青水战事两万年难平?不是早该妖君震怒,仙兵灰飞烟灭吗?

看似难解的问题,略为深思,倒也没那么难以理解,天阶者中只顾自己修行,全然不管身外事的,大有人在,那位如果当真将成大能,在这边缘线上闭关不出,也没啥奇怪。

只不过,没先弄清楚这个世界的武力状况,就先出来装妖尊大摇大摆,这个淬大了,一个不小心,随时踢铁板,就算不把命送掉,也会进退不得,异常难堪。

为了补过,温去病不着痕迹地刺探,弄清楚了状况,得知除了妖君梨鸢踏足天阶三重外,五藏妖界还有两名妖尊,大概是一二重的层次,身属妖宫,享受供奉,平日却也深藏不出,难知概况。

“……如果妖君和那几位大妖肯出手,我们就不用打得那么辛苦,圣女和夺颜也一早可以把仙界贱畜灭尽,打到那边去了1

表现得愤愤不平的,是一身红色衣裙的朱雨,完全人化的她,现在几乎看不出半点猴样,全然成为一个俏丽的小姑娘,头发结成一条大辫子,长长垂在后背,说起赤武军的艰苦血战,充满愤慨,但温去病却察觉到,在愤愤不平之余,朱雨对于妖君没有什么恨意,这些话,顶多停留在“牢骚”的层次。

武苍霓问道:“守土是君王的责任,妖君明明有力量,却没有出来抵御外敌,难道不恨?”

“当然会生气啊,如果……”

“不是生气,是恨!不恨吗?”

“……恨?”朱雨侧过头,想了一下,“恨了,可以提升力量?夺颜说过,魔界法门之中,有故意陷入恨意,培养心魔,炼魔以自强的……”

“不是那意思1武苍霓纠正道:“梨鸢和宫里的那些大妖,对你们不管不顾,让你们孤军抗战,你们对这难道不恨?”

“可是……本来他们就不闻不问的啊1朱雨奇怪道:“天阶者高高在上,除非被打到大门口,受到羞辱,不然……修练为重,他们怎么可能来管与修练无关的事?上界也从来不插手下界事务啊1

武苍霓觉得自己脑子都快用不过来了,待要再言,陡然间心念一动,暗叫不好,自己和温去病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犯下大错了。

……妖界奉行的,是彻底的阶级差距,上位者彻底把下位者视为蝼蚁,压根不关心底下妖族的死活,只管榨取,只管有没有足够实力去******、维持统治,别的一概不管。

……仙军持续进攻青水,但反正又攻不到内陆,打不进妖宫,对妖君威胁有限,妖君不管不顾,反倒是奋起抵抗的这些妖族,仗要打,税也要交足,如果因为打仗而不交税,还没等阵亡沙场,就先会被上头拔掉。

……这是妖族千亿年累积下来的传统,每个妖打从生下来开始,就服从这样的规则,根深蒂固,没谁觉得不妥,相形之下,自己和温去病这两名妖尊,不但跑来下界,还为这些下族出手,根本就不合妖界常理,肯定有妖会起疑心。

“……所以……”温去病饮着茶,淡然道:“这次我和霓苍出手,也不是为了你们,只是单纯帮夺颜一把,还有看那些仙界贱畜不顺眼,想让他们知道妖族的厉害……我们兴致若尽,随时会抽手离开,你们可别搞错状况,把希望放我们身上。”

武苍霓一收折扇,俐落道:“不错,做妖,贵在自身实力,自立自强才是一切,***教的东西,可得牢记在心。”

朱雨听见***随时会扔下众军不管,没有半点惊讶,反倒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,更深深向温去并武苍霓行礼,“我就知道,***和霓苍翼君是要考验我的自强之心,***一定不会让们失望的。”

“……唔,但是……”温去病摸着下巴,皱眉道:“黎鸢既然不插手你们的战事,仙军也不会深入内地,你们为何不自扫门前雪,却群起抗敌,打得这么辛苦?”

朱雨没往深处想,只是侧着头,略作考虑后,道:“记得当初,是妖君下令,让各妖族群起出兵,组成防线抗敌,不得有误,大家才出兵的。”

“……哦?”

温去病瞥向武苍霓,目光中流露的意思:这事有问题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