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九章 锲而不舍的猴子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九章 锲而不舍的猴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和武苍霓没有商议,却非常自然地在众妖族面前相互配合,武苍霓这名羽族皇子,表现得狂放张扬,意气风发,动辄挑战妖王,以实力服人,却对同行的霸天妖尊异常客气。

再加上温去病不再出手,刻意表现得高深莫测,看在各路妖族眼中,理所当然的想法,就是苍霓翼君厉害,但霸天妖尊更胜一筹。

有这个想法在先,温去病在青水河岸的地位超然,再有斗争心的妖王,也不敢过来挑衅。

……连苍霓皇子这关都闯不过,凭什么挑战霸天妖尊?就算用“请教”、“切磋”为名,行挑战之实,这种小伎俩都没妖敢耍。

……这样的氛围,有效阻挡了***妖族,为温去病争取到重要的思考、观察时间。

本来应该是这样的,但成千上万的各路妖族中,唯独有一个例外,就是那头红毛的四耳猕猴,赤武军中的大力天王朱雨。

十米巨猿的勇猛形象,数百年来,广为青水两岸所知,没什么妖族知道,那只暴猿的真面目,不过是个一米多高的小猴子,而且……还是只母猴。

这个事实,基本雷翻了各路妖族,几天里都是妖族中热议的话题,但谁都没想到,朱雨清醒过来后,立刻又找上温去病,执意挑战,谁也拦不注挡不下。

“……赤武军……只有圣女和夺颜才能做主……谁有野心……我……绝对不允许1

似乎是因为化身巨猿的时候,都在大吼大叫,朱雨恢复真身时,说话明显不顺,但问题也不大,因为这女孩明显不善言语沟通,说什么话都是靠拳头。

如果换了个别的情况,武苍霓肯定一刀就把她斩了,用这说不通话的猴头,来震慑全军,竖立权威,但这猴孩子的身分摆在那里,杀是杀不得的,自己又没时间慢慢处理,只能扔给温去病自己料理。

温去病的态度很明确,管她什么大猿小猴,敢冲过来,当着脑袋就是一拳,曾把她直接轰出百米,也曾将她一击就像打钉子一样,没入土中,拳劲之威猛霸道,各路妖族基本都认为,霸天妖尊与霓苍翼君一样,都是力之大道的传承。

但这样的打击,未能将朱雨打退,几天的时间里,她不断地向温去病挑战,用着愚公移山的精神,想把这座她根本不可能搬动的大山,强行搬走。

这种情形,温去病以前不是没遇过,某些体质特殊,痊愈速度超级快的妖族、魔族,只要没有被打烂,稍一回气,就会重新反扑,让温去病尝尽了敌人打不死的烦恼。

朱雨的情形不是这样,六耳猕猴也不是以体质强横为特色的妖类,她每次被击倒后,不是等伤势痊愈才过来挑战,而是只要清醒,就立刻冲过来,完全是战意凌驾于之上的情况。

碰上这样的不屈战意,温去病也感到为难了,在一声长叹后,他不得不要来一支杆棒,持兵器来应付。

这个选择,让一众妖族大惑不解,但霸天妖尊的一句解释,却让他们肃然起敬。

“……拳头与爪牙,是我妖族的荣耀,被我用兵器***,还可以手下留情,被我用拳头***……没有得留情。”

话说得很平淡,没有特别张扬,内中却充满着无上威仪,让听到的妖族陡生敬意,暗叹不愧是来自上族的大人物。

不过,对于拿了兵器,就能手下留情的这个说法,基本没有妖肯信,尤其是看那一棍下去,朱雨整个身体被打得埋入地下的无比威势,换了别的妖来,早就粉身碎骨了。

事实上,只有温去病自己清楚,持棍击出的声势虽然猛,大部分的力量,却都在击晕对方后,散到地面,减弱了杀伤力。

……这头小母猴子,真是一个认死理的木头脑子,面对自己的力量、武苍霓的威慑、同侪的劝说,她毫不动摇,坚持要把自己和武苍霓赶出去,死死维持住赤武军的大权……

……这份坚持,确实很不简单,最可笑的是,千万妖族中,就她一个是对的,当***妖族都被假象所蒙蔽,唯有她一个,基于本能直觉,认定自己和武苍霓是敌非友,事实上,夺颜确实就是被自己干掉,自己来这里也的确不怀好意。

对于这一份直觉与坚持,自己确实是赞许的,纯以资质而论,她可能是这里千万妖族中,资质最好的一个,但也非常可惜……她没走对,已经被带上了错路,白白浪费了血脉。

天地间的四种异猴中,六耳猕猴善聆音,能察理,知前后,万物皆明,却不以力量见长,假若朱雨是通臂猿猴,那画风倒是没错,力大无穷,拿日月,缩千山,乾坤摩弄,可作为未觉醒的六耳猕猴,现在已经被带上了歪路,浪费了血脉资质。

……这样看来,夺颜并不是一个好老师、好教练,没有什么教导之能,否则,身边有这么好的一块材料,怎么都该花时间栽培起来,如果身边有一个强助,又忠心耿耿,起码度劫时候不用孤立无援。

数日内频繁交手,温去病自嘲无聊,居然在这里陪小孩子玩耍,而今天和武苍霓才说完话,朱雨就又挑衅上门,这回,温去病委实有些烦了。

武苍霓低声道:“有点气量,可别欺负小孩子埃”

“小个屁,这家伙起码五百岁了,我岁数加一起,再乘十倍,也没她大,谁大谁小啊?”

温去病低声回应,但心里清楚,似六耳猕猴这样的天地异种,哪怕血脉没有真正觉醒,活个千岁不是问题,五百岁确实只是小孩子,所要留心的,不是她的实力,而是未来可能的成长性。

随手抄起那根不离身的杆棒,温去病道:“本尊先前念为妖族冲锋陷阵,故留了余地,但既不识好歹,那取性命,夺颜也无话可说。”

朱雨跑来挑战,早就惊动了赤武军高层,豪巴适、紫苏都已赶到,听了这番话,脸色大变,纷纷上前求情。

宽容忍让,这可不是妖族的美德,在弱肉强食的风俗下,过度退让,只会惹来怀疑,质疑霸天妖尊会否名不符实,不是真正的强大,接着就是无穷无尽的烦恼。

若照妖界风俗,妖尊一上来就杀了朱雨立威,这也不算什么,赤武军哪怕心中悲愤、不满,可强者为尊的铁则摆在那里,就算来了别的天阶者,也不能质疑什么,更别说霸天妖尊还已忍让朱雨几日,现在真起了杀心,一棍子打死,这都是合情合理的。

赤武军的两大天王见状不妙,分别上前规劝,白骨贤者上前对温去病讲好话,紫苏则拉过朱雨,低声劝解。

温去病瞥了豪巴适两眼,这家伙骨瘦如柴,丑模丑样,擅长的大杀技,据说是张口喷出无以计数的蝗虫雾云,瞬息席卷战场,化血肉为枯骨,才得了这绰号,但很显而易见的,这家伙别说不是谋士之才,连口齿伶俐都算不上,多半在团体里面,就是个玩毒药、尸体的阴暗角色。

以碎星团的角色换位思考,这家伙就是香雪,但形象也真是差得太多,难道在人间长得越漂亮,在这边就越丑吗?这想法似乎也有点道理,紫苏挺水灵的一个小姑娘,老尚就长得实在不怎么样……

这样看来,赤武三天王,战力确实是有的,可要说独当一面的行动力,那就令人摇头,夺颜领着这群家伙抗击仙军,着实不易,也真是辛苦了。

一下分神,温去病看见朱雨甩开了紫苏,跑到自己面前来,却没有立刻要动手的样子。

红毛的小猴子,双眼灵动,盯着杆棒的尖端,神情紧张,如临大敌,却坚持道:“大个子,你说话算不算数?”

温去病暗自好笑,这是武斗不成,想要斗智,倒也有意思,便道:“堂堂妖尊,如何不算数?”

“那我和你打赌,如果……我再被你打出去的话,我就放弃。”

“那现在就滚吧1温去病哂道:“光是让站在这里大言不惭,就是本尊的格外恩赐,还是认为,自己有足够实力站在本尊面前,大放厥词?”

居高临下的奚落,朱雨被激得满脸通红,几乎跳起来,但仍是强行忍住,道:“如果我赢了,我……我要求你一件事。”

“哦?什么事?”

温去病笑了笑,没有立刻承诺,这种莫名其妙的赌约,自己当然不会傻傻往里头跳。

不过,真答应了什么也无妨,反正自己身分是假的,来这里也不怀好意,又不是那种视信诺为性命的人,真要有个什么不妥,直接反口不认,甚至杀妖灭口,自己都是干得出来的。

朱雨的猴脸,红成一片,大声道:“我现在不能说,你不敢答应,是不是怕了?”

……这小猴子的心思还真是直线条。

温去病心念一转,已是大致有数,微微一笑,“行1

话声未完,手中杆棒化为一道白光,水平扫出,一下把小猴子打飞出去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