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八章 磨练砥砺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八章 磨练砥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……恭喜翼君,一日败尽五百妖王,名震青水。.”

“没什么好值得荣耀的,你如果直接大开法界,威煞慑服,一招内搞不好可以摆平过千妖王。”

青水边上,武苍霓与温去病对坐饮茶,刚刚缔造妖界新传说的霓苍皇子,对自己的功绩看似浑不在意,挥手不谈,但温去病看得出来,这位老搭档确实还是颇为满意的。

成就天阶之后,无论力量,还是运用技巧,对上天阶之下,基本是全面辗压,会出现例外的极少个案,那也是碰上具有部份天阶特征的对手,才会阴沟里翻船,像当初的碎星四大武神。

武苍霓一日连败五百妖王,听起来似乎很了不起,但如果是放开了施为,完全可以一瞬击败,花上一日功夫,简直多此一举,传出去只会成为天阶者间的笑话。

但能够服众,自然没有这么简单,武苍霓把自己的力量压至地阶水平,挑选了一根韧性极佳的棍棒,逐一迎战各路妖王,“公平”地将他们一个个打趴。

那是真真正正的打趴!

不是单单趴在地上而已,是像温去病***大力天王一样,趴倒在地上后,要嘛失去意识,要嘛全身再举不起一根指头,被***的妖族给抬走。

整整一日,青水河畔的众多妖族,亲眼目睹熟悉的各路妖王,一个接着一个被***,那个持着白木棒,败尽妖王,从不过三招的英武身影,深深烙进他们的心里。

如果用天阶者的威煞慑服,能让他们恐惧,本能地颤栗,甚至当场晕厥,这样的展示力量,可以收割恐惧,不能服众,可武苍霓花费时间,用一整日的过程,把自己的力量、武勇,慢慢打入所有妖族的心里,矗立起自己所向无敌的形象,效果就不同了。

妖族崇尚简单粗暴,像这样不打不相识的过程,在妖族还是很被推崇的,这一仗打完,苍霓妖尊的威名,响彻青水河畔,本来只是顶着羽族皇子头衔的她,直接被妖王们尊称为“君上”、“翼君”,这原本是羽族各部之主才享有的称号,现在却被各个妖王们主动奉上,更是实力的证明。

来到妖族,也能立刻开创一片事业,武苍霓不无自豪,温去病更还看出她的收获不只如此。

“……最开始的两百一十四个,都是一棍击败,倒下就起不来,败妖王不用第二招,但从两百一十五名开始,一直到最后的第五百名,都要用上两招,甚至三招,才把对方打趴……”

温去病慢喝一口茶,道:“那些家伙,都以为是因为气力衰减,身体疲乏,所以才有这样的表现……”

……换了别的天阶者,可能真会有这样的问题,但力之大道的修练者,哪可能会这么快便感疲乏?

……武苍霓是藉着比斗的机会,重新梳理对力之大道的感悟,前面的两百一十四名,纯属热身,等到力量驾驭得心应手,更有信心掌握战斗,就放慢节奏,延长战斗时间,多花两招,用这些妖王来当试验品,试炼自己的力量。

……妖族成就法身较早,妖王已然练出法身,又崇尚原始,透过法身,模糊感应本源大道,得天独厚,这是人族羡慕不来的优势,武苍霓会战各路妖王,隐隐约约,也是力之大道与***大道的相互碰撞。

这一日的比斗,对武苍霓来说,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,若在人间,还不知要花多少代价,才能得到……

武苍霓道:“我晋***阶之前,没想过要选择哪条大道的,如果真要说的话,我一直以为自己会选择仁之大道。”

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那种掩耳盗铃的修练法,要是也能成就仁道,那就天打雷劈了。”

武苍霓挥手道:“都是黑历史,别提了,再说天打雷劈又如何?也不是没被劈,大家都登天过,谁没被劈啊?”

……成就力之大道,是冥冥中与自己最相符的结果,这没什么可说的,但自己对力之大道从未曾有过思考,领悟欠缺,这也是事实。

“……龙象大力,是我对力之大道的层理解,这理解我知道过于粗浅,力之大道所谓的力,不是蛮劲这么简单。”武苍霓道:“但我想从头开始,由基础开始走一遍,从简,入繁,最后再归真返简。”

“很好。”温去病拍掌笑道:“不曾经历繁华绚烂,如何反璞归真?什么道,都还是要自己亲自走一趟,这才不枉了一趟天阶路。”

武苍霓点头道:“那,队长你呢?你的变动之道?”

“之道非同于我道。”温去病正色道:“我也是一路摸索,繁入简,简归真,这也许不是我的路,也许最终殊途同归,只有走到那一步,才能晓得,看似我现在领先一步,踏在二重阶上,可或许到了九重,回从前,才会现自己一路走错。”

论道到这个份上,已然足够,主题仍是得回归,武苍霓道:“这群妖族的基础太差了,战阵什么之类的,教上一百年,他们也未必能配合,我只能让他们学习一些粗浅的基础技巧,到时候听令而行。”

温去病哂道:“战阵什么的,我们也没学懂,团里本来就人少,阵亡率又高,一堆新人今天加入明天死,练什么鬼战阵?把浅显的基础学会,然后临阵灵活应变,这才是我们的专长……这么一说才现,我们来当妖族的教官,还真合适咧。”

“说得是,妖族真是走大运了。”

武苍霓自嘲地笑了笑,忽然脸色一变,听出了话外音,皱眉道:“队长你的意思,在背后促成我们这次行动的……”

“也不用那么看得起自己,区区一个小千世界的兴亡,哪入得那些顶层大人物的眼?就算我们把这里的妖族全练成精兵,那又算得上什么大事了?这个小千世界确实有些异常,但重点不在我们目前的作为……”

温去病把青水中的异象,还有连环任务的开端,都对武苍霓略作解释,听完了这些讯息,武苍霓也皱起眉头,为着其中所潜藏的可能而深思。

“……连环任务?太一的噱头真多。”武苍霓皱眉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节外生枝了。”

“不用管!贪心不足蛇吞象,我虽然是第一次碰到这事,但也有个预感,乱开支线任务,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温去病沉吟道:“青水中的那个身影,给我的感觉很不对,起码是万古存在,而且即使在天阶高位中,也肯定是极其特殊、强横的一个,甚至,可能是永恒者……”

“永恒者?”

饶是见惯大场面,已身成天阶,武苍霓听到这名号,仍瞬息变色,那是诸天万界的最顶峰,真正高不可攀,渺不可知的人物,那个连环任务如果牵涉到永恒者,这……哪是己方玩得起的游戏?

更关键的一点,事情都到这个层次了,若说一切纯属巧合,未免太过一厢情愿,从刺杀夺颜,再到连环任务,一个接着一个来,该不会……已经落入某些顶峰存在的棋局博弈?

温去病道:“别忘记我们本来目的,早点解了神魔令的封印回去,阿那边还在等咧,现在要替夺颜完成两个心愿,已经岔题太远了,当前我们该干的,还是专注手边工作,练兵,我……做***准备。”

话没说得太清楚,但从这几天温去病在青水畔徘徊停留的动作,武苍霓也心里有数。

仙界的优势,在于阵***用,过往与妖族的战争,仙军经常都是用把妖族诱入阵中,再动大阵的方式,获取大胜,说穿了和赶鱼入网没多大差别,还是靠夺颜加入后,才能识破仙军的布阵,不误入圈套,妖族也才一次次夺取胜利。

换句话说,要打赢仙军,很大的一个重点,就是要堵住仙军的阵道,让仙军无从挥优势,武苍霓相信温去病连着几天观察地形,就是在构思这方面的战术,如今,已经该有结果了。

温去病道:“……单纯识破仙军的布阵,不够赢一场大胜仗,最多不过是像夺颜一样,但我们没有他那样的时间。”

武苍霓微笑道:“听起来已经有了主意,计将安出?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打仗并不一定要从头赢到尾才是胜仗,有时候,失败的第一步,也能达到最终的效果。”

武苍霓微微一怔,迟疑了两秒,最终点点头,“好,就这么办,需要我怎么配合你,事先打声招呼。”

彼此老搭档,有些话不用多说,武苍霓更相信温去病有些没说出来的部分。

……探勘青水地势,是为了推衍仙军可能布的阵,但既然青水中可能暗藏事关永恒者的隐密,难道就不会趁机探索?

这些行动,保密为宜,做了也不用说出来,武苍霓微微一笑,正要说话,地面的一下摇晃,杯中的茶泼洒出来,武苍霓忍不住一笑,“队长,你的麻烦来了,这个旁人辅助不到,你自己解决吧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