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六章 夺权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夺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本君是羽族九凤部皇子霓苍。”

“本座霸天1

赤武军的大营内,青肤巨汉、玄袍公子,被一众妖将簇拥着,坐在上座,而接待两人的,是赤武军的两大天王,白骨贤者、暗影神偷。

“白骨贤者”豪巴适,骨瘦如柴,看来就像骨架纯贴着一层皮,没有血肉,昏黄的双眼凸出,就只有肚子圆滚滚的,极为显眼,长相怕人,温去病的推判,应该是某种虫妖。

“暗影神偷”紫苏,是一名身材娇小,紫眉紫,穿着劲装的少女,不怎么开口,目光冰冷,一看就知道是刺客、***之类的,种族有些不好说,但温去病觉得多半也是虫妖。

这两大天王的力量,都已经到达半步天阶的层次,离天阶说来还缺半步,但温去病一眼看出,两妖的力量虽强,却在精神方面欠得厉害,如果没有改进,想踏天阶,再练上几千年都未必可以,这也是大多数妖族共通的困境。

紫苏不善言辞,开口的工作由豪巴适负责,对于这两名来历不明,却货真价实的妖尊,豪巴适不敢有分毫怠慢,那张骷髅似的死人脸上,勉强挤出笑容,拱手说话,请教两位尊者的来意。

武苍霓道:“……我们是受夺颜邀请,来为他护道,助他度劫,他度的这劫……有点问题。”

豪巴适紧张道:“夺颜度劫成功了吗?还是……”

担忧之情,溢于言表,连旁边沉默的紫苏都有同样眼神,温去病看在眼里,大致肯定了赤武军几名***的状况,彼此间应该是真心真意,有袍泽情感的,这个现,确实让自己感到少许安慰。

武苍霓摇头道:“没,夺颜没事,但他度劫受了点伤,需要时间疗养,就委托我们两个,扛起他的责任……唉,你们是走运了,我们就累了。”

听见这名羽部妖尊这么说,豪巴适与在场***将领先是一愣,随即大喜,虽然这两名妖尊来历不明,一时间也难以查证,但他们刚刚展示的力量,货真价实,无可质疑,而他们表态要助己方打赢仙军,这也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喜事,如何不欢喜若狂?

在一片欢喜气氛中,就只有紫苏,持续追问道:“夺颜他还好吗?他在哪养伤?需不需要保护?”

武苍霓被问得有些尴尬,看着小姑娘娇滴滴的,还问得很认真,难道要明白告诉她,夺颜早给我们干掉,粉身碎骨了?

想到要交代,就忍不住瞥向温去病,看他稳稳站着,目光看向远方,一身气势,渊停岳峙,眼神既深沉又忧郁,给予人无比稳重,又满满的沧桑感,与他真面目时候判若两人,看他这架势,任何人都不会指望他开口,摆明是惜字如金的个性。

换了是以前,武苍霓立刻就会义不容辞,把责任揽在身上,不让自家队长再扛不必要的困扰,现在却是一股牢骚从胸中生出,恨不得上去猛踹一脚。

……你个死家伙,平常不知道多么油嘴滑舌,级大忽悠,这明明就是适合你出马,三两下把事情搞定的情况,你却在那里装深沉,扮忧郁,简直是丧尽天良!

武苍霓斜睨温去病半晌,看他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,只能自己上阵,低声道:“夺颜硬度天劫,伤势着实不轻,过程中引寿衰之变,外人帮不上忙,只能由他自己慢慢熬过……”

“寿衰之变?”

紫苏一脸困惑,明显没有听懂,这让武苍霓颇为意外,但也随即明白过来,赤武军的这几名天王,除了夺颜,恐怕都是草根出身。

在人族也是一样的情况,普通底层出身的素人武者,一路凭自己的力量练上来,就算战力一流,但比之出身名门的同辈,往往在见识上大为逊色,很多名门***都知道的常识,他们压根没有管道接触。

寿衰之变,是非常艰深,于理不该在现阶段天阶出现的道劫,自己是在碎星团对战妖魔时,听那个人提起过,而妖族对于知识似乎不太重视,没有广兴教育的概念,若是普通的草根妖族,哪怕成长到半步,也没有机会接触到天阶之上的知识,就像眼前的紫苏。

想通这点,武苍霓便不多解释,而是摆足妖界上族的架势,下巴微抬,道:“有些东西,到该知道的时候,自然会晓得,问了没用。”

妖族的上族,架子一个大过一个,绝不会多费唇舌解释,这番作派,反而更让全场妖将对这位霓苍皇子深信不疑。

武苍霓趁势道:“夺颜秘密休养,不让人知道他的所在,对他更为安全,你们是他的过命兄弟,便该晓得,他也有许多的隐密,不好公开……”

这话是试探夺颜以仙尊堕落为妖的事,赤武军内有多少人知道?一言抛出,很明显看见,豪巴适、紫苏点了点头,眼神笃定,其余妖将虽然也跟着点头,却都是一副似懂非懂,不懂装懂的样子。

赤武军的大致状态,有数了……

温去病道:“你们和对面的最终战,把你们的准备报告上来。”

一直没有开口,霸天妖尊充满力量的话语,让满室妖将都是一震,压根没疑心他套取情报的可能,忙不迭地把所有部署告知。

温去并武苍霓对妖军的部署全无兴趣,只是要藉机弄清楚几件事,尤其是战争目的与结束方式。

说了是打大决战,自然是双方把所有筹码押上,打完一战定江山,赢者全拿,从此把战争完结,但从刚刚那一战的架势来看,仙界纯靠技术压人,底蕴深藏,若不是临时碰上天阶级的事故,一众仙人被万古怨煞吞灭,他们其实大有机会转移撤离,有伤无亡。

这样的打法,要如何逼他们把筹码全摆台上,狠狠打一次,输到再起不能?如果做不到这一步,战争结束不了,所谓的决战有什么意义?

这是温去病极欲弄清楚的事,而一问之下,这才明白过来。

赤武军的创始者,并不是夺颜,仙妖大战进行时,妖族几支联合军轮番上阵,都告溃灭,后来,妖界势危,各地的草莽妖族自行组织起来,建立大小义勇军,齐齐赶赴北方战场抗敌。

数千年前,一名妖族少女,组建赤武军,赶赴青水,领导着各路妖族,在一场场艰苦战役中成长,让组织壮大,被封为圣女,后来更得到夺颜相助,赤武军有了天阶坐镇,再逐渐得到几名半步,隐约成为各路妖军的领袖。

为了结束战争,本方世界的妖帝,求得上界之助,耗费长久时间与珍稀材料,铸炼出一根定界神柱,只要将这根法柱安在青水上,从此境界两分,再也没有世界碰撞,也没有空间重叠,仙妖永隔,战争从此消弭。

定界神柱铸炼过千年,终于在不久前功成,为了迎回这件神器,圣女亲自前往妖都,要把神柱迎回,等神柱回来,就可以动一次最终战役,不惜一切,抢占地势,然后立起神柱,从此将战争结束。

“……我们承诺夺颜,要为你们扫平障碍,立起神柱,完结战争,在这原则下,我们只是协助,不干涉你们的指挥……本君原来是想这么说的。”

武苍霓摇摇头,叹道:“但刚才所见,你们实在太令我失望了,什么指挥、什么战术,一塌糊涂,什么都只懂得傻傻往前冲,你们是我妖族的耻辱1

一轮批判,在场诸妖将面面相觑,妖族作战,本来就不讲什么战术、什么指挥,基本就是***行动,狡狯如狼,迅猛如虎,群袭如蜂,所有秩序蕴含在本能里,打起来会自然行动,可要说什么战术理论,一个个听了都是整脸懵。

“在圣女归来之前,你们由我指挥,我让你们这群妖族耻辱开开眼界,好好学习,不是只有仙界才会用阵、才懂得玩战术1

武苍霓淡淡说着,语气中自有一股睥睨之意,本来心里还有些没底,不晓得这种强夺大权的行为,会否招来反弹?

没想到,话说完,底下一片鸦雀无声,妖妖互看,都是面上坦然,好像这事再天经地义不过,不这么干才奇怪。

见到是这反应,武苍霓暗松了口气,晓得自己的想法没错,妖族自来弱肉强食,只要是强者,就可以横行无忌,什么杀生***,踩着鲜血上位,都是天公地道,妖族铁律,现在来了个妖尊,无人能敌,哪怕是来历不明的陌生者,也该他当头,要不然,直接当场血洗一遍,顽抗是无意义的没脑行为。

这种***法则,虽然野蛮粗暴,可对于强者来说,倒也直接有效,武苍霓回想到自己夺平阳城军权时,要是能直接套用这规则,简单省事,啥麻烦也没有了,更不用事后收拾善后半天……

三下两下,大局已定,武苍霓正要开口下令,真正掌握这支赤武军,忽然一道巨影,摇摇晃晃过来,一下掀开了营帐,张口就是一声怒喝。

“滚***!我不同意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