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三章 山寨,请争气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三章 山寨,请争气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当意识到会在这个世界,遭遇“山寨版碎星团”时,温去病就像是被人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,感觉绝对说不上好。

只是,当实际看到这支山寨团体,温去病又极可耻地发现自己有点好奇,不知道那个“山寨”自己的对应人物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

现在,总算看到了,那个身高十米的巨妖,通体红毛,力大无穷,呈现猿猴之形,纵跳敏捷,赫然是一头巨猿。

“……居然是头大猴子……”武苍霓看了温去病一眼,皱眉道:“这猴子就是赤武军的山陆陵?太普通了,就不能找点洪荒妖兽来,看起来起码威风点?”

“别把我名字那么随便联想……”温去病没好气地道:“看看耳朵。”

武苍霓循声看去,这才发现,底下的那只巨猿,看似除了体型之外,一切无奇,但在头部浓密的红毛之下,耳朵赫然不是一双,而是两双。

“……四耳?”

“现在是四耳,以力量来说,大概是半步的瓶颈,一旦突破,就不止了。”

“不止四耳,那是……”武苍霓一下明白过来,“六耳猕猴?这可是不得了的太古异种啊,我们那时候根本就没遇过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其余三个,不知道是什么货色?”

武苍霓忍笑道:“是两个,还有一个,已经被我们联手做掉了。”

这话温去病最初听得有些搞笑,但细心一想,这样的人员状况,难道不是挺像帝都之夜前的碎星团?韦士笔假死被困,与***战友分开,只有三大武神独扛帝都一战。

……同样面对兔死狗烹的困局,赤武军居然拟真到这种程度?那问题简单了,这支队伍的头头是谁?是哪个***蛋扮演贾伯斯的角色?不管他是人是妖,先打成残废,再谈后续。

“……队长,那些仙人的动作,有些奇怪。”

武苍霓的点醒,引起温去病注意,侧目看饶仙兵仙将,在妖族的连连冲击下,似乎承受不住,有败退的迹象,正往河中退去。

两军交战,一方登岸到一半,就被冲击推回落水,前军撞后队,是非常危险的情形,稍微不慎,就是全军溃散,再被敌人趁势一冲杀,结果必是万劫不复,现在的仙军,就呈现这样的恶劣情势,在妖族的勇猛反扑下,大批仙军后跌入河,和持续要渡河登岸的仙军挤成一团,相互踩踏。

换了是碎星团易地而处,这情况几乎已是绝境,只能把山陆陵派出去,率第一大队阻挡千军,力挽狂澜,其余队伍则是趁机后撤整队,重组攻势,仙军显然没有这样的能耐,败局无力挽救……这一点,无论是妖族,或是那些仙兵,应该都是这么想的。

然而,武苍霓却点出那些仙人的动作奇怪,这点温去病看个两眼,就已心中有数,特别是从高处俯览,看的不止是两军阵势,就连底下的能量流动,都能清楚把握,温去病一下就看穿了仙界的战术。

“……这是诱敌之策,好算计。”温去病冷笑道:“妖族欠了个好军师,现在已经整个掉进陷阱了……”

几句谈话间,赤武军的前锋,已经跑在最前头,杀入仙兵的阵营,赤猿巨影横臂挥出,力可拔山,那些全副盔甲的仙兵,整片整片被铲起,身不由主地飞起,远远摔坠出去。

仙兵阵形大乱,眼看就要崩溃,忽然间,阵阵五彩仙霞闪烁,光华过处,所有仙兵消失无踪,归还化为豆子,落在河里。

本来相互推挤、彼此踩踏的混乱局面,刹时间被清得干干净净,近十万的仙兵仙将,转眼就只剩下寥寥数百名仙将,空空荡荡,仿佛一场大规模幻术。

正在全力撕杀仙兵的各路妖族,骤然扑了个空,全都愣在当场,就看见一道道红色光线,在这些仙将中交错折射,一阵阵强大的金霞,结合青水的煞气,弥漫开来,迅速将前头的妖族吞噬进去。

青水长河作为两万年的持续战场,河中埋骨仙、妖两族的兵将无数,尸骸的怨气、折断兵器的锐金之气,全数在河底累积,形成怨煞,比任何剧毒都厉害。

这股怨煞,如今被仙阵催发出来,化为千万把旋动的大小金刀,飞旋在红光阵内的每一处,那些中、低阶的妖族,瞬息间就被千刀万剐,血肉尽消,成为森森白骨,崩解入河中。

前一刻还大占上风的妖族,蓦然惨遭痛击,情势急转直下,不但大批高阶、地阶妖将被困阵中,苦苦支撑,就连那头大力天王,都陷在阵里,身受逾万把怨煞金刀狂剐乱剁,不住嚎叫。

未成气候的六耳猕猴,半步天阶,妖族天赋强横,拔山破岭,威不可当,但怨煞金刀贴身狂旋,割肉、剁骨,很快就多了大量伤口,鲜血喷溅。

红毛暴猿不住挥动双拳,捶地、挥砸,能将仙兵一击打飞数十里的狂暴大力,面对附骨之蛆般的怨煞金刀,却全无用武之地。

圆桌般的巨拳,稍微扫过河面,就裂开一个大洞,但怨煞金刀贴肉不放,被扫开了也不会毁坏,很快又贴回来剁,没几下功夫,巨猿全身鲜血涔涔,伤可见骨。

照这个趋势,距离巨猿被灭杀,只有不到一刻钟,而早在这之前,被困于阵中的所有妖族,也会被杀个干净。

被隔在阵外的其余妖族,看见同伴被困,几乎发了疯一样地想要救援,但大阵开启,阵内无数怨煞金刀盘旋,闯陷进去的妖族,立刻成为牺牲者,什么手段都起不到作用,到了后来,只能在外悲怒嚎叫。

“……那一堆豆子兵,只是幌子,仙界真正的杀着,还是用阵。”

温去病沉吟道:“诱敌入阵,十面伏杀,结合天时地利,把自身优势强化到极限,仙界的手段,我见识了。”

武苍霓催促道:“别光只是看戏了,他们本来预定再没多久,就要打大决战的,如果在这节骨眼上惨败一仗,还折损大将,非常不利于后头的作战,你到时候想力挽狂澜,难度就高了。”

如果光只是这个理由,温去病倒还没什么迫切感,但想到陷在底下的那个,恰好就是赤武军的“山陆陵”,看这家伙的衰样,温去病有种感同身受的恼怒。

……你嘛帮帮忙,作为我的山寨货,就不能争气点吗?

温去病摇摇头,道:“对阵法不熟,我亲自下去,在这帮我掠阵,底下那阵没有天阶主持,我随手就可以破掉。”

武苍霓本来也这么打算,一听到温去病这么说,微微一愣,伸手拦住温去病,道:“不,你在这里,我下去1

温去病被拦,也是一怔,随即会意,道:“不错,该当如此,下去,一切小心。”

……初到异境,应当诸事小心,多作保留,对面看似没有天阶,但等会儿忽然冒一个出来,那也不足为奇,目前自己的能力、对阵法的了解,堪称是己方大底牌,没必要一早暴露出来。

……底下的大阵,没有天阶者主持,武苍霓只要突然杀出,法界降临,足可破阵,若是有什么变化,还有自己在上头接应,作为后手,倘使自己入阵,遭逢变局,她在外头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。

双方一下约定完毕,武苍霓更不多话,自空中飞跃而下,温去病持续飘立云上,隐去身形,双目则是直直扫视,紧盯着仙军阵营,监控每一分能量变动,要把这个阵式的每一变、敌方诸仙的每个动作,都牢记下来。

从九天上落下的武苍霓,仿佛化身流星,还在半空,就直接将法界开放,多颗巨大的星球,无声旋动,日月浮沉,一下就笼罩住战常

法界开放的一瞬,是天阶者全面压制未登天者的最强一刻,却也是破绽大露的一刻,如果没有温去病在后掠阵,武苍霓绝不会这么冒失,主动露出破绽来,但眼下,她很乐意以身犯险,把可能潜在的危机诱出来。

除此之外,自己也存着别的考量,倘使对面阵营也有天阶者,比起直接暴露自己的法则与实力,先用法界来打模糊战,是比较有利的……

武苍霓的策略,大胆中带着谨慎,是她的一贯风格,但对底下激战的双方,那就是一场灾难。

阵,是凝聚天地之力后的大规模运用,论起阵法,仙界的专业水准,远超其余六界,在战场上的数百仙将,哪怕只是高阶,对阵法的操控也得心应手,每一个都足足玩了几百年。

但武苍霓一放开法界,凌空压来,直接就支配法则,透过大道,驾驭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自然能量,超越任何的“法”与“术”,从根源处,夺走大阵对周遭的控制权。

千万怨煞金刀,失去了支撑的力量,黯淡无光,一一沉没落水,阵中归空。

数百仙将,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,一下全都慌了,他们仓皇失措,抬头仰望,看着那重压下来的巨大星球,整个懵了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