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一章 仙妖之战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一章 仙妖之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和武苍霓开始了情报集工作,之前遇到的那两名妖王,两人忌惮动手脚留痕迹,泄漏身分,不敢乱来,但对上***连妖王都不是的小角色,那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神不知、鬼不觉地打闷棍,掳走小妖,或蒙面逼问,或是直接抽取记忆,多管齐下,连续整理出十多份口供后,两人对当前情况有了了解。

诸天万界,旷远无限,三千亿大千世界,各套着三千亿中千世界,内中还各有三千亿小千世界,这些世界里头,有单纯一族称霸的,也有多股种族混战不休,归属权未定的。

五藏妖界,是纯粹的妖族世界,里头都是妖族,原本只有内部斗争,没有外患,但大概是两万年前,海界北方出现许多时空裂缝,进而变成空间重叠处,与一个纯粹的小千仙界碰撞,双方从此激烈战斗,绵延两万余年。

在这场仙妖大战中,仙界在武力上占了上风,两万余年的大小战役,赢多输少,杀得群妖尸横遍野,如果不是因为妖界瘴气,对群仙有无法修补的伤害,大批仙军估计早就深入五藏妖界,大杀四方,把战争结束了。

漫长的战争,在几年前发生变化,一名来历神秘的年轻妖尊,领着一支原本很平凡的杂牌队伍,于战争中大放异彩,在青水大捷中,狠狠给了仙族一记耳光,让素来兵强马壮的仙军,伤亡惨重,大批仙卒的尸骸,几乎将青水断流。

这一仗,逆转了仙妖大势,也让此界的妖族打出了希望,之后数年,夺颜妖尊率领赤武军,抗击仙军,节节胜利,带起各妖族的士气,正与重整旗鼓的仙军,对峙于青水河畔,要进行最终的一战。

仙军这几年里连战连败,不但伤亡极重,士气更早已萎靡不振,虽然好不容易整顿起来,与妖族隔河对垒,却谁都晓得外强中干,这还未开始的最终一战已无悬念。

也就是在这种大局已定的关键时刻,妖族内部却开始有些声音出来,说是夺颜出身不明,这些年来锋头极盛,固然建立奇功,却也得罪不少妖,等到他彻底将仙军逐出后,要迎接他与赤武军的,不是凯旋欢呼,而是一场兔死狗烹的大清算。

这些流言,被各妖族首领斥为无稽,夺颜也和赤武军各统领出来表态,誓死效忠妖君,绝无二心,一切流言都是仙界卑鄙***的挑拨,没有妖族会相信,此界妖君也赏赐连连,派出皇子亲往前线劳军,营造出君臣亲密无间的氛围。

然而,无风不起浪,谣言一旦散播开来,辟谣这种行为总显得苍白无力,在各妖族的耳语间,气氛益发显得诡异起来……

“……所以,我们不但要想办法,助赤武军打赢这一仗,还要想办法保住赤武军,不让他们被兔死狗烹?”

武苍霓摇头道:“我还以为我们只是当个***,看来这年头,当个***也要多才多艺,全方位贡献。”

相较于武苍霓,温去病的情绪就低沉得多,思索着所得到的讯息,道:“那个赤武军,好像有点怪怪的……”

武苍霓道:“赤武军,本来是妖界一群弱小部族、个体户拼组起来的杂牌志愿军,在之前的妖界,像这样的乌合之众不少,因为长期战斗,很多部族十死七八,残余者跨部族联合起来,上战场向仙界复仇……啧,真是没什么新鲜事,这段经历和我们好像……”

“只有这段吗?”温去病摇头道:“这个赤武军的几个头领,还记得多少?”

“呃,赤武军并无军长,好像……阵亡之后就没再补上,是夺颜与另外三名统领,共同撑起大局,被称为赤武四天王……咦?”

说着这令人联想多多的名号,武苍霓表情忽然变得尴尬,但也没特别在意,四是一个很平衡的数字,在各类组织中被大量使用,什么四武神、四天王、四雄、四神、四骑士的,多到根本没法算,如果拿这就算巧合,那也未免认定过宽。

“夺颜是军师,剩下的四天王之三是……大力天王、白骨贤者、暗影神偷,这确实……”

之前没太过留意,现在被温去病一点出,武苍霓真心觉得巧合,这四大天王的专才,怎么听都和碎星团一样。

如果说,抗衡异族,立下大功,遭到忌惮,兔死狗烹,这只是历史上再常见不过的老戏重演,那么,四大天王组军之事,就让武苍霓觉得事情透着诡异。

巧合之事当然有,但真有这么巧的?

如果这不是碰巧,是什么力量的刻意而为,其目的是什么?特意引导,把自己带入这个与碎星团处境相似的世界,是想做些什么?

武苍霓暗自困惑,但这全然没有逻辑的事,也真想不出头绪,最终只有望向温去病,看他的主意。

“在这里,说什么也没用,实际去看看吧。”

温去病道:“事情牵扯太大,不是我们隐身在暗中,从旁协助,就能完成的,要得到第一手资料,还是只有亲自加入进去……话说那个圣女什么的在哪里,我们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咧1

说干就干,两人也是立即出发,赤武军正集结于青水大河畔,这消息近乎妖尽皆知,并不难问,而青水的位置,在于世界的北边,只要一路北行即可,对两名天阶者来说,更加不是问题。

在天上,温去病飞行在前,武苍霓紧跟于后,望向温去病的眼神,时而振奋,时而复杂,个中的情绪,温去病完全理解。

“我说啊,不过就是换了个样貌,里头的人还是一样,用得着这么感觉错乱吗?”

“呃,这……只是久久不见了,非常想念。”

武苍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,实际的心情却静不下来,虽然这段时间里,反覆告诉自己,山陆陵与温去病是同一人,不管什么时候,他们的内心都是一样,未曾改变过,但温去病的言行,与山陆陵之间的差距,让自己仍时常怀念起那个岩石般的巨汉。

“队长你怎么会变回以前的样子?”

“为了入境随俗啊,难道不觉得,我这样子和妖族很配吗?以前我每次照镜子,觉得长成这样,根本像妖多过人。”

“……哪可能有这种事?”

仿佛听到偶像被侮辱,武苍霓立即抗辩,但随即关心起重点,“队长,之前你说,变化回这状态,只能在满月时,对身体负担还极为沉重,每次解除,都要受伤不轻?”

“以前是以前,山陆陵的宝相金身,是强行把普通人的,强度提升到与天阶者齐平,等同法身,能够负荷法身级的冲击,正面攻防无双,当然也要承担不小的代价。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现在我都已经天阶了,没有强行提升力量的问题,变回这样,就只是单纯的表象变化,我走的又是变动之道,说变就变了,纯粹只是心情问题,哪有什么代价?”

“……是这样吗?”武苍霓尴尬道:“我觉得,我还是喜欢看你这样子,特有男人范1

“我就猜到会这么说!们这些女人也奇怪,看到大只佬就感动得唏哩哗啦。”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我就是特别弄成这样,在面前偶尔露露脸,让能习惯,别看到这模样就一惊一乍的,早晚会变成精神破绽,让人利用。”

武苍霓闻言一怔,本以为这是温去病随兴而为,或者是打算拿来开自己玩笑,没想到他竟是为自己着想,还这样深谋远虑。

道谢,估计他是不需要的,说多了还会惹他发脾气,不过,想到这一点,倒是牵连出另一个问题来。

“队长,之前在北地,托尔斯基是你亲自击杀的?”

……只能这么问,不能问“是不是你救的我”,否则以他的性情,十成十会一口否认。

“嗯,那小子很嚣张,我教了他怎么做人1温去病不以为意,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那日,你以这副模样出手,后来引出了燕无双,她肯定是为你而来的。”武苍霓道:“但你后头现身帝都,山陆陵所向披靡,后来又登天弑帝,干出这许多大事,她却为何不再出现?”

一个问题,温去病动作一顿,在半空整个愣祝

这确实是个要命问题,却被自己忽略了,如今想来,燕无双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,那她为何不再有动作?

……与萧剑笏不同,燕无双没有太复杂的心计,甚至连心思都是直线条一脉,之前她为了山陆陵的现身而动,后头又为何置之不理?

这女人的性格超级烂,当然也有可能,她烂醉或大睡数月,对身外物全然不管不顾,这种事有可能发生,不过……会不会有这以外的状况?

如果司徒无视那边没有异状,自己绝不会这么想,但司徒无视、燕无双身证万古,是贾伯斯留给人族的两面防壁,该不会……诸天神魔尚未回归,这两面防壁已经先被什么阴谋者弄塌了?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