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九章 羽族皇子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九章 羽族皇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在温去病问道四方,引发天地共鸣时,在底下注视的武苍霓,暗自赞叹,虽然自己不知道这些异象代表什么,可是看天地共鸣的规模,气派非凡,恐怕获得的好处也非同凡响。

冲着这一点,自己着实为队长高兴,但笑容犹自挂脸上,一股莫名的危险感令武苍霓周身寒颤,第一时间全力发劲,凝聚法则,护住周身,试图抵挡那不知源头的危机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魔屋周遭骤现时光长河,虽然只有一瞬,但时光长河冲刷下,千里之内,视野骤变,***山野、树林,昏黄枯萎,而后复现青翠嫩绿,枯一重、绿一重,山山水水复又重,竟在顷刻间,灭轮回十余次,千载弹指过。

时光之道,是诸天万界极为高深的课题,能够掌握这道理的,就能成为万古者,反过来说,在成就万古之前,哪怕是大能,在时光冲刷下,也非常危险,瞬息殒落。

武苍霓知道厉害,全力以赴抗衡,但心里一点底也没有,当时光冲刷临身,她手腕上的玉环骤然发动。

黑红之气,交缠缭绕,从玉环中释放出来,直冲天际,无穷的魔意,让武苍霓吃了一惊。

夺颜的这个变形手环,怎么蕴藏如此深重的魔意?这是魔族之物?

他堂堂一名仙尊,怎会持有魔族之物?是他的战利品?或者,他从仙尊成妖一事,背后有魔界势力插手?

这些念头在脑中闪过,武苍霓结合玉环中的力量,抵抗住这一波时光冲刷,也多亏时光长河乍现乍没,如果冲刷再长片刻,会是什么结果委实难料。

事先全无预兆,转眼间就在死关头绕过一遭,武苍霓不由得感叹,未踏足天阶前,觉得天阶者超凡非人,拥有无可颇威能,一成天阶,为仙为神,但直到证道称尊,才真正明白

九重路漫漫,踏足天阶,也不过是个开始

刚才那一下短暂的时空灾变,如果再长一些,苦苦支撑的自己,可能意外丧亡,死前留下一个“怎么会这么莫名其妙”的荒唐执念,可换了是那些未登天阶的云云众,压根连察觉都不会,直接老病死,轮回灭度,就如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苔原,不见树林痕迹这样无知无觉的灭,岂非很恐怖?

惊魂甫定,武苍霓仰望天空,就看见温去病飘落下来,降在她的身边,一脸紧张。

“苍霓,没事吧?”

“我队长,你”

本要回答,武苍霓忽然发现温去病散发的感觉有点不同,虽然仍是一副气力耗尽,脸色偏白的疲惫样,但身上散发的气机波动,却比之前要强。

“你,天阶二重了?”

“是这样,我也挺意外的,好像是因为圣德之力增幅,我凝聚的法则,不但在人界获得认可,也进一步在妖界延展,引发世界共鸣,完善了变化大道,因此引发异象,得到天地反馈,就此升了一重”

温去病耸肩说话,试图理解刚才那串异象显现的理由,还有自己意外晋级的原因。

“这么乱七八糟的理由,二重天阶就这么上去了”

这个进阶速度,武苍霓委实难以理解,如果把两个不同世界的时光合并计算,温去病根本是一日内,连登两重天阶,甫踏足一重,日内就登了二重,有人这么夸张的吗?

“没那么了不起,时间上算起来是一日,但太一帮我把身体的伤患治疗消除,我怀疑是调整了时光流速,大概两到三个月的时间,所以我其实是登天之后,花了几个月的时间,稳固境界,调适状态,然后才顺势晋级的。”

温去病正色道:“这些事,知、我知,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等后头回到阿笔、老尚的面前”

“如何?”

“请用力宣传,我一日内连登两重天阶,空前绝后的丰功伟业1

温去病得意说完,看着武苍霓几乎抽搐的表情,哈哈大笑,被武苍霓一拳捶在胸口,变成咳嗽。

笑,非常欢愉,很多时候,更可以掩饰掉很多东西,不让心里头想着的东西,在脸上冒出来。

因为战斗,临阵提升,这或许是偶然;提升时触发天地感应,因为世界不同,触发新的异象,这或许也是一种偶然;由于选择任务,进入妖界,这更可以视为偶然。

但这么多小概率事件组合在一起,就不是偶然,更何况,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偶然。

夺颜本是仙界尊者,成妖,背叛仙界,因此,刺杀他的委托,背后是仙界进行的清理门户?夺颜的那件法器中,蕴藏滔天魔气,整件事背后也牵涉魔族,是仙、魔、妖的三方角力?这场角力的核心,是夺颜?抑或是自己?

这并不是自视过高,而是有所依据,刚才“森罗万象”还没开始就崩溃,乱流引发了时空震,让魔屋遭受时光长河冲刷,整件事看来纯属意外,只是单纯的巧合,但结果却全是对自己有利的。

首先,森罗万象没有真正具现,自己就不至于暴露,不会立即在妖界引起骚动,这大大省了麻烦,能把任务进行下去,而不是被一群妖尊围杀。

但真正宝贵的,则是那一瞬间的时光长河冲刷,在魔屋上留下的光阴痕迹!

涉及时间之变的一切,都是万古者以上,才有资格涉猎的,普通神魔哪怕踏入天阶,身成大能,对时间奥秘也是碰不着,接触不到,更无从领悟,凡是打破这个惯例的,都堪称万载难逢的机。

提前接触,就是一份感悟,更别说还留下了痕迹,能够时时进行感悟,这简直是从顶峰处垂了一条绳子下来,帮有心登山之人拉了大大一把,为日后身证万古奠下基矗

如此好事,让***的天阶者来选择,哪怕是被光阴类的神兵砍上一道,都会痛得眉开眼笑,要庆幸祖坟冒烟了,自己就这么有惊无险地一个“意外”,便尽收入袋,普天之下,真有这样的运气?

不是偶然,并非巧合,但也不会是“人”为,能不着痕迹做到这种事的,恐怕万古未足,是最顶上的永恒存在,换句话说,这一场神魔博弈,背后参与者不是普通的大能或万古者,而是

面上维持着笑,温去病心中轻声慨叹。

与妖魔斗了那么多年,这是第一次,真正体认到,自己涉入最高层次者的棋局!

在这局棋中,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?是轻是重?这局棋,是冲着夺颜来的?或者,是冲着自己来的?

温去病心中盘算,脸上表情不变,分毫不露出心里的真正想法。

虽然不喜欢被人当棋子,但实力有别,自己也不会***地仰天喊什么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喊得再多,也无济于事,最大的作用是把棋手喊恼了,直接翻桌,什么棋子都成垃圾。

当前所重者,就是累积实力,逐步自我提升,以期日后有一天,自己也能成为棋手,至不济,自己也有把棋盘翻掉的力量

“好了,不开玩笑,该把样子装起来了。”

温去病笑道:“和妖族打交道的经验不算少,选个自己满意的扮相,开始变形吧1

与夺颜的那场激战,加上刚才的诸般异象,千里之内,地貌大变,如此大的动静,数万里内,天阶者都会察觉;几千里内,地阶的妖王也会有感应,根本瞒不过,查看的人马很快就会来,再不准备,就要来不及了。

武苍霓点了点头,手放在玉环上,闭上双眼,一道幽光从玉环上发出,笼罩全身,幽光消失后,原处站着一个面目隽朗的玄袍青年,手持摺扇,风采翩翩,虽然没有角、爪,但额间、侧脸,露有黑色羽毛,正是妖界羽族的血脉之相。

“好!好1

温去病大声鼓掌,“果然一派羽族王孙公子的俊模样,苍霓,重责大任就交给了。”

幻形可以化为女身,但武苍霓却选择了男样,自然是有了心理准备,要接下那份重责大任,与妖族圣女续。

这一点,温去病绝对乐见其成,自己又不是色中饿鬼,多亏一个龙仙儿,自己现在一想到女人就头痛,能把妖族圣女扔给武苍霓去搞定,委实谢天谢地,事后还可以合理地耻笑武苍霓一辈子。

“我好了,本君是羽族皇子霓苍1武苍霓道:“队长,你怎么办?你这副模样,也不像是妖族啊1

说话的同时,千里之外,大气震动,有妖正往这边过来了

“早就准备好了,本来是想用我自己的道具,但现在可以直接省了。”

温去病轻声说着,全身骨肉开始变化,激烈蠕动,武苍霓看着温去病的妖化变形,最初还摇着摺扇,不以为意,但到了后头,双眼整个瞪大,尽是难以置信的目光。

“队长,你你这会不会太夸张?弄成这样子,那些妖族见了,你哪还用得着潜入?直接就开战了吧?”

“闭嘴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