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七章 收遗产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收遗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队长,你说的这些,真不是开玩笑?”

“仆街!我忙成这样,鬼才有时间和开玩笑。”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帮人家泡妞这种缺德事,传出去多难听?我什么人啊?这种事情我能干吗?当然是上1

“……不,这种事情……我……”

“想拒绝?可是不是总说什么要替我冲在前头,帮我挡剑挡刀的,现在还不是刀山火海咧,只是让给一个大***写写情诗,谈谈风花雪月,这样也要逃?”

温去病咄咄逼人道:“临阵脱逃,这是兵家大忌,难道要说不干?难道以前对我的那些承诺,全部都是假的?苍霓,令我太失望了1

一轮指责,把武苍霓整个都说懵了,最早听到温去病要去了结这遗愿,自己虽然不会阻止,却是一百一十个不愿意,可忽然间画风一转,任务落到自己头上,自己从旁观者,一下变成负责执行者,最大的困扰没了,更大的麻烦却来了。

“不,这个……队长,我……”

“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苍霓不去,难道要***?这……”温去病露出为难的神情,手扶额头,脚下踉跄,频频摇头,道:“这不行,我温去病洁身自好,怎么能做这种事?难道真要我为了人族而牺牲?唉,苍霓,还是上吧,怎么看都是最适当的人眩”

“哪、哪会啊?”武苍霓开始有些慌乱,“我扮男人又不拿手,以前虽然也扮过男装,但那是刺杀任务,不是……不是这种啊1

“错了!这件任务非不行,唯有,才能够从方方面面,多角度地妥善完成这任务。”

温去病一下转身,双手按住武苍霓肩头,认真道:“如果那个圣女口味正常,就女扮男装;要是口味不正常,就用本来面目上,若是口味特别不正常,歪得特别厉害……我觉得大欲天女的扮相挺好,就这么直接上,让圣女看看我们人族大欲天女的厉害1

越说越振奋,温去病用力拍了拍武苍霓肩膀,后者都快表情抽搐,面孔僵硬,结巴道:“大欲天女……是欢喜院的隐密高手,我只是冒充,不是原创,做不得准的……队长,这事还是……”

“唉1温去病一脸哀痛,负手背后,叹道:“虽然身为上司,我也不能强人所难,既然怎么都不愿意,本队长唯有勉为其难,亲身上阵了。”

“呃!不……”

武苍霓本能地脱口说不,话一出口,就自知不妙,果然温去病一转头,目光凌厉瞪来,“也觉得不妥?那愿意亲自上阵了?由全方位地去搞定那个妖族圣女?”

进也不是,退也不能,哪怕武苍霓善于决断,这一下也真是晕了脑袋,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。

温去病笑了笑,拍拍她肩膀,“还有点时间,慢慢想,想出***以后告诉我。”

……就自己而言,***是什么都无所谓,武苍霓愿意担起,那是最好,自己完全可以站在旁边看好戏,自己又不是没见过***,区区一个妖族圣女,自己难道会像毛头小子一样,听了就流口水,急巴巴地就冲过去?还不如拿来逗逗武苍霓有趣。

不过,如果武苍霓不落圈套,必须由自己来亲自上,那也无所谓,自己这辈子,打过妖,打过魔,老虎豹子都踩过,难道还会怕什么圣女?

到时候见了人,不管是甜言蜜语,还是霸王硬上弓,自己全都有相应剧本,一定能在最短时间内,让那个妖族圣女狂叫不要不要的,把任务搞定,尽快抽身回去。

“……委托接下了,现在得要先收点订金。”

温去病低声说着,闭上眼睛,感应周围的气息,着实花了一些力气,这才找到目标,伸手一挥,***山石飞起,远远砸出。

被埋在这片山石底下的,是一块大石,上头有一个扭曲的黑影,虽然已经看不太清楚,但从残留的气息与形态,可以判定,就是夺颜的遗海

劫雷威力太强,一旦在劫雷之下丧命,就是灰飞烟灭,绝不可能留下什么遗骸,夺颜不愧是气运之子,一身神能通天彻地,粉身碎骨后,还余下一道临终的残影,被牢牢烧烙在大石上。

虽然这不算遗蜕,但还能留下这样的痕迹于世,已经是万中无一的难得,至少温去病就从没听过,度劫失败还能留下痕迹与气息的,然而,温去病也绝不相信这是纯凭修为做到。

袖袍一拂,黑影灰飞烟灭,连同整块大石,一同破灭消散,只听闻几声脆响,有几件东西掉落地上。

“……果然有宝留下。”

温去病忍不住露出笑容,打天阶者掉的宝,已经很令人期待,更别说气运之子这样的特殊存在,夺颜这一生纵横仙妖两界,受天所眷,不知拿了多少好东西,现在全便宜了自己,光想想就觉得捞到饱。

听声音,掉落下来的只有寥寥数件,与自己的期待不符,但反过来说,这几件异宝,能在劫雷之下幸存,肯定不是凡物,老天替自己做了筛选,光是扛住了劫雷这事,自己就该对其另眼相看了。

手一拂,烟灰飘开,首先看到的,就是一颗赤红色的晶石,表面上已出现多道裂痕,上头发出的光芒也极微弱,却让温去病如获至宝,二话不说就抄起在手上。

“太棒了!就知道你还在1

“这是什么?”

被温去病的动作惊醒,武苍霓凑近过来看,依稀觉得这红光有些眼熟,“之前好像看过,是他那具气甲的核心?”

“说对了!就是苍穹血魔甲的核心,嘿嘿,这回赚大了。”

温去病二话不说,自己割破手掌,滴血掉落在魔甲之心上,晶石几乎是贪婪地汲取鲜血,快速将温去病滴落的鲜血吸尽,上头的裂痕却也飞快补完,虽然没有全好,但也从原本的即将碎裂,变得稳固了。

“行了,这样就暂时保住,后头只要再找材料,花时间补完,就能修复到五成。”

“五成?那不是半残?”武苍霓道:“这还有得用吗?”

“当然有,苍穹血甲本来是万古者,甚至永恒者级数才练得成的绝学,污化为血魔甲之后,虽然被降了阶,但修成的话,也足以在大能中横着走……嘿,低位天阶就想练苍穹血魔甲,简直是妄想,不是夺颜这种专门逆天的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”

温去病笑道:“夺颜几乎就成功了,只是被我们破坏,又挨了天劫,战甲之心才变成这鸟样,但只要能修复五成,三重天阶之内,基本可以横着走,正面攻击全都伤不得。”

“……这简直是无敌盾牌埃”

武苍霓倒抽一口凉气,实在想不到此物如此贵重,而温去病说完就陷入思考,想着修复之后的未来性。

……单纯修复,只能修回五成,非大能不伤。

……但后头,如果有机缘,就能接替夺颜,将这只差临门一脚的血魔甲完成,届时,就算对上那些大能,也有充足底气了。

“这又是什么?”

看温去病怔怔出神,似在盘算什么,武苍霓望向余下的两件事物,一件是个海螺、一件是微见破损的白玉手环,看得出并非凡物,隐隐有彩光流转,但具体的用途是什么,一时还看不出。

“……这两个啊,最用得到的是这手环,可值钱了。”

温去病拿起手环,二话不说,就把白玉环套在武苍霓手上,“这么多年,伴着我出生入死,我送给不少东西,却第一次送点女孩子的珠宝首饰,这回就替补上。”

被温去病亲手套上白玉环,武苍霓心头莫名一跳,但听完他这些话,反倒有些坐立不安。

“……你这借花献佛,毫无诚意,我又不缺珠宝首饰,忽然送我这个……这么不正经,我……我都……”

“哪有不正经?百分百是正事,夺颜一个仙尊,能弄得那么妖里妖气,就是靠这个伪装手环,戴上去,发动伪装,装成妖族,连那些妖尊也看不透,没毛玻”

温去病拍拍武苍霓的手臂,“这玉环和很合,那就说定了,什么妖族圣女的,由搞定,加油吧!大欲天女。”

如遭雷击,武苍霓又一次进入石像状态,呆立当场,而温去病趁机把那个海螺收进怀里。

……三件异宝,乍看起来最宝贵的是魔甲之心,但有很大可能,最贵重的是这个海螺。

……海螺的具体功能不明,可上头散发着空间波动,似乎是一件空间系的仙物,里头更是封禁重重,既有仙道禁法,也有妖术封咒,一时三刻难以分析,要花时间去逐层***。

……空间系的道具,功能来来去去就那几个,现场没找到夺颜的芥子环,而以夺颜这样的超卓人物,还用普通的芥子环,未免也过于掉价了,该不会……这个海螺就是夺颜的储物之宝,自己一口气把他的藏宝库给拿了。

夺颜摔倒,去病吃到饱……抄人家产,真是无比过瘾的一件事,如果可以只收东西,不负责实现遗愿,那就更理想了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