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六章 遗愿难了(紅包満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,。

十绝阵作为太古时代的著名杀阵,确实有其不凡威力,哪怕阵主不在,也还维持着一定规模的运作,张开着数米的阵围,抗衡着上方的万吨巨岩与落尘。

温去病一眼看出,那支落魂长幡也是法器一件,虽然未算神器,却也不凡,否则万万支撑不下,也无法发动落魂阵。

不过,长幡已处处裂痕,看这模样,再支撑不了多久就会碎裂,但在法器毁灭之前,张开的落魂阵仍生人勿近,非但普通人不行,就连武苍霓都深自忌惮。

“……还是我来吧1

温去病一抖手,天狼魔卷轴高悬顶上,伸展拉开,十绝阵光隐约展动,将他护住,轻而易举地走入落魂阵内,阻挡光羽不落,就这么长驱直入,走到白纸长幡前,一伸手就抓住了长幡。

只要把长幡拔起,落魂阵就自动解除,但温去病手才碰上去,就立即放开,微微一笑,“出来吧,你的时间也不多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武苍霓一惊,想要冲过去援手,但落魂阵未解,她只能止步于数米外,看着温去病独立于落魂阵中,身旁不远处白光一闪,渐渐凝化出一个身影来。

看到这幕,武苍霓明白过来,夺颜确实有通天手段,整个法身都毁在天劫之下,他还能维持住一缕残魂,这本事当真了得。

不过,到此也是极限了,劫雷、劫火的伤害,非寻常攻击可比,不光摧灭法身,同样也伤及神魂,一旦被伤到,基本就是没得救,不过拖点最后时间而已,怪不得温去病会有恃无恐。

武苍霓稍稍心安,但看见白光凝结出的身影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“这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武苍霓整个愣住,因为展现在落魂阵中的那个身影,没有妖角,没有獠牙,没有半点兽形,而是一名俊朗清秀的人族青年,颇有出尘之姿,仙风道骨,好像随时都能乘风而去。

……一名堂堂妖尊,怎么会有这样的神魂?这是怎么搞的?

武苍霓愣在那边,温去病却像早就料到,摇了摇头,道:“果然如此,仙尊,你怎么混到这种地步来啊?这算高升?还是?”

“……两千年往事历历,还如一梦中……”

夺颜一声长吟,目光迷离,似有无穷遗憾,随即身躯一震,好像清醒过来,眼中为坚毅之色取代,摇头道:“不,我不后悔……我此生放弃一切,就只是为了她……”

闻言,温去病啼笑皆非,这家伙要死不死,最后讲几句话,还在怀念感情。↑△旋△ m】

他堂堂仙尊,跑到妖界来,成为妖尊,还成了名军师,想必打过无数战役,如果打的敌人都是仙界,那就是从仙界背叛到妖界……怎么想,背后必然藏着一段精彩的故事,甚至是情事,不过这些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,自己也不关心。

怎料,夺颜感叹了两句,身影渐淡,目光转来凝视温去病,深深看入,仿佛***神魂。

一缕残魂,基本已经没有威胁性,温去病坦然无惧,与他对视,反正不是自己时间无多,浪费得起。

但夺颜冒出的下一句话,却让温去病皱起眉头,茫然不解。

“……原来是奇点的传承……不,已经是种子了吗?难怪……本尊输得不冤,那票老东西,真是找了个好刺客……”

“且慢1

温去病忍不住开口,“什么奇点?什么种子?老东西是谁?”

这边刚开口,夺颜仙尊的残魂就冒出强光,形影更变得模糊,温去病一看不妙,疾呼道:“且慢!话没说清楚,别急着死啊1

温去病跨前一步,想要做些什么,眼前却白光一闪,极度绚烂之后,化为乌有,什么也没剩下,只有在温去病右腕上,多了一个浅浅的白樱

“哼1

温去病脸色不好看,回身扬手,天狼魔卷轴展开,飘在落魂幡的正上方,术力发动,转眼之间,白纸落魂幡寸寸瓦解,化成点点光屑,飘飞起来,尽数为天狼魔卷轴所吸收。

阵图补完.落魂阵运用解封!

十绝阵图,是青木妖圣的遗产,虽然藏在江山社稷图内,传了下来,但这些都是青木妖圣的研究结果,大多只有四五成的完整度,有些甚至不到两成,唯有补完到八成,才能运作发动。

青木妖圣所传下,真正最宝贵的,是十阵联合的总图,将来若有一日,十阵都补齐完满,要联合发动,那张总图就至关紧要,但在那之前,他留下来的十阵中,完整度有八成的,不过两三个,温去病苦心钻研后,开启了风吼阵的封樱

社稷图中的落魂阵,完整度大约五成,温去病早先研究过,茫无头绪,不知道怎么加以补完,这回吞了落魂阵幡,解析内中术式结构,一下补完落魂阵图,解开封印,今后自己能够催动的,又多了一个落魂阵。

这边阵式一解,武苍霓了过来,先看温去病的状况,“队长,你怎么了?你手腕上的这个迎…”

“这印没事,一个誓约的证明而已。”温去病道:“仙人的誓约,如果完成了誓约,就能得到回礼:仙人的祝福。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祝福?空口白话,这有什么用?”

温去病摊手道:“就因为不是空口白话,所以才有用啊,那份祝福,是用仙人的神魂碎片所构,一份祝福等若要了一个仙尊的性命,非常珍贵的,用途多多。”

“那么好?那你为什么还臭着脸?”武苍霓一怔,随即意识到不妥,“完成了誓约?他和你缔结了什么誓约?你怎么会答应他?”

“我什么也没答应他,是他单方面送过来的,对我没有强制力,我不干也可以。”温去病脸色一沉,“那家伙只是成竹在胸,不怕我不干。”

武苍霓讶异道:“什么状况?”

温去病取出星神魔令,只见神魔令被一股氤氲白气包裹,看不真切,两侧的神魔浮雕,色泽暗哑,仿佛灵气尽去,已然损毁。

“……我本来以为,神魔令是被劫雷伤成这样,但刚刚才知道,这家伙把自己的一缕执念,留在神魔令上,除非我完成他生前的心愿,否则神魔令就无法使用。”

“……还有这种事?”

武苍霓为之傻眼,愕然道:“他的遗愿很多吗?万一他留下一堆遗憾,我们不就得替他满世界跑?这根本是遗愿绑架1

“还行,就两个。”温去病皱眉道:“他和他的手下,好像将要面对一个危机,他这次布阵,想要硬度天阶,强证大能,还要修练魔甲,都是为了解这劫难,主要是这个,至于第二个……”

“怎样?”武苍霓注意到,温去病的脸色古怪,第二个遗愿,就算不是很难,恐怕也很为难,绝对不好完成。

“这家伙……原本是仙界的仙人,还是很天才,受万众瞩目的那种,率领仙兵仙将,与妖界恶战,战功彪炳,前途看好。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但在一次战役上,他遇到了什么妖族圣女,从此心心念念,再也放不下,最后为了这段孽缘,背弃仙界,偷了仙界的阵法图,投奔妖界,一场大战,造成仙界伤亡惨重,他从此为妖尊,改了阵营,为妖族立功。”

武苍霓听着事情的曲折,越听越是心惊肉跳,听到最后更冒出一个非常不妥的念头,“等等,这家伙是为了女人而当叛徒?他和那个妖族圣女,最后怎么了?他该不会希望你……”

“唉,糟糕就糟糕在,这家伙耍纯情,一直到最后,别说圣女的,就连圣女的手也没碰到……”温去病叹道:“到死都没碰到,遗憾就变成了执念,放不下来,希望有个人代为完成了。”

武苍霓愕然道:“所以,队长你要完成他的遗愿,去保他的那群手下,还有去脱妖族圣女的?”

“……注意的身分!好歹是千金公主,用词文雅些可以吗?别那么龌龊,什么不的?人家想要的,是让这段情缘有个好结果,表达他的意。”

温去病一本正经地说着,但很快就态度崩坏,哂道:“夺颜生前是个怂货,应该是替他写封情,送束花给圣女,再讲一声我你,这个纯情小郎君就会安心上路,魂归混沌了。”

“……如果没有呢?”

“那就试着再进一步,然后更进一步,替他把圣女追到手……啧,搞不好最后真要脱圣女的了。”

温去病一串话说完,武苍霓的双眼已经瞪得有若铜铃,活像魂飞重天外,只剩下一个空壳了。

看到这一幕,温去病依旧淡然,道:“这件任务委实艰难无比,不是普通人能完成的,苍霓,辛苦了。”

“啊?队长你说什么?”

意识飞在重天外的武苍霓,一下被拉了回来,却又反应不过来。

温去病淡然道:“这任务如此艰巨,以我这瘦皮猴的长相,又不高大又不帅,怎么可能泡得上妖族圣女?我思前想后,还是由女扮男装,凭的相貌与气质,区区妖族圣女,还怕不手到擒来?”

p

那呢,先一下,其最近十天左右,我一字都,根本在工作,是吃存稿。

我外公上上周去世,葬入五指山人公墓,他老人家祈丁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