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五章 大势已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五章 大势已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大地破开,半焦黑的身影飞飙而出,仿佛冲天之鹤,但才刚冲起来,就滚落地上,大口呕血。

“呜!这……这趟……也算是出师不利了……”

武苍霓蹲跪地上,好不容易才止住胸中气血翻涌,没有再喷咳,伤得相当严重。

刚才硬接劫雷,被轰成重伤,坠入地下,险些被埋在万吨山石中,幸好自己始终维持一丝清明,奋力跃出,否则就算不会因此殒命,却也难保会否晕眩之下,伤重而死。

抬头仰望,天空恢复清朗,天劫已去,至少没有立即的危机,……

武苍霓环四顾,触目所及,俱是心惊,一场混战加天劫,纯靠阵法压制,这边才勉强维持住,一失去阵法的维护,在劫雷与炮击余劲肆虐下,别说石峰,连周围环绕的几座山峰,也尽数摧折,山崩石裂,一蹋糊涂。

而在这残破山景中,已经看不到半点夺颜的踪影,适才自己硬撼劫雷,没看到细节,不知夺颜怎么了,只晓得温去病强一炮,与夺颜殊死拼斗,至于详情,就真的没有印象了。

就自己的推判,那一炮虽然强横异常,但对方是三重天阶顶的强人,都能稳稳证大能了,又有气甲与神器守护,后手多多,更操控大阵,温去病的限一炮,能否奈何得了他,恐怕还得两说……

可夺颜已经消失不见,换句话说,温去病的那一炮,成功了!

“那……妖尊人呢?粉身碎骨了?怎么可能1

武苍霓苦笑着摇头,那一炮虽强,但就算能侥幸击杀三重天阶中的绝顶强人,也不至于到粉身碎骨的地步,顶多……被那一炮重伤后,挨了殛顶劫雷,粉身碎骨,这倒是说得过去。

“夺颜死,任务完成了,那块神魔令呢?”

武苍霓摇了摇头,眼下最重要的,倒不是夺颜妖尊的生死,而是自家队长的下落?

“……到底飞哪去了?圣德之炮,就是这点不好。”武苍霓叹道:“一开炮,人就飞得没影,从没见过这种副作用的。”

话方落,远处天幕陡然一震,整个黑了下来,像是有另一个不同的世界,正在入侵这方天地,武苍霓急急抬头,只见一个巨大的房屋形象,古怪神秘,忽而大如山岳,横亘天宇,忽而渺不可见,位置也是忽远忽近,似正在顶上,也仿佛漂浮在无穷高处……

魔屋法界!

“……这是哪门子的法界?”武苍霓诧异道:“他的内世界长这样?这是怎么开出来的?”

自己也算战遍妖魔,见过妖族魔族的天阶尊者,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法界,这别说人做不到,根本就从没听说法界还可以这样的……

“……你到底做了什么啊?”

武苍霓皱起眉头,完全摸不透温去病掌握的法则,或者该说,哪怕掌握的法则不同,开辟的法界也应该差不多,无论三千大道中的哪一项,法界都是星体之象,最终拓展成星河,这个巨屋法界是如何开出的?

想不通其中奥妙,魔屋法界已然消失,温去病从天而降,一派潇洒地飘落至武苍霓面前,衣着光鲜,手执神魔之令,翩翩风采,令人心折。

踏入天阶之后,比起普通人多了不少优势,哪怕受了重伤,也能施个小神通,让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,行若无事,虽然对疗伤没有任何帮助,可是在装模作样与欺敌上,就是妙用无穷。

“成功了,还好这东西被劫雷打晕,否则光靠法界展开,还真捞不住它。”

温去病轻抚九星神魔令,表情一派得意,喜不自胜。

这趟任务,除了刺杀,就是要抢夺这块神魔令,两个目的都有一定难度,夺颜的难以刺杀,这就不用说了,神器亦有灵性,即便兵主丧命,神器也可能自行飞走,而能够阻住神器的,起码也是神器等级。

寻常的天阶者,法界都是星象,即使展开法界,能困住敌人,也困不住神兵、神器,但魔屋法界在开辟时,特别在这方面下了功夫,温去病还在飞坠,就张开法界,魔屋一现,把飞坠中的神魔令圈住,困在法界中。

也多亏之前九星神魔令自行动、护主,施放屏障,要在天雷下保住夺颜妖尊,却因此被劫雷所伤,灵气有损,否则,即便魔屋法界能困住神魔令,但以当前温去病的身体状态,也没把握能持续压制神魔令,成功入手。

“……神器啊!好久没入手这等级的战利品了,等解完阿笔的封禁后,这战利品就归我了,哇哈哈哈,以前在团里,什么战利品都要归公,现在终于是入我口袋了1

温去病手执神魔令,得意地仰头狂笑,那个张狂样,着实让武苍霓摇头,而在一轮狂笑后,温去病转过头,打量着大半身焦黑的武苍霓,皱眉说话。

“咦?苍霓,怎么还这副狼狈样?不整理一下仪容吗?”

“……队长,我觉得……你的个性真和以前差很多,你以前,比较埋着头干事,没这么讲究外表……”

“才怪咧!我的个性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,只是明明看了,当没看到而已。”

“……胡说,你以前不管受了多重的伤,都是沉默着一语不,顶多说几个字,然后就离开。”武苍霓尴尬道:“那个形象,比较男子汉,不浮夸。”

“唉!所以说,是明明看到了,却当看不到。”

温去病哂道:“我为什么一语不?为什么说几个字就要掉头走?因为我他妈的痛到想哭啊,如果只是吐几口血,还可以充英雄,万一当着你们的面哭出来,那以后怎么混?宝相金身讲究形象的!山6陵为什么要沉默?就是为了***啊!我的个性,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一样的。”

武苍霓如遭雷击,愣了半晌,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,却仍道:“可……你以前没这么在意外表,山6陵伤了就伤了,没有特别要遮掩……”

“山6陵是个伟大个,剽悍粗犷,什么伤疤血渍挂身上,正好充英雄气概,看看我现在的个子,瘦皮猴一个,脱了衣服也没几两肉,再弄得满身血,到处穿洞,能看吗?”

温去病双手叉腰,无奈道:“虽然说人要衣装,但山6陵那个巨样,就是不适合穿衣,就得裸胸、狂野,才有英雄气概,要是套上一件巨型的黄金铠甲,再穿个金***的紧身皮裤,玩个什么光鲜亮丽,那画风……爱看?”

武苍霓难得感到畏惧,不过听了温去病的话,想像出那个画面来,登时全身恶寒,朗朗白日之下,也打起了寒颤,想了想,道:“……呃,可能……配一支黄金狼牙棒,画风会协调点……”

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行,用在身上1

不假思索的话出口,两人都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,愣了一愣,不晓得该怎么说话,将目光平移转开,停了几秒,才重新整理好心情。

武苍霓道:“隐蔽的千里大阵已破,这边的动静、气息,外界都会感知,我们必须立刻离开。”

天劫一动,对世界的影响极为明显,基本是藏不住的,夺颜能以逆天手段,广布千里大阵,秘密度劫,这只能说他个人能耐无比了得,但他身死阵解,封禁被破,除非十几万里内都没人,否则,察觉到天劫气息的妖王、妖尊,很快就会赶来察看。

温去病道:“先不忙,去天劫破坏的中心点看看,确认完再离开。”

武苍霓神色一紧,“夺颜还可能没死?”

温去病道:“不好说,如果真死了,我们怎么没被传送回去?就算晚点传送也好,这么大的怪打了,一定会喷很多宝,不捡捡就回去,将来会后悔到睡不着的。”

武苍霓道:“呃……队长,你以前常常教训我们,鸟为食亡,不要为了捡点好处,贪多务得,反遭其害。”

温去病挥手道:“那都是***啦,再说拿了也是集体公家财产,又不能私有,急着拿干啥?现在收了就是进我口袋,那怎么一样?”

武苍霓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,伸手往自己身上一刷,满身血尽化乌有,焦黑也全被抹去,恢复光鲜亮丽的模样。

两人飞身而起,向夺颜之前所在的位置移去,温去病尤其觉得紧张。

这可不是一位寻常妖尊,而是本方世界气运之子,身上能掉的东西,件件是宝,万一还有芥子环什么的,直接捞一座宝库入袋,都是很有可能的,简直是千载难逢的级大生意,如果错过,后头回去肯定睡不着觉。

而且……假若自己没有估错,夺颜藏起来的,恐怕不只是修为……

两人来到夺颜之前所在,那边在炮击、雷劫之下,毁得一塌糊涂,只余万吨碎石、重重糜粉堆积,换了普通人,现在仅能干瞪眼,不过对上两名天阶者,随手挥动,就把阻碍都排开。

阻碍被排开,温去并武苍霓都看得清楚,一支长长白纸幡,着幽玄道光,矗立在地上,周围阵图隐约浮现,像在守护着什么。

“果然有鬼1

温去病一笑,飞快飙射下去,直冲着下方阵图而去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