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气数已尽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气数已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落魂阵一动,落魂光化为光羽,飘散天地,每一片光羽上,都浮现玄奥古妙的符文,散落而下,消魂蚀魄,只要魂魄一消,元神碎裂,不管修为多高,都是身死道消。

武苍霓一见这光,就知道不好,想要闪避,可落魂光羽自四面八方飘落,避无可避,稍微沾上两片,只觉得神魂动摇,意识像要离体而去。

即使意守玄关,全力相抗,武苍霓也不晓得自己能撑多久,力之大道在这种斗争上,并不具有优势,而更糟糕的一点,是天上劫雷轰隆作响,又是一道劫雷轰然射落,内外交攻,危在一瞬。

……只能拚了!

这念头才刚动,武苍霓骤觉身上一紧,还没意会过来,已经被温去病打横抱起,飞身而走,以高移位,避开了轰落的劫雷。

天狼魔卷轴摊开,浮悬顶上,挡住了四面八方飘来的落魂光羽,就只听见轰隆爆响,地面被打裂出一个大洞,直透百米地层,整座石山都开始晃动。

武苍霓被温去病抱着,身上骤暖,一种无法言喻的安心感,更有一种淡淡的幸福甜意,涌上心头,很自然生出一份冲动,想依偎过去,一直贴靠在这胸膛里,但兵凶战危的氛围,仍令她一下清醒。

“放下我1武苍霓急呼道:“别让我成为你的负担1

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阵势,但能够对天阶者起作用的杀阵,同样也能摧毁神器,天狼魔卷轴强行撑着,根本撑不了多久便会灵气折损,遭到破坏,而劫雷也会将这边列为目标,共同遭难。

“别嗦1

温去病一下停步,放下武苍霓,喝道:“为我***1

一声喝完,温去病手结法印,指向旋动中的天狼魔卷轴,催上头的阵图。

若单纯以天狼魔卷轴抵挡落魂光羽,那确实会令得神器损伤,但天狼魔卷轴本身内建十绝阵图,哪怕还未完全解析,能用的仅有两三个阵图,却也能自行动,以阵对阵,不伤神器自身的灵气。

现在己方身陷局中,要破这局,先要解对方的阵,先瓦解掉夺颜对这方天地的控制,否则在他的世界,什么也为他所控,根本就不用打了。

如果只有武苍霓在此,境界有差,力之大道又无针对优势,今日之战凶多吉少,不过温去病仍有底气,就凭自己同样是阵道好手,更持有丝毫不逊于对方的同级阵图。

法咒一催,强风疾火从天狼魔卷轴上闪现,飞快往周围延伸,狂吹的飙风,席卷八方,将迫近过来的落魂光羽,全数逼在外头,不能近身。

太古通天十绝阵风吼阵!

这边狂风一起,那边的夺颜妖尊也整个愣祝

最初,他看到温去病拿出天狼魔卷轴时,还心下暗喜,苍穹血魔甲在功成六成时,便硬接炮击而伤损,就算没功亏一篑,也多半没法照自己期望的那样,在后头那件大事中作为底牌,但如若得到那件地神器,筹码就多了一份,或有希望成为支柱。

跟着,看到那名人族天阶要动法阵,以阵抗阵,夺颜顿生鄙夷,仿佛看到最大的笑话,自己的阵道独步妖界,后头参得太古十绝阵之秘后,恐怕连仙界也没多少阵学家能与自己较量,区区一个人族,来这里卖弄,简直是找死!

再然后,夺颜就笑不出来了……

风吼阵!

竟然也是十绝阵!

这应该是诸天万界的失传绝秘,不是想有就能有的,那票老东西究竟是从哪里罗,整出这么一个奇葩刺客来?

看见风吼阵出,夺颜瞬息傻眼,但在短暂呆愣之后,他感到的便是狂喜。

……实力不够的刺杀者,唯一的功用就是送宝,只要把这两人擒杀,那件卷轴神器、风吼阵图,甚至那尊详情不明,威力却大到***的炮,便能尽归自己所有,不但补了苍穹血魔甲伤损之憾,更让自己有十足把握,度过两个月后的那场劫数。

一念既动,夺颜立刻法咒加催,迫出一口鲜血,喷在白纸长幡上。

十绝阵夺天地造化,开辟世界,甚至可以短暂隔绝天劫,是自身最大的底气,之前是为了藉劫雷、劫火锻造血魔甲,这才硬豆セ鳎倍冉伲缃裱Ъ咨怂穑殉欣谆鸲驮欤约旱淖罴延Ρ洳呗裕褪窍让鸬校偎呈贫冉佟?p> 落魂阵、风吼阵位阶相等,难分轩轾,但自己起手在先,夺了先机,那名人族就休想与自己争夺世界控制权!

这一口鲜血喷出,落魂幡大放七彩光华,几乎亮到要喷吐出火焰来,而放射出的那些彩光,仙气氤氲,又一次让温去病错愕。

……仙血?

……堂堂妖尊,怎么喷得出仙血来?我***到底在刺杀什么奇葩物?

满脑的错愕不解,但眼前的现实就是如此,己方力量差了两重天阶,又失了先手,落魂阵在仙血催迫下,先是强光冲霄,夺颜顶上的天空,混沌难明,天雷一时落不下来,落魂阵更强势压逼,展开到一半的风吼阵,被挤压推回,岌岌可危。

同时,温去病两人的顶上,空中电光闪动,又一轮劫雷要轰落,温去病正支撑维艰,根本无力顾及。

武苍霓也看出情形不妙,连忙喝道:“你专心挡他的阵,劫雷我挡1

温去病点点头,却也晓得武苍霓撑不了太久,最多两三下,万一碰到那种连环落下的多重劫雷,一就直接了帐,自己与她并没有太多时间……

情势恶劣如斯,只能拚尽,温去病一手持法咒,维持天狼魔卷轴的增幅,强行把风吼阵的范围往外推,与落魂阵相对峙,另一面,右臂扬起,金芒闪动,圣德之炮重新凝结起来。

……如果不能打开生路,今天就要死在这里,哪还管得什么后头的重伤?

……圣德之炮,是当前自己最大的攻击输出,祸福成败,都赌在这一击上。

温去病这边的圣德之光一起,那边夺颜妖尊立生感应,这一回看得仔细,登时从圣德之光中看出来历。

“……凤凰一族的五德之气?”夺颜险些惊得魂飞天外,又掌十绝阵,又通晓五德之气,这是哪里来的妖族王子?可怎么偏偏又是人族之形?难道……

震惊之余,夺颜全力施为,又几个法咒连环加持,落魂阵强势压逼,想要抢在这一炮轰之前,先把对面给放倒。

……刚刚那一炮的威力实在太惊人,若再用血魔甲去挡,未完成的血魔甲恐怕当场毁灭,而若不用血魔甲挡,自己的妖身可没把握硬扛。

夺颜的紧急动作,其背后用意,温去病如何不知,自己的圣德之炮,绝对威胁到了点子上,当下猛一咬牙,就要强行轰,可凝气到半途,陡然一阵头晕眼花,胸口烦恶,再一迟疑,大口鲜血狂喷而出,双腿软,险些就一跤跪倒。

“队长1

正自凝力,预备拚着性命不要,务必从天雷中护温去病周全的武苍霓,骤见这边的大***,惊骇莫名,什么也顾不得,先俯身去扶。

“队长,你怎么样?”

“……别……别管我……”

温去病抹着嘴边血,摇摇晃晃想要站稳,却一跤跌跪下去,张口呕血,撒在地上,犹如箭钉,痕迹深深,遍地殷红。

受创的理由,温去病自己比谁都清楚,就是过度勉强了,本来连两记圣德之炮,就是不被允许的限行为,但自己依恃上趟的成功,想要再如法泡制,甚至还一面强撑风吼阵,一面想要炮。

左强撑,右也强撑,什么都是强撑,强行硬干到最后,结果自然就是崩溃,并不是每一回都运气那么好,可以靠精神越**,强行硬干过关的,特别是,这回到了人家的主场,对方还是个有主角威能的,想靠运气来过关,只能说是脑子进水……

……这下,真是没别的策略,只能赌运气了……

但奇怪的是,为什么对面那个长得很帅的妖尊,呆呆出神,没有趁机动手,还连落魂阵光都停了下来?

温去病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***倒地的同时,夺颜骤然感到一阵寒意,像是有什么莫名危机将临,比天上劫雷、地上荒火更为凶险,堪称此生危机之最,直逼而来。

自己这一生,征伐无数,不知闯过多少生死险关,能够幸存到今日,诸般仙法、妖技还是其次,最主要的,就是这份乎常人的危险灵觉,能早一步洞察危机,预作防备,甚至因此多次避过大能加害。

现在,这份危机感又来,比天劫还要强烈,偏偏源头未明,不知到底因何而生,无从防起,怎不由夺颜冷汗涔涔,心惊胆颤?

……情况不妙,虽然不想再用,也只能一试了。

夺颜把心一横,一手维持落魂阵幡,暂阻天劫,另一手掐指计算,指掌间仙气氤氲,子丑寅卯十二干支,随着神光闪烁,飞快运转,不一会儿,结论就跑出来了。

……我的一生运势,莫名被削减大半,跌落至此生低点,怎会?

……本尊……气数已尽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