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雷火铸法身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雷火铸法身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山6陵擅长打硬仗,直来直往,冲锋无敌,这是人们对于英雄的印象,但事实上,各种偷袭、打闷棍、伏击、设陷阱的战斗,他也全都擅长,要不然,单纯的冲锋队长,一个月都可以阵亡十七八次,早就死掉了。

刺杀高手这种事,温去病挺拿手,甚至远比武苍霓更经验丰富,到场之后,没急着立刻动手,而是先观察周边环境,省得暗算不成,反落入旁人算计。

此刻,一看见目标,温去病就觉得很不协调,妖界的大人物,却使用仙界的技术,虽然里头还是有妖界巫法的部分,算得上双极合一,兼具双方之长,但看起来还是很怪。

妖族与兽族近似,基本上思维都是直线条,不擅长拐弯抹角,连所盛行的术数,都是原始风格极重的巫法,在这系统下栽培出的人才,要学习背后理论细腻而繁复的仙阵,难度不是普通跨科系那么简单,真要是天纵之才方可。

武苍霓道:“人家是名军师,可能脑子特别好使,是级智者那一类的,所以做得到这种事吧?你擅长阵学,看看能不能利用那边的布局,反将他一军。”

吃过无数次亏累积出的经验,哪怕身成天阶,武苍霓也不愿随随便便跑到人家地盘上开战,特别是已经摆好的阵式,鬼才知道那里头有些什么,一不小心栽进去,天阶者也要粉身碎骨。

而这也正是温去病的思路,等闲天阶者度劫,自身处于最弱的状况,若不是处在没人知晓,又兼具天险功能的秘境,就是邀集强手为己护道,如果搞不清楚部署,欢天喜地跑出去玩刺杀,一出去就掉进重重包围,那就搞笑了。

温去病抬起头,左右观察,并且动灵觉感知,很快就有了讯息,眉头也皱得更深。

“……奇怪,方圆千里内,除了我们三个,就没有任何强大个体存在,他没有请高手来护道。”

“这也不足为奇,证道的关键时刻,请来的人就算是亲朋好友,也可能倒戈,很多疑心重的高手,证道时根本不敢请人护道,只是深深躲起。”

“要这么说也是,方圆千里都在阵势笼罩之下,勾连地脉,构成大阵,用途是遮蔽气息,隔绝感应,不让人现这里的异状,这点是挺合理的,但……山上的那七重法阵,功用是聚能,层叠增幅之下,打下来的劫雷、冒出的业火,杀伤力都会大幅提升……这家伙不是想找死,就是别有意图……”

说完,温去病沉吟思索,自己是不会相信如此修为的天阶者,有***倾向,而这样的设计,通常是借助天劫之威,藉机淬炼一些物品,打造神器、练蛊炼丹,或是成就某些特殊***,换句话说,夺颜这家伙其志不协…

武苍霓却对这讯息不是太在意,问道:“夺颜本身的修为如何?我感应不太出来。”

温塞处在整个大阵的中心点,大阵掩蔽了他的气息,我也感知不出,但都搞出这么大阵仗了,如果没有天阶三重的修为,还这么增幅雷火之劫,不是摆明***?”

武苍霓想想也是,道:“天阶三重的妖尊度劫,没有广邀帮手,必然有诸多后手,可我们现在什么也不知道,就这么跳出去,会否……”

温去病哂道:“只能怪太一不给便宜了,宁愿把我的伤治好,也不让我们提前两个月来,做好准备。”

武苍霓道:“诸天神魔不地道,这么做,很有可能是把我们当***使,让我们与夺颜拚个两败俱伤……鬼才知道那个委托任务背后,藏着什么神魔势力?”

温去病低声道:“这个先顾不上了,我还比较担心,任务中提及的那个神魔令,到底是不是我们要的兼具神魔属性之宝?别打生打死半天,干掉了夺颜,东西也被我们意外破坏,那才真欲哭无泪。”

“……有道理,名字叫做神魔令,可能真是兼具神魔属性之宝,以那班神魔的尿性,这事很有可能。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刺杀同时,还要设法不伤他身上的装备?这怎么可能?”

刺杀成功的关键,是靠圣德之炮,而那明显是一击必杀,出时全然没得留力的杀技,又如何留手?

温去病道:“我来想办法吧,现在先等那个头上两只角的家伙动起来,任务简介说,他要靠神魔令来度劫,那起码也得把东西拿出,总不会都不亮法宝就把天劫度了。”

不见兔子不撒鹰,起码要见了那块神魔令,才能动手,温去病的想法如是,而妖物尸骸之上,手捏法印,念念有词的夺颜妖尊,额上浮现汗珠,气机与周边大阵结合,动作越来越快,也行功到了紧要关头。

温去病不白浪费时间,同样盘膝而坐,双掌一翻,各自凝气,开了一个小阵盘,试图无声无息地破入整体大阵当中。

劫云飞快凝聚,异象连连,方圆千里内却没有任何动静,极不寻常,但略加探索,温去病便大致确定,夺颜布下的这座千里大阵,除了封断气息,还包括制造幻象,虽然自己所见,千里之内,劫云凝聚,血光冲天,但大阵范围以外的生灵,恐怕看到的就是风和日丽,一片平静,压根不会现有人在此度劫。

“……不得了,真是仙家的高绝手段。”温去病喃喃道:“听说仙界有这样的神妙法阵,其名不传,连天劫的雷与火都能藏住,令神魔不觉,在度劫时不受干扰,堪为秘中之秘,真想不到,居然在妖界让我见识到了。”

……但是,这种即使在仙界,都属于不传之秘的无上妙法,为什么会在一名妖尊的手中使出?

……这不是简单的技术外流,或是什么得到了仙界的秘宝而已,妖族天生思维直接,就算得了仙界的秘法,也难以学会,更别说挥到这程度,简直冲破了先天的血脉隔阂。

……难道,这个夺颜真是妖界亿万中无一的天纵之才?

……这种人物,不是暗藏隐密,就是天生的气运之子,我们居然要刺杀这样的人物?

想到这点,温去病益觉得这任务没那么单纯,甚至隐约有点头皮麻,但哪怕如此,现在也不及多想了,因为当空中劫云越来越阴森,血光浓到开始滴下红雨,道劫雷将落,而夺颜也有了动作,十指结印,一道青红光芒从身上射出,浮于顶上,化为一块令牌。

令牌的两面,分别呈现不同的雕刻,一面是天宫琼宇,诸神护持;一面是九幽地心,万魔狂舞,只以一牌两面之隔,划分神魔,双方蓄势待,隐然就是一场随时爆的神魔之战。

这也还紧只是表面,唯有当神识透入,才会现令牌两面,不光是两幅雕刻,更是两个被分隔开来的世界,内中神光普照、魔气深深,两种不同的属性,充斥于其中,自成世界。

九星神魔令!

宝令一现,空中浮现诸神、诸魔的模糊形象,拱卫成壁,护住夺颜妖尊,更恰恰挡住自九天轰落的道劫雷。

温去病看得清楚,被底下妖阵增幅的劫雷,破开大气落下,惊人的威力,毁灭一切,比武苍霓、自己承受的异常劫雷,还要更强得多,估计已经到达大能的级数。

同时到来的,还有九地劫火,由地下透出,与天雷相呼应,合力齐鼓夺颜妖尊,威力同样是大能等级,天雷地火合一的声势骇人,温去病心头震动,暗忖自己在这阵仗里,不知能支撑多久?夺颜透过增幅,引来这样的天劫,欲证大能,果然是气运之子这等级的人物。

……等等,他层层增幅的天劫,才相当于大能的程度?

……这状况好像有哪里不对!

神魔令上,诸神、诸魔的模糊形影,齐齐动作,化为障壁,分别阻挡住劫雷、劫火,不让天雷地火合一,爆最极限的威力,就这么挡开第一击。

武苍霓低声道:“倚赖器械,心存侥幸,这天劫恐怕他过不去。”

温去病哂道:“说得那么漂亮,那不如自己站过去,不靠器械,看看挨不挨得过去?”

话甫落,第二道劫雷、劫火又到,这一回,九星神魔令张开的屏障,挡住了大半威力,却出现一丝空隙,剩余的劫雷、劫火穿隙而入,交织于中央,痛击妖身。

机会在眼前,温去并武苍霓没有轻举妄动,却见夺颜周身浮现一股无形气劲,凝于体外,挡开雷与火,更隐约形成一副铠甲之形。

武苍霓还不是很了解,但温去病心头一跳,晓得自己的判断果然不错,夺颜特别开启妖阵,血祭增幅劫雷、劫火的威力,确实是有所为而来。

他周身没有材料浮现,所以目的不是打造神器,而是淬炼自身,修成特殊***,从体外的铠甲之型看来,该是修练某种气甲、法身一类的技巧,威力……无可估计。

看清楚了这点,温去病正待动作,身边劲风飙起,武苍霓已经率先冲出去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