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九章 您的余额不足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您的余额不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看着温去并武苍霓消失,站在原处的尚盖勇、韦士笔互看一眼,表情都很优闲。

尚盖勇道:“阿山办事向来迅,这一走,应该等一下就会回来了吧?”

韦士笔笑道:“你只记得他办事很快,却不记得他办事一旦快了,就会变得很不靠谱,在战场上的时候,杀敌如果快,敌人诈尸率便高,有几次险些酿成大祸。”

“……说得倒也是。”尚盖勇寻思道:“但不管靠不靠谱,他回来应该是很快的,不晓得要多久?”

韦士笔道:“无论多久,如果我们要在这边等,总要找点事情来打,不然不是好无聊?”

“有点道理,那我们做点什么好?”

尚盖勇的回话,听在旁边的龙云儿耳里,觉得很有趣,自己是把这两位碎星武神当成偶像看的,看他们表现出这种日常平淡的一面,以一个粉丝的心情,实在觉得很有趣,当下就想主动提议,看看是来下个棋,或是请他们说说当初的英雄事迹,让自己能多点了解,最好还是和温家哥哥相关的事。

“………我觉得,底下那座封神台很诱人。”

韦士笔淡然一句,像说着午餐有什么诱人菜色一样,却让后头的龙云儿,像是被一桶冷水当头浇下,从脑袋凉到脚底,笑容也一下僵在脸上。

……他在说什么?韦帅说了什么?

……封神台很诱人?哪里诱人了?他想做什么?

……不、不会吧?他不会是那个意思,就算真的是,这里也还有尚帅在,不会放着他胡来乱为的!

“说得也是,确实挺诱人的。”尚盖勇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如果只我们两个人的话,倒还好办,可这里还有别人在抄…有点棘手碍…”

……坏了!尚帅也靠不篆…不对,他本来就靠不住,自己怎么会把希望放在一个根本就不能期待的人身上?

龙云儿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早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特别是尚盖勇刚才的那句话,更让自己遍体生寒,感到危机。

“……那还不容易。”韦士笔微微一笑,“碍事的人,直接让她自动消失不就好了?这事我们可没少干吧?”

“确实也是。”

尚盖勇边说边点头,与韦士笔齐齐回头,目光落在龙云儿身上,更一起露出一个看似温和友善,实则杀机深藏的微笑,虽然没附加言语,可莫名杀机临身,龙云儿不自禁地摆出防御架式,更后退了两步。

……这两个人若联手攻来,我如何挡得住?不对,就算韦帅力量全无,但光是一个尚帅,我也万万敌不过的!

心慌意乱,正自忐忑,龙云儿脑中一时不知闪过多少念头,还没能有个决断,就看那两个笑得诡异的男人,像是什么都没看见,又把头转了回去,一派淡定悠然。

韦士笔道:“不过,时间不好说,说不定我们这边才开始消遣,阿山就回来了。”

尚盖勇点头道:“没错,刚开始找消遣,阿山就回来,找了也白找,我们还是耐心点,直接等他好了。”

两边一问一答,似乎刚刚的说话全没生过,一切重归平和,龙云儿暗叫侥幸,看起来这两位只是拿自己开心,否则他们如果真有什么动作,自己小小一个地阶,又凭什么来挡?

才刚心中放宽,一个声音莫名响起,传震九霄。

‘降临指定时间,专享服务,使用须扣除金叶。’

这个声音的突然响起,在场三人动作一顿,都感到意外,而当稍微理解话意,反应过来,韦士笔、尚盖勇对看一眼,都暗叫不妙。

太一的声音响起后,就没有进一步反应,直直过了十余秒,才有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‘经确认,您的金叶余额不足。’

非常年轻的女声,不是太一寻常的腔调,给予人的感觉仙灵清圣,没有半分邪祟之意,非常特别。

三人都听得出其中的特别,但眼下重要的,不是声音,而是这话里的意思,无疑温去病已经掉坑了,他使用了一个必须付费,甚至可能高额付费,偏偏他自己没钱付的服务。

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太一这边享受服务,却不付钱的,哪怕是故意设计,现在温去病户头里金叶不够扣,会怎样?

‘……金叶额度不足……’

太一的声音响起,不是女音,又回到了平时的混沌之音。

‘将于返程时扣销相应时间/

这一声响起后,天地星河,宇宙洪荒,重归寂静。

荒山野岭,霞光闪动,两道人影出现在树林里,女的英武俏美,男的风度翩翩,正是武苍霓与温去玻

“……咳咳,有点喘啊1

温去病甩了甩手臂,道:“上次穿越,没喘得那么厉害,怎么我觉得刚才好像有很多烟呢?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不晓得,我没觉得有什么呛的,倒是在这里,味道好臭,像是什么屠宰场或是牧场,这里就是妖界?”

抬头仰望,空气中弥漫着五彩雾岚,犹如瘴气,甚至含有毒素,虽然对天阶者没有影响,但闻嗅起来,就是一阵阵中人欲呕的腥臭气息。

温去病笑道:“应该是吧,太一不至于这么脓包,搞到送错地方,不过,唔……有些不妥。”

稍加运气,温去病就现了问题,自己体内血气充盈,再非出之前,极度伤损、疲累的状态,因为连圣德之炮所造成的伤势,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。

“……这状态,起码要休养上三个月。”温去病手掌平伸,继而虚抓,操控体内力量,确认恢复状态,“很理想,重新战斗已经没有问题了。”

武苍霓奇道:“你的伤好了?但……怎么会?”

温去病哂道:“可能是我多加的那句话吧,我说要嘛把我们送到事前两个月,要不然就干脆治好我算了,倒是想不到,太一这回那么阔气,居然做了最不可能的事,白白……不好1

“怎么了?”

武苍霓刚一问,随即会意,太一讲究等价交换,从来没有白给白送这回事,这回帮温去病治疗**,恢复力量,确实是意外之喜,甚至可以说好得有点异常,但无论如何,白给的便宜可一不可再,太一在这里开了方便之门,肯定就不会再有***通融,换句话说……

“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

武苍霓紧张一问,温去病无法回答,自己并不晓得妖界的历法,不可能知道现在算什么时间,有些世界连日夜之别都很模糊,更没法简单界定上午下午,何况,武苍霓问的时间,其实是指任务执行的时间节点。

这边答不出,但***却自动显现,来自天上的莫名气机,温去并武苍霓同感颤栗,抬头仰望,九天之上,***阴云迅凝聚而来,遮天蔽日,云中更有诡奇闪电光。

“……劫云?那个名军师正在度劫?”武苍霓脸色一沉,“我们手气不怎么样碍…”

寻常修途要度劫证道,踏足天阶时,都是雷劫,但要身证大能时,阻道之劫的呈现就各有不同,或是雷,或是火,或是心魔幻象,或是力量归无,或是寿衰命危,甚至多样齐来。

站在刺杀者的角度,最好的状况,就是目标人物寿衰、智乱、力量归无,根本失去抵抗能力,那别说靠近过去,直接拎颗石头扔去砸,都可以轻松完成刺杀,而且这几项灾劫,只作用于度劫者本身,不波及旁人,最是容易不过。

而雷劫、火劫这一类的,就比较麻烦了,牵连范围广,伤害也大,尤其是雷劫,跑进雷劫范围杀人,很容易被认定为辅助度劫,连带成了劫雷目标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完全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。

温去病道:“我们碎星团的手气,本来就不怎么样,比这更糟的情形都遇过了,先去看看状况吧。”

圣德之炮虽然厉害,但也不能连目标都不看,直接对着劫云汇聚处就开炮杀人,当前情势,必须先去看清楚敌人状况,温去病与武苍霓打过招呼,两人藏匿住气息,飞身而起,往劫云汇聚的正下方奔去。

转眼间,目标就已经出现在眼前,那是一座被五峰环绕的光秃秃石山,不见树木,却以旗、血符,布下里里外外足七层的法阵。

法阵的中心,是一名背生蝠翼,顶有双蜗角的青年大妖,身穿皮甲,面上有鲜血画成的符字,脚下则是几头体长逾百米的妖物尸骸,级俱被砍去,妖血流出,顺着事先开掘好的沟槽,环绕山体流下,经过那些旗与血符,激术力。

七重妖阵,凝聚磅礴妖力,化成血光冲天,将整片天空,染成血红,不祥的氛围,阴云翻翻滚滚,电光一时不落,云中仿佛随时会滴下血来。

温去病看了这阵仗,眉头微皱,低声道:“怪了,这阵势不太对啊,妖族的术数另辟蹊径,属巫法一脉,可这个阵的旗……怎么看都是人族道门一脉,仙界法统,这两边难道还有学术交流不成?”

武苍霓道:“可能也是和太一买的货吧?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