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出发(紅包満五百加更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处于神魔空间内的碎星团成员,为着眼前的情况,仍在商议不休,这一趟前往妖界是势在必行,可要由谁前去,就很有讲究。

温去病身具圣德之炮,是此行成功的关键,没有他不行,余下的人里头,韦士笔力量被封,去了就是送死,至于尚盖勇、武苍霓,两人基本都有强烈意愿,愿意与温去病并肩作战,而双方的战力也有保障,因此,与其说是谁要去,不如说是选谁该留?

尚盖勇道:“是神都武家的中流砥柱,没有坐镇,武家恐怕会出问题,不好走吧?”

武苍霓摇头道:“尚帅此言差矣,极乐堂也唯你马首是瞻,如果少了你的领导,不晓得会失控到什么地步,没有你可不行。”

双方各有认知,开始争辩,而在旁边的同志,则是一脸悻然。

“……我曾希望,幸存的弟兄们能各自发展,建立自己的势力,后头碎星团势力重新振作时,登高一呼,就立刻能组成一支大势力。”

韦士笔叹道:“实在估不到,势力是有了,冲突却也有了,阿山,我真是羡慕你啊,大家都抢着和你一起出任务,你啥时这么抢手了?”

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大家都还抢着救你咧,你面子岂不是更大?其实出去和回来基本零时差,谁去都一样。”

韦士笔道:“话是这样,但你们前去妖界,深入险境,总要选个有优势的,能在妖界占到便宜的,跟着去了才有意义,否则,万一身受重伤,就是有命回来了,也要养上半天。”

温去病笑道:“你还是老样子,我们的第一精算师,就算受重伤,伤有多重?能怎样继续出手?你都要算好好,作最大程度的利用……”

“情势维艰啊,我习惯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定计了,以前在团里,要什么缺什么,后来落在妖女手上,除了自己脑子以外,什么也没有,只能不断在脑里计算,把什么都想好,把握每一分机会,祈祷自己有朝一日逃狱时,能立刻行动,起到效果……”

韦士笔沉吟道:“我相信碎星者不会死绝,如果我刺杀皇族被擒的消息传出去,肯定会有人过来,利用机会救我或是杀皇帝,那羲皇玺的陷阱就能发动,阿山,你藏得太好,我竟然全不知你的底细,要是早知你的身分,我就可以用些更稳妥、更对我们有利的计画。”

温去病笑道:“知道你很不容易,来,给个建议,现在该怎么分派?大军师。”

韦士笔瞥了一眼犹在争论中的两人,低声道:“不用想,肯定是苍霓,让她和你一起去吧,我负责拖住老尚,你们去妖界玩个一周,生米煮成熟饭,熟饭再煮到烂了才回来。”

温去病皱眉道:“这算什么建议?你是基于任务成功性才这么说的吗?”

韦士笔低声道:“兄弟一场,我自然要先为你着想,更何况,苍霓与我也算有交情,她看你的那眼神,简直就像是老虎在看滴血的肉,再不把你丢出去,口水就要滴下来了。”

“……我们现在是为了救你而奔走,你还拿我来耍?我直接把你绑上封神台当活祭品算了1温壤:“说正经点的,好好分析1

“那当然还是苍霓了,你们是去妖界,妖族以力为尊,苍霓是力之大道的传承,到了那边,容易隐藏,也有许多的方便,至于老尚……”

韦士笔别了别嘴,“他那身气息入妖界,不是等于拿着火把跳油海?妖界和鬼界可不友善碍…”

“……鬼界和哪一界友好了?”

温去病低声应一句,没有太多的话,晓得韦士笔已看出端倪,哪怕力量被封锁,他的眼力与灵觉犹在,一番近距离相处后,尚盖勇的状况,纵能瞒得过***人,又怎么瞒得住他?但就不晓得……他对此事有什么想法?

朝韦士笔再看一眼,温去病眼带询问,而韦士笔的眼中带着笑意,却坚摇头,低声道:“未必绝望,给我点时间,我来试试。”

一句话,让温去病眼中放光,以前的各位同伴中,自己最抱以期望,想要能够回归相助的,就是韦士笔,他多智善谋,有他回归,哪怕力量被封锁,也能成为自己的重要助力,反正他的强项从来就不是武力。

“我来试试”这句话,让老尚来讲,自己肯定信不过;如果让香雪来说,就注定是一场大灾难;要是出自那个人的口中,就表示他要收网了,而由韦士笔来说,起码能给自己信赖的感觉,如释重负。

“好。”温热我们回来,一起试试,只要先助你恢复力量,后头我们就更多点希望了。”

基本商议已定,温去病把龙云儿拉过来,对韦士笔道:“这是我家的人,今次我上京之前,已经伏下后手,只要狗皇第一死,就会连环传讯到海外,让老兄弟们回归,现在可能已经在路上了,领头的,都是阿笔你的熟人,但在他们抵达之前,你要联络他们,或是要使用什么我的资源,云儿都是你的最佳助手。”

龙云儿欠身,向韦士笔施了一礼,晓得此次任务等级颇高,自己勉强要跟,只会给团队扯后腿,所以没有争取,但心里也觉得奇怪,太一任务每次都是去和回来只差一秒,温去病直接出发,转眼就回归,又何必交代后续事务?

仿佛看透了龙云儿的想法,韦士笔摇头道:“不要太信任太一,习以为常的各种惯例,完全有可能忽然改变……让目标养成习惯,再利用这习惯来坑人,这种伎俩司空见惯,不足为奇。”

龙云儿讶异道:“韦帅的意思是,家主他们此去会……”

韦士笔笑道:“我可没说,只不过什么事情,准备得多好过没有,就算今天用不上,改天也会用上,如果能准备得好,这辈子都用不上,那就赚到了。”

龙云儿困惑道:“准备好的东西,一辈子也用不上,那不就彻底浪费了,这样为什么会赚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韦士笔的笑,意味深长,“就因为你准备得滴水不漏,所以才能用不着啊1

龙云儿微微一怔,细想一层,随即恍然,向韦士笔深深一揖,“谢韦帅指点,我受益良多。”

防敌,如同筑坚城,城盖得无懈可击,固若金汤,敌人自然不敢来犯;没有敌人来犯,坚城孤立在边境,看来像是白白浪费的一笔开支,但比起敌人破边而来,烧杀掳掠造成的伤害,这份投资实在太值得了……

温去病道:“我这状态,出发了也没屁用,接任务的时候,看看能不能选个穿越时间,早两个月之类的……”

完成任务的唯一希望,就是出动圣德之炮,一炮袭杀目标强敌,但目前的身体状况,一个月内怎么都发不出第三炮,起码要休养一个月,两个月是更为理想的数字。

妖族名军师夺颜,要证大能度劫,这固然是最好的下手机会,可更理想的,是穿越到那之前的两个月,熟悉环境,做好准备,刺杀之举才更添胜算。

韦士笔摇头道:“太一素来黑心,未必会给你这么大的方便……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试试看,不成功,就硬着上,反正没损失。”

众人商议既定,就唤来武苍霓、尚盖勇,确定后头的行动方针。

尚盖勇听到自己负责留守,有些欲言又止,但想到自己深入妖界的结果,话终究说不出口,耸了耸肩,不多言语。

武苍霓争取到了这位置,却没显得兴奋,而是冷静想了想,道:“我们这样入妖界,目标太过明显了,我建议,还是准备点易容道具……”

碎星团和妖魔是老对手,在各种明***暗箭的斗争中,也没少用过乔装潜伏、栽赃嫁祸之类的伎俩,武苍霓记忆中,就有两次冒充过妖族,使用的道具是团里提供,现在回想,肯定是温去病的作品。

温去病抓抓脑袋,道:“我自制的拟态手环,可以混淆妖族的认知,派得上用场,不足之处……反正是天阶,自己弥补吧。”

说着,温去病取出一个手环,递交给武苍霓,自己却没有,尚盖勇好奇提问,温去病耸肩道:“我用不着,变动之道擅长变化,用不着道具也能变身,比那些道具做得都好。”

天阶者实力强横,出任务对装备的要求,比寻常高手低很多,众人再商议几句,大致方向已定,温去病直直走出,仰天叫喊。

“太一,我们选定执行任务了,横竖是穿越过去,能不能选定时间?”

话喊出,太一立刻有反应,仿佛雷声般的轰隆之响,响彻整片星河。

“可1

巨大的声音传来,温去病无言地耸耸肩,“一个字也要说得那么响,真是爱摆排抄…喂,太一,把时间落在那个妖界军师遭劫前的两个月,或是你直接把身体治了也行。”

话方落,一道星光柱自天洒落,开出一道时空门扉,温去病向身后的战友们拱拱手,“各位,等会儿见。”说完,和武苍霓一同步入星光之中,消失不见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