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当前所急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当前所急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不是没想过,会听到类似的话语,毕竟连自己都常常生出这样的念头,前半生为了全人类拚死拚活,把自己搞得不人不鬼,才开创了他妈的太平盛世,最后却被人这样坑,有时想想,真想把封神台一口气砸了,自暴自弃到底。

连自己都有这样的想法,就更不用说尚盖勇与香雪了,这两个人恨火燎原,卯起来想要消灭全人族,化大地为炼狱,一点也不奇怪,但自己确实不曾想过,这话会出自韦士笔口中……

“……看什么?我的话很奇怪吗?别告诉我你们从不曾这样想过1

韦士笔道:“我们冲锋陷阵的时候,所有人都把我们推在前面,那个人当我们是用完就丢的道具,李家利用我们,至于什么平民百姓……需要人救,就捧我们当英雄,不需要我们了,就放任我们去死……我问问你们,你们还有人想要当救世英雄吗?”

尚盖勇冷笑出声,温去病双手托胸,似乎陷入沉思,武苍霓晓得这不是自己该开口的时候,说了也是坏事,却不能不站出来。

“韦帅,我们对抗妖魔,是为了自己的理念,与保卫亲友,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人的感谢……”

“我同意,但我们也不是为了被人忘恩负义,落井下石,所以才干这些事的吧?至于保卫亲友……”

韦士笔耸耸肩,摊手道:“在这里的各位,我想问问,你们还剩下多少亲友?我们还剩下多少团员?他们又还剩下多少亲友?”

聪明人出口的杀伤力,确实不是普通人能比,武苍霓一下开不了口。

碎星者的亲友,素来是一个不能提的软肋,大战时,就没有得到照顾,大战之后,碎星团被肃清,家属也一同遭难,“碎星团的亲友”一词,现在成了一个不能提的禁忌,稍微一提,就是一笔笔的血债。

而这更是武苍霓不能碰的话题,自己虽然因为身为碎星者,遭到打压,可自己是大家族的千金,亲友得到保护,没有受到清洗,得保平安,和***人不一样,提起来就是招人恨。

韦士笔道:“这段时间,我想了很多,眼前情势,正是天助我等,也是对这群雪中送屎,锦上添花的无辜之人,最好的回报,我们也不用报复加害,只要先摧毁封神台,就够看的了。”

一个提案,后续就要看***人的反应,武苍霓望向尚盖勇,发现他的目光望向温去病,似在等候温去病的***,然而,他本身的眼神却很振奋,仿佛被这个提案勾起了兴趣,无疑对这提案是赞同的。

这情形也不意外,甚至可以说,尚盖勇还能维持理性,顾虑着温去病的意见,这就已经够惊喜的了……

……倒是韦士笔,这个团里的好好先生,竟然这么剑走偏锋,提出激进的意见,看来这段日子的连连拷打,非人生活,让他有了不小的改变。

……幸好,褒丽妲不在,否则直接三对一,根本没什么可讨论的,碎星团转为灭世集团,以向人族复仇为首要目的。

“……我明白这想法,很有***力。”承受三方的目光,温去病态度淡然,道:“不过我的意见没变,眼下第一重要的,是先帮阿笔疗伤,解除身上的封禁,恢复力量,然后……我们本身的力量,也有进一步提升的必要,想搅动风云,上头还有大能压着,不考虑这点,光在这里计画半天,这和井底之蛙有什么分别?”

这话出来,***人都没声音了,之前山陆陵是比较不讲话,保持形象,现在回归了原身,要说什么高大上的话,一样说得溜。

面面俱到的考虑,没人能说不对,但谁也不蠢,这话很明显是和稀泥,而这也表示,温去病不想在这个节点上做出判断。

……而这似乎也是当前最好的选择。

“好吧1

武苍霓点头道:“队长和尚帅的话有道理,先助韦帅疗伤,并且整合我们的实力,但韦帅的伤……”

这显然也是一个头痛问题,别看当下碎星团四大天阶聚首,个个举手翻江倒海,无可偏说到治伤,这里四个没一个是专门,勉强急救还可以打混一下,真要解疑难杂症,就没一个能上面。

过去,碎星团专门把医疗这块独立出来,与董机杼带领的一群女医者合作,各种医疗资源剿潜呷ィ惺裁瓷四言硬。彩侨痈墙饩觯挥信嘀沧陨淼囊搅迫瞬拧?p> 古怪的安排,因为那个人与董机杼的暧昧私情,没人质疑,就这么一路过来,而今回想,那个人肯定一早划分好,医疗人才是要保留下来,成为新时代的重要资源,所以刻意从碎星团中划分出来,后头清算时不会被波及。

而今,韦士笔有伤,总不好直接扛了人去十字庵求解,月光神尼会否点头,实在一点把握也没有……

尚盖勇双拳互击一记,恨恨道:“普天之下,我就不信除了十字庵,再无医道能手,总有***的能人。”

“有啊1温去病耸肩道:“玉虚真宗的杂毛们,他们治疗很有一手,大战时后,很多问题也是靠他们回去翻书搞定的,要不……”

话一出,韦士笔、尚盖勇,甚至旁边的武苍霓都连连摇手,完全不能接受。

玉虚真宗,渊远流长,堪称大地最传承久远的第一派,里头的道士钻研丹药,也兼通医道,曾经有很长的时间,他们的医者都是大地第一,但这批修道人的心眼太多、算计太多,在这方面名声不好,不但在索取诊金上狮子大开口,更还偷施暗手,在伤、病患身上做手脚,引人诟玻

大战时,因为有那个人做后盾,玉虚真宗与碎星团的勾心斗角,输得一败涂地,弄到那些上仙们看到碎星者都心惊肉跳,但现在没了那个人,温去病等人可不敢送上门去被宰。

“不妥,玉虚真宗的杂毛,岂可轻信?”尚盖勇沉吟道:“不若,还是弄到我那去,由我来找找门道,或许……”

这一回,换成温去并武苍霓脸色大变,波浪鼓一般的摇头、摇手,压根不敢考虑。

尚盖勇背后的极乐堂,或许保存了前朝的某些技术和宝贝,能出人意料也不一定,但有更大的可能,尚盖勇背靠鬼族,是去向鬼族求取援助,那鬼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援手?

要论起背后的凶险程度,鬼族根本不是玉虚真宗能比的,真是宁死都别和那边搭手。

韦士笔看温、武两人的表现,脸上微微抽搐,低声道:“老尚找的门道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这一问,温、武两人的感受,更是如同哑巴吃黄莲,满腹委屈说不出。

……那当然是大大不妥的,可是我们不好当面说。

“……算了。”尚盖勇悻悻然道:“我自己事自己知,那帮家伙确实不是好选择,少接触为妙。”

尚盖勇能这么说,也让温去并武苍霓松了口气,因为这多少也代表,尚盖勇在与鬼族的往来间,还维持着相当的理性,并没有完全倒向那边,更没有被那边操控,多少留下几分余地。

不过,到目前为止,好像所有的门路都被否决,那接下来该怎么办?难道,刚刚还在自夸无敌的碎星者们,实践的第一步,就是非常样衰地四处寻访名医?

三人面面相觑,韦士笔也无计可施,最后,还是温去病开了口。

“单纯找某个势力或族类帮手,就算能成也隐患多多,不若……试试看那一位?”

温去病往外撇了撇嘴,英灵殿外是什么,众人心知肚明,都皱起眉头,却又缓缓点头。

武苍霓道:“太一也是信不过,但比起单纯求助某族,确实还不如引入神魔博弈,相互制衡。”

尚盖勇质疑道:“但太一那边交易物资容易,想靠来解疑难杂问,那就需要琅类的异宝,诸天神魔素来不轻易放出这类物件,你们打算怎么问?”

这确实是棘手问题,如果太一那么容易回答问题,这世上何来这么多的不解之谜?诸天神魔联合,解答不出的问题实在很少……

“或许有办法。”温去病道:“我有一个助手,她有一项因果类技能,之前也曾经在太一那边找到线索,如若因果不重的话……”

碎星团一向说干就干,这边话一说定,众人马上起身,准备前往神魔空间,龙云儿早就被安排在那边等人,刚好会合,但在出发之前,韦士笔看着封神台,怔怔出神。

温去病道:“阿笔,看什么呢?真想打坏它?”

“……就算我不动手,难道你以为它能撑多久?看这样子,顶多就一年吧,还在持续恶化咧。”

韦士笔道:“但我很好奇,那个人是拿什么来***封神台的?能把封神台强行维持住,这可不易,背后的那股力量,是什么?如果是器械,那是神兵?还是神器?”

说着,韦士笔的目光,隔空投向那行人止步,无法企及的封神台第三层,在顶上宝光氤氲处,或许有着***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