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二章 完成复仇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章 完成复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一串前事,韦士笔娓娓道来,三名战友听了,疑惑渐解,却也不胜唏嘘,当年碎星团溃灭,众人如在五里雾中,半天摸不着头脑,事后回想,仍然觉得云雾缭绕,谜团重重,但原来……还是有个明白人的。

……虽然,哪怕是明白人,最后也没能逃开出去。

“往者已矣1武苍霓振奋道:“我们应该展望未来,现在狗皇帝已经***掉,大仇已报,我们战力坚强,天下再无抗手,只要大家团结,这块大地尽在我们掌握中。”

“战力坚强?”温去病哂道:“这里又没外人,何必自欺欺人?看看那精美的十二妖魔神煞,哪里有信心觉得大地尽在我们掌握中?”

韦士笔道:“阿山,十二神煞当初是你提出的构想,你最知道底细,那到底是什么?有什么弱点?”

“……那是我的得意杰作。”温去病苦笑道:“如果白日梦也能算杰作的话。”

那是在某次被硬逼着加班,熬夜熬到神志不清时,***出来的创作。

天阶遗蜕,是战场上最宝贵的资源,碎星团总冲在战场的第一线,获得天阶遗蜕的机会,也远较***势力为多,不知有多少人为此垂涎忌妒,但得到的多了,碎星团也有碎星团的苦恼。

常识中,天阶者遗蜕六具、七具,足以匹敌同境界的一名生者,这个比数,随着天阶者遗蜕的灵智有无而缩短,如果碰到灵识完整重生的极稀有状态,比数甚至可能完全逆转……不过,这是理想状态,而世事往往不那么理想,尤其是碎星团面对的情形。

“……天阶者凝结法身,不是虚渺无形,就是金刚不坏,山6陵的肉身之强,几乎不逊于任何天阶者,但反过来,大多天阶者的法身,都堪比山6陵,所以,天阶者遗蜕是很难被破坏的……这些都是我们自以为是的啦。”

温去病哂道:“那个人传授给我们的一堆杀招,威力都是***级的,连天阶者也承受不住,死的时候常常支离破碎,尸不全,更别后头我们恶名昭彰,那些重伤在我们手里的天阶妖魔,宁死不屈,都选择自爆,落在我们手里的遗蜕都是七零八落。”

被温去病的话提醒,尚盖勇、韦士笔都露出微笑,能打得那些妖尊、魔尊如落水狗,是人族无上荣耀,不过站在战利品的角度,就比较尴尬。

外人不知道,但两人都有印象,有一回两人又尴尬地送天阶者遗蜕过去时,山6陵气到拿起大火钳就追着冲出来打人。

“又来?六具天阶遗蜕,有可能匹敌一名天阶尊者,但看看你们给了我什么?这一堆断手、断脚,碎尸块,你要我怎么办?拿这些手手脚脚,让它们生出灵识,绒账阑盥穑俊?p> “别、别气啊,不是还可以拿来造器吗?天阶者的尸骸,素来就是神兵、神器的最佳素材啊1

“注意你自己的话!是天阶者的尸骸,不是他妈的碎尸块,每一块都碎成这样,你要我造什么?造个套子,给你们两个***蛋戴头上,下次开战让敌人尊者认不出你们,不会自爆?”

“镇定啊,老尚的建议你不喜欢,那可以照老方法,拿去炼药炼丹啊!天阶者的血肉,也是灵药不可多得的主材,以往不都这么干吗?”

“我***娘啦!我是技师,不是药师!炼药我不是专门的,很多都白白浪费了,而且,除非有仙界的技术,否则我们炼出来的灵丹,你以为几个人能吃?给你们吞下去,直接就炸粉碎了,你还真以为是好办法吗?”

那时候,山6陵为着眼前的一堆碎料,白白承受人们的觊觎与非议,却无法实质运用而浪费,为之苦恼异常。

“……被你们这帮浑帐逼急了,最终我开始构思,如何把碎尸块拼组应用,然后有了妖魔神煞的构想。”

温去病沉吟道:“拚凑妖魔之尸,刻印法阵,导引灵识新生,基本可分两种类型,正攻型的,纯以妖尊法身拼凑,妖的强度远胜人类,集群妖而成的尸骸,强猛霸道,纵横无敌;辅助型与异能型的,是妖尊、魔尊的尸骸拼出,魔躯无形,妖体强韧,这两者的结合,会生出一些奇异变化,出现特异功能……”

“妖魔合一?”

尚盖勇皱眉道:“我从鬼族得到的消息,妖界、魔界亿万年来,都试图寻找结合彼此之长,妖魔合一的法门,认为这样能生出越极限的大威能,但始终也未能成功……”

诸天万界,神、仙、佛、妖、魔、鬼,各有不同的特性与修练轨迹,虽然颇有相互借鉴之处,但核心各自独立,连兼修都很危险,别浑成合一了。

妖魔合一,这个课题,表面上只是追求强化,本质却是穷究各自道路,打破世界法则的先天***,追求脱的终极课题,真是谈何容易?别亿万年之久,就算再过亿万年,也未必能有什么进展。

尚盖勇道:“那么多永恒者、万古存在都束手无策的项目,阿山你居然搞定了,你……”

“想太多1温去病冷冷道:“只是把一些尸体生拼硬凑,再设法开启灵识,连控制都有问题,不过勉强能用……好吧,真的很勉强,离那个终极课题还有好远的距离,想凭这来脸上贴金,只是自我感觉良好。”

武苍霓道:“那也就是……妖魔神煞,是有弱点的?”

温去病道:“肯定有,妖魔神煞只是我提出的一个构想,整理出了一些路径,照着干是做得出来,却肯定有瑕疵……对喔,怪不得是十二神煞组阵出来,用群体掩饰单体的问题,这招我也常用。”

听到这么,三人都用力点头,这种策略碎星团确实没少用,单体有问题的东西,组阵动,反正组阵的时候不用移动,谁看得出有没有移动、灵活度的问题?

武苍霓道:“妖魔神煞如果有破绽可寻,就不是不能对付,后头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总该先拿个主意吧?”

对武苍霓来,这也是个颇新奇的感受,以往在碎星团中,自己是有影响力的,但要决策权……在第一大队开会时,自己了算的机会不,可问题若上升到全团,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,基本是四大武神了算,自己不过是个副队长,能提意见的机会有限,顶多就是因为山6陵话慢,不太开口,自己代言,却算不上自身意见。

如今,情况不一样了,碎星团死到没剩下几个人,唯我独尊的团长又跑路了,自己身登天阶,足堪问道顶峰,在讨论今后路线的关键问题上,肯定绕不开自己,自己终于进了碎星团的决策阶层。

尚盖勇道:“别的先不管,当务之急是阿笔的伤,把他的伤治好,我们的力量才完整。”

武苍霓暗自点头,对尚盖勇的反应不感意外,这男人一向重视情义,却没什么大局观,会要求先治疗韦士笔很正常,虽然,从道理上来,韦士笔伤愈,力量恢复,己方多一名天阶者坐镇,绝对影响大局,可这毕竟不是自己想听到的宏观大方向。

李昀峰已死,密侦司***成功,帝国尽落入龙仙儿的掌握,正是乱局初始,换了在平时,已经甚为不妙,更别诸天神魔即将归来,封神台随时倾塌,不管是谁掌握帝国大权,都要面对这些问题。

与各路神魔是战是和?对龙仙儿该杀或该谈?要怎么引导开拓碎星团的前路?藏在海外的那批碎星者是不是该招回?后头碎星团是该独善其身?或是抢占主动位置,人间为王?

这些全都是眼前该决定的当务之急,可尚盖勇未提,只表示要先救韦士笔,这让武苍霓心中叹息,但某方面而言,也松了口气。

……现在的尚盖勇,与鬼族到底往来得有多深?鬼界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大?这些都是未知数,如果他反常地提出诸多想法,强势主导碎星团的未来走向,这恐怕会让自己更为不安。

到底,这些事,还是只能靠温去病拿主意,也唯有他的意见,才能让尚盖勇不起猜忌,韦士笔接受点头……

“……我附议。”温去病道:“治疗阿笔,恢复我方的天阶战力,是当前第一要务。”

感受到身后武苍霓的灼热视线,温去病心里苦笑,自己的这个附议,武苍霓肯定不满,这不是她想听的东西,但……她想听的东西,自己又不太得出。

自己的定位是复仇者,复仇只管破坏,不管***,就算牺牲生命,玉石俱焚也无惧,但……复仇成功,人却没死,所要面临的,就是如何收拾残局,意味着要站出来扛事,担负起对整个世界、对人族的责任,这……就是牵涉得大了。

“……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,但身为当事人,我有另一个提案。”

韦士笔正色道:“我的伤无所谓,可碎星团的仇不能算,我提议……摧毁两座封神台,完成我们的复仇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