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一章 不曾携手的合作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不曾携手的合作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被韦士笔一问,温去并武苍霓的目光,都落在尚盖勇身上,后者也为之一愣,脑中闪过六年前的回忆。

“这个……我那时候哪可能会答应?我这辈子最恨就是争权夺利,还有什么王图霸业,我入碎星团,又不是为了最后自立为王的……”

尚盖勇的感慨,韦士笔与温去病都懂,他出身秦氏遗族,前半生最痛恨的,不是灭了秦氏王朝的李家人,而是那些明知不可为却为,千年来潜伏暗影之中,执着于复国***,逼着子子孙孙不住牺牲卖命,做出种种扭曲行为的同族人。

就因为是秦氏遗族,他的母亲惨死,父亲装聋作哑,最后也为了保住他离开而丧命,名符其实地家破人亡,在他心里,对李氏的不满,远远比不上对自家族人的切齿痛恨,既恨他们,也恨那个早该被放弃,却仍缠着自己不放的复国王图梦。

韦士笔的***提案,换了别人,可能会被撩起熊熊的野心梦,但遇到尚盖勇,那真是全无吸引力,他想都不会想。

尚盖勇苦笑道:“……再说,那时候你和阿山都压力过大,常常精神昏起来,就胡言乱语,你没事说什么要***当王,我哪知道你是说认真的?还是酒后糊涂,胡说八道,醒了却不认?”

温去病点头:“同感,那时候你也问过我要不要***为王,我也当你是意识不清,随便胡说的,你如果很认真,就该用认真的方法提啊1

武苍霓皱眉思索,沉吟道:“褒队长之前也提过,不如包袱收收,改投魔族,这个该认真听?还是算随口胡说?”

温去病皱眉道:“这个……不好说,要看当时状况,外加测谎仪器,才能判定个六成……就算能判定九成九也没用,她这人反覆无常,前一天可能真心想投敌,后一天就没兴趣了,可两个都是真的,这怎么算?”

“……女人本来就很看心情啊,这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

难得的立场,武苍霓为香雪说话,道:“你还不是祝福过我,要我嫁人以后,好好过未来日子,这算你随口胡说?还是认真说的?”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我伤得重,还有些血没有吐完,***吐一下,你们继续。”

惊觉自己掉了坑,温去病讪讪退出讨论,而韦士笔只有苦笑,摊手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那个人对我们打算战后肃清,我装疯卖傻提醒几句,真假不定,就是他容忍的极限,而我要是认真提点,你们觉得我会有什么下场?”

从碎星团的结局,不难推见,韦士笔要是有明确动作,打乱那个人的布局,当时就会被处分掉,碎星团所不可缺的,从来就不是军师,哪怕把韦士笔给处理掉,也不会影响到什么,这是必然会出现的结果。

“……封神之战后,我看大事已定,最坏的结果随时会生,于是我就开始布局,试着先从棋盘上跳出去,借死遁走,起码先从那个人的耳目下离开。”

韦士笔叹道:“为了达成这目的,我故意放着伤不治,想办法让伤势恶化,让自己的暴病昏迷或身亡,显得不那么奇怪,就能找到理由跳出局外,在关键时候变局。”

说得难听点,这等于是丢下***兄弟,自己偷跑求安全,实在不是什么高尚的行为,但反过来讲,明知大事已不可为,还不走一个是一个,坚持留下来陪大家一起送死,连个希望的火种、复仇的种子都没留下,这种愚义,也不是碎星团所提倡,因此,听到这么个解释,温去病和尚盖勇互看一眼,觉得都能理解。

……换了自己,当时能采取的最佳策略,恐怕也只有这样了。

……不过,既然有这样的打算,阿笔苦心孤诣,为什么最后一点也没挥效果,根本就没派上用场?

……恐怕,变外生变,计画出了意料之外的乱子。

“……我没能瞒过那个人……本来,就没什么能瞒得过他……”

韦士笔双手一摊,叹道:“我想提醒大家,可没人被我提醒到;我想瞒过那个人,偏偏他一早就识破我的布局……没什么比这更可笑的了,我过往还自诩有点小聪明,这次却栽得很彻底,哈哈……”

笑声干哑,满是苍凉意味,听在其余同伴耳中,多少都有些感触,也能猜想到后头生了什么事。

武苍霓道:“那个人……顺水推舟?”

尚盖勇奇道:“什么顺水推舟?推去哪里?”

不善权谋,尚盖勇反应稍迟,温去病和武苍霓却是立刻都想到了,因为换了自己,也会做相同的事。

对付聪明人,就像处理高度敏感的猎物,容易打草惊蛇,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顺着他们的计画,让他们自以为得计,成功瞒天过海,慢慢卸除戒心,然后在计画的关键点出手,一举把人坑掉。

碎星团以往没少干这样的事,而拿来用在韦士笔身上,关键点非常好抓,横竖你想玩假死,要瞒过所有人,那就在关键一点,帮你一把,让你假死变真死,所有人被你自己的后手瞒过,谁也不会来救你……

“……那个人,一早看透了我的布局,更知道我早服了冬眠冰露,要假死抽身,他在宴席上暗中点燃芥子禅香,逆转冰露药性,让我整个被冻祝”

韦士笔道:“我一入茅厕,寒劲就爆开来,被送到十字庵的时候,我能听、能感知,就是不能动弹,那时我便知道自己中计了,也晓得那个人不打算等太久,他选择在那时候动我,肯定很快就会处理大家,最好的时机,就是封赏大典之上,或是封赏大典前夜,我们戒心最松懈的时候……”

温去病和尚盖勇交换了一个目光,那天夜里,三大武神其实有过讨论,韦士笔的意外暴毙,确实已经勾起了三人的戒心,认为韦士笔的状况诡异,可能是有人背后下手,要嘛是妖魔的阴谋,要嘛是李家有异心。

如果是李家有问题,那隔日的封赏大典,就会非常危险,三人因此研议对策,但得自那个人的命令,却表示李家没问题,不用大惊小怪。

长期战争,碎星团几乎无时不刻承受着重压,也因此,在封神之战完结,妖魔都被彻底封断在次元的另一头后,碎星团的斗志与战意,也几乎一夕崩溃了,没有人还想要上战场,人人都只憧憬着封赏与美好未来,就连那些不慕荣华富贵的,都满脑子想要解甲归田,好好休息……

在这种情形下,就算把全团集中起来,明令提高警觉,大家都从命,实际上也难以执行。早已溃散掉的军心,不是那么容易拉回来,而贾伯斯更没留这个机会给人,一放倒韦士笔,立刻就动手,全面肃清碎星者。

刹时间,温去病脑中掠过一个念头,就是韦士笔的行动,或许意外打草惊蛇,让那个人决定提前动手,就算原本的打算,是要在封赏大典上翻脸大***,也因为韦士笔的事,提前一个晚上动手。

而那个人是在日出之前,现封神台将倾,臭着脸回来宣布的,如果原计画是在封赏大典上动手,是不是整件事就能消于无形,压根就不会生了?

这么说的话,韦士笔的行动,不就成了自作聪明,把一场可以消弭无形的巨祸,真正促成生了?罪魁祸原来就是他?

温去病被自己这想法吓到呆掉,用力摇了摇头,把这荒唐的念头甩出脑外,但甫一抬头,与武苍霓目光相对,从对方一脸惊愣的表情,显然她也想到了一起去。

不过,双方的眼神立即变得严肃,透过目光,告诫彼此,这话绝不能宣之于口,否则后果难料,怕的还不是韦士笔,而是尚盖勇。

尚盖勇如今性情激烈,易走极端,还容易走到死胡同里面,如果引起莫名猜疑,他越想越偏,后果必然难料。

“……我被困十字庵时,竭力运气挣脱,最终驱散冰露之毒,但事情已然生,而我也落到密侦司手上。”

韦士笔道:“这些年里,密侦司对***夜拷打,逼问我手上的资源,当初团里的很多库藏,地方只有我与那个人知道,那个人似乎没把这些信息留下,密侦司逼问于我,我与他们周旋,最终找到机会逃跑……”

话没说得太清楚,但韦士笔落到密侦司手上一事,这些年里,都没露风声,显然被列为最高机密,只有龙仙儿一个知道。

“……龙仙儿在我身上做了手脚,我虽逃脱,时间也不可能太久,但与她周旋的那些时日,我现她心有不甘,想要从狗皇帝的压制下挣脱,双方之间存有矛盾,于是我针对这点布计,带着羲皇玺自投罗网,刺杀李氏亲族。”

韦士笔道:“我与她未曾联手,也没有串谋,但我看得出她的心思,加以设计,我想她可能也看出了我一些线索,放水配合,最终达到同一目的,成功干掉了狗皇帝,这是……不曾携手的共同合作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