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一章 自酿的毒药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一章 自酿的毒药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对温去病等人而言,战争后的落脚点与会合处,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。赴战之前,虽然己方拥有两名天阶,还有预计中会升上去的第三名,可对方实力难测,人道之主的威能、背后大能的态度,都有可能令这一战功败垂成。

如果出现什么意外,战况恶劣至不得不逃的地步,那么该往哪边逃,就是重中之重了。

温去病自己有准备许多逃生点,尚盖勇、武苍霓也是一方之主,有背后的势力可庇护,可一旦谋刺天子失手,这么大的事,神都武家的立场会是如何,还得两。

极乐堂相对安全,不会因为这件事改变立场,可是考虑到尚盖勇如今的状态,要直接把武苍霓带到他地头上,温去病还真是有顾虑。

左右无计,最后决定的地点,赫然就是英灵殿,这里对碎星团有特殊意义,大家到这里来暂待,是一个中立地点,更能不受外界打扰。

战争一结束,温去病三人就带着韦士笔,一同进入英灵殿,疗伤兼确认状况,而众人没想到的是,一入英灵殿,韦士笔还没有出状况,温去病直接先倒下,跪在地上,大口呕血。

“队长1

“阿山,什么情况?”

“没……我没事,你们不用……呜哇哇哇……”

嘴里着没事,但呕出的血,却有半脸盆的量,温去病的伤势显然不轻,而回顾整场战斗,武苍霓、尚盖勇都想不起来,他是何时受这么重的伤?

天阶者凝结法身,肉身之强悍,远胜常人,更不会轻易受伤,温去病参战时并没有被打中,这伤是怎么来的,委实费解。

“该不会……”武苍霓想起温去病再次开炮前,神情中闪过的那抹异常决绝,讶然道:“那一炮,是要代价的?”

“嘿,开炮本来就要代价,不然就一堆人要乱开炮了……”

温去病脸色苍白,勉强挤出一抹笑意,“这事,是秘密,不能给别人知道,尤其不能给那妖女晓得,就要让她以为……嘿嘿,我高兴啥时候开炮,就啥时候开,爱开几炮就开几炮……”

彼此都是一路扶持的战友,武苍霓、尚盖勇一听就明白过来。

圣德之炮,威力无俦,连着两次开炮,都是惊天动地,无物能挡,而对于这件新出来的级大杀器,敌人肯定想要弄清楚它的底细。

如此强悍的杀技,必然有什么***,假若能不受任何***,想开就开,光吓就把敌人吓死了,温去病正是为了唬住敌人,流出错误的印象,这才不顾***,强行开炮。

“……咳……没事,死不了……不过,得要养上一阵子,还得躲在乌龟洞里了。”

温去病擦去嘴角血液,道:“圣德之炮,凝聚世界等级的圣德力量,压缩开炮,威力没话,非法身不能承受,但以我当前的情况,一炮完,要缓上十五天,比较理想是一个月啦,如果没满十五天,就要开第二炮,嘿嘿……”

不需要太多解释,结果已经摆在眼前,武苍霓更不难想像,倘若还勉强要开第三炮,恐怕还没击,法扫裂,殒落归无。

“……开一炮要休息起码十五天,连开两炮要休养多久,才能恢复过来再开炮?”

斯文而冷静的声音,来自走靠过来的韦士笔,他迳自来到温去病面前坐下,问起了圣德之炮的详细状况,所提出的问题,虽然有些不近人情,但在尚、武两人听来,却感到莫名熟悉。

在碎星团里,韦士笔的形象比较复杂,一方面,他本身的性情温和,在团里专门出来打酱油兼和稀泥,成天你好我好大家好,是团里众人提起就皱眉的“无所谓王”、“没意见先生”。

但另一方面,他也是团里明面上的军师,为了在资源匮乏的局面中,让碎星团不至于打完这场没下一场,他必须谨慎使用每一项资源,包括人命,让每一名团员有效率地去死,来换取胜利,因此,他在集情报时,总是刨根问底,严苛得不近人情。

刚开始的时候,韦士笔的这个做风,让大多数人无法接受,明明伤者已经痛得要死,断手断脚,或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他还硬抢过来,拉开旁边哭到昏厥,呼天抢地的战友与亲属,执意追问敌人情报,为此惹怒众人,被拳打脚踢,一顿围殴,也不只是十几二十次了。

“……我相信,他们留下来的这些情报,是有价值的。与其把遗言用来温暖少数亲友,我更希望他们能够对全团人,甚至全体人族产生助益。”

一次被打得鼻青脸肿,成为***头脸时,韦士笔如斯道:“我不能起死回生,唯一能为死者作的,就是让他们不要白白牺牲,让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慰,自己是死得有价值的,因为他们,有很多的人获救了,有更多的人……能够活着。”

这些话,并没有为他赢得太多尊重,哪怕是大战后期,身为四武神之一的他,已是位高权重,却还是常因为这类事件,没少挨人白眼,甚至挨揍。

“想做的事,通常不等于该做的事,但不管多不想作,该做的事就是要做,总该……有人去做。”

韦士笔苦笑道:“如果人生可以只做想做的事,大家何必聚到这里来?何必和妖魔战斗?要是什么也可以自由选择,我天天喝酒、泡妞、日子爽爽过,为什么要来这里?要是还有得选择,我也不想来碍…”

私底下相处时,这位人称百难臆度的名军师,经常乘着酒意,与战友这么慨叹着。

也正是因为有这么死死坚持,无论多遭人憎恶,都死咬着不放的一面,团员们无论喜不喜欢他,都还对他抱持着一份尊重,若否,在一个完全以战斗为目的的军事集团,好好先生通常是只是个笑话。

现在,看到韦士笔,又听到他熟悉的刨根究底,武苍霓、尚盖勇都感到由衷怀念。

温去病的感慨更重,因为大战时,山6陵通常冲在第一线,所看与所忆,情报价值也最大,每次打完,一身是血地回来,常常就是大夫才刚靠近,就被韦士笔推开,他抢在那边问个不停,问到第一大队的队员个个怒容满脸,然后医生一边治疗,他一边继续问。

有一次,武苍霓甚至气到当场拔刀砍人,在那次以后,韦士笔就下功夫学习医道,尤其是迅伤病料理,等前线战士回来,也***担任大夫的他,一面上去治伤,一面继续问该问的东西。

靠着韦士笔的这股执着劲,碎星团建立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妖魔数据库,在大战后期,挥了惊人的效果,成为碎星团频频大捷的重要根底,身为技术人员的温去病,远较旁人更感念战友的坚持。

……他做着很讨人厌的事,连自己都常常火到想往他脸上来一拳。

……但那确实是对大家都有好处,也该有人去做的事。

……当时,让自己烦到要死,火大到想要他死的声音,却在这几年里,成为自己异常心痛,总是回想的声音。

……如果有阿笔和我并肩作战,有他的统筹能力,有他来分担压力,自己的处境不晓得能轻松多少,每每想到,就是椎心之痛。

……这个心痛,终于在今天可以消解了。

“嘿,你不是吃坏肚子,去方便一下吗?”温去病笑道:“肚子一拉就六年多,你这到底是吃了啥啊?”

被这一问,韦士笔脸上满满的苦味,尚、武两人则是一副不知该怎样反应的表情。

当初,碎星团集体入京的路上,韦士笔就因为旧伤作,身体状况不佳,一路坐在马车里疗养,入京后的那场晚宴,带伤喝酒的他,忽然闹起肚子,跑去茅厕,众人没当回事,却接着传来他伤势恶化,送医急救的消息。

事情生得太突然,消息传回,碎星团上下都难以置信,三大武神都赶着要去看,却在十字庵的门口,听到韦士笔伤势爆,骤染无名恶疾身亡之事。

八年大战走来,相互扶持,多少生死险关都闯了过来,却在大战已经结束,众人光荣凯旋,忽然有同伴殒落,这种事情……别三大武神不能接受,碎星团内没人相信这是真的。

在这之前,韦士笔身上受的伤确实不轻,那是一名妖尊的濒死一击,加上魔尊的隔空咒杀,因果缠绕,无可躲避,只能靠神器***缓住,慢慢找解方,可经过团长救治后,明明已经没有立即危险,怎么会忽然伤势作,暴病身亡的?

稍微敏感一点的人,都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阴谋气息,温去病等人感到不妥,决心彻查,不能让友人死得不明不白,但哪知隔日碎星团就遭到大难,全团覆灭,韦士笔暴病身亡的***,也不言而喻。

这些是温去病等人已经明白的部分,所不能明白的,是一个死得透的人,是怎么又复活过来的?这一切……总该有个解释。

“……其实,伤势爆,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出戏。”

韦士笔苦笑道:“李家的行动,我一早就料到的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