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章 王朝终结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章 王朝终结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李氏诸王的这场叛乱,初始的契机,是李昀峰承接万民愿力,修练太急,心智有损,这六年来性情乖僻,深入简出,让本有异心的诸王见到可趁之机,在密侦司的串联之下,决定举事。

新帝国成立以来,皇帝宠信密侦司,让这个情治单位屡屡掌握大权,在幕后兴风作浪,最终更得以一手遮天,为谋逆制造机会,闭塞皇帝耳目,让一件谋反大事,举事几天前,在六郡、九外道中消息几乎传开,宫内却没有任何消息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,这场叛乱名为诸王谋逆,实际上,密侦司的角色已经超过协从,更近于操控,是个已经失控,实际威胁到皇权的组织。

像这样的组织,本来应该在新皇上台后,被立刻翻脸肃清,没有任何一个***能够容忍它的存在,至少也要大大打压,但在当前的情势,这基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,任谁都知道,密侦司有一名神秘的天阶坐镇,而李家却没有,谁强谁弱,一目了然,李家哪有能力去裁撤密侦司?

在这种情况下,摄政王忽然变个人,也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。

任何谋反行动,在举事之前,肯定会先约好最终上位的是谁,不然白白打生打死半天,登基的不是自己人,岂不是搞笑?

大概在一年前,有份参与叛乱的李氏诸王,就已经商议确定,共推晋王为首,举事换新天,没想到,大事成了,李昀峰***掉,皇帝位子空出来了,站在旁边等着坐上去的,却不是先前约好的那个人,当这消息传来,李氏诸王基本都傻了,***共襄盛举的盟友也傻了。

……皇帝人选,这也能说换就换的?

……密侦司背后是有天阶没错,但天阶也不能为所欲为,如果天阶恣意妄为,***的天阶自然会联手压制。

摄政王临阵换人的消息流出,正值天阶乱战打到高峰,带兵打入皇宫的晋王,在入宫后离奇失联,让与役的各路人马心生疑虑,纷纷联系各自的宗门、家族,想趁乱有所作为,反正都换一次人了,再换一次也没什么不行,要是情势允许,直接连背后的那名天阶者也一起换掉,这也不是没可能的。

然而,皇陵之战的快速落幕,***上仙、萧剑笏的先后表态,让存有异心的人们,一下全都没敢作声。

再到十二妖魔神煞出世,那不可一世的气派,将帝都内外的各方势力,全部吓傻,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冒出来的。

……十余具天阶者遗蜕,这就是李家称皇当代的底气?但……哪来的?

天阶者遗蜕,不是随便能入手的,尤其是战时,大部分天阶者临死之前,都不会愿意便宜了敌人,宁愿选择自爆,玉石俱焚,而即便保留下来,天阶者遗蜕也是兵家所必争,甚至誓死要抢下来的贵重物。

十余具妖尊、魔尊的遗蜕,摆明是百族大战的遗物,以当时情境,最有可能得到这么大批遗蜕的,无疑是打第一线的碎星团。

可……这又不是财宝,是高端武力,碎星团手里若有这种东西,百族战时为何不用?封神之战为何不用?覆亡于帝都时,为何不用?这东西又是如何从碎星团落到李家手上?

太多的问题,全都是不解之谜,让人益发弄不清楚,大战后期到碎星团覆灭的那段时间,他们与李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状况?

这份超高端武力,握在李家手上,李昀峰遇刺时又为何不用?只要他稍微发动,根本没有人能造他的反,怎会最后落到这收场?

这些满满的都是疑问,却已经错过提问的时间,看满空的妖魔鬼影,还有那极度强大的天阶者气息,环顾当代,大能不出,再没有任何势力能抗,甚至即便是大能,也得好好估量风险。

随着萧剑笏的出手表态,大局彻底定下,不管存有什么异心,短时间内也都再翻不起风浪,各家各派,偃旗息鼓,在重新架起的帝都大阵下,马照跑,舞照跳,重现一片歌舞升平景象,仿佛……那场短暂而激烈的***,只是一场幻梦,从未真实发生……

不过,还是有人用清醒的目光,冷静地看着这一切。

密侦司总部内,龙晋涛独立高楼上,凭栏眺望,将帝都点点灯火的繁盛夜景,尽收眼底;在他身旁,站着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,相貌堂堂,具有王者威仪,眉宇中却有一股掩不住的苦意,似诉生平不得志,让人印象深刻。

“……锦绣河山,尽归李家之手,我年少时,曾觉得不服气,发誓要领导家族,登凌顶峰,将这河山从你们李家手上夺来,蹂躏得支离破碎,气吞天下1

龙晋涛远望眼中美景,感慨道:“这次举事,摧毁帝都多处军政重地,连皇宫都大半烧成白地,我本以为能够实现多年宿愿,但直到萧剑笏出手,将大阵逆推复原,我才忽然明白,其实我什么也不是,与你一样,我们都只是这一战中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如此而已。”

语气萧索,似乎非常灰心丧志,可若看外表,龙晋涛的模样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不但神完气足,早先受创于山陆陵的伤,尽数痊愈,甚至身上原本的杀气也转为内敛,修为更进一步,就像是登天之前的武苍霓,随时都可以迈出那关键一步。

这份助益,得自斩经堂泄漏的龙气,麒麟一击破开地穴后,在场所有人为之疯狂,沐浴在金***的龙气浪潮中,疯狂吸纳,藉此提升。

吸取龙气的量,当然不会是人人均等,而是有力者得之,力量越强,就能掠夺更多的龙气,当时获益最多的,除了亢金龙、***上仙,就属这位密侦司大统领了。

得到龙气之助,龙晋涛伤势尽愈,修为更大幅提升,哪怕言语有些丧气,仍显得志得意满,这让站在他珊懿缓檬堋?p> “……这算是临终留言吗?如果是断头酒,那也未免太寒酸了,连酒也没有一杯。”

男子冷冷道:“我很好奇,以她过河拆桥的决绝速度,今天能把我拉走,明天难道就不会是你?”

“……晋王爷这么说,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龙晋涛微笑道:“我们确实有约定,相互合作,共举大事,但你私底下的动作那么多,就不能怪我们转了支持对象,撤去对你的支持了。”

闻言瞬间,晋王的目光变得锐利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龙晋涛负守背后,悠然道:“王爷何必故作不知?我们是密侦司,什么事情就算开始不知,最后也是会知道的,你瞒着我们,私底下多方连络,还雇用了浮萍居的专线,真以为我们全然不知吗?”

晋王沉默半晌,道:“我联络心魔阁、莽荒殿,共谋合作,果然没能瞒过那妖妇……”

龙晋涛看了晋王一眼,笑道:“神妃确实巨细能见,善察秋毫,但晋王爷又如何不是能谋多智,布局机深?”

晋王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许都的事。”

龙晋涛一句话,晋王呆若木鸡,暗忖你们连这都知道了,今日定无幸理。

“王爷利用神妃闭关未出的空档,利用我们双方的合作,反向收买我的不肖手下,配合你请来的人,在许都兴风作浪,想要把那名女子弄到手,最终目的,该是冲着神妃而去吧?”

龙晋涛冷笑道:“她是神妃的亲妹子,又身负禁忌血脉,如果能神不知、鬼不觉弄到手,加以研究与训练,便极有可能成为对付神妃的筹码,王爷你很敢想,也敢动手,更擅长瞒天过海,层层隐藏,致使事发后,我们完全状况外,不晓得事情怎么会这样,你甚至还伪造线索,把矛头指向我……很可惜,神妃出关,明辨秋毫,很快识破了你的诡计。”

晋王脸上色变,“你们一早知道?只是佯装不知?”

“是,因为王爷你仍有利用价值,你私下勾结心魔阁、莽荒殿,预备举事成功后,一举将我们清洗,这点虽然让人不愉快,可这份力量我们很需要,要不然,皇宫也没法这么快拿下。”

龙晋涛笑道:“而皇宫一落,手上实力被消耗大半的王爷你,就可以退下来,好好休养休养了,你的那些外道党羽,不见了你,自不会有什么动作……不知王爷,现在感觉如何?”

图穷匕见,晋王感受到对方言语中的那股冷意,对于在权力场上摸爬滚打的人来说,没有利用价值的下场是什么,再是清楚不过。

绝望的心情涌上胸口,晋王蓦地大吼,“我要保我李家基业,不被那妖妇所夺,难道我有错吗?你甘为妖妇鹰犬,将来必定身首异处,不得好死1

“……王爷过激了。”

龙晋涛淡淡道:“你李家的江山,已注定易手,千年的荣景,到此为止,再难改变什么了。”

寥寥一语,宣告了一个王朝的死刑,龙晋涛看着跪倒下去的晋王,心中生出一声叹息。

……而你确实是不懂,像我们这样的人……不得好死又算是什么难题了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