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五章 任人宰割(紅包満五百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武苍霓和尚盖勇的争执,被温去病的叫喊打断,两人急急停住,赶来察看情况。

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才从敌人手上救回韦士笔来,万一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这打击谁禁受得起?刚才虽然都只有惊鸿一瞥,却也看出韦士笔伤得不轻,如果不是本身实力强,又受惯了伤,强韧度非凡,早就要送去急救了。

听温去病紧张呼叫,两人都赶回来,确认状况。

尚盖勇道:“阿笔的状况怎么样?伤得如何?”

武苍霓皱眉道:“韦帅的情况不妙,多处内出血,非常严重。”

尚盖勇点点头,“是没错,不过,这点小伤,杀不死碎星者的。”

武苍霓也点点头,“同意。”

哪怕刚刚争执激烈,说到这点上,双方意见立刻惊人的一致,彼此曾经走过的艰苦岁月,身为碎星者的自豪,培养出了一样的信心。

温去病道:“气息还算稳,一时三刻没有性命之忧,但需要立刻救治。”

尚盖勇道:“刚刚被关着,还在持续想要送讯息出来,勉强提气运劲,加重了伤害。”

武苍霓点头道:“是这样,韦帅除了多处内出血,身上还有许多旧伤仔细看看,真的很多,到处都是伤,这些年来他日子很不好过埃”

语气中带着叹息,这六年来的点点滴滴,都在各人的脑海里流过。自从碎星团覆灭,又有谁的活是好好过了?颠沛流离,日夜心焦,基本都是常态虽然把时间再往前看一点,碎星团没灭之前,似乎也没好过到哪去,成天都是活命压力,搞不好还更糟糕点

“阿笔的力量被封住了,封锁的手法很玄妙,哼!是密侦司下的手。”

“那必须的!韦帅是谁啊,不封他的力量,密侦司哪关得住他?”

“先别管这些,韦帅之前强行发力,***,传讯息出来,遭受反噬的伤害不轻,得先为他解开封锁,助他运劲镇伤。”

“但阿笔的内出血怎么会那么严重?肝脾肺肾都有破裂,密侦司到底是怎么对他的?人还这么瘦,密侦司连饭也不给的吗?”

“不至于吧?韦帅是重犯,密侦司岂敢轻侮?神妃亲自下了令,皇帝吃什么,他也吃什么,伙食不差埃”

“那韦帅的五脏怎么伤成这样?出血还又黑又臭,摆明是食物中毒。”

“这就不好说了,他的伙食,是由御膳房负责,从皇帝膳食里直接分一的,照说安全没问题,除非刚好碰到有人谋朝篡位,长期对皇帝下毒,那就”

“谋朝篡位?现在不就正好有?”

武苍霓皱起眉头,不假思索地回了这一句,蹲在一起讨论的几名同伴们,如梦初醒,有人马上应了一声。

“啊!对喔,我忘了。”

这个忽然冒出的应答,早先也在团队讨论的声音里,只是大家忙着探看韦士笔,没进一步有什么感觉,但现在传入耳里,其余的人如梦初醒,一种莫名的惊悚,让每个人都如芒刺在背。

温去病第一时间抄起韦士笔,飞跃出去,尚盖勇、武苍霓一同站起,法界隐现,双方联手,共抗着眼前的相同敌人,那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龙仙儿。

“哎呀!大家何必这么紧张呢?不是刚刚才携手作战,同共死吗?怎么一转眼就要你死我活,兔死狗烹了呢?”

龙仙儿嘲弄道:“过河拆桥,看来真是碎星团的好传统啊1

皇陵之战,龙仙儿勇猛地打了头阵,然后第一个中了埋伏,被困遭囚,虽然很衰,却凭此避过了最凶险的皇陵大战。

这算不上全身而退,因为前期皇宫内的三方混战,龙仙儿已经伤得不轻,但没参与皇陵大阵的战斗,既避过了被多方夹击,也让自身伤势不再恶化,甚至极有可能还趁这机会疗伤,调养元气。

看她此刻神完气足,精神大好,容光焕发的模样,这推论应该没错,更很难相信这些都是偶然发她竟然还保有了实力,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后现身,甚至,居然还有这种胆量?

尚盖勇面色一沉,“妖妇,是故意中伏,藉此避战的?”

“尚帅,如果你看到什么女人,都这么猜忌,这辈子是很难泡到妞的,心态很重要啊1

龙仙儿笑道:“不过没关系,多巴结我一点,后头我烧给你吧,看你要纸扎的,还是真皮真肉的,你说了我就满足你。”

“妖妇1

相同的一个称呼,却是出自武苍霓之口,她死盯住龙仙儿,将她的身影、身上每一处细节,从眼角眉梢,到指尖颜色,全数深深牢记在脑里。

“武家妹子”龙仙儿顿了顿,耸肩道:“或是武家姊姊,随便吧,反正我不在乎,建议嘴里放干净点,说人之前先想想自己吧。”

“姓武的一俯仰无愧天地,问心无愧。”武苍霓冷冷道:“阴谋野心,搅动风云,今天帝都那么多的死伤,全是一手出来的,不遭天谴,自当人诛1

“搞笑!西北那么多的死伤,不是的?没阴谋野心,无神铺怎么掉手上?充值金叶送的?光风霁月,胸襟坦荡,下回就别蒙着脸出来砍人,还把帐记欢喜院头上。”

龙仙儿冷笑道:“一俯仰无愧,这话敢不敢当着司马樵峰的面说?我若是妖妇,又是什么?哎呀,那个词我不好意思说出口”

“1

太猛烈的回呛,武苍霓差点当场就炸了,这些年来,无论走到哪里,自己都被高高奉起,在武家是堂堂公主,在无神铺也是二当家,哪怕军职被贬官,也没有哪个人敢在自己面前,肆无忌惮地说这些言语。

可自己心里明白,没人当面说,不等于没人说,那些人在心里、在背后,这类话肯定不会少说,这也没什么办法,既然做得出,就不要怕人戳脊梁骨,这觉悟自己是有的,不过那并不代表自己愿意被这女人说闲话!

当下的第一反应,就是回头先找温去病怒瞪一眼,全是他招惹回来的妖妇,才把眼前情势弄得这么复杂

不过,这个念头闪闪就过,没有付诸实现的可能,自己又不是***,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可以做,这些分寸自己还是清楚的

“唉,其实我们都是贾伯斯的受害者,大家都和他有一箩筐的帐算,为什么不能齐心合力,一起去把他找出来干掉,却非要在这里自相残杀呢?”

龙仙儿两手一摊,笑道:“用理性想一想,你们就会承认,我是很有用的,难道在这里把***掉,你们单独对上那个人,会比较有胜算吗?”

没有人回话,尚盖勇、武苍霓遥遥盯着龙仙儿,警戒没有任何松懈,但心内某处,确实有个声音响起,承认她说得不错,对付贾伯斯,哪怕这里的人联手一起上,都还嫌不足,能多一个同志当然多一个好。

“皇帝我帮你们杀了,现在开始是个新时代,虽然之前我与李氏诸王有协议,要扶他们上位,但他们没有天阶武力,守不住手上权位,只要我们合作,你们都可以成为太上皇,在幕后操控这个帝国,或是直接把他们换掉,你们来当老大,都行埃”

龙仙儿笑道:“我这人其实没什么野心的,雄霸天下、独占权位之类的,我兴趣不高,做这些只是为了解脱束缚,不想整世人都被贾伯斯留下的东西控制,白当李家的工具,现在目标已经达成,我很不想后辈子和你们打打死,浪费命。”

武苍霓冷笑道:“手上沾满我们整团人的鲜血,以为是随便说两句就算的吗?”

“想抢着进后宫的,一边排队去,我没兴趣和说话。”龙仙儿望向尚盖勇,“尚帅,你的意思呢?”

碎星团这笔帐的话语权,尚盖勇远比武苍霓大,如果连尚盖勇都能软化,其余的人就大可谈条件,所以自己第一个要攻破的,就是尚盖勇。

“我的意见一样。”尚盖勇沉声道:“碎星团亡在的手上,这笔帐,别想那么容易混过去。”

“行啊!那咱们就来算算吧,我是有诚意的,你们想要我怎么道歉赔偿,磕头下跪,尽管说出来,我都照做埃”

龙仙儿笑得一派洒脱,“不够的话,要我一条手臂?还是一支眼睛?或是大方一点,一手一眼?可以啊1

似乎把一切放开,龙仙儿将自己摆在一个任由宰割的位置,交涉时的一派轻松,仿佛承诺的条件全都事不关己,让尚盖勇、武苍霓心头发虚,弄不清楚对方的真实想法。

“诚意我绝对有,但也容许我提醒各位,碎星团的收场,身为***的你们,同样有着责任,把罪全算在我一个人头上,这是迁怒还是自我逃避?除此之外”

龙仙儿抬起头,仰起美丽的面容,神情坚定,“要是以为我的一再退让,就是任人宰割,那你们就错得厉害了!对你们可能做错选择的未来说一句你们会后悔的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