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二章 杀龙问道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二章 杀龙问道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贾伯斯给的礼物,不好拿。这是碎星团从上至下,付出了许多惨痛经验所得的教训,但在接受教训的同时,他们也把这作风吸收,身体力行,尤其是脑子灵光的,学得越好。
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

尚盖勇露出了然之色,这一套在碎星团本就是玩过多次的战术,之前是没有想到,关心而乱,一被点醒,马上就明白过来。

藉着自己的失手被擒,身上东西被搜出来,落到敌人手上,只要设计得当,所“送”的礼物是敌人一心渴望,抗拒不了的东西,对方就必然上勾,立刻用了这带着要命元素的礼物,然后,一切就完蛋了。

李昀峰是贾伯斯所留下的继承人,又是当今人道之主,眼界想必是高的,能够让他看上眼的事物非常少,哪怕有一定***性,也多半他会顾忌、警惕,没那么容易落入陷阱。

但羲皇玺,绝对是一件他抗拒不了的***,内中所蕴藏的帝气,于他是千载难逢的良机,吸纳之后,能够力量陡升,即使全部吸尽了,羲皇玺仍能存于体内,作为天子龙气的储存器,在本身力量衰弱时,持续供给,等若比别人多了一倍的储存力量。

从情报上看来,李昀峰吸纳万民愿力的修练,并不是那么顺利,从他怪异的性情、脱序的言行,温去病一直怀疑,他的修练恐怕出了岔子,甚至影响神魂,而能够推测出这一点的,绝不是只有自己。

李昀峰得到羲皇玺,肯定如获至宝,用来疗愈修练造成的隐患,这是可以想见的,而韦士笔肯定也料得到,所以,有了这么一个名为刺杀,实则献宝的行动,虽然这行动……看来也没高明到哪去……

温去病笑道:“感受一下,你不会感觉不到吧?”

得到提示,尚盖勇愣了一下,跟着闭上眼睛,扩大了本身的感知范围,立刻捕捉到了地底下的那个敲击声,碎星团的秘语,反覆传递着同一个讯息:羲皇玺有问题!

只说有问题,没说问题在哪,丝毫没提及怎么利用刻意制造的破绽,换了别人,着实是大问题,但问题交到碎星团的两名老战友手上,却迎刃而解。

“……我记得,那次对付千面妖族的行动……”尚盖勇沉吟道:“好像就是阿笔以身为饵,被们的妖尊给吞下去,为我们制造机会的。”

“你没记错,那次我们在他身上涂满了百花蜜,还让他两手拿着烤肉串,头上还戴着香瓜帽,然后把他一脚踹出去给妖尊吞……啊,好怀念埃”

温去病摸着下巴道:“想想我们那时这么对他,你说他该不会怀恨在心,挖坑给我们跳,或是直接当了叛徒吧?”

尚盖勇冷笑道:“如果照这标准,武苍霓就该第一个当叛徒***,因为你傻啦巴基装高尚,把她白送给樵峰,我那时就特别想***,有便宜不占是***蛋,就算要送,也别白送,用过了再送嘛1

“呃……这问题我们眼下就别讨论了……”

温去病道:“最重要的一点,你不会忘掉吧?”

“嗯。”尚盖勇点了点头,那是绝对忘不掉的东西。

那一战,韦士笔以身涉险,被妖尊吞噬,却是先约下暗号,山陆陵在外,以三分阴、七分阳劲的毁天霹雳重击,韦士笔则在内,以七分阴、三分阳劲的力量***,两者浑成,一举攻破千面妖尊的内世界,令其饮恨当常

妖尊身亡的一瞬,尚盖勇打出天地大黏手,隔空拉出韦士笔,整个计画环环相扣,既精细也惊险,只差一点,韦士笔就是与敌人玉石俱焚的收场,这些事,怎么可能忘得掉?

韦士笔反覆敲击的暗号,没有提及该如何攻击,如何把握苦心制造出来的破绽,就是因为……如果来的是自家兄弟,不用说,也一定会想起。

“……只有一个问题。”尚盖勇皱眉道:“当初干掉千面妖尊的那一击,你是用江山钟打出的,现在没了神兵,纯靠手上力量,恐怕破不开那道紫鳞防壁吧?”

被风吼阵的三昧真火、百万刀兵之风交错侵袭,紫鳞战胄化出的气墙,依旧稳固,护卫着当中的孤独皇者,纹风不动。

尚盖勇道:“要不,由我先……”

“免了,天天玩自爆,因果极重,你真想出门收个外卖都被雷劈吗?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没了江山钟,刚好让你见识点新东西,连名字都还没取,保证让狗皇帝刻骨铭心。”

“明白,不是神兵,更胜神兵……这话你以前常喜欢说,终于又轮到你显摆了。”

尚盖勇露出笑容,目光水平游移,扫过***皇城土地,最后定在奉天殿的半毁废墟中。

那里地上地下,承受着四名天阶者与一名真皇的大混战,又挨了一场超级规模的天劫,哪怕有多重结界守护,也早就被毁得干干净净,富丽堂皇的金銮宝殿,早已颓圮倾倒,成了一块废墟。

朝奉天殿方向,遥遥举起手臂,尚盖勇掌上碧火流转,鬼影幢幢,陡然一喝:“属于我们的荣耀时刻,应该集体共享,我的兄弟,一起来吧1

鬼族秘术.五鬼大搬运!

神盗绝学.天地大黏手!

两种秘术交叠使用,尚盖勇做出猛力拉扯的动作,一下发劲,崩毁的奉天殿残迹之下,一件重物撞开土石碎砾,冲天而起,飞上半空,赫然就是密侦司特制的小黑牢。

一座完全封闭的牢狱,层层禁法包围,在半空闪耀生光,顺着尚盖勇的拉扯动作,凌空飞来,向着紫鳞气墙之中的李昀峰,狠狠砸落。

“老尚,你……”

温去病目瞪口呆,却不得不承认,这是很漂亮的一击,把那座多重禁法加固的小黑牢,拿来当攻城槌使,巨大质量加上动能,确实能够承担天阶之力,爆发出近乎神兵的一击,能威胁到紫鳞气墙,是当前最好的战术兵器。

……至于关在牢里的那个,只要也有天阶修为,应该是死不掉啦。

飞天的黑牢,与空气高速摩擦,表面生出火焰,仿佛化成一颗天流殒星,重重砸向闪烁着紫鳞光辉的气墙,形影在李昀峰恨怒交织的双目中,越放越大。

“逆贼!朕不会败的~”

李昀峰癫狂吼啸中,皇玺剑、万岁刀全力斩出,挥洒出一片茫茫刀光剑浪,砍向高速坠落下来的黑色牢狱。

两股力量对撞,黑牢外部层层禁法破去,表面出现无数碎裂,被打飞上天,远远甩了出去,而在冲击瞬间,对紫鳞气墙所施加的压力,虽然未能有效破去气墙,却压得李昀峰眼前发黑,气息一滞,已然内创。

照预想,这凶猛的一击开路后,跟着就该是尚盖勇的追击,此乃性命交关的时刻,李昀峰顾不得内息紊乱,急急抽取体内羲皇玺的力量,要扛过生死一瞬。

然而,当李昀峰睁开眼睛,却不见尚盖勇的豪迈身影,只看到温去病漂浮半空,右臂平举,臂上附着一个看来很厚重、非常具有份量感的巨大金属筒,筒上有龙、凤、虎、龟、麒麟的五兽纹,圣德崇高,阴阳造化,光华流转。

“这、这是……”

李昀峰的双目,瞬息睁大,他没见过这样的神兵、神器,似是某种具现显化,但充塞整个脑海的紧绷,都在向他警示,这件东西非常危险、高度危险!

“朕不会败!万里江山,尽归朕有。”李昀峰挥刀扬剑,连同紫鳞气墙一起推进,反压向半空的温去病,“朕乃贾师钦点,天命所归,尔等叛逆,全是跳梁小丑,岂堪朕……”

“狗皇帝!下地狱去放你的屁吧1

温去病一眼闭起,瞄准确认,圣德之炮,一炮轰发!

那是真真正正惊天动地的一击,圣德汇聚,强光凝缩轰出的瞬间,方圆百余里的空间,剧烈晃动了一下,承受发炮的反作用力,产生时空震,温去病更身化流星,闪电倒飞出去,落往天的尽头。

而这惊天地、震鬼神的一炮,正面威力更绝对惊人,一直令温去病等人束手无策,破之不开的紫鳞气墙,刹那间被撕裂开来,光炮势如破竹,直直打进里头,轰向当中的李昀峰。

皇剑、帝刀挡不住,层层紫鳞,被一举轰开,三阴七阳的力量流转,与羲皇玺中七阴三阳的预留破绽乡勾连,一下爆发开来。

在光炮贯体的瞬间,李昀峰狂乱的眼神,陡然恢复清醒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露出骇然欲绝的神色,但什么也没来得及出口,就轰然碎体,连同体内羲皇玺一起爆开,炸成千万碎烂血肉,又持续崩灭,最终,化成一道冲天而起的蘑菇火云。

钜量的万民愿力,失去了人道之主依托,在爆炸中,散化成无数金雨,洒落四面八方,天地隐隐有悲泣之声,似在哀悼真龙天子的殒落,人族失道。

“……靠……这件武器,好像猛了一点……”

摔落出百余里外,温去病重重砸在一座孤山上,但没等摔在地上,法界展动,直接把底下小半座山头分解,归化虚无,止住急坠的身子。

看着远方冲天而起的蘑菇云,温去病的感觉也极为复杂。

……一个时代的终结,开始了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