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开辟新路(紅包満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天狼魔卷轴在头顶上拉开,温去病催动上头的法咒,神卷生光,释放出一层又一层的流光法阵,将温去病包裹其中,护在里头。

……现在开始,再也无关***人,无关萧剑笏,无关狗皇帝李昀峰,纯粹就是我与老天的事,我与我自己的事!

……用了道具辅助度劫,就是道心不坚,就会失败?他妈的,话都是别人在讲的,对别人适用的道理,难道对我就是定理?

……赌上身为技术人员的自尊,我要走出自己的路,人类的文明,就是靠着懂得使用工具而建立,不是什么狗屁牺牲!

……我的历史,从今天开始,身为万古奇迹的初始原人,我要为自己、为人族开辟出一条新路来!

层层法阵屏护中,温去病将力量推升至顶峰,玄黄功德之气稍现即逝,转为纯粹的力量,在力量澎湃中,骨、肉、筋、血的负担承受到极限,往深处勾连血脉力量。

山陆陵踏足地阶后,没有刻意凝结法相,走的是愿力之路,凝万民愿力,化为宝像金身,又将凝结法相的力量也与金身结合,法相即表象。

这一回,当凝结力量,正面冲击天阶,寻常的地阶强人,浮现的是自身法相,而在温去病身后,山陆陵魁梧巨汉的形象,开始凝结显现。

脚踏地,首撑天,巨汉伸出树干般的手臂,往上撑住法阵,高声咆哮,震动天地,以己力为支撑,以掌上的层层法阵为盾,强行抗衡雷劫,让一劫雷击在盾面,频繁炸裂。

巨汉的力量强横,但面对连串劫雷,也显支绌,竭力猛撑,由一掌增至两掌,承担着排山倒海而来的雷劲、***,仰天狂嚎,发出愤怒、不甘、至死不退的吼声。

温去病盘膝跌坐,处在巨汉的庇护下,平心静气,额现智能光轮,咽喉、胸膛、小腹、下阴、双足,俱有宝轮浮现,调整自身的状况,更进一步去深掘血脉之力。

……我的血脉,没有力量,但却拥有无限的未来性。

……唯有回到初始,尚未选择之前,才能够从头做最根本的选择,变出最不可思议的支线。

……初始原人的宝贵,即系于此。

气机流转于百脉,调整即将完成,温去病抬头仰望,瞥了自己所凝结的巨汉形象一眼,感慨万千。

……抱歉,这些年来,辛苦你了。

巨汉力挡天上狂雷,身承重压,法相破碎,魁梧的躯体,出现多处裂痕,但仿佛听得见这声心语,咧开了嘴,露出白色的大牙,憨厚地笑了一笑,向被庇护在底下的人,比了比大拇指。

……你这一路,也很不容易,我佩服你!

本是一人,相互的心路,只有彼此最清楚,这一刻,山陆陵在笑,温去病也在笑,这一路走来,共同扶持的每一步,都从苦楚化成了鼓励。

……抱歉,后头……要靠你一个人走下去了。

满是裂痕的法相,再难承受天雷爆炸,当再一波暴雷浪潮来到,天狼魔卷轴自带的法咒符阵,轰然碎裂,落下的劫雷,将巨汉的形象彻底破灭,直直往底下的真身落去。

这是一切循正途而登天的武者,所必经的过程,辛苦凝出的法相,被天雷破碎,剥极而复,把被劫雷洗涤,严重破坏的肉身、法相、神魂,三者融合为一,凝铸法身,法身成,天阶立,从此非人;法身不成,魂灭身死,烟消云散。

温去病晓得这个流程,法相破碎,是闯天阶的必经过程,但看见山陆陵化为千亿碎片散去,胸中仍是感慨莫名。

……没有的事!即使是以后,你仍在我胸中,我们会一起走下去,我的人生,依旧是山陆陵的人生。

秉持这个信念,温去病身上多处光轮,大放异彩,吸纳破碎的法相,还原出无数人族形象,诸多士、农、工、商,男、女、老、幼的形态。

建构成山陆陵宝像金身的愿力,本就是来自于人族万民,此刻恰好与初始原人的血脉相呼应,万丈高楼平地起,万世霸业始于凡,两者交融互汇,温去病长久以来的所有累积,全被激发,被天雷破碎的法相、早已受损的肉身、坚定的魂灵,三者合一,铸为法身。

法身尚未成形,内世界隐隐浮现,在温去病的意志导引下,朝某个方向进行演化,但演变的流程乍走乍停,并不顺畅,显得窒碍难行,温去病想要凝结的法则,难度极高,不是正常的登天之法能够做到。

这个结果,在旁人看来诚然惊悚,但就温去病自身而言,早在预料之中,如果能这么轻易就成功,开出新路来,那才真叫做见鬼。

“……还不够,还需要更多、更强的力量……”

温去病手臂一振,喝道:“给我出来1

大喝声中,温去病手臂上的印痕,陡然发光,一道金虹自手臂飙出,绕体飞旋,璀璨夺目,迎向新一波落下的劫雷。

当日在大荒西朝,封天坛内,解除核心的种种布置时,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中,倾泄出来的能量,为温去病所得,化为手臂上的一道刻樱

这道刻印,温去病似曾相识,百族大战时,那个人手腕上浮现龙纹,凝化为龙,一式“气运金龙爪”,直接将妖魔大能给打爆,这一手惊世骇俗,给予有份目睹的碎星者极大震惊,都在琢磨这是何等妙法。

那个技巧,直至得了封天坛的剩余能量,温去病这才明白过来,那道金龙便是气运所聚,也未必就是来自大荒西朝,甚至可能未必是人族气运,但凝聚一族气运所发的攻击,就是如此强横,大能难挡。

直接凝聚一族气运,化为攻击力的技术,自己还未能掌握,就是掌握了也多半用不了,自己可不是贾伯斯那样的怪物,可若退而求其次,那便有法可想,因此自己以气运化五德,驱使大荒西朝得来的这股能量。

五德演化,自己有所成就的只有圣德与功德,也仅能演出这两门,功德之气已经演化玄黄战衣,短期间内没法再跨前一步,自己的突破点就在圣德。

圣德者,与愿力法门基本重叠,靠着人们的祈愿,汇集众力而成就大业,自己制造三藏法师的传说,收割信仰愿力,已经小有成效,正好派上用常

信众对三藏法师的信仰之力,化入绕体金虹之中,凝成圣德金龙,疯狂飞旋,五爪、双角、通体金鳞,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随着圣德凝聚,温去病的内世界进一步完善成形,再现异象。

寻常天阶者的内世界,都是一颗新成形的星辰,或是一片更为浑沌朦胧的星系;可能先繁后简,可能是由简入繁,随着不同的修练路线,演化不同形象,但大体都是苍穹星辰之变,因为唯有如此,内世界里的宇宙洪荒之力,才是最为强大。

可温去病所凝结的世界,却是一***拇指般的装构体,如海潮涌现,飞快聚在一起,开始拼组一间无比巨大、直比天高的建筑物,表层与内层不住拼装又解离,在不断尝试中,寻找最有效率、最适当的组合。

摩天巨屋,迅速成形,但在外形将要固化的当口,即将稳定的屋梁,忽然出现裂痕,迅速蔓延到壁面,无数裂痕到处延伸,眼看就要功亏一篑,温去病不由一叹。

……果然还是累积的不够,三藏法师的信仰传播时间尚短,累积的效率又不够好,不是那种整天出来显圣、盖庙接受香火的积极作法,所能转化出的圣德有限。

……从大荒西朝所得的人族气运也是,自己恐怕高估了本身的能力,转化出的圣德低于预期,再结合散播三藏法师信仰所得的,仍未能让自己在天阶途中冲出一条新路来。

……好在,自己早就有所准备,考虑过这情形的出现,预先留好了后路。

……圣德即是愿力之路,此刻大地上,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汇聚更多的愿力?这里所储存的龙气,除了山川地脉之气,就是万民愿力,只要吞噬李家的龙气,就有足够的力量帮自己完成那一步。

……自己强压着不晋***阶,要等待适当的时与地,为的就是此时此刻!

奉天殿地下的阵脚,早在先前连串劫雷爆炸中,被毁得七七八八,再无屏障之能,温去病挥手再补一击,阵脚彻底破灭,所有防护消失,大量龙气倾泻而出,被近水楼台的温去病尽数吸纳,绕身腾动的圣德金龙,瞬间变巨。

石桌般粗,长数百米的圣德金龙,散发着帝皇之威,长啸冲天而起,追月逐日,探向苍穹之极,所过之处,无数装构体重新拼组,所有裂痕尽数被填补,最终直越过天之顶,一座大如星辰的巨屋,在黑暗的混沌宇宙中出现……

漆黑的巨屋,外表没有一丝光亮,内中却开始传出连串细碎的机械之声,奇妙玄奥,也诡异莫名……

从未有人开辟的奇妙世界,由初始原人之血,创建出来,独步万古!

魔屋法界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