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一个女人的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一个女人的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几乎是从比斗一开始,温去病就落在全面下风,这种状况,在温去病的战史里,并不多见,尤其是阵道方面的比试。

周边的大阵,本来被自己完全控制,地势之利尽握掌中,但对方两道阵盘打下,大阵就从自己掌控中脱出,操控权落到对方手里,明明自己是大阵的创造者、始创人,却没能在这上头占到什么便宜,这显示……对方的阵道手段,远远在己之上。

不过,这本来就是早知道的事实,眼前这位貌若天仙,智能高超的女性,不是别人,就是自己的半个***。

自己的阵道之学,最初只是钻研乙太尸蛊,解析内中的繁复法阵,得到炼金文明的传承,得到了超越当前的演算技术,然后在战争中,逐步研究各大势力,甚至妖魔这边的阵法、结界,透过***来偷学,东摘一鳞、西取半爪,就这么拼凑出一身实用性高,却乱七八糟的本领。

纯靠自学,不是科班出身,虽然能时有新意,不按牌理出牌,但在成长速度上,终究有其局限,因此,当那个人与古老传承的阵道世家搭上,与尽得世家万年真传的天才女主相互看上眼,就利用这层关系,请红颜知己指点自己的一名子侄。

学艺这种事,不好用山陆陵的外貌去学,那么粗头粗脑的一个大块头,别的不说,光是在那里拨算盘、咬笔杆,那画面都可以吓死人。

因此,碎星团里藏得最深的秘密,那个从来不露面、从不为人知晓的碎星团技术总监,极难得地露脸出来,接受萧剑笏的三天教学,而后进行所谓的“技术交流”。

交流的内容,是那个人捡定的,自己得知详细命令后,唯一的感慨,就是那个人居然连红颜知己都坑……

在自己的成长路程中,这是极为难得的一次经验,老老实实接受某人的教导,事之以师礼。萧剑笏的教学,确实有藏私,高深的技巧一概不教,三天的时间全在奠定基础,并且为自己指引未来方向,即使让现在的自己来教,也不会做得更好,所以自己确实对她很感谢,只是不料……最终还是师徒反目。

地底的战场,本来该是自己的主场,但萧老师一出手,挟带大能威能,瞬间就把这些优势瓦解。

洞月湖之后,自己就知道早晚会和萧老师对阵,也不是没准备,江山社稷图堪称阵道“神器”,推演到极致,自成一界,堪比天阶者,有这么一件至宝在手,自己的底气增加不少。

但萧老师结结实实给自己上了一课,她在周身凝结水、火、地、风四气,以此为基,妙演森罗万象,靠着四极的交错组合,演化出数以千万计的世界之象。

最炽热的高热火星、最爆裂的灭世之雷、最浩瀚的无边之海、最寂灭的永冻冰河……从一个宇宙的天地创生,直至世界的终焉毁灭,森罗万象循环上演,演化的是阵,也是萧剑笏对于生灭之道的理解,大能手段,让己叹服。

但实质造成的影响,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句佩服就算了。

江山社稷图最厉害的地方,就是穷机巧之变,在力量境界不到的情况下,纯靠阵学演化,如天阶者那样自辟一界,天阶以下,无论怎样的力量冲击,都能包容于江山世界内,将敌人任意摆弄,哪怕遭遇上天阶者,都能短暂牵制抗衡。

可再怎么巧夺天工的东西,都有个极限,当面对迈过第三重天阶,踏入中位的大能,江山社稷图就相形见绌,在各种灭世级的水、火、风、雷摧残下,一座座木山石峰破灭,江山社稷,层层崩溃。

每一重江山破碎,对温去病没有直接伤害,但为了不让世界崩溃,必须要立刻变阵,瞬息间重组山河的超级演算,就是对脑部、身心的极大伤害,让温去病苦苦支撑。

“……青木妖圣的手段,令人叹为观止,前辈毕生心血,萧剑笏拜服。”

脚踏气运仙木,四极元素光球绕体,随灭随生,萧剑笏仙容清丽,在水火风雷四极光华辉映下,眼中智能深藏,身上没有一丝凡俗之气,犹如创世女神。

“但你应该明白,哪怕江山社稷图不曾残破,以你的能耐,今日也过不了这一关。”

萧剑笏朗声道:“冥冥之中,天意早定,碎星团成为新时代、新帝国的基石,为人族开创不朽盛世,已成定局,你又为何要因一己私利,兴风作浪,颠覆帝国,为祸人族,成为妖魔的帮凶?”

“……帮、帮凶?”

竭力运作残破江山,硬扛世界规模的暴雷、风火,温去病脑中处理的信息量,提到极限,脑部苦撑之下,口鼻鲜血不住溢出,意识都有些模糊,可听见萧剑笏宣判似的言语,胸中一股热血翻涌,神识反倒清醒过来。

“真好笑……老师,我本来以为,就算别人不懂,但智能如,应该是明白的。”

温去病停下动作,伸手抹去口鼻鲜血,不再负隅顽抗,任连续生出的水火风雷,摧毁石山、木峰,消灭这个世界。

“我从不向人辩驳什么,碎星团干尽种种下做恶毒的事,确实是事实,团员打家劫舍,有为公筹粮,也有中饱私囊,这是我们的罪,无可抵赖,但一声物资匮乏,军粮时有时没有,让我们就地调集物资的人,他们的责任呢?”

“弟兄们连老百姓也打劫,把钱粮都收自己口袋,这是盗贼行径没错,可你们给过他们当英雄的保障吗?他们都有家小,都是人生父母养的,他们阵亡沙场,他们的父母家小谁去养?他们拚命和妖魔死磕,阵亡以后,家里全无依靠,父母饿死,老婆女儿被星月湖卖到院子接客,这情形看过吗?我他妈的就看过!不只一次1

为了处理脑中的巨大信息量,温去病必须维持冷静,绝对的理智,去突破困境,给予上方的战友支持,但萧剑笏的话,却像是导火索引爆,让他整个不管不顾了。

脑部高度运转的时候,情感一激动,心神失守,许许多多过去的画面,在脑海里飞快闪过。

……自己满腔意气,和武苍霓同一阵线,全力制止碎星团的堕落,绝不让个别害群之马的劣行,玷了抗魔英雄的荣光,那是无数弟兄牺牲所换来的,不能因为少数人的堕落而砸了。

……劫夺百姓、贪钱财的团员,被自己当众亲手处决,以正风气,为此自己还和老尚起过冲突,因为这些***多出自他的大队。

为了保下这些团员,老尚当众和自己挑衅,只要能接下三记毁天霹雳,就给这些人一线生机。在对垒时,自己看得出,他是希望自己放水的,但自己拒绝了,因为放任碎星团堕落,如何对得起那些为了理想而死的牺牲者?

……最终,自己三拳击得老尚呕血跪地,没能阻住自己的当众行刑,平了民愤,在百姓的欢呼声中离常

……那些害群之马死了,他们的家人来自己面前哭闹,被老尚压下带走,自己注意到,那些人面黄肌瘦,生活过得很糟。

怎么团员家属的生活都很糟吗?只是,这个时代,平民百姓基本都是穷苦的,不小心会饿死的多得是,他们好像也不是特别差。

但……原来团员的家眷,生活过得那么糟碍…

这是第一次,自己在冲锋陷阵搞科研之外,注意到团员亲属的生活……在那之前,孑然一身的自己,死了也没有家人牵挂,从来就不曾注意过这点。

……团员们阵亡后,他们的家人是什么情况呢?碎星团的定位尴尬,是以义勇军的形式成立,茁壮之后,强势向各方讨要、交易物资,军饷什么的都是这么弄来,但不成体制,常常有一顿没一顿,更谈不上制度化的抚恤。

……战争都是一场接着一场来,碎星团顶在与妖魔冲突的第一线,大多数人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都还得两说,也没心力去顾及体制改革。

某次酒后庆功,一名普通的歌妓刺杀自己,还没碰到,就被团员们轻易***,暴打至死,以为是妖魔或是七家权贵的手下,但结果却令人遗憾。

‘……我……我夫君为了给家人留条后路,被你处决……山陆陵,我家破人亡,全拜你所赐……我……诅咒你生生世世,千刀万剐……’

那名歌妓临终前的最后一口唾沫,和血一同唾在自己面上,自己……整个懵了!

身边有份出手的弟兄,表情讪讪,安慰自己不要太过在意,因为碎星团活跃而家破人亡的难道还少了?动不动灭掉数以万计的敌军,哪还在乎这么一个臭?

弟兄们是这么说的,但从眼神,自己晓得他们没有一个真这么想,因为死的这个不是旁人,是前碎星团员的家眷,她的收场,让所有人都兔死狐悲,想到了自家人……想到了,若有一天阵亡的是自身……

最终大家没有深思下去,因为老尚带着他手下的团员来了,并且因此发生了冲突,两边乱打了一阵,被赶来的阿笔劝和,然后团长***,不了了之,第一大队的团员因此猛松了口气。

但自己却忘不掉,那名女子临终前的语气、眼神……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