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辣手摧花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辣手摧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……如果两个女人里头,有一个女人不可靠,随时会翻脸动手,或者与敌人连手,那么,我们先干掉她?”

在武举***进行前,双方商讨后头战术时,尚盖勇立即提出这个建议。

“好1温去病立即拍板,“那就先干掉她1

全不考虑的态度,反倒让尚盖勇双目圆睁,像是见了鬼,“阿山,这可不开玩笑,你……那女的不是和……”

“咱们团毁在她手上是事实,这笔帐最终也得算,旧情什么的,牵挂得多只是给自己找麻烦,与其一直提防她翻脸动手,不如我们掌握主动,直接上来就捅她,省得提心吊胆。”

温去病脸上没有一丝温度,连表情都冷酷出奇,“她现在为了引我们入坑,必须主动表态示诚,前头抢出手当投名状的可能很高,她会提防我们翻脸,却肯定想不到我们还没过桥就先抽板,只要我们够坚定,宰她的成功机会不校”

“阿山,你好样的1

尚盖勇大为激赏,举掌拍在温去病肩头,“我本来还担心你会摇摆不定,为了女人而纠结,干不了大事,没想到你狠辣决绝,是个男人样1

“废话!我得以身作则埃”温去病没好气道:“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,个子那么大,样子那么威武,心眼比针还小,随便说点什么都犯你忌讳,动不动就冲着天吼,我要是不先表态做则,天晓得你干掉她之前,是不是会先干掉我?”

“呃……也没那么严重……真没那么严重……”

尚盖勇尴尬道:“你送我那块古玉以后,我最近心态好多了,没那么容易激动,你别担这个心,自家兄弟都信不过,我还能信谁啊?”

“……最好是啦!把你那些不相干的猜忌给我收起来,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目露凶光,就是自家兄弟,我也要轰爆你脑袋1

温去病骂了一通后,道:“行动两大目的,抢救阿笔,杀人复仇,两者之中以抢救为优先,但不能排除敌人把阿笔藏太深,没法及时找到的可能,如果这个最坏的情况当真出现……”

“那就趁着敌人以为我们会投鼠忌器,自鸣得意的时候,闪电重手,先把敌人给干掉……只要皇帝死了,神妃也没了,阿笔也暂时安全了,慢慢再找吧。”

尚盖勇的神情冷静,碎星团八年纵横间,什么任务都面对过,打过硬仗,也抢救过人质,身经百战,各方面的经验都累积十足,遇到什么意外状况,都能立刻凭经验应变,根本不用考虑。

“不过……”温去病沉吟道:“密侦司里虽然一堆***,可到底资源多,他们打造的囚牢,我恐怕一时半刻打不开,这点……”

“没事,交给我吧,大劈棺可以破坏一切囚牢。”

“更正,不是一切,将来我亲手做个囚牢出来,大劈棺肯定破不开。”表情很臭,温去病道:“不过,大劈棺毁物后伤人,阿笔在里头,会不会……”

“既然是自家兄弟,挨点皮肉痛就别废话了,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大劈棺打了,团里的规矩,谁出的纰漏,谁活该肉痛,他懂规矩的1

“我也懂规矩,但我还是不想以后被你用大劈棺打啊1

“阿山你太纠结了1尚盖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人道之主,有诸多异能加身,凭我手上的筹码,没有把握稳压他,你……”

“把你手上的筹码列出来,我看看怎么加强一下。”温熔都大阵是我的设计,六阵脚已破其四,奉天殿、斩经堂这两处已经极度不稳,我可以入侵进去,改引帝都大阵的天地元气,加强你的攻防手段,尤其是封禁类的。”

……但奉天殿、斩经堂,高手环伺,更是各方势力的关注焦点,想要溜进去弄鬼,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因此,只能等冲突发生,多方混战爆发,各出手段,场面混乱时,温去病才能潜入进去。

……帝都风云诡变,不但有死曜蛰伏未动,还有几名天阶者立场未明,己方既要雷霆一击,让敌人猝不及防,也要留有余力,应变***可能的状况,因此,武苍霓被刻意保留下来,暂且不动。

诸般准备与绸缪,终于在战场上一一实现,到了最关键的一刻,当上头激烈开打,血肉禁锢发动,成功潜入奉天殿地底的温去病,法印凝结,八块残损的木石牌旋动掌上,江山社稷图再开!

之前的严重破损,尚没有时间完全修复,这回发动,多少有些硬着头皮强干的味道,石山木峰,层层叠叠,开辟世界,强行与帝都大阵接轨。

帝都大阵自身的防护,极为强大,就是天阶也没那么容易破坏,但遇上最初的设计者,也就只有被逐片拆解的份。

打入京以来,每次的阵脚之战,温去病都伺机接触,不但破坏,也更进一步去分析大阵的整体结构与设计变动,凭此推算,掌握奉天殿、斩经堂两处阵脚的状况,当自己亲身到来,所有准备已经提前完成,稍微接触,就是强行入侵。

江山社稷图,自辟一界,温去病直接凭藉领域入侵,夺取大阵部分的控制权,改易大阵所汇集的天地元气,脱离原本轨迹,全数注入正上方血肉禁锢的术式之内。

单纯的天阶术式,结合都市规模的大阵,术力就能顺势加成,往上突破本来层次,在天阶战中取得优势。

“……鬼道与人道,本来就是相生又互克的两条道,强的那一方,会对另一方形成压制……不过,光只有这样子,还不够1

温去病望向眼前,地脉能量顺着阵图引导,在阵脚处汇集成金茧,茧中金芒闪烁,山川地脉的地龙之气、万民愿力的人龙之气,交织浑成,构结成一股强大到无可靠近的力量,哪怕只是远远看上一眼,温去病都感受到那份压迫。

“人道之主,气运之所聚,这是天子最强大的地方,但如果气运不聚呢?釜底抽薪之后,你还剩下多少筹码?”

温去病举起手掌,五指转动,江山社稷变动,牵引术式,整整齐有序的金色光茧,开始松动,从外层开始,丝丝剥离,蕴藏于其内的龙气,也随之迅速流散,往外泄出。

“龙气外泄,天子帝位不稳,内忧外患,看看你怎么支撑……”

温去病微微冷笑,也侧目望向金光流转的另一端,斩经堂的位置。

ps看到有者反,站有屏蔽,所以加在文中,打大家,非常抱歉,但除了十七k以外,所有的都不是正版,大家千不要浪打,打了作者也收不到,浪,要打上十七k,。

“……那么多人都想抢龙气,现在肉扔出来了,不趁机动手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残损的江山社稷图,强行接入帝都大阵,负担极重,石峰木山上的道道裂痕,更形加剧,有了彻底破碎的象征,温去病看了周围一眼,又看了看上方,心中无声一叹,抖手打出一卷长轴。

天狼魔卷轴!

神器展开,符文腾动,转瞬之间,异力发动,被导流输往上方血肉禁锢的能量,效率陡然提高,连带血肉禁锢当中的力量,一下成倍增加。

禁锢之力增强,李昀峰、龙仙儿立生感应。

“朕……朕的龙气……”

李昀峰面色骇然,身上闪烁的金光,迅速黯淡下去,一层层血色彩,由地面生出,从脚底往身上蔓延,李昀峰挥着皇玺剑,催发着剑上帝气,想把这些沾身血光给逼开,却徒劳无功,污血沾染上紫鳞战胄,出现绝不应该有的锈蚀现象,周身更隐约浮现无数鬼物的哭嚎、诅咒。

龙仙儿的情况也是大坏,雪白素手着红唇,鲜血止不住地溢出,哪怕是天阶之身,但在这诛神殒仙的血肉禁锢之下,她的伤势不住恶化,喷出来的鲜血,甚至带着浓烈的腐臭气味,仿佛五脏六腑都已经腐化。

“……呵,郎心如铁,不过要杀自己老婆,连面也不敢露,这让人有些看不起啊1

龙仙儿呛血惨笑,尚盖勇的目光移来,冷冷道:“阿山的心太热,有可能被动摇,所以这一阵由我出手……别想装神弄鬼,身带冥府传承的天阶者,绝不会如此不济,到了这时候还要隐藏实力,就活该要死1

语毕,尚盖勇振臂一掌,邪焰腾动,大手鬼印遥遥一掌轰发,龙仙儿飞身闪避,却被伤势拖累,慢了一步,不得不硬拚大手鬼印,手中骨椎纵横,将大手鬼印生生摧破,但气机冲撞下,伤势更重,又一口腐血呕出。

……唉,第一个跳出来,想要表现诚意,这代价也太大了。

……出头鸟果然没有好下场,下次还是缩起来当乌龟,再也别来什么以身作则这一套了。

龙仙儿暗自苦笑,却见李昀峰把握机会,趁着尚盖勇出手,一缕紫光横空打出,飞射向尚盖勇,紫光的内容不明,但正在维持血肉禁锢的尚盖勇,竟然一下被紫光砸飞。

……好凶猛的东西,那是什么?

龙仙儿困惑大起,还来不及深究,相同的一抹红紫色光芒,就从李昀峰手中飞向自己。

有了尚盖勇的前例,龙仙儿不假思索就想闪开,但那抹红紫色光芒,竟然飞上自己头顶,蓦地张开,化为一座阵图,将自己给罩住,内中玄奥神奇,竟然***住自己的动作。

……这是?

阵图流转,六爻变换,龙仙儿蓦地一惊。

……萧剑笏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