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血肉禁锢(紅包満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密侦司的特殊囚牢,是委托给九龙寨制造,带回密侦司后,另外加上鲲鹏学宫的“多重结界”技术,融会两家之长的成品,密侦司用来囚锁最麻烦的罪犯,一旦囚入,六感封断,无眼耳鼻舌身意,一切封断,就算是天阶者都没法轻易打开。

之前,龙仙儿亲自实测,如果不循***,纯以蛮力破坏,自己着实费了不少手脚,没法说开就开,安全系数足够,但到了今天,龙仙儿就不敢如此笃定,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,不是一个普通的天阶者。

尚盖勇身兼鬼族传承,这个倒没有什么,小黑牢在设计时,已经考虑到使用对象,其上所附的多重结界,无论抵挡妖、魔、鬼都能奏效,鬼族传承在其之前,没有什么优势。

但尚盖勇当日纵横大地,靠的并不是鬼族邪法,而是有他的独门专长,除了来去无影的千里瞬移、偷取人装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天地大黏手,他还有一式更令敌我双方无比头痛的绝活。

迅雷绝学神手大劈棺!

仙界传承的专武,毁物后伤人,一经命中,八成五以上概率,摧毁目标身上未满神器等级的物件,成功机率与目标力量强度成反比。

在地阶层次,这套绝学就能摧毁神器以外,绝大多数的装备,而当尚盖勇已经登临天阶,重施故技,大劈棺的威力疯狂提升,远胜之前。

一击之下,构成结界、黑牢的物质,从元素深处开始崩解、碎裂,一声脆响,铿然碎成满地的渣子,五颜六色,像是反映着水、火、地、风色泽的玻璃渣,就这么洒了一地,缓缓消失。

大劈棺的威力,犹胜当年,但这一击劈下,尚盖勇的表情异常难看,因为被破坏的小黑牢内,一无所有,没看到韦士笔,什么人也没有。

“你们……”尚盖勇咬牙道:“把他藏到哪里去了?”

小黑牢里不见韦士笔,龙仙儿面上不见讶色,心头却是一震。

……怎么会没人的?自己所知的保卫安排,明明是韦士笔随李昀峰一起,前往斩经堂,那小黑牢里怎么会没有人?是谁把计画改了?

心中讶异,但在表情上,龙仙儿分毫不示弱,不让敌人知道自己处于状况外,落在下风,“大劈棺先破物,再伤人,尚帅使得这一手,看来一点也不顾忌里头的人,碎星四武神情若兄弟的说法,似乎有些问题呢。”

尚盖勇眉头紧皱,目光看看李昀峰,又看看龙仙儿,有些拿不准状况,龙仙儿似乎早知黑牢内没人,莫非她与皇帝共谋,故意假装冲突,来引己方入圈套?这个可能性,先前评估时,确实也料到,这么说……挑拨策略无用?

“哼1

李昀峰怒道:“朕早知你们图谋不轨,又岂会蠢得给你们机会?韦士笔已被朕转移关押,等你们被一举剿灭,朕会将他当众血祭,与尔等逆贼一起上路。”

“陛下说得好1

龙仙儿面不改色,振臂疾呼,一本正经地道:“逆贼就是该诛灭,臣妾祝愿陛下马到功成,荡平叛逆,还我河山,再创荣光!家里炉子上还炖了汤,臣妾先去看个火,再去整个头发、修个脸什么的,晚点咱们再见,好吗?”

一边说,龙仙儿身影急掠,飞身而起,想越过万鬼火墙出去,但李昀峰皇玺剑一挥,雷光落下,飞袭龙仙儿顶上,同时一剑斩出,强势阻截。

“奸妃,野心勃勃,阴谋叛朕,朕要第一个身首异处1

“臣妾领旨,不过可以先商量一下分别放哪儿的问题吗?妾身挺怕脏的。”

龙仙儿身影幻动,避过天上雷霆一击,同时注意到雷电击落火墙之上,怨魂被消灭,火墙却摇晃随生,缺口瞬间补上,暗自诧异。

……万鬼火墙的强度不对,里头有异样,尚盖勇想做什么?

……不对,温去病至今未现身,事情有他筹谋,他的计画是什么?是否正在旁观这场战斗?

……韦士笔被转移,温去病是不是正在找他的位置?还是……

诸番念头闪动,龙仙儿挥针荡开皇玺剑,凭着更胜一筹的力量,强势出击,刹时间,李昀峰连声怒吼,身上又连中数百击,加上早先一波的刺击,就算没有体无完肤,也该血流如注,但李昀峰只是痛吼,身上别说见血,连一丝破损都没有。

“朕,乃天命之主,气运之子,岂是一介贱妇能够伤害1

吼喝中,李昀峰周身天子龙气,具现而显,化为一条紫龙,缠身绕体,却又转眼归无。

异象消失,龙影不再,但点点紫气龙鳞,却贴附血肉,源源不断地吸纳万民愿力,转化成形,最终龙鳞串联,化为一套闪烁着紫色晶华的甲胄,散发无双帝气,紫华流转,光是站在那边,就不住散发着帝皇气派,动摇人心,催迫着所有人跪下朝拜。

真龙天子紫鳞战胄!

战胄由隐而显,威能遽增,本来只是贴身守护,显化为胄甲后,李昀峰双目怒睁,气机大幅提升,仿佛有着用不尽的气力,充塞体内,不吐不快,提剑就斩,剑刃亮度由暗转为粲然,金色剑芒疾斩龙仙儿。

龙仙儿侧身想避,但皇玺剑下,周围空间隐然凝滞,这一剑竟然避之不开,龙仙儿眉头微蹙,手中骨针乍然伸展,化为一把骨椎,与皇玺剑硬拚。

两兵对撞,力量激荡,原本只是地阶层次的李昀峰,在没有天雷支持的情形下,竟然拥有了能与天阶者分庭抗礼的力量,与龙仙儿一拚,丝毫不落下风,更在万民愿力持续加身下,还有了渐渐压过去的现象,令远观的尚盖勇也感吃惊。

……幸好,阿山拖了一个挡箭牌下来,由她在前面坦住,也逼出狗皇帝的实力,否则要是换了自己人在那,这一下的代价可能极大。

紫鳞战胄罩体,李昀峰的实力被强行拔升一阶,真正有了弑神斩天的气势,但情绪也变得更为亢奋、激昂,对着龙仙儿连连追击,眼中似乎再没有旁人。

“陛下,谋逆的也不只臣妾一个,只斩臣妾,不太公平啊1

龙仙儿被攻得甚急,骨椎连挥,全在挡架,但一举一动,仍然姿态优雅,如穿花蝴蝶,一直在避免硬拚,试图找机会离开。

但李昀峰攻得甚急,龙仙儿一时分身不暇,在找到机会之前,周围环境又变,环绕周围一圈的万鬼火墙,炽焰疾吐,邪怨之气疯狂飙涨,在火墙中凝出八根柱子来。

万鬼怨火有变,直接受影响的,就是激战中的龙仙儿、李昀峰,两人的力量都被削弱,不约而同地停手,看了火墙一眼,分别向两边飞开,各自出手,对着火墙硬攻,要在异变完成之前,破坏敌人的设计。

然而,这个动作却仍晚了,两人的攻击,分别被鬼火之墙吸收、反弹,万鬼怨火凝结,矗立起八根直通天际,插穿云霄的柱子。

八根柱子,各具不同特性,有些白骨森森,有些腐肉蠕动,有些筋膜包覆,有些由血液堆凝,像是无数生物分拆支解,骨还骨、肉还肉、血还血,分别堆铸,却又串联成阵,建构成一个无比邪异的不死生物体。

“……”

尚盖勇双手结印,眼睛半闭,口中念念有词,说着不属于人族的邪秽古语,周身碧火焚烧,与八根血肉柱相呼应,构筑成一个神秘的封禁空间。

鬼族禁法万鬼血肉禁锢!

血肉禁锢一成,封断外界,犹如处于某个巨大生物的体内,除了鬼族以外的***传承,全部受到影响。

“唔1

人道之力,受鬼道影响最大,李昀峰面色一沉,脚下踉跄,紫鳞战胄闪耀的光华,转为黯淡,明灭不定,皇玺剑也染上一层不祥的血锈。

李昀峰瞥望向龙仙儿,她的传承明显偏向冥界一脉,受鬼族影响远较自己为小,吃的亏也比自己少。

“……好家伙,居然是血肉禁锢1

龙仙儿降落地上,表情带笑,像是进了游乐园,兴味盎然,没受太大影响,还能看着尚盖勇,笑道:“血肉禁锢,在鬼族应该是万***阵,或是大能的专属技,尚帅是身登大能,可以一巴掌拍死仙儿了?还是……鬼族在背后伸手了?”

尚盖勇睁开眼睛,缓缓飘降地上,直直看向龙仙儿,道:“血肉禁锢之中,无论族类,只要身上带伤,所有伤势加速恶化。”

“……是吗?”

龙仙儿笑意不减,嘴角一缕压抑不下的鲜血,缓缓淌下,先前被李昀峰、尚盖勇联手造成的伤势,恶化发作,这也才明白过来,怪不得尚盖勇急着翻脸动手,抢先要击伤自己,原来还有这记后手。

不过,如果尚盖勇未登大能,又没有鬼族的另外支持,那他能发动这么强大的血肉禁锢,还另外加上诅咒,背后肯定有理由……

心念一动,龙仙儿神色骤变,喝道:“老温人呢?”

尚盖勇冷笑无言,同时,金銮殿数百米的地下,层叠法阵中,温去病一身轻装,潇洒现身。

“呵,该来的,始终会来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