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七章 是弟妹啊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章 是弟妹啊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两强之间,弱者连留下尸骨的资格也没有,当烟尘渐散,龙椅、仪队都已无存,只见电光闪闪,源于一把金***的长剑,剑柄末端呈玺印状,源源不断地散发人道皇气,吸纳九天雷霆,鼓荡而发。

剑柄,握于皇者之手,剑刃砍在一截如玉般皎洁的骨针上,骨针长约两指,末端持在一只素白的柔荑中,剑长针短,力道强弱有别,骨针支撑得异常辛苦,被越压越低,极度贴近丽人前额的碧发。

握着皇玺剑的天子,横眉怒目,咬牙切齿,平日仪表堂堂的面容,此刻因为愤恨而扭曲,鼓荡力量,持剑下压。

“***!朕早就知道会背叛1李昀峰怒道:“可知朕刚刚收到通知,举报勾连外敌,谋逆不轨,还要来刺杀于朕?”

“呃……我被人抢先一步出卖了?”

剑刃及额切发,龙仙儿极力支撑,额上见汗,脸色却不见窘迫,还笑得好像事不关己。

“真糟糕,我主动跳出来,这不是掉坑了吗?陛下,其实臣妾只是酒后路过,随口说些浑话,压根就没那个意思,只是一场误会,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?”

“哼!奸妃,说有可能吗?”

“啊,陛下果真宽宏大量,那我们就这么说定,妾身有点乏了,这就回去沐浴休息。”

“奸妃,背叛国师给的一切,朕赐一死1

李昀峰怒极一喝,皇玺剑上人道之力流转,一道金电劈落剑上,剑威爆吐,破开所有阻碍,直直斩落。

轰隆!

雷声炸响,龙仙儿倒飞出去,踉跄落地,周身冒出轻烟,前额的绿发微微焦黑,眉间出现一道血痕,已伤在这一剑之下,可表情依然笑嘻嘻的,似乎还感到喜悦。

“……陛下,这一剑,力道不太够,您身体很虚啊,不如回去,请御膳房为您熬熬补汤什么的。”

“奸妃,受死1

一国帝皇,眼冒血丝,手持皇玺剑,大步奔冲而来,一副不斩叛逆者誓不罢休的架势。

在场的护卫、文武官员,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全无准备,更闹了个手忙脚乱,总算新帝国建立以来,文臣武将的素质大有提升,短暂混乱过后,纷纷镇定下来,武将主动站出来,指挥场面,让文官撤退离场,自身则结起队伍,要护卫住皇帝陛下。

能上金銮殿的将帅,也都是实力强横的一方高手,甚至是一方之主,列名地榜,或是出身六郡豪门,或是玉虚、金刚门下,见到皇帝陛下亲身涉险,纷纷抢上。

……当然,各自不同的出身,也各有立场,在集体冲上刃时,有些人奋不顾身,勇悍争先,也有人一脸忠义,脚下却悄悄落在后头。

……皇帝是姓李的,我又不姓李,对面显然是天阶者,何必为李家人涉险?

天子身为人道顶峰,以当今帝国的兴旺,他的实力之强,满朝文武没人敢怀疑,不是天阶也足以弑神屠仙,对面那位显然就是李家暗藏的天阶者,翻脸谋逆,这完全就是天阶战的规格,哪是地阶能够插手的?

忠心护君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,不管实力如何,态度必须摆出来,但要把这态度贯彻到什么地步,那就见仁见智。

更何况,当这些一方大将环顾四周,这才忽然意识到,为何今日金銮殿上少了一批人,龙家、虎家、王家、司马家,甚至李家自身的文武官员,都有不少身染急症,缺席了得意宴这个重要场合,皇帝早先还为此震怒。

……原来,今天是注定不太平的,只是自己不知,只是自家不知……

这样的明悟,在冲上护主的众将心头闪下,其中更包括地榜名人,当今江北袁家之主,袁平坚。

然而,就在他们纷纷抢上,将要追到皇帝陛下,一道莫名生出的碧火墙,熊熊燃烧,阴寒冰冷,阻断了他们的进路。

一名李氏的地阶大将,莫名被卷入,闪避不及,碧火沾身,烈焰飞腾中,千百怨魂形影,在鬼火中窜起,灼烂皮肉,火中人长声惨嚎,数秒之内,惨死化灰,散落地上。

“幽冥鬼火1

“鬼族1

众将大惊失色,鬼族的幽冥火阴毒非常,这点并不能吓到他们,但之前连续活跃于帝都的那名鬼尊,连鲲鹏宫主都吃了亏,如果是鬼尊驾到,己方又如何能挡?

炽烈碧火,飞旋腾空,绕着殿前大广场,飞快走了一圈,当两端碧火合拢,焰中万鬼同哭,组成一道完全封断内外的鬼火墙圈,森森鬼气透发,内中的秽邪气,让在场的一众地阶强将,打从心里发着寒颤。

“……总捕。”

袁平坚望向宇文镇魂,李家虽然还有一名靠着人道之法、皇室秘宝加身,强行提升至半步天阶境界的耆老,但此刻闭关修练,并不在奉天殿上,而环顾当场,也只有这名天下总捕头,靠着本身修为,加上所持神器,能打出近天的一击。

宇文镇魂点了点头,“明白,老夫自当尽力。”

话音方落,一道碧绿火柱,从天而降,直落入万鬼火墙之中,火柱中一道剽悍身影飙出,虎背熊腰,身披兽皮,威武有若神将,相貌与身形更依稀眼熟……

“怎么可能?”

宇文镇魂隔空仰望,看见熟悉的面容,心头剧震,直接一声就喊了出来。

大战才结束六年,能站在这里的将帅,都与碎星团的主力干部打过照面,甚至并肩作战过,又如何认不出这名声赫赫的迅雷神盗。

“尚、尚盖勇?”

“他居然没死?”

“这怎么可能……那样的伤……”

对于这些情报灵通的大人物,这委实是个不小的震惊,因为当初碎星四武神,要说有谁死得最彻底,绝对就是这名迅雷神盗。

若说山陆陵、韦士笔现身,是果然如此,那尚盖勇的存在,就真是“竟然”,没有人想到连这个最该死的碎星武神,都能从黄泉归返。

ps看到有者反,站有屏蔽,所以加在文中,打大家,非常抱歉,但除了十七k以外,所有的都不是正版,大家千不要浪打,打了作者也收不到,浪,要打上十七k,。

很明显,这个从死亡中回来的神盗,目的就是为了昔日同僚韦士笔,碎星四武神义气深重,同生共死,山陆陵现身于天牢,目标显然是想救出韦士笔,今天皇帝宣布要当众处死韦逆,众将早有心理准备,很可能会遇上钢铁卫士直闯金銮殿,却怎么都没想到,山陆陵没来,却由神妃先发难,然后,早该死了的尚盖勇来了!

……只是……

袁平坚皱眉道:“这些幽冥鬼火,是尚盖勇所为?他几时与鬼族扯上关系了?”

宇文镇魂不语,在场的众多武将也无言,心头却都不期然地生出一丝恐惧。

当初碎星团神憎鬼厌,各方联手歼之,打落水狗打得超级过瘾,虽然想到他们为人族出生入死的功绩,多少有些不安,但神魔已退,这批持有过强武力的不稳因子若不除掉,难道任由他们占据庙堂,威胁到自己家族吗?

恩情、功绩什么的,感念的时候,说有是有,存心要不念的时候,随便也能挑***百个理由,把功与恩贬低得狗屁也不如,今是而昨非,不成问题。

但众人显然忽略掉一个可能,当外敌再来,兔已死、狗已烹,如何抵挡?甚至,这边逼得太紧,兔与狗直接跳饶抢铮熳诺腥嘶赝饭矗阂г鳎庥指萌绾问呛茫?p> 这个不曾想过,却又非常糟糕的事,如今……似乎已经发生了……

幽冥鬼火,燃烧成壁,背后是万鬼阻关,众将扪心自问,联手起来,不是闯不过去,但鬼族邪术诡异,身沾万鬼怨火,不免受创,怨气入血肉,难以祛除,后头的隐患非常大,愿不愿意为皇室做这牺牲,那就……

万鬼火墙的这一侧,众将心态不一,而在另一侧,自万鬼怨火出现的那刻起,李昀峰不可一世的皇者之气,就开始被影响,由如日方中的炽烈,渐渐衰弱。

“这……怎么一回事?”

剑上力量流失,李昀峰吃了一惊,顾不上与龙仙儿开战,飞身拉开距离,遥遥看着龙仙儿,还有从火柱中飞身而出的那名大汉。

龙仙儿笑道:“陛下刚刚应该舍臣妾,第一时间摧破那道鬼火墙才对,陛下的力量来自于人道,皇为人道之顶,至尊圣极,无论妖、魔都难以亵渎,可鬼却不一样,鬼族与人族有相通之处,鬼道的力量,最易秽化人道,进而削弱陛下的力量源头,而今污化已成,陛下再想动作,却已迟了……”

“……是哪一个?”

尚盖勇从天而降,神威凛凛,先看了皇帝一眼,跟着就把目光瞥向龙仙儿,“阿山说有两个婆娘,是两个当中的哪一个?”

龙仙儿一怔,随即笑靥如花,欠身一礼,道:“好教伯伯得知,妾身龙仙儿,与相公自幼结亲,青梅竹马,人称阿山媳妇的就是妾身,是两个里面绝对值得信任的那个。”

“哦!是弟妹啊,那站到我后头来,娇模娇样,别蹭破皮了……”

尚盖勇吩咐一声,仇恨的目光望向李昀峰,龙仙儿微微一笑,莲步轻移,无声飘移到尚盖勇后方,忽然,前方那汉子动作一顿,一百八十度回转过头,森寒目光射来。

“……是密侦司的神妃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