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循规入场(紅包満五百加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武举***,为国举才,参与的方式有二,一是老老实实参加基层***,先打各县市的考选,再打各省的考选,直到从各省考核中脱颖而出,最终才***起来,到帝都进行御前比试。

但这样的方式,往往有遗珠之憾,六郡豪门的子弟,不愿意自降身分,与那些平民子弟一同比试,而一些江湖豪雄,武功高强,却因为对规则条文不熟,被官家大考排拒在外。

有鉴于此,新帝国成立后,加了一条规矩,凡是星榜排名能入前六十的年轻好手,就取得参加***的资格。

星榜的列名,虽然有些争议性,但基本没什么水分,直接空降下来成为种子选手,也没什么好质疑的,帝国吏部会主动向星榜前六十名的好手发邀请函,请来参与***。

像龙初九、朱望宇这样的贵胄,都是以星榜菁英的形式参与***,虽然纯论实力,他们绝对能过关斩将,考入京师,但是与平民百姓一起从基层参考,这样自堕身分,招人耻笑,却是他们难以接受的。

生长路上,龙云儿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参加***,更作梦都想不到,是以星榜菁英的身分参赛,这颇令自己感慨,但有一点是没错的,小时候大姊就常拿自己开整,明知道自己腼腆怕羞,硬设计自己受窘,摆自己上,自己那时就知道,大姊早晚会玩出火的……这回自己真的吊在火上烤了……

“龙姐姐,还好吗?表情看来有些紧张……”司徒小书看了左右一眼,低声道:“温大哥呢?他没有来吗?”

“……他为什么会来?”

龙云儿微笑点头,和朝着她这边挥手示好的龙初九回礼,后者正与***的六郡豪少一起,敲锣打鼓地进入地宫。

“***竞试是我们两个的事,家主又不来考,他会出现在这里,那就很奇怪了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司徒小书低应了一声,斜眼看向龙云儿。

眼下的帝都,气氛诡异,很多大势力之主都已感到有大事将发生,甚至自身都参与进去,而无论是参与或是置身事外,各方都有的一个共识,就是:若然有事,必发生在得意宴这一天,必发生在……处死韦士笔之前。

温去病和韦士笔情若兄弟,绝对会在那之前抢救,***之中定然会有行动,司徒小书一直以为,龙秘书来应试,温去病必会陪同,自己可以顺带见到,说不定还能帮忙做点什么,现在得知温去病没来,不禁大失所望。

不过,转念一想,如此大事,温去病定然在外筹谋,哪会把时间花在这里?

司徒小书望向龙云儿,“那……龙姐姐,在这里,可以吗?”

……你们家的山帅,正在筹谋大事,他手边明显没什么人能用,如这样的地阶,该是精英战力,却跑来这里参加***,真的可以吗?

“我已经请示过家主,他说,我好好参加竞试,就是帮了大忙,但他后来有补充,说名次并不重要,并且交代了任务……”

龙云儿笑道:“小书妹子是这次得意宴魁首的大热门,应该专心在此,怎么能为***的事分心呢?”

“……别提了。”司徒小书叹道:“大半年前,我确实把本届得意宴看成重中之重,想在这上头扬眉吐气,只有在这上头夺魁,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,才有资格问道……但现在……唉,已经没意义了。”

大半年的时间,从西北到异界,与武苍霓的接触,让自己从偶像身上见到方向;在大荒西朝,剑公主的人生历练,让自己再世为人;回归之后,封刀盟惨祸发生,祖父下落不明,连串打击砥砺心志,修为再进;最后,从温去病手中,得到故人遗志传承,坚淙皇比丈卸蹋匆丫芯醯叫尬诼そ?p> 就好像一路奔跑之后,回首前路,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距离起点好远,而大半年前矢志超过的那些目标,如龙初九、朱望宇、王敏之……这些星榜精英,都已在不知不觉中,被自己抛开,此刻别说要与他们较劲,就连多花时间砍他们一刀,自己都觉得多余……

龙云儿微微一笑,“之前就听说,对本届得意宴寄望很深,还准备了应考资格……”

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龙云儿只觉得不可思议,司徒小书很久以前便在星榜内,进榜一年后就打入前六十名,是得意宴种子选手的保障名单,可她为了参加***,还循正规管道,逐步报考,先在市级甄选中夺魁,后来又打赢省级竞试,取得入京的资格。

这种事,在贵族中绝无仅有,但在司徒小书身上,倒是一点也不奇怪,贯彻了她封刀盟少主的平民风格,据说这一回帝都大竞,除了她之外,就只有另一名选手,也是一样明明有星榜资格,却仍吃饱了没事干,傻傻去逐关考,人们都说,会干这种事的人,不是爱装模作样,就是心理***!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龙云儿感到很气愤,因为根据自己对司徒小书的了解,这个女孩非常正直,绝不会是装模作样,而令自己对这句批评恼火的另一个理由,则是因为……另一个吃饱没事干按级考的,就是自家老妹!

……有时候,心里真是苦,为什么我的姐姐和妹妹,都是这么特立独行的性子?我不知道大姊在想什么,也完全不理解小妹在想什么?

“龙姐姐,天斗剑阁那边的龙姑娘,一直在看着,们不会有什么吧?”

司徒小书注意到龙灵儿的目光,好奇提问。她倒不认为两个同姓龙的女子,就一定有什么关系,毕竟沧溟龙家人多势众,龙初九、龙灵儿说来还算近亲,却形同陌路,更别说血脉不纯的龙秘书了。

“……没什么,家主只是和她有点协议,请她来帮我一把。”

“帮?”司徒小书意识到这个敏感的字眼,为什么他们会找一个全然不相干的人来帮手,却把应该关系更近的自己排诸在外?

“事发突然,还来不及对说……”龙云儿笑道:“但如果妹子有兴趣,可以来助我一臂之力埃”

“好1

司徒小书不假思索地答应,既然是温去病的特别交代,又明说名次不重要,那真正要执行的工作,就是龙秘书要进行的这些,自己能够帮手,正是机会。

“请务必让我来做。”司徒小书正色道:“小妹会竭尽全力,绝不让龙姊姊在底下受到伤害。”

“那可多谢啦,不过,我应该不会给添太多麻烦的。”

龙云儿笑中带着自信,自己的修练时间,比司徒小书短得多,虽然因为各种机缘巧合,天赋异禀,一度急起直追,双方距离拉得极近,可大荒西朝之役,司徒小书突飞猛进,双方距离又大幅拉开,现在地阶已近***,将踏入半步,有争夺星榜第一的资格,得她相助,自己的安全将稳当许多。

然而,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,自己也不是毫无长进……

准备进入地宫,龙云儿微微欠身,向数十米外的一名参赛者行礼,那是一名循正式管道晋升上来的考生,见到龙云儿的行礼,匆匆回礼,却一脸莫名其妙。

司徒小书奇道:“那是什么人?龙姐姐认识他吗?也是碎星……不,温家的人?”

“什么啊?碎星团要是这么有能耐,今天我们就不用那么累了。”龙云儿失笑道:“我不认识那位,只是觉得有点想对他笑而已。”

司徒小书面露困惑,正思索这一切有什么深意,龙云儿已拉着她,一同进入地宫。

而在远离地宫入口,密侦司总部之中,龙晋滔昂首站立,身前身后浮现数百的水幕,每一张水幕中,都投映出不同的画面,这是密侦司布置在帝都内外的监控法阵,其中的一部分。

在这些水幕里头,更有少数的一些,是可移动型,法阵藏于人眼内部,随着探员的移动,把所看见的画面投映回密侦司,无形无影,没有任何波动,能够刺探最危险、最机密的情报,为密侦司屡建奇功。

能够承受这类法阵的适当人选,数目不多,不但需要的体质特殊,还要后天锻炼,起码也要练上高阶,是密侦司极为宝贵的人力资产。

如今,这些人的其中一个,代表着他们视线的其中一道水幕,投映出龙云儿盈盈拜礼的身影。

“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龙晋滔皱眉而问,侧躺在他身后长榻的顶头上司,打着呵欠,懒洋洋地道:“被人发现了呗!真不愧是我妹妹,眼力就是好1

“怎么可能?”龙晋滔惊道:“这是我们密侦司最引以为傲的技术,就算是天阶者,只要不是身成大能,便没有那么容易发现,她凭什么……”

“这正证明了我妹妹的高明,做姐姐的应该替她高兴,晚点皇帝驾崩之后,帮我订份蛋糕送过去。”

龙仙儿笑问道:“最终核对,该在位置上的人,都到位置上了吗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